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与蛇 黑龙分队 巧遇

我爱肥猪 收藏 25 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949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


张玮的遗体被安放在一个水晶棺材里面,身体上的血被殡仪馆的人擦的干干净净,按照阳参谋长的意思,穿上了军官服,佩戴着一副中尉肩章,胸前放着军帽,身上披着一面红色的国旗,安静的躺在里面,四年多的部队生活,张玮累了,永远的休息了,无限期的长假,但他的名字将会被祖国人民知晓,他也将成为全军部队学习的榜样,当之无愧的英雄!

洪斌骨烈他们六个战友再次的抬上了烈士的遗体出现在了机场内,机场里来送这支英雄部队的官兵们就更多了,不会低于四千人,整齐的方队一直排到了大型的运输机前,SC军区警卫团的一共六十八名战士站到了最前面,手持八一步枪,宋耀武带着整个特种兵大队的人排在了队伍的第二个位置,大家都默默的看着英雄的遗体慢慢的向自己走来,刘参谋长和军区的几大领导都来了,也是和烈士的遗体告个别,这也是对烈士的起码的尊重。

当张玮的遗体慢慢的送上运输机的时候,后面的一个大校大喊了起来:“鸣枪!敬礼!”六十八支八一式步枪整齐的对着天空,24发子弹慢慢的单发的打了出去,这也是特种兵们最熟悉的枪声,可惜张玮永远都听不到了,下面战士敬礼的手始终都没有放下来,眼光全都对准了运输机的门口。

几大领导都在遗体放进运输机的时候都过来和洪斌握了手,真诚的感谢这六十一名特种兵,飞机已经发动了,机窗的门也关上了,但外面几千人的呐喊声还是那么的大:“英雄走好!向英雄学习!”

GZ军区的几大常委都在飞机快到的前半个小时就过来了,已经退休的王司令也来了,多少年都没出现过这么多将军同时出现在这个军用机场了,迎接烈士的殡仪车也早早的开进了机场。

“老阳,烈士的亲属快到了没有?”宁司令员问道。

“已经出发了,可能要晚上才能到GZ,我已经安排人去等了。”阳参谋长回答道。“他们的住处也安排到了军区招待所里。”

“恩,标准搞高一点,辛苦你了!”宁司令员回头就向退休的王司令员走了过去。王老在和自己的老搭档军区政委龙吟上将在有说有笑的。

“老首长好!”宁登文对着王老就是一个军礼,作为刚退下来的司令员,能知道这种消息实在是太简单了,都是他的老部下,但他还是想不到老司令员能亲自来接一个作战中队归来,这份胸襟也让他为之动容。“今天您也来接烈士和部队呀!”

“这么大的事我当然要来了,我们军区能出这样的部队,我也高兴!”王老笑道!“你也不错,能安排常委们来看看烈士,做的好,能给我们的英雄部队打气,相信他们以后会更加努力的,这个中队的兵都是好兵,原来我也认识一些,为国家解决了这么多恐怖分子,和平时期还是有些人不安分,是要好好的给他们点教训!”

“飞机来了,我先过去一下!”宁司令员已经看见飞机进入了跑道了,马上就带着大家走了上去,王老也微笑着在两个警卫员的陪同下慢慢的跟了过去。穿着的军装虽然没有了军衔,但还是显得那么的威风,多年的军旅生活让他的每一个举动都显示出他是个老军人。

骨烈和中队的人在飞机上就紧张了起来,下面将星闪耀,在阳光的照耀下,那种黄色的反光刺的他们的眼睛都有点“发痛”,虽然在SC军区也有很多将军来送他们,但下面都是自己军区的领导,感觉也就完全的不同了。骨烈也发现了已经退休的王爷爷也在队伍里,心里更为紧张和开心了,已经很久都没见到个这个和蔼的老爷爷了,虽然没有了军衔,但看上去还是那么的亲切。

洪斌首先就走下了飞机,军区警卫团的几个战士早早的就在飞机窗口前等候了,烈士的遗体将由他们送去殡仪馆,一行六十一名特种兵列队立正的站好。

“参谋长同志,GZ军区特种兵大队三中队完成任务归来,应到六十二人,实到六十一人,请指示,三中队队长洪斌。”洪斌因为不认识新上任的司令员,只好跑步到自己的直接首长面前大声的报告了起来。

“请稍息!”阳参谋长马上就还了个礼。

“稍息!”洪斌接着就跑回了队伍,站在了队列的排头。平时阳参谋长下分队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正式的报告过,今天的场面让这个少校中队长也感觉有点点吃惊了,9个将军加一个老司令员。

宁司令员走了上去,作为这个军区的最高军事领导者,第一个发言的也应该是他。“同志们!”

中队的人一个立正,“请稍息!这次你们的任务完成的很出色,为祖国和人民解除了一个大毒瘤,军区党委感到很高兴,军委也发来了贺电,你们给我们军区,给全国的人民争了光,我代表军区党委向你们表示祝贺!”

全场的人都鼓起了掌。

“唯一感到遗憾的就是我们牺牲的张玮同志,全体注意,脱帽,为烈士默哀一分钟。”宁司令员带头脱下了自己的军帽,对着队伍边张玮的遗体就弯下了腰。机场内来迎接烈士遗体的将军和士兵们都是整齐的把军帽都脱掉,对着英雄的遗体默哀一分钟。

仪式很快的就结束了,每个军区的常委都和胜利归来的三中队的特种兵们握了手,张玮的遗体在六名警卫团战士的护送下,上了等待已久的殡仪车上,缓缓的开向了军区殡仪馆。队员们也登上了来迎接他们的两辆挂着军牌的大巴车。

只有骨烈还在和王老在谈话,“没有让你爷爷和我失望,这次的任务完成的太好了,以后要继续努力,你爷爷如果在天上能看见你取得了这样的战绩,他肯定也会很开心,这次可能你在GZ军区里有几天时间呆,有空就来我家看看,你还没有上过我家的门呢,不过王爷爷不怪你,知道你没有时间来,也不多说了,快上车,大家都在等你。!”王老拍了几下骨烈的肩膀。

“谢谢王爷爷,我有空一定来,以后我会更加努力的,告诉您个小秘密,这次我杀了七十个恐怖分子,不过是两条蛇杀的,我没机会出手。”骨烈凑到王老的耳朵边小声的说道。

“啊!七十个?”王老看着已经走向了军车的骨烈轻声的念叨了起来,看来自己当初建立这个小分队是个最明智的举措了,已经回过神来的王老对着慢慢驶去的军车徐徐的挥着手,自己的心情也感觉无比的舒畅!

晚上的时候,张玮的父母和哥哥就到达了军区招待所里,说是招待所,其实也是个大型的宾馆,装修的也比较豪华,在两个女兵的搀扶下,张玮的母亲已经泪流满面了,分队的成员包括伤没有痊愈的宋驰和胡小平都在大厅里等候着他们,一看见他们进了大厅的门,马上就迎了上去。

“别哭了,张玮的战友们都来了,俺们别在他们面前丢人!”张玮的爸爸是个老实的农民,一身很简单的廉价西装,这也是平时过年的时候才拿出来穿,额头和脸上都布满了皱纹,常年的风吹日晒,只有五十八岁的他,看上去已经接近七十岁了。

张玮的母亲连忙的用衣袖擦着眼泪,洪斌第一个走了上去就是一个军礼:“张爸爸好,张妈妈好!我是张玮的中队长,叫洪斌,很对不起二老,这次由于我的指挥失误,造成了张玮同志的牺牲。”

后面的人也赶忙的立正敬礼,把张玮的父母和兄弟都围了起来,骨烈和黄华懂事的从军区的女兵手里接过了张玮的妈妈,两位朴实的农村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洪斌的话,大家都是一阵的尴尬。

张玮妈妈身边的一个挂列兵衔的女兵让他大吃了一惊:刘英?她居然也来当兵了!但在这么严肃的场合下,骨烈没有敢上去和她打招呼,刘英也只是对着骨烈笑了一下,也认出了这位带着少尉军衔的老同学。

“先上去吃点饭吧,二老都还没吃晚饭,有什么话留到吃饭后再说!”一位负责接待张玮父母的上校对着洪斌说道。

“对对,黄华和我扶张妈妈上去吃饭,你们在房间里等吧。”洪斌好像感觉到了骨烈认识这个女兵,有意的把骨烈拉开了,这家伙连大山都没出过,怎么会认识女兵了?应该是他的老乡吧!洪斌说完就带着张玮的家属坐上了电梯。

战友们也都回房间去了,也都没有注意到骨烈还没跟上来,“刘英,你怎么来当兵了?”穿着笔挺少尉常服的骨烈连忙问道。

“恩,去年入的伍,考了个一般的大学,我没去读,想到部队来考军校!”刘英小声的说道。“我旁边的这位是我战友,马丽娅,这位是我们的护士长李春颜,这位是我初中同学骨烈。”刘英连忙的介绍道。

“李护士长你们还有任务没有,没有任务我们去那边坐坐?”骨烈看着刘英身边的一个上尉女军官问道,很久没见面了,自己回基地的话也难得有时间出来了,骨烈心里也想和老同学聊下天,写的信到现在还没有给刘英回,自己也真的算对不起这个初中同学了。

这下李护士长就有点为难,任务是没有了,但比较晚了,自己和她们也要到归队的时间了!但人家是凯旋回来的战斗英雄,连忙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你们聊,记得早点归队,我就先回去了!”

“是!”马丽娅和刘英连忙敬了个礼,她们两个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兴奋,出来接张玮父母的时候,上级已经说明了要接待是英雄的母亲,是当做一个重要人物来接待,现在可以听英雄的故事,差点没把两个女列兵给激动的跳了起来。

三个人都坐在了大厅里的小茶几的沙发上,招待所的服务员给他们倒了茶就走开了,骨烈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来部队以后都没和女的说过话,虽然坐在对面的是自己认识几年的老同学,但现在坐的地方是宾馆的大厅,来往的人可不少,自己的脸也不自觉的有点发烫。

“这位首长,和我说说你们战斗的故事,听说你们这次打死了不少恐怖分子?”马丽娅首先就开了口,她也是看到气氛有点尴尬,要是在平时的话,碰到这样的情况她也会识趣的走开,现在自己斜对面坐着的是亲自参加过这次行动的英雄,她可不想放弃了这个好机会!虽然以后可以看见所谓的通报,但没有战斗的过程,由战斗英雄亲口说出来的话可不是一般人能听的到的。

“别叫我首长,我可受不起,我也是第三年兵,叫我班长还差不多。”骨烈一听这个女兵居然叫他首长,脸上更加的尴尬了。“战斗的经过我也没权利告诉你,这是军区的机密。只能告诉你打死了三百多个恐怖分子。”

“啊!三百多个人?”两个女兵都捂着嘴大叫了起来。

“你们小声点,被领导听见了要批评我的,那些都是畜生,不是人!”骨烈咬着牙说道,又想起了张玮扑在自己身上为自己挡炮弹的那个瞬间。“这次牺牲的战友就是被它们炸死的,而他也是为了保护我而扑在了我身上,不然他也不会牺牲!”骨烈已经低下了头,在心里再一次的把那些恐怖分子杀死了一遍。

两个女兵看见骨烈现在的样子,心里不由的想起了电视剧里的那种冲锋陷阵的老兵们,刘英也发现这个老同学变了很多,从他身上可以感受到那种对敌人的愤怒,那种战争中的血腥味,不过她喜欢这样真正的战士,电视里放的战争片已经比较血腥了,她能来当兵,也是受电视和骨烈的影响,能经历过这样战争洗礼过的战士都是最优秀的。

“我高三给你写的两封信你又没给我回?”刘英看见骨烈这个样子,就马上就转换了话题。

“太忙了!真的,每天都在训练,对不起了,老同学。”骨烈不好意思的抓了下后脑勺说道,心情也随之好了一点,在自己的老同学面前,他仿佛又回到了几年以前的学校里。

“第三年兵的少尉我可是第一次看见,你肯定立了不少功了。”马丽娅是个军人家庭出身,对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了解,她父亲现在还在BJ军区,是个大校师长,但他父亲没有把她留在身边,放她到了GZ军区让她多锻炼一下,为此她母亲没少和她老爸吵架。

“恩,立了个一等功!”骨烈没有隐瞒她们,从小他就不喜欢说假话,唯一的也就是为了隐瞒黑子在爷爷面前说过谎话。

“你说你立了一等功?”马丽娅真的吃了一惊,她父亲到了正师级都没立过这么大的功。

“容班长,快来,过来坐坐。”骨烈发现“救星”来了,容班长正抬着头往外面走着,不然还真的不好对付两个小女兵,等下把基地的秘密说出去自己都还不知道,那可是个大错误了。

“我要去外面买点东西,这不是那个谁?叫什么名字去了,你探家的时候在街上碰见的那个同学。”容班长也吃了一惊,这么巧?

“你好,首长,我叫刘英,这位是我的战友马丽娅。”刘英伸出了手,虽然她对容班长没有什么印象,但这点礼貌还是懂的。

“别叫首长,多生分,以前就见过你一次,但你没见过我,我在车上没下来。”容班长和两个人都握了手,他对女孩子的记忆力可真的是过目不忘哦,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了他还记得,谁叫他在中队附近几十里路都看不到一个母的呢,要说有的话就是母猪和母鸡他就看见过!

看着佩戴着中尉军衔的容班长,马丽娅感觉自己见到了最帅的军人,一米八的个头,眉毛有点粗,但很附和军人的形象,脸上虽然有点黑,但那是在太阳下晒出来的健康肤色,那双大手看上去很粗糙,但一直在军营里生活的她也知道这都是军人应该拥有的手,都是被训练练出来的茧子。虽然从小她就一直和军人在打交道,但她还是感觉自己的心有点荡漾的感觉!

看着有点呆住了的马丽娅,刘英连忙用手碰了下她。马丽娅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端起自己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茶。

“骨烈,这是不是太巧了点?居然这样都能让你们碰到了一起,这是不是书上说的缘分之内的东西?”容班长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笑嘻嘻的看着骨烈。

“班长,别乱说,我们也就是同学而已,现在应该叫战友了!”骨烈推了容班长一下,自己还真没往什么歪处想,虽然才19岁的他好像对刘英有一点朦胧的感觉,但对于从没谈过恋爱的他,好像只是对刘英的印象和别的同学比,有点深而已。

“我也去买东西了,你们聊,快十点了,等下分队长知道我在这里聊天不骂人才怪了。”容班长说完就往外面走去,但还是可以听见他哈哈的笑声。

“十点了?我们也走了,明天还要参加烈士的遗体告别仪式,我们还要陪烈士的妈妈。”刘英也有点急了,听见容班长这么说她的脸也红了,再说连队已经熄灯了,明天还有重要的任务。

“恩,明天见!”骨烈也想起了明天的仪式!看着她们的背影挥了下手,就往电梯里走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