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一卷 第一章 懵懂少年02

嘉木123 收藏 1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0.html


扁铲的哥哥肖卫东在电机厂当翻砂工,一米八五以上的大个子,模样跟个生了气的山贼似的,一双拳头比饭钵小不了多少,浑身全是一棱一棱的腱子肉。最冷的天气里,他也敢光着身子在院儿里洗澡,一盆水当头浇下,腾起一团白雾,跟刚掀开了热锅盖一样。上高中的时候,肖卫东跟一帮社会青年结仇,那帮人冲进学校找他。肖卫东提着一条板凳腿,迎出来,虎入羊群似的往前闯。那帮人起初还进进退退地抵抗,被肖卫东砸趴下几个之后直接丧胆,丢下同伴,翻墙跑了。肖卫东踩住一个家伙的脖子,抡起棍子砸瘪了他的鼻子。那个人昏死过去,肖卫东揪出一个跑不迭钻进学生堆里装学生的家伙,一脚踹倒,对准他的脖子又是一棍子,那家伙的人生从此改变——歪脖儿,一辈子没有找到对象。因为这件事情,肖卫东被少管一年,解教后闷在家里半年多,年底就业去了电机厂。

扁铲听元庆这么一问,烫着嘴似的吸溜舌头:“不敢,不敢,你想让我死啊……”

元庆纳闷:“怎么个意思?”

扁铲愁眉苦脸地说:“我哥要是知道这事儿,肯定能管,先死揍我一顿,再死揍胡林一顿,弄不好,我俩都得死。”

元庆一想,感觉扁铲的话不算夸张,肖卫东的身上老是有一股杀气,谁碰谁死。瞥一眼扁铲,不说话了,闷着头走路。

小满追上来,呆声呆气地问:“胡林在初三几班?”

元庆说,你问扁铲去,我不知道。

扁铲跟上来,不屑地横了小满一眼:“装什么装?人家胡林是个男的。”

“告诉我,胡林在初三几班?”小满很固执,又重复了一遍。

“你什么意思啊,帮我报仇去?拉倒吧,咱们惹不起……”

“告诉我。”小满的脸泛出青色。

“告诉你也白搭,你要是敢在学校跟他理论,保准有一群人上来把你踹成虾酱。”

“那你告诉我,他家在哪里。”

“算了算了,”元庆推了小满一把,“胡林是胡金的哥哥,咱们最好别去惹他。”

小满站住,冷冷地盯着元庆看。元庆被他看得很不自在,拉着扁铲就走。扁铲说:“小满不会真的去找胡林吧?”元庆说,不能,就算他回去也找不着,放学好长时间了。扁铲回头看小满,小满依旧站在那里,夕阳打在他的身上,胖胖的小满看上去就像一只蹲在那里的老虎。

元庆和扁铲走远了。小满摇摇头,捏一下拳头,转身往学校的方向走。

一帮同学走过来,小满拦住一个同学问:“胡林家在哪里住?”

那个同学伸手一指:“那边,左数第三排楼,三楼,西户。”

小满说声谢谢,掀开书包,找出一把削笔刀,打开,捏在手里,把书包斜挎在身上,挺起胸脯,硬硬地往那个楼群走。

巧得很,小满刚走近胡林家的那排楼,就碰见胡林下楼倒垃圾。

小满迎上去,拦住胡林,直接问:“你是不是胡林?”

胡林笑着说:“小满是吧?我认识你,你爸爸是厂里的工程师,开过军舰……”后面的话还没说利索,胡林就跳开了,双眼圆睁,傻愣着看小满,脸上划开的一条口子瞬间涌出鲜血。小满折好削笔刀,慢慢倒退着走:“以后不要欺负扁铲,他是我兄弟。”

胡林好像刚刚才反应过来,丢下垃圾,撒腿往楼上跑:“胡金,胡金!我被人砍啦——”

胡金提着一把菜刀冲到楼下的时候,小满已经不见了。

踌躇满志地走在路上的小满不知道,一场危险正在悄悄逼近自己。


晚上吃过饭,元庆把小满喊出来,躲到一个墙角,问他是不是去找过胡林了?小满轻描淡写地说,找过了,没事儿,他以后不敢欺负扁铲了。元庆问他去找胡林的过程,小满说:“没什么,让我在脸上划了一刀。别怕,在徐州的时候我就干过这事儿,那个人欺负我妹妹,被我划了脸,从那以后见了我就躲。”元庆说,那不一样,这次你划的是胡林,他弟弟是胡金。小满不屑地撇了一下嘴:“胡金不是人做的?告诉你,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我拿命跟他换,他敢?”元庆说,人家人多。小满说:“长坂坡曹操的人多不?照样不敢跟张飞玩命。”

元庆没有看过《三国演义》,不知道长坂坡和张飞是什么意思,他只知道小满有一套《三国演义》连环画。

元庆打从上了初中就不看连环画了,他觉得那很没档次,要看就看大人书,厚厚的一本,多气派。

元庆看不懂《三国演义》,勉强可以看懂《水浒传》,看了好几遍,里面每条好汉的外号他都能说出来。

有一次,小满跟元庆比较武松的武功厉害还是张飞的武功厉害,元庆说,应该是武松吧,那么猛的老虎都扛不住他的拳头。小满说,还是张飞厉害,张飞仗着一杆丈八蛇矛,能杀退万军。元庆不跟他抬杠,他觉得武松跟张飞不在一个朝代,没法比,比不好就成侯宝林的相声关公战秦琼了,让人笑话。其实元庆最佩服的人不是武松,是宋江,宋江讲义气、够哥们儿,再厉害的人也得听他的。

元庆总觉得这次小满惹了大祸,心揪得就像被人用手攥着,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瞪着眼睛看小满。

小满见元庆不说话,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元庆的肩膀:“没事儿,一切由我来顶着。”

话音刚落,元庆就看见肖卫东扎着一条宽板腰带出门,连忙把脸转向了墙壁,他怕肖卫东骂他带坏了扁铲。

元庆知道肖卫东这是要去公园“捣套子”(打拳击),肖卫东跟着外号“瓦西”的江师傅练了大半年“套子”了。

那年暑假,元庆偷偷去公园看过他们锻炼,没看几眼就兴奋得像是打了鸡血。江师傅抱着膀子在一边看,十几个浑身肌肉块子的青年捉对厮杀,嘭嘭的击打声冲击着元庆的耳膜。休息的时候,元庆壮着胆子凑到肖卫东的跟前,央求他跟江师傅说说,他也想跟着练练。肖卫东让元庆把手伸过来,一把攥住,猛地一捏:“毛都没长,练个鸡巴呀。”元庆疼得眼泪都出来了,肖卫东的手就像一把大台钳,他感觉自己的骨头在肖卫东的手里全碎了。元庆盼望着自己快点长大,长大了不求肖卫东,直接去求江师傅。

小满也看见肖卫东了,望着他的背影,用肩膀扛了扛元庆的胳膊:“扁铲他哥哥真威风。”

元庆转过头来,看看肖卫东出了门,猛喘一口气,捂着胸口说:“肖卫东就像武松,扁铲就像武大郎。”

小满用拳头捣了一下墙:“我要是有这么个哥哥,还怕谁?”

元庆哼了一声:“照这么说,你也有害怕的事情?”

小满的脸忽地红了:“我没那意思……我是说,我没有哥哥帮我,所以我要自己帮自己,谁也别想欺负我。”

元庆笑了笑:“没人欺负你,胡林欺负的是扁铲。”

“一样,”小满闷声道,“我跟扁铲是兄弟,他欺负扁铲就是欺负我。”

“有道理。咱们三个是兄弟,他这是在欺负咱们三个呢……”元庆用力咬了咬牙,“跟他们拼了!明天咱们当心点儿,万一胡林和胡金过来找麻烦,咱们三个一起上。”“用不着扁铲,”小满说,“扁铲不顶事儿,就咱俩跟他们死磕……”瞥一眼元庆,“其实也用不着你,这里面没你什么事儿嘛。”元庆觉得小满这话里有话,好像是在揶揄他开头没帮他去找胡林,不禁有些脸红:“废话。明天看我的!”

两个人分手的时候,扁铲躲在他家的玻璃窗后面,望着已经没人的那个墙角,呆得就像一具木乃伊。

几乎与此同时,大门外走进来胡金,一个人,刀条子一样瘦的脸平静得像个大人。

胡金好像已经提前知道了小满家是哪个门牌,径直走过去,抬手拍门。

小满的爸爸出来,问他找谁?胡金说,我是向春满的同学。

小满的爸爸把小满喊出来,让他们在外面说话。

小满看着胡金,愣了一下:“我不认识你。”

胡金的声音很细,像个女人:“我是胡金。”

其实小满已经猜到眼前站着的这个螳螂一样的家伙就是胡金,故意装憨:“胡金?我不认识胡金,我认识胡林。”

胡金用手勾过小满的脖子,轻声说:“你去给我哥哥道歉,这事儿就算完了,不然我弄死你。”

小满抬手打开胡金的胳膊,一横脖子:“让你哥先给扁铲道歉。”

胡金盯着小满看了一会儿,冷笑着点了点头:“该做的我都做了,你要是给脸不要的话,别怪我下手狠。”

小满笑笑,说声“那我等你”,转身进门,一声巨大的摔门声让胡金打了一个激灵。

胡金站在小满家的门口呆了片刻,放眼瞅瞅扁铲家的方向,一甩头走出了大院。

这一切都被躲在玻璃窗后面的扁铲看见了,他的腿突然就哆嗦起来,整个人像是坐在开动着的拖拉机车头上。

胡金没有回家,站在路口等了一会儿,直接跳上了一辆刚刚停下的公共汽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