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领土 夜幕下的香港 香港告急10

帝国骑警队 收藏 10 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回到前港督别墅中的王松辉正在亲手磨着咖啡豆,而沙发上董建林正舒服的坐在上面看电视;老伙计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我可是被你搞糊涂了。王松辉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端上来放在董建林眼前的茶几上。


这一切都是计划,美国人设了一个局,在香港制造连环爆炸案的同时用脏弹攻击香港使其变成死城和不毛之地,杀死中印两国的谈判代表的同时也就断了中印两国的和平谈判的可能,毕竟在香港出问题中国怎么都逃脱不了干系。


可如果爆炸鹰司敏贞不也完蛋了么?王松辉坐在董建林对面两人的谈话方式进入一问一答式。


她也是一枚棋子,我间接救了她,这一点她心里非常清楚;但同时她的损失也是相当巨大的,菊之刃一直是鹰司家族最可靠的也是最秘密的力量;虽然名义上归于陆上自卫队管辖,但从指挥官到士兵都是宣誓效忠鹰司家族的,这次鹰司家损失的全部是自己的力量;


那脏弹现在在哪?莫非是冲绳爆炸的那两枚么?王松辉一惊他心中已经猜到了结果他只是在向董建林求证最终的答案。


没错,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我们不能明着来那么暗地里搞一下破坏日本的同时也震慑美国,要知道美国在女武神计划中的作用是主导的,日本只不过是一个走卒而已;正所谓打狗还要看主人,当然既然要打那么就先打狗这样可以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炸了冲绳,你就不怕泄密引起外交麻烦,到时候中国孤立外交环境不说,连你可能也要被送上军事法庭。


这事我就对你说过;董建林微笑着说道;同时王松辉却突然从董建林的眼神中发觉了一丝不为人知的杀气不由得让他一个激灵;


放心,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么?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是不会动手的,再说了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我相信你的人品和你的道德底线是不会说出去的,你姥爷不就是被日军杀害的么,我想在这点上你就不会告发我。董建林看穿了王松辉的心思,所以哈哈的笑了起来并且让王松辉放心他董建林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


老伙计,老头子没给你打电话么?我感觉这事有些蹊跷啊,怎么说老头子也该往香港打一个电话啊。王松辉喝了一口咖啡不理会有些一脸错愕的董建林走到窗户边上望向一片祥和的香港喃喃的说道:“香港,东方明珠;”



北京,中南海;方松涛正在办公室里给自己窗台上的几盆鲜花修剪枝叶;六十多岁的老人仍然十分精健充满精力,每天平均工作十个小时左右的方松涛却精力旺盛,作为前一任主席的钦定接班人方松涛的政治手腕以及治国方略从里到外都透露出一股子以柔克刚韬光养晦的风格。


主席冲绳那边发生了核爆炸,脏弹差不多破坏了冲绳全部的地方,截止到目前为止冲绳地区全部被封为了禁区,日本方面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已经呼吁联合国向日本提供防化设备和专业救助人员。说话的是外交部长李忠勋。


香港怎么样了?老头子专心的修剪着自己的盆栽。


已经平稳下来了,我们已经控制住了局面,媒体和报刊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只是董建林将军这次的处理有些未免草率些。李忠勋的话让方松涛停止了手上的活扭过头来“哦”了一声。


说说看!方松涛又扭过头去专心干手中的活。


董建林很有才干,但已经不适合再继续在部队服役下去了。李忠勋说的话让方松涛手中的剪刀微微一震接着老头子又继续工作了。


哦,这样啊;说说你的理由。


主席,董建林将军正如我说的在带兵上确是是一把子好手,不过怎么说呢,在董建林的身上总让人感觉到不安,或许是这种不安让我有这种感觉,尤其是这次香港事件更加加深了我对董建林将军的不安情绪。


你是指他的权力欲望?方松涛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李忠勋点点头表示同意他的意见。


军人的权力欲望太重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政治野心;


我想你还是想的太严重了,董建林的父亲还在,虽然数岁很大了不过身体还不错,有他在董建林不会掀起什么风浪,我倒是很关心鹰司敏贞,这个日本副首相不好对付啊,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厉害角色。方松涛岔开话题,现在对他来说谈什么军人干政还是比较不靠谱的,而且方松涛也相信自己驾驭人的能力。


两人聊了一会儿之后负责方松涛生活起居日常办公的秘书赵连海被方松涛叫进来,送走了李忠勋赵连海被方松涛叫到身边来吩咐工作;


小赵你觉得董建林这个人怎么样?坐在沙发上方松涛歇口气刚才修剪花枝的时候的确消耗了他不少的精力和心思,对于这个年纪的老人来说已经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董将军懂军事脑子又灵活,挺不错的;赵连海几乎不加思索的脱口而出,显然董建林的良好印象深深的印入了赵连海的思维之中;


尤其是去过国外留学,精通多国语言的同时又对西方军事思想有很深的造诣,我想在全军中找不到第二个他这样的人了。赵连海的话让方松涛点点头,他说的没错,作为少有的学院派将军的同时又不拘泥于照本宣科,这样头脑灵活又富有激情的将军在未来一定会大红大紫,只是方松涛隐约的对董建林产生了一丝担忧,具体担忧什么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可能是对他老子的一种敬意吧。


陈鼎这个人你怎么看?方松涛又问到了国家安全局局长陈鼎的身上。作为方松涛曾经的贴身卫士赵连海是在中南海中能和方松涛说上贴心话不多人中的最重要的一个,有时候这个老上级没事也会找到赵连海下棋,边下棋边和他聊天;但这种方式的聊天赵连海也是第一次遇见,但在宦海中浮沉许久了的赵连海自然能够应付自如见招拆招,不过他内心却在疑问,今天老上级是怎么了,怎么净问一些让他摸不到头脑的话。


老首长您以前可从来不和我说这些的呀。赵连海试探性的问了方松涛试探一下他的内心到底是个什么状态,问这些问题的目的又是如何。


哦,小赵啊,没事,就是闲着没事聊聊天而已,今天难得清闲正好找你聊聊;别担心什么,你别拘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你二十几岁就跟着我了一晃你都四十多的人了;方松涛爽朗的笑了两声。


陈局长很干练,对情报业务很专精,平日里深居简出的挺低调的。赵连海对陈鼎的印象说实话并不是太好,整天看着谁都板着一副脸看谁都像欠他十万块钱一样的苦大仇深的样子谁见了谁都不会舒服。不过陈鼎和赵连海也没有什么过节所以没必要对陈鼎恶语相加更何况陈鼎在国安局局长的位置上干出的成绩有目共睹方松涛也不会因为他几句谗言就罢免了陈鼎的局长职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也不会跟随方松涛这么长时间了。


或许,真该让小董回来了;树欲静而风不止,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呀;方松涛引用了两句古语典故结束了两人之间的谈话聊天;


香港方面中印两国的谈判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虽然双方分歧依旧非常巨大,但双方的共同点也是非常多的,印度方面不想与中国方面全面开战但又不想在阿鲁纳恰尔邦问题上让步,而中国方面坚决对印度方面提出的所谓雪线作为边境(就是所谓的麦克马洪线)的说法;不过好在印度方面的谈判代表是卡里姆·甘地,他是一名真正的和平主义者和务实主义者,他与新德里的政客们最大的不同是知道有时候退一步可以进两步。


甘地清楚的认识到中国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国力和军力正在逐步强大起来,而依靠经济为依托的军工发展则是印度无法匹敌了,虽然印度号称是世界上软件研发能力仅次于美国的国家,但看看新德里以及孟买的城市建设以及过快增长的人口无疑印度在面对21世纪时的挑战时面临的压力要比中国大得多得多。而一场边境冲突足够摧毁两个国家十几年飞速发展经济的成果於一旦,这不光是甘地不想看到,连同中国也是不想看到的最坏结果,这样的结果只有让人恶心的美国人最喜欢看到。甚至连东亚的日本韩国都不期望看到中国衰败,中国经济倒退的同时也意味着亚洲整个经济系统遭到重创。


谈判虽然艰苦但双方还是可以在不断的激烈冲突中寻找共同点继续谈下去并且每次都可以达成哪怕一条协议;甘地所坚持的依照现实实际控制线停火,印度在西段退回到巴里加斯,但作为回报中国要承认对巴里加斯和拉达克地区的印度主权承认而换取印度队东段藏南地区的中国实际控制线的主权。但这个提议受到了不少印度代表团成员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这样做印度失去的太多而中国得到了太多。


强盗都是这样把掠夺来的东西看的比命都重要,很多时候都会为了一丁点的利益而拼的头破血流甚至送命;印度人现在的表现活脱一个落魄土匪,又想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同时又想在谈判中获取利益,甘地对这种人的态度相当憎恶,曾经私下里称这些人是真正的庸才和一群不知进退的政治傻瓜,虽然话说的难听了一些不过有些话甘地还是说的没错的,他的副手印度人民党人贾齐力就算一个。


在谈判中贾齐力甚至不惜威胁退出谈判来要挟甘地不要和中国制定这样的最终条款,不过他没能撼动甘地的意志,作为圣雄甘地家族的后代卡里姆·甘地是一个真正的而又纯粹的爱国者,同时他没有正如著名的伪娘王德尔所说的那样“爱国也是一种邪恶的美德”那样变成一个单纯的爱国者,他的冷静和沉着以及富有政治思维的头脑都在帮助他成为一名出色的外交家,在新德里的政客们中卡里姆·甘地就如同鸭子群中的鸳鸯一样和鹤立鸡群。


半个月的谈判中中印双方总共进行了十八次谈判,最终达成了最终的中印边境协定;中国方面承认了拉达克和巴里加斯的印度主权所有,而印度方面虽然既不情愿的勉强在内阁中通过了卡里姆·甘地的和平协定,但仍然有所保留的承认了中国以现实停火线为依据划定国境线的要求,不过邦迪拉将作为中印共管城市出现,在邦迪拉印度和中国将共同管理五年,五年以后印度方面将全部撤出邦迪拉。


但中印双方谁都清楚,谈判结束了的同时军事对抗却远没有结束,印度方面吃了大亏一定会处心积虑的计划翻本,而中国虽然打了胜仗但在战争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以及解决这些问题刻不容缓的同时军方也是在既不情愿的状况下在邦迪拉停止了前进,要知道在邦迪拉一线第四军已经成惊弓之鸟,在锡金邦甘托克的印度第三十三军已经被东路地区印度军队迅速溃败搞得神经高度紧张用兵也是小心谨慎基本上在克朗节地区和乃堆拉山口附近和中国边防军玩玩隔山打牛一样的炮击和互射轻武器PK;后勤问题虽然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但如今的解放军已经不是1962年的解放军了,飞机、汽车、直升机应有尽有,拿下提斯普尔甚至帮助一直和中国关系暧昧并且在这次冲突中屡次帮助中国方面的锡金复国游击队完成锡金复国大业都有可能。


但中国没有这样做,不是害怕印度而是不想战争扩大化,中印双方都有这个默契虽然印度政府内反华势力一直十分强大,但很多政客在反华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中印之间坐下来谈得到的利益比在战场上使用枪炮获得的利益要大太多,不到万不得已这些平日里嘴上胡吹海侃大谈特谈“中国威胁论”的印度政客是不会轻言开战的,即便他们嘴里甚至蹦出过用烈火导弹袭击中国的拉萨、成都等省会型城市的狂妄口号,但他们并不愚蠢,只是自己的政治头脑太过愚蠢而已。


机场上空甘地的飞机盘旋一圈后逐渐远去,王松辉、董建林等人在机场准备返回,回到办公桌前一个白色的信封被平整的放到董家林的桌面上,上面用红色的钢笔写着“董建林中将亲拆”


打开一看,董建林愣在椅子上,信中赫然写着“即日回京述职”落款是方松涛特有的连笔签名,信的最下方还写着一行小字董建林看完之后心已然凉半截“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