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友军造访(1)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0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友军造访(1)

亦队亦校的武警特警学院,早已声名远播,但在各国特种部队眼里,这支特殊的“东方反恐劲旅”显得非常之神秘。很少有人真正见识过他的庐山真面目,即使是那些无孔不入、蠢蠢欲动的国外著名的媒体,也是不得其门而入。只能捕风捉影,靠道听途说和想像来拼凑一些报道。就算是国内的媒体,对特警学院也是鲜有报道,老百姓几乎很难寻觅到关于他们的新闻。

学院一直非常之低调,即使执行重大任务,也是速战速决,不留痕迹。国人早闻其名,却很难看到他们的踪迹。在多数普通百姓的眼里,特别是那些崇拜军人、胸怀报国大志的青少年心目中,这里的军人仿佛是一群身在另外一个世界,不食人间烟火,但却无所不能的铁人。

随着中国常规部队与外军的交流日益增多,各特种部队也开始有限度地向国外一些友军开放。特警学院首当其冲,成为向外军展示我武警内卫部队军政素质与精神面貌的王牌中的王牌。

这次,A国的内卫部长应总部邀请到中国访问,其行程的第一站就是特警学院。这位在国内被国民称为小克的部长,出身军人世家,奶奶是A国藉华人,他身上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其父亲老克是A国第一代特种部队将领,声名显赫。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任A国第一空降大队上校大队长,曾经为营救一群被纳粹关押的包括部分华人在内的盟军政治犯,带领十多个人,一路奔袭深入敌战区数千里,救下两百多人,被盟军授予了最高勋章。

小克继承了父亲的血统,尖酸刻薄,在A国军界是有名的“鹰派”人物,被西方军界和世界各国特种部队公认为“特战之王”。他从小受父亲熏陶,十六岁从军,三年后进入A国陆军学院深造,以学院第二名的全优成绩毕业。二十五岁时即被时任A国三军总司令亲授少校军衔,曾经轰动一时。

小克进入特种部队后,在平息边疆纷争和反恐作战上屡立奇功,A国的恐怖分子望风披靡,对他恨之入骨。总统曾经笑称,在A国,他是比自己还要危险的人物。

如今,小克已经官至中将、年近花甲,传言此次中国之行后就会退休。作为中国人的老朋友,能在退休前看一看这个国家强大的特战部队,是他多年的夙愿。

因为A国与我国这么多年来亦敌亦友,而且小克身份特殊,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总部对他此次之行非常重视。某位总部首长还亲自来学院作了动员,并且扔下了一句“不用刻意准备,拿出你们的真本事,让小克见识一下真正的中国特警部队,不要给他留下任何遗憾!”的指示。

负责表演任务的是学院特战队,这让集训队的两百名预提军官们很是郁闷。这群小子在学院经过了好几个月的淬练,早就憋了一股劲,无处释放。突然有这样一个向外军高级将领展示中国军魂的机会,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没想到少校同志却给他们泼了盆冷水,只在集训队挑选了二十五名队员参加,而且还是礼兵和后勤保障人员。这让一群队员们有点义愤填膺,要知道,他们个个身怀绝技,在自己的部队都是宝贝疙瘩,只要是又险又难的任务,都少不了他们。

这会儿,在真正需要他们的时候,却成了旁观客,搁谁心里都不好受。

杜超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怎么都没办法说服自己。前几天集训队和特战队进行了一次射击的全方位对抗,各种轻武器全部上了,包括夜间射击在内的固定目标精度射击和移动靶射击,杜超都不落下风。在固定靶速射上,一直在部队担任狙击手的杜超,风头甚至盖过了所有特战队的队员,十发子弹全部满环。连学院的首长都忍不住起立为他叫好。

现在却让他干后勤保障的活,也就是布置一下场地、打打信号弹、报报靶什么的,这心理的落差换上谁也无法坦然接受,何况一向要强的杜超?

杜超越想越不对味,这小子已经红了眼了。凌晨一点多,偷偷爬起来跑到一区队去找欧阳虎。

杜超蹑手蹑脚地跑到欧阳虎床边,准备捅醒他,结果借助窗外微弱的灯光,发现这小子正瞪着个牛眼,一脸无奈地盯着自己……

两小子一拍即合,欧阳虎翻身起床,和杜超出了房门,直奔少校的宿舍而去。两个人嘀嘀咕咕的时候,这个屋子里的所有队员都竖起了耳朵,区队长一出门,全都凑一块儿开始瞎激动。

少校还在挑灯夜战,听到微弱的敲门声,皱了皱眉头,衣冠整齐地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隙,窥见杜超和欧阳虎鬼头鬼脑的样子,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眼一瞪,就要关门。

杜超反应灵敏,在少校关门的瞬间,愣是把一条腿挤了进去。然后倒抽一口凉气,低声求饶道:“队长,队长,您夹着我了!”

少校无奈地手一松,抱起双手,闪到了一边:“我已经告诉过你们了,没得商量!”

杜超一脸谄媚:“队长果然英武神明,咱一撩蹶子,就知道咱们拉什么屎。”

欧阳虎跟在杜超后面挤进了门,顺手关上房门瓮声瓮气地说道:“队长,您心里一定比我们还憋屈。凭啥咱们集训队就是小娘养的?上不了台面还是怎么着?”

“是啊,是啊!”杜超一脸悲愤地说道:“这根本就是拿豆包不当干粮,歧视我们集训队嘛,更是对您的一种羞辱!”

“什么他妈话!”很少爆粗口的少校板起脸来训道:“我怎么发现你两小子整天就知道忽悠?这种反动的狗屁话也敢讲?是不是以为老子跟你们已经混熟了,就可以无所顾忌了?非得逼着老子给你们上纲上线吗?”

杜超嘴一瘪:“对不起,队长,我们也是着急上火了。您千万别往心里处,我们就来跟您再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能多点儿任务。”

“是啊,是啊!”欧阳虎忙不迭地跟着应道。

少校被缠得哭笑不得,刚刚那几句恨话,他是故意拿腔拿调的,并没有真来火,对这两个小子,他心里还是有算的,除了嘴贫,没什么坏思想。

“你们都长着什么脑子?觉得我有决定地权利吗?比我再多扛三颗星的人都没权决定!”少校拖了把椅子,一屁股坐下来说道。

杜超和欧阳虎相顾无言,哭丧着脸跟那站着,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是一个表演任务,又不是出去打战,用得着都往前冲吗?是不是还在想着立功授奖?告诉你们,这次就是那个内卫部长眼珠子掉下来,也不会论功行赏的!”良久,少校歪着脑袋,嘴角飘忽着一丝微笑,盯着两个垂头丧气的年轻人说道。

杜超赶紧解释道:“我们真没想过这个,您可别误会了。”

“我想!只要有这个机会和可能,我都想。立功受奖有什么不好?要是在学院立了功,我回去提干就是板上钉钉了!”欧阳虎胸脯一挺,大义凛然地说道。

杜超瞪了欧阳虎一眼,恨不得踹他一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