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侦探 正文 2、急智救人

三步狼 收藏 1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1.html


2、急智救人

这年秋天,芯儿突然感觉腹痛,痛得在床上打滚。石运心急如焚,背起芯儿就往市医院跑。石运还不认识“挂号”、“急诊”等字,芯儿只好就地现教。石运背着芯儿挂了号,又把她送进了急诊室。这时的石运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出了一身大汗。

经医生诊断,芯儿得的是急性胆囊炎,需住院疗养,要求石运马上预交500元住院费。石运腰无分文,芯儿也无积蓄,他俩的事一直未敢告诉芯儿的父母,所以石运又不能去找岳父。眼见心上人在床上打滚而得不到治疗,石运真是心如刀绞:堂堂一个18岁的大男人,在关键时候,连自己的恩人、情人都救不了,还能算个男子汉吗?

石运除了芯儿,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他无法可想,为了救芯儿,他只有违背诺言,重操旧业,为心上人再去偷一次。

石运从医院出来,来到他熟悉的肉联厂附近,顺利地将一刚交了肥猪的老农的钱包扒窃。在回医院的路上,石运越想心中越不安,自己违背诺言,辜负了芯儿姐姐多年的良苦用心;如果老农急等钱用,自己岂不是救了一人害了一人?

石运决定折转回去看看。果然,老农发现丢了钱包后,跌坐在地嚎啕大哭,说他提早卖了肥猪是急着用钱为老伴治病,现在没钱了,如果老伴有个三长两短,他这一辈子都将良心不安……

此情此景,给石运出了道人生难题:把钱还给老农吧,他就没有钱去救芯儿了;不还吧,老农也是拿钱救人的,自己给芯儿姐姐召唤回来的良心不是给狗吃了!咋个办?

聪明的石运急中生智,他将偷来的钱留下500元,剩余的100多元全部“捐”给老农,然后满怀激情地给围观的人群求援:“大叔大娘哥哥姐姐,哪个不是父母生,谁又能保证不遇到灾难?请伸出你们的手,献上三五几块钱,帮帮这位大爷吧……”石运想到还在急救室痛得打滚的芯儿,不禁动了真情,说着说着已是热泪盈眶。

这一招真的感动了围观群众,大家慷慨解囊,不一会就为老农捐出了几百元钱。老农趴在地上,直向石运磕头,可石运早已离去了。

石运跑回医院为芯儿办好住院手续,可芯儿一定要问清楚钱是哪儿来的?如果石运不争气又犯老毛病,她宁可痛死,也不住院!

石运知道,这时候编造任何谎言,都骗不过芯儿,但他又绝不能说出实情,因他知道芯儿做事很讲原则,如不以硬对硬,芯儿不会屈服。

于是石运第一次鼓起双眼发毛了:“芯儿,我只向你保证,这钱是干净的来路正当的!等你做完手术恢复健康后,我再详细告诉你,好不好?我还要你明白,我不能没有你!”

芯儿捏捏石运的手,表示歉意,然后放心地让护士把她送进手术室。

石运长大了懂事了,靠女人养着的日子不能再继续下去了,特别是经历了芯儿急病住院这件事后,他更是迫不及待地要找活干,要自己挣钱,要当个男子汉!

芯儿也意识到了这点,把石运长期关在窝里不是良策。于是,她找大弟弟的女朋友柔柔帮忙,把石运介绍到她所在的那家大商场当了搬运工。石运年轻力壮,又不怕吃苦受累,装车卸货,为顾客送大件上门,见啥做啥,一天干十几个小时,一个月下来挣的钱相当于芯儿月工资的四倍。

石运能自己挣钱了,芯儿非常高兴。可任何事情总是有利有弊,“塞翁失马,安知非福”,“塞翁得马,安知非祸”也!

开初几个月,石运拼命挣钱,挣的钱全部交给芯儿,他要给芯儿一个回报。石运小时候为了生存,经常打架,从小就懂得身体和拳头的重要性,因此下力气对他来说不成问题,也因此练就了一副好身材,长成了一个帅小伙儿。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必然要受到社会上一些不良习气的影响,男人身上不揣点钱行不行?不行!小青年不唱歌跳舞打麻将行不行?也不行!否则你还叫男人吗?你还想操社会吗?

很自然,石运学会了唱歌跳舞打麻将,学会了吃喝赌博玩女人。他挣的钱交给芯儿的越来越少,每晚回家的时间越来越迟。终于,甚至,石运不再交钱给芯儿了,几天几夜不回家了。

这一切都使芯儿无法忍受,她不能失去属于自己的石运。可她要管管不了,要说说不赢。唠唠叨叨反而使石运无比厌烦,更不回家。说实话,芯儿虽只有二十三四岁,可由于连续堕胎营养又跟不上,日夜操劳长时间精神不能放松,跟石运相比她已经是徐娘半老,已经没有吸引力可言了。

石运要变心,芯儿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自己的青春年少,自己的心血肉体,哪一样不是被你石运所消耗?难道自己的一切投入就是为现在的分道扬镳?不行,我没有对不起你石运,你石运也不可以不应当负我!

整日被伤痛愁苦困惑的芯儿想念这几年与石运在一起的欢乐时光,眼前又浮现出了石运背着自己到医院抢救的那一幕,以及和石运偷吃禁果的云情雨意。石运曾多次亲口对自己说过:“我不能没有你!”

看来,石运心里是不愿意离开自己的,怪只怪他身边那些朋友,特别是那些不要脸的小骚货,没有她们的介入,石运是不会离开自己的。

芯儿想通了,她不能容忍那些小骚货抢走她的石运,于是,她决定不再沉默,要用行动来捍卫自己的权益!

这是初夏的一个晚上,芯儿经“内线”指点,连续找了三家歌舞厅,终于在第三家舞厅内见到了她熟悉的身影。

这哪儿是在跳舞——在萨克斯那悠扬婉转催人入眠的乐曲声中,在昏暗的灯光下面,十几对男女拥抱在一起下动上不动。

芯儿眼见心爱的人怀拥别的女人,不禁炉火中烧,她挥起随身携带磨得雪亮的水果刀,大吼一声:“烂婆娘竟然勾引老娘的男人!” 随即冲进了舞池……

一声大喊加上在灯光折射下闪着寒气在空中舞动的刀影,把舞池里所有的女人吓得鸡飞狗跳。石运怀中的小姑娘猛地挣脱石运的拥抱,没命地向黑暗中逃去。石运看清楚挥刀肇事的来人是芯儿后,气不打一处来,挥手“啪啪”就是几耳光,打得芯儿眼前金星乱冒。

芯儿并不理会石运的粗暴,只是紧拉住他的手,露出一副哀求的目光:“运儿,走,我们回家……求求你……”

公共场合岂容泼妇撒野,舞厅保安人员督促他俩马上离去,否则就要对他们不客气了。

芯儿拽着石运走出舞厅,上了停在门口等客的一辆三轮车,车夫拉着他俩向郊区的厂区奔去。到了厂区,车夫看他俩指的农民房笼罩在一片黑夜之中,不敢将他们送到住地,要他们就地下车付钱。

窝了一肚子火正找不到地方发泄的石运跳将起来,挥手就给三轮车夫一记耳光,骂道:“你妈的X,不把老子拉拢,还想要钱……”

三轮车夫平白无故受到这等气,岂肯善罢甘休,可他毕竟不是石运的对手,被打得落荒而逃。

在当今这个世上,在哪些人面前可以绷大哥,在哪些人面前必须充老弟,得先把行情摸清楚,否则便有莫名的灾难降落你头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