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九章 黑虎掏心捣中军 追地风波扫倭尘 第十九章(5)灵猫捕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韩德平率领着大队人马赶到东寨门外救援的时候,遇到了顽强的阻击。虽然在头前有十多挺机枪开道,但是,在冲近东寨门下的伪军营地的时候,孔冠奎的手枪大队还是给密集的火网给遏止住了。

这是臧天星为了防止抗日救国军的偷袭预先构建的一个阻击阵地,当头有七八挺轻重机枪编织成了一个密集的交叉火力网,还有一个连的伪军在这里严阵以待。在这一马平川的开阔地上,就是一只兔子也不容易冲过去。

韩德平见到伪军的火力肆虐,地形平展开阔,迎着头向上冲必然会造成重大伤亡,便向孔冠奎吩咐道:“孔队长,我看正面敌人的火力虽然很猛,可他们的火力覆盖面并不太宽,也就是二三百米的样子,你带人从左翼包抄过去从侧后方打他一下,这个魔咒也就给解了!”

孔冠奎带队一冲上来就给伤了十几个弟兄,心下正憋着一股子气,一见韩德平给支出了招来,狠狠地叫骂道:“这些王八日的,我让他们讨不了好去!你等着,我这就过去收拾他们!”然后用力把手一招,向匍匐在地上的手枪大队的战士们命令道:“快,跟我上!”

等到孔冠奎带着人马向着左翼一运动,韩德平便气呼呼地向身边卧倒在地的十多个机枪射手命令道:“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十多挺机枪的枪口立刻喷出了愤怒的火焰,向着对面的伪军阻击阵地扑了过去。

孔冠奎手枪大队的战士大都是练家子,个个身手矫健,在孔冠奎的头前带领下,趁着夜色,伏着身子似匿行的狸猫一般一路窜腾纵跃,几百米的距离一会儿就无声无息地飘游了过去,然后悄悄地踅到了伪军阻击阵地的侧后。

眼见得伏在阻击阵地上的伪军都在撅着屁股忙着向前射击,孔冠奎咬牙切齿地骂道:“现在该着爷爷们来收拾你们了!”把双枪一举,大喝道:“弟兄们,出气的时候到了,给我抡呀!”扳机一扣就把两梭子子弹全都给甩了出去。

他这里两梭子子弹一出枪膛,后面的一百多支驳壳枪也都跟着怪叫起来,随着这枪声响起,一个个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上去。

就听得“劈劈啪啪”一阵阵枪声响过之后,随即响起了一阵阵哭爹骂娘的叫喊声,转眼之间整个阻击阵地上就变成了一个屠宰场,一二百个伪军还没有分清东西南北便大都见了阎王,余下的四散逃去。孔冠奎恨他们半路发难,命令手下的战士不管其死活,又把死伤的伪军一个个都给补了一轮子弹。

韩德平在前沿阵地上神情专注地看着,一见孔冠奎等战士得手,探身把驳壳枪向空中一举,大呼道:“弟兄们,冲啊!”一个箭步带头冲了上来。

在其后,张铁匠、康洪恩、吕信文等大刀队的战士们也奋勇争先地冲了上来。就在庄青山和易树林、汤敬渊等人苦苦支撑的时候,战士们潮涌似地冲进了臧天星所部伪军的合围阵地。

十多挺机枪和百十多支驳壳枪在后面兜腚一扫,伪军的合围圈立刻就被打开了一个宽大的缺口,让庄青山等人见了为之精神大振;在两路抗日救国军的合击之下,战场上立时刻攻守易势,把阵脚松动的大队伪军给压了下去。

贾相臣在城头上见状大喜,从战士手中夺过擂鼓的鼓锤猛敲了起来,在“咚咚”地战鼓声催动下,两路人马合兵一处近身搏杀,对伪军展开了歼逐性的攻击,把大队伪军给逼迫得一路向南节节败退。


孔冠奎这个时候亮出了一对峨眉刺,他旋起身形把峨眉刺舞动的如同一对探头探脑的小啄木鸟,叮当乱啄,上扎头上要穴,下扎胸腹及两胁,还不时地俯身下击向裤裆里和脚面上招呼,没有使过几招就给他刺倒了七八个,把周围那些手握着步枪的伪军扎得鬼哭狼嚎,抱头鼠窜。

一个伪军小头目可能是练过几招擒拿术,见孔冠奎迎面冲来,躲避不及,便信手一抖,将手中的驳壳枪当作暗器砸了过来,然后借着孔冠奎摆头一闪的当儿欺身而进,伸出左手抢向了孔冠奎的左腕,其右手拇食中三指则拢成鹰爪状向孔冠奎的腋窝抓来。他使出的这一招有个名堂,叫“金堤折柳”,若是让他这一招拿上,孔冠奎的这条左臂也就成了摆设。

这个伪军小头目决非庸手,那驳壳枪砸得又急又准,枪口直奔孔冠奎的面门而来。孔冠奎闪避之际知道他定有下招,又见他左手向前一抢,当即便看破了他的来路,于是将左臂一缩,脚下一个滑步,右手中的峨眉刺在掌中一盘就刺向了他的左太阳穴。

那伪军小头目半招没有使完就落了下风,眼见得再不撤招自己就得血溅当场,只好把式一收,当即缩头藏颈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刺。

孔冠奎这时杀得性起,一见有人敢于挑战于他,顿时豪气勃发。他见那伪军小头目挺识货,便迅疾展动身形紧逼不舍,上三下四地连环追击穿刺,将其杀得手忙脚乱。紧接着,他左手使出了一招“紫燕掠水”虚晃一刺,惑其耳目,右手单臂一探,一招“鹰扑燕雀”扎在那伪军小头目的左眼之上。

由于他用力过猛,竟把其后脑也给刺穿了,在回力之际又将其眼珠给带了出来。这一刺非比寻常,把那个敢于挑战的伪军小头目给立毙当场。


孟光明是个识货之人,最喜见这样的武林同道,他在一旁见到孔冠奎攻杀得手,不由自主地大声叫起好来。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忘了自己是个久疲之将,又吐气扬声,舞动着大关刀向着伪军的厚积处杀了进去。

他手里的这杆大关刀虽然比不得关老爷的青龙偃月刀,其刀柄刀头也都是一体的精钢打造,重有四五十斤,刀尾还打造成了枪刺状,不但关老爷的绝技十八刀得耍,倒过头来还可以当枪刺用,是个一专多能的大家伙。使用这样的大刀上阵杀敌,没有两把子力气是不成的;而要想接他几招的人,没有水牛般大的力气也决计休想。

经过攻守进退的连番厮杀,好多伪军都已经在他的刀头丧生,凡是见过的人谁敢上前与他对阵?可是,人都有倒霉的时候,就近的一些伪军由于拥挤着来不及逃窜,又让他给截了个正着。

他再次冲进敌阵时之后,一顺刀杆使了一招“仙人指路”,当头就把前面的一个伪军给削掉了脑袋,然后紧接着拧步旋身又使出一招成名绝技“玉虎旋风”把相邻的三个伪军一起给砍倒在地。

伪军的人丛向后一闪,突然现出了一个狰狞的鬼子佐官的身影。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东寨门下指挥作战的日军中队长伊藤次郎。

这个家伙是从东北一路打过来的,多经战阵,知道中国军队大刀队的厉害,所以一等庄青山等人率领着大刀队的战士杀入阵中的时候,他料想自己的部下不是对手,便招呼着手下的几个士兵向后面的伪军营地钻了过去。这一来,让他躲过了好几轮的攻杀。

在杂入伪军的大队人马之中的时候,他本来是想让伪军给他当做防身的盾牌保住自己的小命的,没成想让孟光明这么一奋力攻杀,又给拔了“蒿草”现出他这只“狼”来。

面对孟光明的大刀他躲没处躲,藏有没处藏,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接招。这个时候孟光明也看出他是一个鬼子军官,毫不迟疑地抡刀就砍,一招“力劈华山”直向他的顶门劈了下来。

伊藤次郎看出孟光明的大刀劲力沉猛,不宜硬架,便向左纵身一闪避过了这致命的一击,随即双手紧紧握住刀柄从斜刺里向孟光明砍了下来。

孟刚明见到一招落空,不急不慌,也不等伊藤次郎把招使满,便把左手向前一推,右手向后猛地用力一拽,就如同划浆一般使出了一招“马后撇刀”,将伊藤次郎给砍翻在地。好在伊藤三郎用刀隔了一隔,没有被连肩带臂砍作两截,不过,他的颈上的人头也只剩下一层肉皮给粘连着了。


这个时候,在两路抗日救国军的夹击砍杀下,伪军虽然还在勉力相持,已经是锐气尽丧。厮斗间,突然又听得在南面传来一阵杂乱的骚动之声,是邹同义和吕景文、秦二虎等人在结束了南寨门的围歼战斗以后,又悄悄地地杀了过来。

在抗日救国军的三面合击之下,东寨门下的伪军终于支持不住,向着东南方向溃围而出,狼狈不堪地逃窜了下去。

眼见得残余的日伪军开始逃窜,韩德平指挥着大队人马在追击了一段路之后,便喝止住追击的部队停住了脚步,只用机枪、步枪进行延伸射击,又兜着屁股放了一阵枪之后便开始打扫战场了。

他的心里非常清楚,眼下的抗日救国军虽然已经取得了完胜,可是在军事实力上并不占优势,要想把人马众多的伪军给一口吃掉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他就指挥着见好就收了。

——南寨门外的围歼战是与东寨门下的围歼战几乎同时进行的,抗日救国军在南寨门外投入的兵力并不算雄厚,围歼战为什么会结束的这样利索呢?



——灵猫捕鼠侧后击,送得顽敌命归西!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