铁规则 正文 十三

铁规则马甲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4.html[/size][/URL] 日本虽是资源贫乏的国家,但在20世纪70年代初能源危机之前,原材料价格便宜,日本企业可以在全球范围选择进口优质而价廉的矿石、煤炭、石油等原材料,并建成了世界最大的海底仓库。   在整个澳大利亚矿区和巴西矿区,到处可看到新日铁、三井、住友、浦项这些熟悉的名字,到处都有日本人和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4.html


日本虽是资源贫乏的国家,但在20世纪70年代初能源危机之前,原材料价格便宜,日本企业可以在全球范围选择进口优质而价廉的矿石、煤炭、石油等原材料,并建成了世界最大的海底仓库。

在整个澳大利亚矿区和巴西矿区,到处可看到新日铁、三井、住友、浦项这些熟悉的名字,到处都有日本人和韩国人在开采铁矿。

在澳大利亚、巴西等矿区密集的地方,到处可以看见三井旗下新日铁的标志;商船三井为各国的钢铁企业提供铁矿石的运输服务;而运输所用的大型矿砂船又由三井船舶制造。

三井物产协调、贯通了上下游整个产业链,作为一个中介,它“既知道供应方的条件,又知道需求方的需要”。

三井的产业链庞大,旗下企业包括汽车生产商丰田、电器产品生产商东芝、造船厂三井船舶、造纸厂王子制纸、三井矿山、三井生命保险、三井信托银行等。

甚至连日本主流报纸之一的《日本经济新闻》也属于三井财团。在创立之初,《日本经济新闻》是三井物产的“企业内刊”,时称《中外物价新闻》,主要为三井旗下的各个公司提供商业情报。

“二战”后,日本“四大财阀”(另外三家是三菱、住友、安田)均被美国占领当局强行解散,三井集团被分割成170家小公司,一度发展缓慢。直到1952年,在日本政府强有力的商社培植措施下,原三井系统的众多小企业又开始不断合并。到20世纪60年代,三井再次成为日本规模最大的财团。

“三井物产战略研究所”和“三菱综合研究所”这类机构正是日本政府重要的智囊团。

三井物产很少做大股东,它一般只在所投资的企业中占5%~10%的股份,甚至更少,但它通常会联合旗下相关企业共同投资,而后者的投资往往是前者的好几倍。

2001年三井物产帮助淡水河谷成功并购巴西资源公司CMM。三井物产本来就拥有CMM公司40%的股份,后又从CMM创始人的孙子Frering兄弟手中买进60%具有表决权的股份,彻底并购了CMM之后,三井物产将一半的CMM股份卖给淡水河谷,帮助后者成功控制了CMM公司。

2002年4月,三井物产为了强化与淡水河谷的战略联盟,动员了其全球各地在矿山机械、交通、物流等各方面的资源。其中包括:

三井物产机械本部建机产业体系事业部从中斡旋,介绍淡水河谷从日本小松制作所订购了推土机、大型自卸车、液压挖掘机等总计30台共约 5000万美元的大型设备。矿山机械交易中,设备维修、维护、零部件供应等问题十分关键。三井物产正是凭借与小松制作所多年来的合作关系,促成了此笔交易。

三井物产的生活方式事业本部物资部,则在三井物产的巴西、美国分公司协助下,于2003年开始向淡水河谷提供日本普利斯通和美国费尔斯通公司生产的装载能力为240吨的超大型卡车用轮胎。物资部为此派遣专职人员前往淡水河谷的矿山常驻,对轮胎寿命数据与库存信息进行管理,物资部轮胎工程师还数次前往当地,培训管理人员,强化管理体制。在2004年,淡水河谷60%的大型轮胎都由三井物产提供。

三井物产的物流本部物流事业部参与了淡水河谷的巴西内航集装箱运输业务。巴西国内物流距离长,对于国内航运的需求极其旺盛。为此,淡水河谷让其海运子公司的内航集装箱运输部门独立出来,成立了一家新公司。三井物产的物流本部获取了新公司21%的股份,利用在日本集装箱内航上长年积累的经验,协助该公司进行管理,还向其介绍了集装箱外航海运的客户。

为了应对中国经济崛起后突然高涨的铁矿石需求,淡水河谷急需加强铁矿石及其他一般货物的运输能力。于是,三井物产的项目本部交通工程第一部协助淡水河谷于2000年和2003年总共筹集到3.5亿美元资金,推动巴西国内铁路网络的建设。

除了铁矿石领域,三井物产还积极推动与淡水河谷其他矿种的合作。比如,三井物产钢铁原料、有色金属本部事业开发部从淡水河谷下辖的CADAM公司获取了印刷原料高岭土的进口权。该事业部的轻金属部门则参与了淡水河谷的氧化铝开发项目。

在合作中,三井物产还对淡水河谷给予金融援助,在日常工作中,双方还有着非常密切的人员交流,例如三井物产派人出任淡水河谷的客户经理,双方还建立了情报互换机制。

2003年9月,三井物产出资8.3亿美元收购了Valepar公司1960.7万股的普通股,Valepar公司是巴西淡水河谷的控股公司。此次收购的股份相当于淡水河谷总股份的5.05%和淡水河谷公司7.84%的普通股。由此,Valepar的股份构成是:Littel(四家巴西养老基金)持股58.0%、Bradespar(巴西发展银行的投资公司)持股17.4%、三井物产持股15.0%。

前两位股东是巴西当地金融机构,没有铁矿石行业经验,并非实际经营者,而三井物产则派遣业务主管进入了淡水河谷的行政委员会,成为事实上的公司经营决策者。

2008年6月13日,三井物产再次表示,Valepar准备行使优先认购权维持在淡水河谷的控股权,而三井物产会按比例向Valepar投入资金750亿日元左右,约合6.9亿美元。

三井物产在澳大利亚投资经营铁矿山已经有很多年,与力拓公司关系密切。三井物产已经部分拥有力拓的一项核心资产,即位于澳大利亚罗布河铁矿联合公司(Robe River)的铁矿石业务。1965年,三井物产投资罗布河铁矿联合公司铁矿山。1967年,三井物产继续投资澳大利亚的纽曼(Newman)铁矿山。目前,位于西澳大利亚的西安吉拉斯(West Angelas)铁矿山和潘纳旺尼卡(Pannawonica)铁矿山由力拓公司、三井物产、新日铁、住友金属工业公司共同拥有和开采。

三井物产与澳大利亚必和必拓公司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三井物产在西澳大利亚经营三座铁矿合资企业Mt.Newman、Yandi和Mt.Goldsworthy,必和必拓、伊藤忠商事和三井物产在这些合资企业的股权分别为85%、8%和7%。三井物产还连续出台增资计划,以提高共同经营的西澳大利亚铁矿合资企业的年产能。

2006年11月,必和必拓向三井物产出售了其在南非洲纳米比亚油气田15%的利益,此宗交易标志着日本公司首次获得纳米比亚的勘测许可。

日本另外两家财团住友财团和三菱财团,也和力拓、必和必拓有密切的合作关系。力拓拥有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北部放置场(Northparkes)铜金银矿80%的股权,其合资方住友商事拥有6.7%的股权,住友金属矿山公司拥有13.3%的股权。力拓加铝与住友商事合资拥有新西兰博伊恩岛(Boyne)铝冶炼厂,其中力拓加铝拥有该厂79%的股份,其余21%股份由日本住友商事持有。

三菱财团的综合商社三菱商事则与必和必拓共同在澳大利亚经营全球最大的炼焦煤供应商必和必拓三菱联合公司(BMA),双方各持有50%的股份。三菱商事与必和必拓在铝和铜项目上也展开密切合作,三菱商事持有莫桑比克Mozal铝冶炼厂10%的股份,必和必拓持有47%的股份。三菱商事持有智利Escondida铜矿少量股份,必和必拓持有57.5%的股份。三菱商事持有秘鲁Antamina铜锌矿10%的股份,必和必拓持有33.75%的股份。

除了铁矿石领域的合作,三井物产的日本企业与必和必拓、力拓和淡水河谷在全球范围抢占铜矿资源,这是双方合作关系深入的表现,也是值得中国企业关注的一个现象。

2001年2月23日,蒙古国宣布,必和必拓在位于蒙古南戈壁省汗包格德县的敖尤陶勒盖地区发现3处巨大铜矿区。初步探测结果表明,该地区的铜储量在7.5亿吨以上,处于地表、储量在5000万吨的铜矿两处,是蒙古现存最大的额尔敦特铜矿的两倍。随后必和必拓将许可证转让给加拿大的艾芬豪矿业公司(Ivanhoe Mines)。

2004年年底,加拿大艾芬豪矿业公司又在敖尤陶勒盖地区发现预计储量超过60亿吨的煤矿,其中适合钢铁生产的优质煤炭占40%,距中蒙边境约80公里。紧接着,2005年4月,三井物产与加拿大艾芬豪矿业公司在乌兰巴托签订《谅解备忘录》建立战略联盟,共同开发敖尤陶勒盖铜金、煤炭工程,并提供铁路运输、电力和其他基础设施建设。

2006年8月10日,在三井物产的敦促下,小泉纯一郎首相访问蒙古,稳固关系。早在同年3月,恩赫包勒德总理访问了日本。双方互访充分营造出日蒙友好氛围,蒙古国民对日本的亲近感也与日俱增。

2006年10月,澳大利亚力拓收购加拿大艾芬豪10%的股份,其有权将持股比例提高到40%,并宣称敖尤陶勒盖铜金、煤炭工程为世界最大规模,该工程预计可使蒙古的国内生产总值和国民可支配收入分别上升34.3%和11.5%。

除了日本的商社与必和必拓、力拓和淡水河谷保持紧密联系外,日本的钢铁制造企业也与这些铁矿石企业关系紧密。

2004年6月,新日铁与力拓公司合作,使用新日铁旗下日铁海运株式会社的船舶,开展组合运输。根据该协议,日铁海运的空船开往澳大利亚,装载力拓公司在澳大利亚西部矿山开采的铁矿石运往欧洲,然后这些船只空驶前往巴西,装载铁矿石运往新日铁在日本的钢厂。这一协议可大幅度降低船舶的空船率,确保长期、稳定、高效的铁矿石运输。

2004年9月,住友金属株式会社公布了与德国蒂森克虏伯集团签署的组合运输协议。根据该协议,住友金属下辖的第一中央汽船株式会社的船舶首先空船驶往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将蒂森克虏伯集团所需的煤炭运往该集团在欧洲的两家下属企业TKS和HKM公司,然后再空船驶往巴西,返航时将住友金属需要的铁矿石运回日本。

2006年12月,新日铁与淡水河谷考虑合作开发煤炭和铁矿石项目,并希望加强与合资企业Asco和MBR的合作。Nibrasco在巴西生产球团矿,新日铁和淡水河谷分别持有其25%和51%的股权,而MBR是新日铁的铁矿石供应商。

2007年12月18日,力拓公司动用7.93亿美元的费用参与投资澳大利亚红隼(Kestrel)煤矿项目,以通过公司内部增长来应对来自对手必和必拓方面意想不到的竞争。

日本的商社、钢铁公司与三大铁矿石企业结盟的同时,在日本国内,钢铁业者之间也相互结盟,到海外开拓铁矿石资源。

2008年8月24日,以新日本制铁、JFE钢铁、住友金属工业、神户制钢所4家大型钢铁企业为主的日本公司联合出资约1万亿日元(1美元约合110日元),参与竞购巴西大型钢铁企业CSN招标出售的铁矿石子公司,非洲国家的矿山也将作为其候补竞购对象。

日本钢铁企业计划联合竞购的其他选择还包括非洲几内亚、利比里亚等国的矿山,其意在将非洲培育成继澳大利亚、巴西之后的第三大铁矿石进口基地。

新日铁和三井物产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呢?三井物产拥有新日铁商事(新日铁的商社)20.132%的股权,而且拥有新日铁5%以上的股权。与此同时,新日铁又是三井物产的独立董事。在钢铁贸易方面,三井物产是新日铁最大的钢材代理贸易商,平均每年代理比例达到新日铁产量的35%以上。

1999年,三井不动产作为三井财团的支柱企业之一取得了日本能源公司总部大楼“新日铁大厦”的经营权;2007年,新日铁住金与住友商事、新日铁商事组建新的合资公司;2008年年初,新日铁与住友商事分别出资约6300万美元,向三井住友银行收购三井矿山2000万股优先股,使各自的持股均提升至21.7%。

除澳大利亚和巴西之外,日本很早就关注到了印度的铁矿石资源。1996年开始,三井物产出资,获得了印度最大的私营铁矿石供应商Sesa Goa公司51%的股权。2007年,印度韦丹塔公司(Vedanta Resources)收购三井物产所持印度铁矿石公司Sesa Goa 51%的股份。收购Sesa Goa 51%的股份后,韦丹塔迅速壮大。三井物产通过韦丹塔,顺利在印度复制日本早已在其他国家建立的模式。

2007年6月,韦丹塔与澳大利亚最大的铜生产公司WMC洽谈收购其铜资产。韦丹塔其时年铜产量为31.3万吨,旗下杜蒂戈林炼铜厂投产后产量将增加至40万吨。WMC的年铜产量为27.5万吨。

同年12月,韦丹塔购入赞比亚铜业投资公司所持孔科拉铜矿28.4%的股份,以将其所持股份由51%提高至79.4%。2008年5月,韦丹塔以26亿美元收购美国铜业公司Asarco。6月,又提出计划未来4年在印度投资200亿美元,拓展金属和电力业务,俨然一头咄咄逼人的怪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