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实:俄罗斯重构本民族的历史价值观

月亮与六便士 收藏 3 690
导读:史实:俄罗斯重构本民族的历史价值观 2009年5月15日,俄罗斯联邦总统梅德韦杰夫签署了“关于成立直属俄罗斯联邦总统的反企图篡改历史损害俄罗斯利益的委员会”的第549号总统令。总统令自签字之日生效。该法律将对企图歪曲篡改俄罗斯历史和损害俄国家利益的行为加以制裁。委员会的任务主要是动员各界力量对篡改历史事实的事件 进行资料汇编和分析,甄别歪曲历史事实和诋毁俄国家形象的现象与行为,编写有关报告提交给俄罗斯联邦总统;制定战略规划;提出对策建议等。 据悉,这项法案是根据今年2月俄罗斯联邦主管公民保护

史实:俄罗斯重构本民族的历史价值观

2009年5月15日,俄罗斯联邦总统梅德韦杰夫签署了“关于成立直属俄罗斯联邦总统的反企图篡改历史损害俄罗斯利益的委员会”的第549号总统令。总统令自签字之日生效。该法律将对企图歪曲篡改俄罗斯历史和损害俄国家利益的行为加以制裁。委员会的任务主要是动员各界力量对篡改历史事实的事件


进行资料汇编和分析,甄别歪曲历史事实和诋毁俄国家形象的现象与行为,编写有关报告提交给俄罗斯联邦总统;制定战略规划;提出对策建议等。


据悉,这项法案是根据今年2月俄罗斯联邦主管公民保护、紧急情况和消除自然危害的部长谢尔盖·绍伊古提交的议案而制定的。他在这一议案中提到:“应该捍卫我们的历史,捍卫我们祖父和父辈们的壮举”,“某些国家的元首们否定这段历史、某些城市的市长们首先拆毁了我们的纪念碑的行为,不能不受到制裁。”此言一出,俄罗斯各界立即引发了大量的评论与猜测。



的确,直属俄罗斯联邦总统的反企图篡改历史损害俄罗斯利益委员会的成立有深刻的历史背景。可以说,这是俄罗斯领导人对当前历史领域存在问题的反思和应对,是对普京历史问题立场的一脉相承。


毋庸置疑,俄罗斯对待历史问题是有惨痛教训的。早在苏联解体前夕,在“民主化”、“公开性”、“不留历史空白点”的口号和“丑化历史、清算历史”的政治思潮下,俄罗斯抛弃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理念,否定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而是从西方获取济世的药方,以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致使在思想领域为苏共的敌人打开了攻击苏联的思想缺口,动摇了人民的信念,直接导致苏共丧权和苏联解体。


到了俄罗斯独立初期,俄领导人又在“自由和民主”的口号下,废除了编写和使用统一教材,致使关于历史问题的出版物乱象丛生。许多教科书对苏联时期评价各异、褒贬不一。特别是对卫国战争的历史存在着诸多解释,甚至对本来可以引以为荣的历史进行消极解释。这些言论进一步搞乱了人民的思想,也进一步使本来就具有离心倾向的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加速了“去俄罗斯化”的进程。


如今,独联体内存在的这股篡改苏联史的政治势力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在独联体境内,就流传着“二战期间前苏联曾屠杀上万波兰军民,斯大林时代曾制造乌克兰饥荒”、“波罗的海三国是被苏联占领而非解放”的说法。在这种舆论背景下,独联体某些国家掀起了歪曲、诋毁、篡改苏联在二战历史中的作用的狂潮。2009年5月9日,在纪念二战胜利日后,针对苏联从法西斯铁蹄下解放东欧国家的这一历史,俄罗斯国内网络上还出现了“苏联不是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者,而是东欧的侵略者”的言论。显然,上述情况严重损害了俄罗斯与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之间的关系,也丑化了俄罗斯的国际形象。



面对原苏联某些加盟共和国歪曲、篡改历史的行径,俄罗斯当局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地捍卫历史事实。确切地说,俄罗斯当局对历史问题的觉醒是从普京执政时候开始的。普京曾指出,几年前,当时的史学工作者们偏重于强调负面因素,……而现今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当前的主要任务是建设国家,必须剔除这些年沉淀下来的糟粕和泡沫。普京认为,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应该从教育工作者入手,如果老师的脑袋是盆浆糊,没有对新时期历史事实的清晰而有深度的认识,是很难展开工作的。教师在历史教学中应有正确的历史价值导向。教师给青年一代讲授国家“非常时期”的历史的时候,要正确对待,而不应妄自菲薄,更不应该讲述那些极端地、偏激的,有时是带有侮辱性的东西。(历史)教科书应该叙述历史事实,培养年轻一代对自己祖国和祖国历史的自豪感。在普京的亲自过问下,2004年俄罗斯教育部再版发行《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2007年俄罗斯出版发行了两本以正确价值导向为基础的新的教师必读手册。


梅德韦杰夫总统执政后,对苏联史、特别是苏联卫国战争的历史愈演愈烈的篡改之风也有敏锐的觉察。他指出:“每年的(卫国战争的)‘胜利日’都赋有新的意义。但不幸的是,这些含义并非总有庆祝的涵义。我们已经越来越感到,这段历史开始被篡改。而且这种企图变得越来越猖獗,充满恶意,并富有挑衅性。”此后,梅德韦杰夫在不同的场合都强烈谴责企图歪曲篡改二战历史的做法。他说,苏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抗击法西斯的贡献不容贬低和篡改,我们决不会忘记,我们的国家苏联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决定性贡献。正是我们的人民摧毁了纳粹,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至少2700万苏联民众为此付出了生命,战争才取得了胜利。 我们将始终捍卫和坚守这一事实,任何人都不应对此有所怀疑。上世纪40年代发生的一切并非仅仅是几页历史,不能重写或者改变,无论今天某些人多么想改变它。这些历史对具有军国主义野心、制造种族矛盾和任何企图重构世界版图的行为起着威慑的作用。俄罗斯将对试图歪曲历史事实本质的行为做出反应。




针对近几年来出现的歪曲篡改历史的事件,俄罗斯除了恢复历史记忆、弘扬历史功绩外, 2009年俄罗斯还通过多项措施捍卫俄罗斯历史的真实性。如成立了专门机构对二战中所造成损失进行核算;在伏尔加格勒还举行了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纪念活动;梅德韦杰夫总统提出要关注卫国战争老战士的生活状况等;与此同时,还通过大众传媒还原历史真相。目前,俄罗斯官方报纸已经认可斯大林时期对有关波兰俘虏的宣传,重新提出其实是纳粹而非苏联人杀害了这些人,并将他们丢进万人坑。


不仅如此,俄当局还考虑通过立法,将歪曲篡改苏联二战历史的行为视为犯罪并进行惩处。对此,俄罗斯有关方面也纷纷予以配合、献计献策。如俄罗斯国防部同外交部早在2007年就建议,应根据1993年1月14日通过的《关于永久保护卫国战争死难者纪念碑》的法案,调动起俄罗斯权力执行机构以及所有相关机构的积极性,永久保护国外的卫国战争死难者的纪念碑。时任总统普京曾用红笔做了这样的批注:应把这一工作作为一项重要的对外政策、军事爱国主义、历史和教育活动的有机组成部分予以审核。根据有关资料,为完成此项任务,俄罗斯在2009年从联邦预算中已划拨出170万美元予以实施。这一金额比2008年划拨4492.5万卢布(折合160万美元)增加了10万美元。不仅如此,在全球性经济危机蔓延俄罗斯的情况下,俄罗斯还决定每年再追加500万美元来完成此项目。


目前,俄罗斯正在拟定“关于在独联体范围内打击纳粹主义、纳粹战犯及其帮凶复活”的法案。根据这项法律,对苏联在二战中贡献进行任何形式的诋毁都将被视为与鼓吹法西斯同等罪行。法案对歪曲、篡改历史的行为制定了一系列惩罚性规定:触犯法律的俄罗斯人或外国公民都将有可能受到3至5年的监禁。法案提出,对于蓄意歪曲或篡改二战历史的国家也将予以制裁。对于触犯国,俄罗斯将有权对其实施全面的运输和通讯封锁、有权驱逐其大使或与其断绝外交关系。此外,新法案禁止了某些外国组织在俄罗斯境内的组织参与有关历史问题的活动。



针对俄当局通过立法,颁布总统令,对歪曲篡改苏联二战历史的行为进行法律惩处的行为,俄罗斯社会各界议论纷纷、褒贬不一。西方传媒、政界的一些反对派和自由派政治家也对此持批评态度。但该委员会的成立也赢得了众多的赞同。有些学者对此表示认同的同时,还提出不同意见。如著名历史学家罗伊·梅德韦杰夫认为,成立“历史正名”委员会是必要的。世界上主要国家,如法国、德国、美国、日本等类似的委员会都是存在的。他建议,应由专业的历史学工作者而不是由政府官员来做这件事。


大部分意见都对俄罗斯将对篡改历史的行为纳入法律程序表示认同。俄联邦经济政策、创业精神和知识产权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弗拉基米尔· 古谢夫认为:任何国家的历史都应该谨慎对待,我们需要引入这样的法律,以对于宣扬纳粹主义行为和诋毁苏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功勋用法律进行制裁,对于做出类似声明的人进行严厉的惩罚。对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而言,对历史问题有争议是在所难免的。但重要的是,必须要讲真话。俄组织规划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奥列格·潘切列耶夫认为,必须以法律保护俄罗斯的权威。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而言,最大的犯罪就是自己的居民侮辱自己的国家。这种行为比一般的犯罪行为更危险。歪曲历史事实就意味着对国家的侮辱,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历史观问题是涉及国家意识形态的重要领域,国家对此问题的态度是不允许任何外部的和极端的势力施加影响的。


卫国战争作为苏联历史发展进程中极为重要的一个发展阶段,是俄罗斯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历史。烈士纪念碑则表达着后人对伟大历史的记忆与怀念,是俄罗斯民族的不屈不挠、自强不息精神的象征。坚决反对歪曲、篡改历史,将烈士墓作为一种历史存在加以维护的措施,实际上表明了俄罗斯正以传统的历史价值观来增强前苏联国家对俄罗斯的认同感。这显然是当今俄罗斯越来越重视的问题。对于俄罗斯而言,只有给予所有为国家做出各种贡献人应有的社会地位,特别是不忘先烈的丰功伟绩,这样才能有助于整个社会形成“为国奋斗永远光荣”的价值观,从而激发民众的爱国主义精神。


任何一个国家中,塑造人民的自我尊重意识的历史观都普遍存在。一个国家民族创造奇迹只会在紧密团结、共同为一个目标而努力的国家里。对于独立后的俄罗斯而言,人民精神上的一致性以及能将人们凝结到一起的道德财富——其重要性如同保持政治和经济的稳定性那样,是发展的重要因素。当国家具有共同取向的精神体系,并保持着对母语、本国文化、祖先以及对国家每一段历史时期的尊重时,社会才有能力承担大规模的民族任务。(徐海燕/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