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 正文 第五章 1

大沿帽 收藏 5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1.html[/size][/URL] 龙绍钦和大春听见附近密集的枪声,各自做了个手势,小分队成员迅速隐身附近灌木丛中。龙绍钦和大春则在灌木丛后取出望远镜观察。一群百姓疯狂跑来,背后鬼子机枪扫来,百姓一倒一片。其中一个女孩跌跌撞撞跑着,机枪停止,日军和伪军冲了上来,两名日军抓住女孩子。大春望远镜里看见被抓女孩,愣住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1.html


龙绍钦和大春听见附近密集的枪声,各自做了个手势,小分队成员迅速隐身附近灌木丛中。龙绍钦和大春则在灌木丛后取出望远镜观察。一群百姓疯狂跑来,背后鬼子机枪扫来,百姓一倒一片。其中一个女孩跌跌撞撞跑着,机枪停止,日军和伪军冲了上来,两名日军抓住女孩子。大春望远镜里看见被抓女孩,愣住了,赶紧调几下焦距,女孩脸看得很清楚,两名日本兵满脸淫笑拖着女孩。大春把望远镜递给九儿,九儿看到一个老太太扑上来,被一名日本兵一枪击倒,女孩大哭挣扎着。

九儿放下望远镜喃喃地问,是小雪!怎么办?大春咬牙说,不能见死不救。他扭头问龙绍钦,有啥意见。龙绍钦面无表情地说,他的任务是伏击芥川拓实。大春说,现在情况有变!龙绍钦一板一眼地说,可是任务没变。九儿急了,说快打吧,小雪就要被糟蹋了。

龙绍钦犹豫不决,距离潜伏时间只有一个小时,还有二十公里山路。若是在这里耽搁,会完不成任务。大春和九儿不干了,说日本鬼子正杀自己的亲人,怎能坐视不管。龙绍钦见状,对自己的部下说,我们走,去执行任务。大春冷冷地横枪拦住龙绍钦,说鬼子一个中队,他们人手不够,必须一起打。

大春和龙绍钦各不相让,僵持不下。九儿失望地看着龙绍钦,对大春说,别求人,我们自己打。九儿说着举枪就要往山下冲。没等龙绍钦下命令,钱国良等人一字排开,枪对准八路军战士。钱国良冷冷地道:“你们不能打,你们一打,就暴露了我们的目标,要打,等我们走了。”

两边都把枪举了起来,箭在弦上,每个人都分外紧张。九儿赶紧站到当间,严肃地说:“大家冷静!都放下枪!”谁也没放下枪,但都没有开枪。龙绍钦盯着大春,冷冷地问:“到底想干什么!”大春咬牙压制住怒火,耐心解释:“龙参谋,我知道你求功心切,但我们是军人,我们打仗目的就是保卫百姓安危,现在我们既然看见了,怎么能不管!”

龙绍钦也冷静下来:“你错了,洪连长,我没什么功利之心。我也不是不同情老百姓,我要强调的是两个字:纪律!我们是军人,担负的使命和老百姓不一样,我们应该在最合适的地方发挥最宝贵的作用!”

龙绍钦话没说完,大春生气地打断:“你放屁!你这个人就是冷血动物,德国法西斯培养出来的小法西斯!你根本不配当中国军人!你关心过什么人?你帮助过什么人!”

龙绍钦忽地将枪顺过来,抵住大春,与此同时,大春也动作极快,瞬间将枪抵住龙绍钦,两杆枪互相指着,一旁九儿的枪也同时抵住龙绍钦,彼此瞪眼。双方士兵剑拔弩张,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石头站在龙绍钦身后,紧张得要命,握枪的手直发抖。性格暴烈的李大刀枪杵着钱国良,钱国良用枪光当一声挑开大刀的枪,两人死盯着对方。

龙绍钦冷冷地道:“战场上不执行命令破坏任务,死罪。”九儿瞪大眼睛说:“你敢。”大春忽然放下枪,凑近龙绍钦枪口,盯着龙绍钦眼睛,笑:“孙子,冲你爷爷脑袋打啊,你不是枪法好吗?一枪击中脑门子,你打啊,老子没死在日本鬼子枪口下,死在国民党手里,真他娘笑话,真他娘不值!你打,你打!”

大春吼着要抓龙绍钦的枪,龙绍钦最不能容忍别人碰自己枪。他避开大春的手,猛退后一步,手同时扣在扳机上,就要压下去。大春却异常坦然,双手摊开,高举起枪。九儿大惊,猛地上前挡住大春。龙绍钦盯着九儿。九儿眼中有无限失望和憎恨。这种眼神令龙绍钦非常难过,他不明白为什么九儿竟会用这种眼神来看他。

山下老乡们凄惨的喊声越来越清晰。龙绍钦扣扳机的手指最后还是松开了,他把枪放下,转过身冲钱国良他们道:“我们走!”钱国良等一一收起枪,跟在龙绍钦身后。龙绍钦脑海里还是九儿的目光,他觉得九儿没有经历过自己那些痛苦,她不能理解……

大春和九儿互相对看了一眼,立刻举起枪瞄向鬼子。小雪已经被两个日本兵拖到灌木丛后,一个按着另一个扒衣服,就要施暴。大春和九儿同时扣动扳机。随着枪响,两名日本兵倒地。

大春和九儿就地翻滚,一阵弹雨袭来。大春大吼:“为了乡亲们,打!”端着枪率先冲了出去。战士们也跳起来,向前冲。大春觉得不过瘾,抢过大刀手中机枪,边跑边打,扫倒一片日本兵。跟随大春的九儿则灵活跳跃,边跑边连连射击。

和大春方向相反,龙绍钦回头看一眼冲向鬼子的大春,然后命令部下:“跑步前进!”

八路军的出击使毫无警惕的日军改变了阵形,把龙绍钦前往伏击地点的道路切断了。钱国良焦急报告:“长官,鬼子封锁路口,我们已经冲不出去了!这帮土八路真他娘的帮倒忙!”

龙绍钦回过身,看到大春、九儿等八路军战士已经冲下山坡,与日军近距离搏斗着。龙绍钦咬咬牙,对钱国良说:“看来只能先转移老乡了!跟我来!”龙绍钦说着回身,率士兵们冲向敌人。

九儿奔向小雪,正要扶起,一个日本兵举枪射击九儿。等九儿发现,已经来不及还击,只好用身体护着臂中的小雪。一颗子弹飞来,正中日本兵头部。九儿回头,远远见龙绍钦矫捷的身影,举枪边跑边射击。九儿欣喜,冲着小雪说:“领着乡亲们往山里跑!快!”小雪爬起来招呼道:“乡亲们,往山里跑啊!”

国共两军并肩作战。龙绍钦偏过脸,正撞上九儿眼睛,她的眼神依旧清澈如水。大春哑着嗓子道谢,龙绍钦冷冷地说:“你就等着上军事法庭吧!”说着两人同时举枪,各自击倒一个鬼子。大春边打边说:“这次算我欠你的。”龙绍钦叹气说:“你不欠我的,你根本不知道芥川有多危险!这次机会失去了,可能再没有机会了!”

大春豪气冲天地说,他帮龙绍钦干掉芥川这个小鬼子。龙绍钦说,两个洪大春加起来也不是小鬼子的对手。大春愤愤然地说,你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还是中国军人吗?两人边打嘴仗边射击。


段旅长焦急徘徊,问报话员:“龙上尉有消息吗?”报话员摇头,段旅长一屁股坐下。文轩进来,段旅长一见文轩,立刻起身,一脸淡笑:“啊,我还有点事儿,今晚你值班吧。”

段旅长匆匆朝外走,走了几步又回头冲报话员:“有什么消息直接与我联系。”报话员答道:“是。”

文轩看着段旅长的背影,满怀疑虑,问报话员:“什么消息?”报话员说:“龙上尉执行任务一直没有消息。”文轩低头深思,这时小特务张桅进来,附耳低声说:“龙绍钦果然和林团洪大春他们在一起,我跟着龙绍钦到半山坡,被他发现。”

文轩冷笑:“什么例行侦察!跟我玩这套!半山坡是林团的防区,老段背着我通共,到底想搞什么名堂?”张桅阴险地说:“就凭这点向重庆汇报,姓段的就吃不了兜着走!”

文轩沉下脸说:“没弄清事实真相前,不要声张!”张桅提醒说:“参谋长,联共通共可不是小事,弄不好咱们会跟着吃挂落。”文轩犹疑地说:“段之凡通共不假,可他抗日是真,大敌当前,两党之争还是先放一放。要搞清楚的是,这一次他们究竟要干什么,为什么要瞒着人。”

两人正说着话,文轩见苏云晓匆匆往外走,立刻叫住她,说正有事儿要找她。苏云晓神色紧张地说,她有公务要办。战区长官叫她汇报第一季度情报,明天就要。文轩不以为然地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让张桅整理得了。

苏云晓急了:“他怎么弄得了这个,长官命令我亲自动手。”文轩揽过苏云晓:“我这里有要事,你先让他做,晚上我帮你整理,误不了事儿!”苏云晓被文轩揽着走进办公室。

苏云晓明显心不在焉,不时看表。文轩猜测说:“龙绍钦这次活动一定是得到林团提供的某种机密情报,老段是想架空我们情报部门。当然,也是一种政治姿态,向共军邀功讨好之意,为双方近一步合作奠定基础。”

苏云晓完全听不进丈夫的话,文轩话音刚落,她忽地站起,脸色难看地说:“他这么瞒着你我,和林团勾结,一定是去打芥川拓实,这人阴险狡诈,诡计多端,太危险!”

文轩愤愤然:“我担心的是跟他去的那些士兵!这个人身上疑点没有查清,根本就不应该执行任务!”苏云晓完全不理会丈夫说什么,急切地说:“派人去接应他,快点,我求你!”

文轩生气了:“他们是秘密行动,我也想知道他们在哪里!”

苏云晓忽地冲出旅部。文轩没有反应过来,边追出去边喊:“你上哪儿去?”等文轩追出来一看,苏云晓已经没影了。


龙绍钦、大春等守住山口,掩护群众进入山区。山下尸横遍野,日军仍在用步枪点射百姓,还放迫击炮。百姓不断被击中倒下,龙绍钦等人不停大声吆喝:“快,快,快!”

九儿一手挽小雪,另一只手抱着一个孩子,拼命喊着,鼓动着:“乡亲们,别难过,我们向你们保证,一定会报仇!一定会的!!”

龙绍钦听着九儿嘶哑的喊声,回过头去,看着九儿奋不顾身的样子,眼神恍惚。大春意识到龙绍钦是在看九儿,也跟着回头张望。龙绍钦掉过头,朝鬼子抬手就是一枪。大春跟着也是一枪,两人沉默射击。

枪声渐远,接近山区,鬼子也不愿意继续追击了。龙绍钦等人护送数百名老百姓进入山区,这些老百姓基本都是老弱妇孺,成年男子非常少,老头老太太互相搀着,妇女抱着孩子,能走的小孩自己走着。

九儿一手抱一个孩子,跑前跑后照应着。龙绍钦拎着枪断后,心情沉重,手下一班国军士兵个个表情严肃。

前方百姓忽然停下,龙绍钦赶紧赶过去,只见路上坐着一个腹部中弹的老头,鲜血渗出包裹的白布,流淌一地,老人流泪喃喃地说:“我走不了了,你们走吧,来年今天别忘了给我烧炷香。”

老人身边的亲人互相看着,一个中年妇女将一块毛毯盖到老人身上,全体没有表情,一个一个离开老人,继续往前走,表情麻木。老人泪眼婆娑,嘴里喃喃自语,缓慢倒地。龙绍钦看着,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处理。

大春拨开人群匆匆赶来,见状大怒,喝了声:“你们站住!”老人亲属闻声停下,回过头,表情麻木。大春快步走向前,一把揪住其中一个瘦弱的中年男子,骂道:“连自己家的老人都不管,还是不是人!”

那个中年人面无表情。垂死挣扎的老人虚弱道:“同志,不怪我儿子,我要死了,我不想连累家人。”大春猛地松开手,一把搡开那男人,走到老人身旁,不由分说弯下腰去,身边大刀和二勇赶紧上前,帮着扶起老人,大春背起老人,大步往前走。

大春边走边对着大家喊:“乡亲们,我们是八路军,是人民的军队,乡亲们的安危就是我们的安危。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就不能让乡亲们受小鬼子残害,乡亲们你们要相信八路军,相信共产党。我们一定能打败小鬼子!”

百姓们似乎鼓起了勇气,哭泣的妇女们抹掉眼泪,整体步伐加快。龙绍钦紧皱眉头,很不满意大春将功劳全部归为八路军,但生性不擅言辞,又不屑于这样鼓动群众,所以一句话不说,身后国军士兵们则愤怒得不行。

钱国良骂骂咧咧:“妈的,老子们流血牺牲,还犯了大纪律,这救苦救难的好名声倒全归了八路,咱们舍家舍命为谁啊!”老兵们也跟着嚷嚷:“是啊,长官,太他娘的不公平了!弟兄们听着寒心啊!”龙绍钦低喝一声:“都给我住嘴,当兵打仗不是为了名声!”

钱国良等唠叨:“那为什么?”龙绍钦厉声道:“闭嘴!”

钱国良等不敢说话,但仍低声嘀咕着。九儿从旁边匆匆经过,听到国军士兵的牢骚,赶紧跑到大春身边。大春还站在路边鼓动群众,越说越兴奋:“老乡们,马上就到根据地了,放心吧,我们独立团和边区政府一定会保护咱们群众生命安危的。”

老乡们点头不已:“共产党八路军是我们大靠山啊。”

九儿与大春交谈:“咱们是并肩作战,这么说不太合适!”大春不满意了:“那你来说几句。”九儿朗声道:“乡亲们,八路军是咱们老百姓子弟兵,保护咱们乡亲是应尽义务。不过,抗日打小鬼子,不能光靠咱八路军,要全中国军队一起抗战打鬼子,今天帮咱们脱险的还有中央军众位弟兄,有的还光荣负伤,带队的这位龙长官咱们父老乡亲肯定听过他大名吧。他就是第一战区头号神枪手,鬼子悬赏十万大洋要他脑袋呢。”

百姓听着回头看龙绍钦,有的少女还拍起了手。龙绍钦哪受得了这一套,赶紧偏过脸去。钱国良等现在心绪有点平和,重新开始趾高气扬。

龙绍钦感觉到九儿在等他,脚步一点也没有放慢,只是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着。九儿跟着龙绍钦走,他还是那副冷漠孤傲的样子。

九儿抿嘴笑,龙绍钦最怕九儿笑,问她怎么了。九儿说,大春告诉她,龙上尉走路从来不看道。龙绍钦眉头皱着不言语,他违反了纪律,心里不痛快。九儿看出来了:“你回去,段旅长要追究责任,我们可以为你作证。”龙绍钦冷漠地说:“不必。”

九儿加快脚步跟上龙绍钦,语速很快:“你有什么怨气就说出来,憋在心里你难受,别人也不好受,我知道你现在肯定特别窝火。”

龙绍钦忽然停住脚步,盯住九儿:“我跟你说什么?你明白什么?你知道芥川拓实是什么人?是你准备一千次都不一定能赢的对手!这种人绝不会轻易给旁人留下破绽,错过一次意味着很难有下一次!”

九儿严肃地说:“我以一个八路军老战士名义向你保证,我们一定积极配合你消灭芥川拓实。”龙绍钦冷冷地说:“你们不是真正的军人,话不投机,不必再谈。”

龙绍钦说完加快脚步,撂下发怔的九儿。石头凑上来,愁眉苦脸对九儿说:“我们回去肯定是要受罚的。”旁边一名叫于殿才的老兵跟着发牢骚:“咱们不过是大头兵,要罚也该罚长官吧。”钱国良冷冷地说:“龙绍钦是旅长眼里大红人,怎么罚也罚不到他,咱们都是替罪羊,就算不给处分,这个月军饷也他娘的告吹了。”

士兵们怨声载道,纷纷责怪大春:“你们八路打你们的非拉着我们干什么!我们当兵拿几个军饷容易吗!”一旁二勇等八路军战士听了不高兴了:“你们这些人,当兵就为拿军饷啊?也太没觉悟了吧!再说你们军饷不也是老百姓供的嘛,真是忘恩负义!”

两边停下吵起来,九儿一个劲劝解。龙绍钦和大春见了,都赶了过来。

大刀忽然对着国军士兵笑道:“各位兄弟,不要这么多心理负担,你们长官真要责备下来,都怪到我们头上好啦。如果你们实在担心,就跟我们一起走吧,我们八路军一向欢迎有为青年一起抗日,怎么样?欢迎各位兄弟参加八路军!”

大春在一旁鼓励地笑,龙绍钦一听立刻朝着大刀瞪起眼睛。九儿赶紧上前推开大刀说:“大家别听他胡说八道,他这样胡说回去才会挨罚呢!”

国军士兵们都沉默地看龙绍钦。龙绍钦抬眼望着士兵们,声音很沉:“你们放心,责任全在我,要真扣弟兄们军饷,从我薪水里补!”龙绍钦说完,转身朝前走去。国军士兵也无话可说,沉默地紧随其后。

大春和八路军战士都听到了龙绍钦的话,忽然对龙绍钦有了新看法。

老乡们大部分已进入山区。大春吩咐二勇等人:“你带两个人和当地政府联系一下,妥善安排乡亲们。”龙绍钦率队随后走来,前面不远处,就是通往新八旅方向的岔路,两拨人就要分手了。龙绍钦停步,九儿赶上来,龙绍钦对她低声说:“我们要回去了。”

九儿看着龙绍钦郁闷的样子,替他难受:“要不,我跟你去,向段旅长解释一下?责任真不在你。”龙绍钦没有表情,没有回话,也不想解释。

大春大步过来,满脸诚恳地冲龙绍钦伸出手:“大恩不言谢,这次真的对不起了。”

龙绍钦并没有握大春伸出的那只手,只是点了下头,转身离去。大春有些尴尬,他见九儿跟着龙绍钦走,满脸不高兴。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