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知青大返城似如决堤泄洪

tjzqb2008 收藏 28 1419
导读:令我留恋的“知青”年代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11_20_6429_10306429.jpg[/img] (廿二)知青大返城似如决堤泄洪 1978年的秋天,广播报纸对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宣传同以往比较调门降了许多,一般年底都要有部分知青被选调回城,不知怎的,突然间例行多年的选调没了音信。知青们私下纷纷议论着~ 后来才得知,10月间,云南一封有300多个知青捺上指印《给邓小平副总理的公开联名信》寄到国务院;11月,也就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召

令我留恋的“知青”年代


知青大返城似如决堤泄洪


(廿二)知青大返城似如决堤泄洪


1978年的秋天,广播报纸对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宣传同以往比较调门降了许多,一般年底都要有部分知青被选调回城,不知怎的,突然间例行多年的选调没了音信。知青们私下纷纷议论着~

后来才得知,10月间,云南一封有300多个知青捺上指印《给邓小平副总理的公开联名信》寄到国务院;11月,也就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的时候,在云南边陲的一个上海女知青因生小孩子宫大出血造成母子双亡的事件和发生知情绝食的事件,促成了以后的知青大返城的洪流。

12月末,突然听到一个绝好的消息,是小道传来说是比较可靠的,知青返城的政策放宽了,接着有一些在黑龙江、内蒙原兵团后改成农场的知青以病退的名义返了城,回来的这些知青说,办理病退非常容易,只要你提出有病,到医院走关系开据证明就可以办。

1979年1月开始,一场史无前例的也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知青大返城似如决堤的洪流爆发了~


春节过后,传来可靠消息,一是知青病退政策放宽;二是职工子女顶替政策放宽,临近退休年龄的职工可办理退休手续并且可以有一子女顶替。


我们葡萄园的640名知青极为密切的关注着整个局势的变化,少数能够顶替父母的已经开始办理着回城手续。

这一切,对于我倒是个有利的时机,妈妈是一家小企业的领导,54岁了还差一年就到了退休的年龄,她非常期盼着我能够尽快回到她的身边,尽管相距不远。

因为早在前一年,我就同组织上提出了希望回城的要求并得到认可。自1979年的3月初家里就开始办理了我顶替母亲的手续,这样我倒是显得心里比较踏实,毕竟有这样条件的为数不多,所以还是让身边的好朋友羡慕了一番。

当时,我们葡萄园知青中8个中层干部除了我以外的情况是这样的:

葡萄一队副队长郗振华,有可能顶替父亲回城,但暂时还没有定下来;

葡萄三队副队长董建设,父亲因三叉神经手术失败成为了植物人,老父亲在单位的人缘非常好,他的徒弟中不少已经成为单位的中层以上的领导。所以从哪个方面说回城已经只是个时间的问题了;

葡萄三队副队长张秀华,是个女知青,我的校友并同一天来到农场的,暂时没有任何目标;

葡萄四队副队长王顺来,暂时没有任何目标;

科技站的副站长吕建中,暂时没有任何目标;

葡萄酒厂的副厂长王树生,暂时没有任何目标;

团委书记王佩芝,是个女知青,暂时没有任何目标;

这样知青的中层干部,其中回城的只占25%,不会影响整个大局,农场领导基本上比较认可。

当时我们葡萄园的一把手白云彩,是解放初期参加工作的老同志,是属于国家级别的行政干部,工作能力相当强,原来是红旗农场的党委常委、副场长。二把手魏汉珍,原来是红旗农场的武装部副部长,转业军人,相当耿直,群众关系很好。尽管他们不说什么,但我们看得出来他们在密切的注视着整个知青这个不可低估的群体,也是的,当时知青的比例已经占到全葡萄园职工总数的一半以上。

以往晚上的业余时间,不是开会就是学习的惯例悄然地消失了。

8个知青中层干部中除了我以外的7个,都是原来葡萄大队团总支所属的各团支部书记,我曾经是团总支书记。我们的关系相处的非常好。在一起工作的时间除了葡萄酒厂的副厂长王树生原来属于红旗农场工副业大队管理,过来的时间不长,再有团委书记王佩芝到农场的时间比较短外,其他的6位同我的关系由于时间比较长了,属于相当好的那种。

不时的几个人到一起,谈谈大家所关心的什么局势呀,什么怎么办呀等话题。我因为已经确定走得了,所以说起话来相当慎重,既不能显得得意洋洋,又由于组织原则要把握绝对不能让人看出有“拆台”的举动。大部分是听众人的议论~

郗振华的个子比较小,身体也显得弱一些,几年的强体力农活我们都看得出他是强撑着。这时他的心里特别想回城,但一时还定不下来,显得心事重重的。

女知青张秀华也是同郗振华一样,属于个子比较小,干起活来强撑的那种,但她的表现要比郗振华强了许多。

董建设基本一到下班就跑回市里,到医院伺候他父亲。

最老实、最厚道的大个子吕建中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看看这个望望那个,千万不要以为他心眼不多,其实他心里非常有数,只不过他沉稳的性格带来的面不改色的样子倒是显得老练。

大个子王顺来既有心事,又好像是不在乎似地,其实我看的出来,他心里早已经火烧火燎了,因为我最早在四队,同他相处的时间较长,太清楚了。对了,还有董建设、张秀华我们都是四队出来的,怎么样?四队出来的人占了知青中层干部的一半,确实牛了一些。

我的回城手续的办理有了很大的进展,又有消息传来顶替的政策进一步放宽,亲朋好友也可以顶替回城,这简直不可思议,政策会那么宽松,当然对我们知青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事。

到了3月下旬,我基本上办好回城的手续时,突然间,病退回城的政策进一步放宽,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这一下、两下把个知青队伍搞得人心涣散到了不可收拾的程度。现在看来,这就是知青大返城的潮流已经在我们葡萄园形成就似如洪水决堤一样~

农场的领导确确实实看到这样的,绝对没有预料到的局面着了急。

场长白云彩亲自主持知青骨干人员会议稳定局势,我因为已经办理好一切手续离开了葡萄园,自然会议我没参加。

呆了五年多的农场,说走就走了,怎么着心里不是个滋味。因为离家不远,所以我不时地回去。

一次,我刚到葡萄园,大个子吕建中将我截住拉到了他的宿舍,很少着急的他涨红着脸对我说:“哎呀!你还敢回来,白场长大会点了你的名字,说你来葡萄园就是来挖人,现在知青中人心都散了。亏了你的档案已经转走了,白场长曾经下令扣住你的档案,但晚了一步!”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这非常厚道的老弟真不知说什么了,心想,我哪有这样大的本事,“挖人”我挖到哪去!这是开玩笑了~

“他怎么会这样说,没有根据么!”我顿时高兴的面孔变成了严肃。

“现在咱们这里都乱了套了,你们才走了几天,什么都放宽了,估计这回走的知青能达到70%,知青中的中层干部除了你和建设先走了,接着小郗、顺来、张秀华都正式提出顶替回城,我和佩芝也再考虑‘病退’回去,只有王树生没有动静,白场长和魏场长都找过我,要求我留下来。”小吕好像有许多话要对我说似地一反常态滔滔的对我说着。

我静静地等他说完,才说:“那你就留下么,领导对你这样重视,将来一定能得到重用!”

“我还没有考虑成熟!”

“将来如果你真的回城了,可不是我挖的。”我接着刚才的话题逗着我非常喜欢又尊敬的大个子老弟说。

小吕憨厚地笑了笑说:“白场长真是开玩笑了,你哪里会有那么大的能力,谁也不会有的,这是形势造成的么!”

“这就对了!”我接着小吕的话说。“其实我的心里也不好受,我们在一起数年相处有了牢固的情感,怎么说散就散了,而且散的那么干净!不怪领导们着急,接下来地里的活和日常的工作人少拨拉不开了~”

对了,这一天是我到新单位的报到之日1979年3月30日的下午,我在农场生活的时间在整个葡萄园里的知青属于时间最长的,与我同来的知青这回都走了,一个都没有留,我是坚持到最后的不到30名最老的知青之一。

既然是知青大返城已经形成了似如决堤泄洪之势,谁也无法阻挡得了……

葡萄园的知青是自1974年3月20日开始到1977年底共有5批累积到了现在的600多人,最大的一批也就是在180人,这180人是1974年12月19日来到的,当时在葡萄大队形成了前所未有的热闹壮观的场面。

可是这次知青大返城的场面虽然没有那热闹壮观的场面,但看到平常白天的火热,晚间的灯明转眼变成了白天的冷落,晚上的漆黑,也确实让人觉得像是突然丢失了很多东西一样的寂寥~

到了1979年4月,640名葡萄园知青回城的占绝大多数,留下来的只有区区60多人,仅占知青中的10%。

留下来的知青中层干部只有一个,就是葡萄酒厂的副厂长王树生。他后来在组建公安葡萄园派出所时着上了警装,成为了一名公安干警,时间不长又被农场召回担任了农场的副场长,再后来在组建的天津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王朝葡萄酿酒有限公司,以后扩展为集团,担任了中方副总经理至今~

董建设顶替父亲回城之后,先是锅炉工,不到三个月被厂保卫科借调,后留下工作,两年后担任销售副科长,再两年提为科长,又是两年升任主管销售的副厂长,这是我们葡萄园回城的知青中最早担任当时属于县处级一级职务的;

郗振华顶替父亲回城之后,先是维修工,一年后调到另外一家工厂,经过了三年担任了厂销售科长至今;

张秀华顶替父亲回城后,一直在商业的一个什么站工作,据说也担任了中层干部;

王顺来顶替母亲回城后,在一家万人大厂工作,几年后担任了有近千职工的车间主任;

吕建中病退回城后,经过社会招工,在一家皮革企业当注塑工,干了不少年,后来调到了一所属于市重点的高中,此间他已经利用业余时间补上了相应的学历,现在可了不得了升到了校教务处主任的位置;

王佩芝病退回城后,经过社会招工,在一所中专当职员,几年后升任副校长,再后来到了学校的上级机关工作,再后来成为局监察审计工作主要负责人。

1977年选调回城的原葡萄大队三小队的副队长刘理,回城之后一直追求学习,他是80年代不多的双大专学历拥有者,这绝对是家庭的熏陶,其父我就是认为他是属于“国学大师”一级的学者,其母一直担任一所中学的校长。他经历了车工,总厂综合计划科的科员、副科长,最后被调到市府一部委担任了处长。

留下来的知青中的佼佼者还有刘秀云,曾担任中外合资企业王朝葡萄酿酒有限公司工会主席~

留下来的知青中的佼佼者还有田凤英,多年担任中外合资企业王朝葡萄酿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主管销售,她是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三八”红旗手。

留下来的知青中的佼佼者还有徐秀玲,这位是董建设在葡萄三队任副队长时追到并搞上的对象,秀气且文文气气的,多年担任中外合资企业王朝葡萄酿酒有限公司的车间主任。

留下来的知青中的佼佼者还有邱兰英,这位女同胞非常厉害,从农场的科员干起,一直干到农垦集团的正职处长至今。

留下来的知青中的佼佼者还有王月芹,我们称之为葡萄园“高干子女”的原葡萄大队大队长王孝山的女儿,多年担任中外合资企业王朝葡萄酿酒有限公司中层管理干部。

小晒一下自己,工厂的库工,政工干事,分厂副书记,机关副主任科员,下到所属公司先担任办公室主任,后担任了公司一级的领导,现在年纪大了,基本属于靠边站了,但还主持一部分工作~


阔别卅年之久的农场,至今往事历历在目,它给我的烙印是终生的~

有人说农场领导在选调、保送工农兵学员、当兵都没有考虑到我,对我是亏了~

真的是“亏了”么?

我从来就没有这样想过,其实我头脑中根深蒂固的认识就是“农场锻炼了我,给了我比一般人结实的身体;农场教育了我,组织上和知青群体教会了我怎样做人,如何做人;农场给了我一整套工作的‘思维方程式’这个方程式让我受益以后的各个工作单位和岗!”


借此,向培育我成长的

原葡萄大队党支部书记傅德山

已故的原葡萄大队大队长王孝山;

原葡萄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张宝山致敬!

向原葡萄大队老团支部书记,我的好兄长,良师益友谢鸿浔致敬!

向所有的葡萄园的老职工和知青战友们致敬!

……


后记:卅年弹指一挥间,我仅以我的感受、我的视觉来体味知青青年上山下乡的酸甜苦辣,其中涉及的人物绝大部分都是以真名真姓来表述,对于一些情节不乏会有不到之处或是不全面的地方,甚至可能会有偏离一些事实的情况发生,但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这是我经过10个月,挖掘记忆而用心写出来的!


(全文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