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中国模式”搞成“中国摸式”

德现生 收藏 2 855

美国《纽约时报》又给中国上眼药:“俄罗斯领导人视中国为执政楷模”;首先感到舒服,并眯起眼睛来的是中国的《环球时报》:“‘中国模式’再被热议”。“中国模式”已经嘈嘈多年了,它在许多不同的语境中和含义里被使用,使用最多的是两种,一种是动态的操作模式,主要指的是“改革模式”;另一种是静态的体制模式,也就是《纽约时报》这篇文章所说的“统治模式”


中国的改革模式是邓小平设计的,是“摸着石头过河”的渐进改革模式,与休克疗法的前苏联激进改革模式形成对比。所以,渐进改革模式,也可以称为“中国摸式”,摸着石头过河的“摸”。这个“摸式”,与盲人用拐杖点路很相似。唐人段成式在《酉阳杂俎续集·支诺皋上》里化用了大思想家扬雄用过的一个词:“擿植索涂”(扬雄用的是“擿埴索涂”),说,“方蒙袂辑履,有愤于黔娄,擿植索涂,见称于扬子,差不同耳。”意思是说,别小看那些衣履不整,甚至用拐杖探路的瞎子,他们中可有些像黔娄那样的乞丐卿相,白衣圣贤呢。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中国改革在初期,就像个“擿植索涂”的盲人一样,用拐杖左点一下,右点一下,中间点一下,然后把脚迈向比较平坦的那一点。这在哲学上叫“试错法”。中国改革最成功的两条经验,就是“两试法”:一是“试错”,二是“试点”。用试点来试错,失败了成本低,成功了收益大。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改革的成功,得益于这个意义的“中国摸式”,瞎子摸路少摔跤


但是,如果把中国模式设想为框架性的政治经济体制,认为中国故事是“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自由民主所面临的最严峻挑战’”,把它理想化为自由民主的替代模式,那就有点忽悠我们了,给我们灌迷魂汤,打麻醉药,点鸦片烟。如果我们自己也这么认为,那就是在麻将桌上,或者在被窝里自摸,梦想自摸一张好牌,和了;或者自摸那话儿,哼哼叽叽,神魂颠倒。这种中国式摸法要不得。


中国目前社会形态,说白了,就是资本主义早期,权力社会晚期。前者富有活力,但也冷酷残忍;后者生机萌发,但也腐朽衰败。或者换个说法,是市场经济加威权政治,这个模式有什么新鲜?民主化前的韩国、台湾,不都是这个模式?“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奇迹,言犹在耳,包括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自吹自擂的“亚洲价值”,或亚洲模式哪里去了?中国规模比那些“小龙”规模大了几十倍,经济总量膨胀,这很正常,千万别自我膨胀。


自摸容易昏头,动作虽小,兹事体大,不可不慎。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