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二章:打鬼子

金蝉 收藏 1 1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URL] 这次行动是打鬼子。 天刚擦黑,栓住、二楞头、饱学陆续就来到孟石匠家。 孟石匠家的门窗,都用棉被堵住,在外面看不到一点灯光,孟石匠的女人菜花还在院子里站岗放哨。这一次行动对木匠来说,不是心血来潮,更不是一时的冲动。他们是事先准备,事先就做了多次侦查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这次行动是打鬼子。

天刚擦黑,栓住、二楞头、饱学陆续就来到孟石匠家。

孟石匠家的门窗,都用棉被堵住,在外面看不到一点灯光,孟石匠的女人菜花还在院子里站岗放哨。这一次行动对木匠来说,不是心血来潮,更不是一时的冲动。他们是事先准备,事先就做了多次侦查的。他们知道每天晚上八九点钟,总会有两个日本兵从小镇回炮楼,几乎就是风雨无阻,也不知鬼子去小镇到底是去干什么,怎么非得晚上回炮楼。但不管是去干什么,民兵的这次行动,就冲这两个日本兵来的,从这两个日本兵开始的。

那天晚上,木匠带着孟石匠、栓住、二楞头、饱学,就埋伏在小镇外的那一片小树林里,小树林的后面就是一望无际的丘陵大山。小镇隔炮楼有五里路,伏击点设在这里,是木匠他们经过深思熟虑的,万一伏击失手的话,他们也能迅速地撤出去,最不济也能躲进山里。

山里的天黑得早,五点半钟就开始藏灰,六点钟就黑透了,木匠他们从七点钟就设伏,直到十点钟两鬼子兵也没露头。二楞头有些浮躁,二楞头怀疑鬼子兵在设伏前就已经过去了,或者今晚鬼子兵压根就没出来过。其他人也有不同观点,他们都看着木匠,木匠说:“再等等看看。”

好在春天的夜晚并不太冷,没风没雨,设伏也就不是怎么太苦的事,只是长时间的蹲守,不能说话,不能走动,难免有些寂寞的慌。十一点钟刚过,正在民兵们即将失去了耐心之时,鬼子出现了,鬼子兵不是侦察时的两个,而是四个,鬼子的人数增多了,四个鬼子叽里呱啦说说笑笑沿着大路就走了过来。从来没打过仗的农民,现在看到鬼子的人数忽增了一倍,心生恐惧,心里不由得都在打着哆嗦。只有木匠很沉稳。木匠打开了匣子枪的机头,用手使劲地捏了捏二楞头的肩膀。二楞头一下就不哆嗦了。这条路鬼子常来常往,隔炮楼这样近,四个鬼子象在自家院子里散步,毫无戒备。待鬼子走到小树林边时,姜木匠喊一声:“打!”

二楞头的一颗手榴弹甩出去,当即就炸翻了两个鬼子,木匠的匣子枪也响了,一个鬼子也当场毙命。剩下最后的一个鬼子,趁着手榴弹爆炸的烟雾,回头没命地向后逃窜。木匠追着,打了几枪也没打着。忽然,前面有一个人,不知从哪里一下子冒了出来,挥着大棒,一下就将惊魂未定奔跑中的鬼子砸到。木匠赶过去,给倒地的鬼子又补了一枪。木匠再看那个人,那人一身黑衣打扮,个子不高,却很是眼熟,姜木匠问:“你是哪路英雄,报上个名号,日后定登门拜谢。”

那人并不答话,一下揭开面罩,对着姜木匠呵呵一笑。

姜木匠借着朦胧的月光仔细一看,惊叫一声:“原来是你?”

原来这人不是别人,这人正是在这次行动中,唯一没让参加的女民兵队员桃花。

桃花又呵呵一笑,说:“没想到吧?”

姜木匠感慨说:“没想到,真没想到一个小女子有这么果敢,这次多亏了你,要不真让这小鬼子给逃掉了!”

桃花说:“门缝里看人,小看了我们女性。”

这回轮到姜木匠笑了,姜木匠说:“以后再也不会了。”

这次打鬼子,姜木匠考虑到桃花是女性,岁数还小,加上这次行动的特殊性,所以木匠就没有让桃花参加,没想到这女子在关键时候立了这样一大功。

炮楼上鬼子的机枪响了,用不了几分钟,鬼子的摩托车就会赶到这里。民兵们迅速打扫战场,四个鬼子,才两只三八大盖枪,几十发子弹,再有几颗手雷。

缴获的武器虽是有些少,但毕竟也是消灭了四个鬼子,自己无一伤亡,是胜利,是最大的胜利。民兵们悄无声色的消失在夜色中。

当大批的鬼子赶到小树林时,他们除了搜索到四个鬼子的尸体外,再就是两颗铜色的弹壳。鬼子中佐暴跳如雷。

自此,鬼子夜晚再也不敢私自行动了。

民兵们有了这一次战斗的胜利,干劲大增,那高兴劲自不必说。可问题也来了,那么多人才缴获了两只三八大盖,人多枪少,缴获的两支三八大枪归谁使用成了争论的焦点。 姜木匠说:“这事好办,我先问大伙一个问题,我们要枪是干什么的?”

大伙都笑,这问题还不好答?都说:“是打鬼子的!”

木匠说:“大伙说得对,我们拿枪是打鬼子的,这道理谁都明白,这就好办了。”

不知木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都催促说:“有办法就赶快说出来,别卖拐子!”

木匠说:“我看咱就来个一锤子定音这么样?”

二愣头问:“咋个一锤子定音法?”

木匠说:“简单,树上挂酒壶,一人一发子弹,谁打中了,谁打的好,枪就归谁。”

孟石匠孟小胖说:“这办法好,我第一个赞成,我们要枪干什么,就是为了我们民兵队有战斗力,战斗力是什么,就是枪法打得好,一枪一个鬼子,打得鬼子叫爹喊娘,再也不敢出来了祸害老百姓。”

木匠说得一锤子定音,桃花、栓住、二愣头谁都同意,他们就把场地选在了后山,后山山谷里地域开阔,有一平场依山傍水,人员罕至,很适合做靶场使用,姜木匠把一白色的瓷酒壶用灯绳拴住,吊在一颗小松树上。百步开外用树枝划一道线,那就是所有人射击的区域,谁都不能越线。

场地搞好了,什么都准备就绪,可采用什么姿势射击大伙又开始了争论,栓住要站姿,二愣头要卧姿,孟石匠要单腿点地跪姿,桃花无所谓,什么姿势都行。

栓住说:“站姿更适合打仗仗,边打边冲,边打边退,因为我们说不上什么时候都会遇上了鬼子。”

二愣头说:“卧姿好,适于我们打伏击,掩蔽自己消灭敌人。”

孟石匠说:“都说小鬼子单腿点地的射技最好,几百米开外的一个人一枪就能撂倒。我就曾看见到过一个小鬼子,站在阴山的山顶上,对山下路上的一位八路喊,喊什么我没听出来,只见他摇着帽子嗷嗷聊聊地喊,打概是要那位八路站住,那么远的距离,那位八路很年轻,年轻的八路回头看了鬼子一眼,根本没把那个鬼子放在心里,继续走自己的路。阴山顶上的鬼子不喊了,只见山顶上的那个鬼子单腿跪地,平托着枪向那位八路瞄着,只听到“叭勾”一声脆响,年轻的八路战士当即倒地就牺牲了,山顶上的鬼子扬长而去。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孟石匠亲眼所见,桃花听父亲讲已不止十遍了,但每遍桃花都深有感触,那情那景就像在眼前一样,让他愤怒不已。

木匠说:“子弹就一发,什么姿势都行,我们就不作规定了,只要能打得好,打得准就行,三八大盖就归谁使用。”

二愣头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就跟问一句:“说话算数?”

木匠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说话绝对算数。”

二愣头抓起一支三八大枪,栓住说:“等等,这第一枪当由老孟来打,我们这些人中属他的岁数最大,怎么也是我们的老大哥。”

孟石匠推辞,栓住正色说:“叫你打你打就是了,再推辞就见外了哈!”

孟石匠不推辞了。

孟石匠就打这第一枪。孟石匠拉动枪栓顶上子弹,孟石匠说:“咱也学学小日本,打一次枪。”

孟石匠说着就单腿跪地,平端着三八大枪瞄着,可孟石匠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打枪,心不平静,很是激动,身子有些晃,手也有些哆嗦,这一枪结果可想而知,一声枪响过后,酒壶动都没动,什么反应都没有,很显然子弹打飞了。

接下来就是二愣头,二愣头果真采取了卧姿,他匍匐在地上,捧着三八大枪瞄着、瞄着、长时间地瞄着,始终就是不肯放响这一枪。

栓住等不得了,栓住问:“,你睡着了吗?不敢打就下来,别总占着茅房不拉屎!”

二愣头没吱声,又继续瞄了一会,枪终于还是响了,酒壶一声脆响碎掉了一底。

二愣头高兴地说:“我打着了,我打着了!”

二愣头满脸是笑,激动地脸都有些青紫。

栓住却干脆的多,他接过三八大枪,谁也没看清他是如何拉动枪栓,只听哗啦一声,一发子弹就上了堂,栓住就那么站着,端起枪稍微瞄了一下,一声枪响,余下的半拉酒壶就被打飞了,只剩下了一根灯绳,一个壶嘴,且还在风中飘来荡去。

木匠说:“我们该再换个酒壶了。”

桃花说:“不必了。”

桃花拿过三八大枪,顶上子弹。原本二愣头打过之后,栓住是要桃花先打,桃花说:“我父亲第一个打了,我理应最后,谁叫我的岁数最小唻?”

说得似乎也很在理。

桃花执意不打,栓住也就不再谦让。现在,前面两枪把一个好好的酒壶,打得只剩下了一个壶嘴,而且还在风中晃动,要换酒壶,桃花不让,这么小的目标,又是第一次真枪实弹,所有的人都为桃花捏一把汗。

桃花像他父亲,单腿点地,平举着三八大枪,瞄着、瞄着,一声枪响,百步开外的风中飘荡的酒壶嘴一下不见了,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木匠和拴住跑过去一看,子弹原来是把灯绳给掐断了,神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