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九回 石破天惊朝臣说襟抱 燕语莺啼野老叙天伦 第十九回(2)在商言商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十九回(2)在商言商 柳云涛老气横秋地说道:“有这样的爱好,有创作的冲动,当然可以写一点;但是千万不可以拿他当做安身立命的主业。真要挣的钱花不完,有时候写点东西也可以陶冶陶冶性情,横竖不可以指着耍笔杆子来吃饭。我中学的语文老师现在是个专业作家,小说写的好,还得了什么‘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九回(2)在商言商


柳云涛老气横秋地说道:“有这样的爱好,有创作的冲动,当然可以写一点;但是千万不可以拿他当做安身立命的主业。真要挣的钱花不完,有时候写点东西也可以陶冶陶冶性情,横竖不可以指着耍笔杆子来吃饭。我中学的语文老师现在是个专业作家,小说写的好,还得了什么‘百花奖’,可又有什么用呢?一到出书的时候就得到处去找朋友拉赞助。出书不但拿不到稿酬,还要自己倒贴钱。你说可不可怜!”

听柳云涛由来由去的讲的很是卖力,杜民生轻声笑道:“写小说我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真要兴心去写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呢?您老兄大可不必担心我会失足落水。现在咱们是在商言商,您还是说说咱们日后的生意该怎么去做去赚钱吧!”

柳云涛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便笑道:“我这也是即兴发挥,你也不用逮着个棒槌就当真(针)!你要我说什么?说眼下的鱼粉生意该怎么去做?那好!我就来跟你分析分析!

从这次我们哥俩‘南征北战’的情况看(他也用上了‘南征北战’这个词!),目前我们对江浙一带的销售市场还缺乏深入的了解。到今天为止,我们只不过仅仅联系到了四个客户,根本就是九牛一毛,没有把握到江浙市场的全面情况。春节之后有时间我们要专程到这些地方搞搞市场调查;要多去交朋友,要通过卢朝忠和黄全胜以及其他朋友尽快把初步的销售网络整合组织起来。

另外,如果有可能的话,应该在五一国际劳动节进货前,把大江南北的朋友们集中到武汉去,热热闹闹地召开个定货会,好好地联络联络感情!

还有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切记不可让眼前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要冷静下来深入分析透彻了解目前的市场销售形势。咱们刚刚做过的这一单就如同刚开春的萝卜青菜一样抢了个先儿,下次就不一定有这样的好运气了!从现在到下一个禁捕期结束,各港口会有不少的鱼粉要进来;到那个时候销售市场就会相对饱和 最起码不会象现在这样稀缺,竞争就在所难免了。对于这种发展的新情况就需要我们去慎重应对!”

杜民生听柳云涛讲的头头是道,由衷地赞叹道:“要不是常建军说您是我们公司的诸葛亮呢!您老兄还是蛮有一套的嘛!”柳云涛谦辞地笑道:“这也没有什么。是错误和挫折教训了我们,使我们慢慢地变地聪明起来了。仅此而已,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夸耀的!”

柳云涛说着说着,突然脑际中灵光一闪,想起了销售枣酒的事情,便向杜民生问道:“这阵子咱们光忙活着鱼粉销售的事了,黄河市畜牧公司和迎江外贸公司的那两个‘宝贝’你最近有没有同他们联系?”杜民生嘿声:道:“算了,算了!都是些不知廉耻的骗子,省省我们的电话费吧!”

柳与涛异想天开地撺掇道:“这怕什么?咱就权当是‘死马当做活马医’,给这些该死的太监再刷刷‘茬’,成与不成有什么大不了的!”杜民生极不情愿地把手机从衣兜里掏了出来,先给黄河市畜牧公司的小刘打了一个电话,又给迎江外贸的章经理打,两个手机都变成了空号:“对不起,您拨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询再拨!”

听着差转台服务小姐亲切的回音,杜民生把手机向兜里一塞,讪笑道:“您老兄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应该说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这回该死心了吧!”又道:“我就奇了怪了,您说这些人干点什么不好,为了骗取一点蝇头小利,这么挖空心思地穷折腾,值吗?”

柳云涛叹道:“究竟值与不值那就得问他们自己了!古来的窃贼就有窃国的与窃钩的之分,各人窃取的目标不一样,可能他们还自以为值得‘骄傲’呢!”

两个人在火车上瞎侃着,直侃的口干舌燥。适逢列车服务员提着大茶壶上来送茶,两人各要了一杯,低着头慢慢品了起来。

经过两个小时的奔波,火车穿城过镇,跑过了一百多公里,就象是竞技场上的长跑运动员一样累得气喘吁吁,慢慢地把行进的速度降了下来,缓缓地驶入了宏伟壮观的北京城。

杜民生不待火车停稳就挺身站了起来,把旅行包一抓,催促道:“您老兄别再傻坐着了。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该我们退场了!”柳云涛将座下的黑色密码箱一提,朗声应道:“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人道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们又杀回京城来了!”


随着涌动的人流向外宣泄,杜民生和柳云涛冲进了车站广场。柳云涛和陶阿梅通过电话,约在晚上去三里屯酒吧一条街的餐馆见面,便打车直接去了陶阿梅给预定的旅馆。

陶阿梅帮忙预定的旅馆是一家街道居委会开设的小旅馆,名叫“福来”旅馆,旅馆虽小,名子却起的十分可人!旅馆座落在一个十字路口的西北角,大门向东开,走进大门后是一个不大的方形院落,再向北一拐进第一个门儿便是总服务台。周围都是一色的平房,连一栋二层的建筑都没有。

杜民生、柳云涛和总服务台值班的女服务员打过招呼,便掏出身份证来进行登记。服务员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态度特别和爱可亲;她把柳云涛的身份证拿在手里左看右看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便狐疑地问道:“现在的身份证号码都是十八位数,怎么您的身份证号码少了一位呢?”

柳云涛走过全国各地,向来没有听人说起过这种事。身份证号码那么长一大溜,他向来都没认真数过,乍一听女服务员质询,便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在了自己的身份证上。自己数来数去真是十七位数,而杜民生的身份证号码却是十八位,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再仔细一看,原来最后一位数码不是阿拉伯数字,而是代数公式中经常用做未知数的X,就缀在最后一位阿拉伯数字后面。

柳云涛一见,禁不住自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同志您看,我这身份证号码是十八位数,只不过最后一位不是阿拉伯数字而已,您再仔细看看!”

女服务员一看也跟着笑了起来,奇道:“我们这旅馆登记住过那么多旅客,还没有一个旅客的身份证号码数字是用X的!真是希奇,真是希奇!”闹了一个喜剧性的小插曲之后,女服务员便扭动着肥胖的身躯坐到了椅子上,一字一划地把旅客登记簿给填好了。

杜民生和柳云涛在女服务员的导引下跨过总服务台的穿堂门走到北面一栋平房前面;女服务员用钥匙打开了靠东的一间,把二人给让了进去。进屋仔细一看,只见房间设施虽然简朴,却一应俱全,电视、电话、洗手间等应有尽有。特别醒目的是两张单人床床面上铺设的床单,洗得白如霜雪,一尘不染,让人见了顿生一种清新愉悦之感。杜民生啧啧赞道;“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想不到这么小小的一个小旅馆,卫生竟做得这么好!”

柳云涛道:“风风火火地忙乱了二十多天,好好洗洗休息休息吧!让我们在这‘福来精舍’里美美地睡上一觉,做个好梦吧!”说着,信手从衣兜里掏出一包精装的新石家庄牌香烟,点燃了一支,细细地品尝起来,又对杜民生建议道:“要不要来一支,过过神仙瘾?”

杜民生笑道:“你快饶了我吧,我可没您这样的福份,还是留着你自己享用吧!”

柳云涛斜躺在床上,一边喷着云吐着雾,一边宣告似地说道;“用不着活这么仔细。一个堂堂男子汉,不抽烟不喝酒,实在是太亏了,你说是不是?”

杜民生调侃道;“快收起你那套歪理邪说吧,我还想多陪我女儿几年呢!”

人在长时间的高度兴奋紧张之后,精神稍一松弛就会犯迷糊。杜民生和柳云涛二人各自倚在床上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傍晚时分,安德鲁斯先生偕陶阿梅如约前来。由安德鲁斯先生亲自驾车把陶、杜、柳三人拉到了三里屯酒吧一条街。

三里屯酒吧一条街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小街,全长没有几百米,原本是一条极为善通的小街,街上的马路并不宽敞,仅容得下两辆轿车相错而过。街道两旁也没有什么高楼大厦。从外表上无论让人怎么去看,也毫无什么独到出奇之处。可近几年来随着涉外经济的发展却异乎寻常地热闹了起来,这条小街竟成为一个主要为外国友人提供饮食娱乐服务的休闲中心。

在这里,荟萃了品系繁多的南北大菜和极富地方特色的风味小吃;东洋的茶艺店,西洋的咖啡馆等具有异域风情的休闲场所也应有尽有,简直就是个饕餮品茗的联合国。好多身居异邦的外国友人在工作余暇总爱到这里光顾。有的外国朋友在夏日的黄昏来到这里,在餐馆室外的太阳伞下一坐,一杯啤酒一张报纸就能享受半天;不为别的,要的就是这种情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