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第一卷 逃离地狱 第二章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


第二章

现在,无论是外面的坦克还是装甲运兵车的黑影都不见了,暗堡里的烟雾迅速聚集,在他眼前变成了一片灰白色的幕布。不用说,一定是表层阵地边缘被76毫米加农炮轰塌了一角,埋住了射击孔。

四周变得很安静。史密斯借着身后应急蓄电池灯的微弱黄光,发现M-6在枪机以前的部位都被埋住了。他使劲抓住枪托,用脚蹬着面前沙包砌成的墙壁拖动了几下,发现拖不动。也许机枪被大石头或者木料之类的重物压住了。烟雾越来越浓,也许是地堡通风口被烧着了吧。史密斯被呛得几乎无法呼吸,双眼刺痛,一睁眼就直流泪。他抓起旁边的一叠脏抹布捂住脸,这才稍微舒服了点。史密斯突然意识到:再待在这儿,就算老大哥亲临,只怕也救不了他了!

骤然意识到这一点,史密斯慌忙在狭窄的暗堡中奋力转过身子,他随手捡起了身边枪架上架着的一支M-15步枪,一手拿枪,一手撑地,向暗堡出口的梯子爬去。

在急速的爬行中,史密斯感到自己的力气都要被手脚榨干了。他大口喘气,结果将更多的毒烟吸进了气管,几乎把他活活呛死。突然,他的脑袋碰在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他凭着直觉估计出这是茱莉亚。史密斯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胸口,发现那里还在有规律地运动着。她可能是被震晕了。“我得带她出去,”这是史密斯的第一个念头,“就算不能为老大哥多保存一个战士,至少能让敌人多消耗几发子弹也不错啊。”于是他扯过茱莉亚瘦骨嶙峋的右臂绕在自己的脖子上,奋力地背着她钻出了地堡出口。

一推开那扇钢质防火门,史密斯立即大口大口地吸气。混着水汽和硝烟的空气味道虽然不咋的,但总比暗堡里要命的毒烟要好得多吧。不过表面阵地已经完全毁了。几个迫击炮和反器材枪的掩体已经变成了坟墓似的大土堆,直冒青烟。也许卡内基.罗斯柴尔德政委就被安葬在哪个坟堆下面。欧亚国的BMP-6装甲运兵车已经开上了沙洲的另一侧,子弹在空气中飞来飞去,发出凄厉而短促的尖啸声。一时间,史密斯不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在盲目地向四周扫射一圈后,他本能地背着茱莉亚滚进了一截被填平了一半的交通壕以躲避枪弹。史密斯从小就是听别人命令长大的,现在阵地上也许只剩他们两个活人,没人叫他做这做那了。因此他脑子里一片混乱,抱着头趴在地上,陷入了一片恍惚。

恍惚中,他似乎听到了一阵飘渺的俄语歌声夹杂在交火声中传来:

伟大的领袖在看着我们,

远方传来敌军的脚步声,大地在颤抖,

是捍卫正义的时候了,热血早已澎湃,

干枯树枝上最后一片树叶被寒风打落,

闪电撕破了远处承重的黑幕,看,是党的部队在前进。

无论面对风暴或是雪花,

还是太阳对我们微笑;

火热的白天,

寒冷的夜晚,

扑面的灰尘,

但我们享受着这种乐趣,

我们享受着这种乐趣。

我们的坦克轰鸣向前,

伴随着阵阵尘沙。

当敌人露出踪影

我们加大油门全速向前!

我们生命的价值

就是为了我们光荣的军队而战!

为欧亚国而死是至高的荣誉!

伴随着雷鸣般的引擎,

我们在坚实的装甲板后像闪电一般冲向敌人。

与同志们一起向前,

并肩战斗,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深扎进猬集一团的敌人

面对胆怯的敌人所谓的屏障

我们给予轻蔑的嘲笑

然后无情的碾过……

对了!史密斯心头一惊:这是欧亚国的军歌,是敌人,是老大哥的敌人!他们就在面前,我手里有枪,弹夹里还有20发子弹!我为什么躺在这里?这样就是背叛,我回去后会被友爱部的人枪毙的!

他现在六神无主,忽然又想到枪毙叛徒的工作应该由和平部负责。不过两个对他来说都一样。于是他放下茱莉亚,端起M-15就打算冲出去,但却又想到如果就这么离开战壕,不出三秒钟就会变成筛子,与被和平部枪决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于是他犹豫了一下,从地上捡起一个瘪了的钢盔扣在脑袋上,慢慢地支起上半身,将头探出战壕。

不料,还没等史密斯的头顶露出地面,东边不远处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英社党万岁!老大哥万岁!”然后就传来一声巨响。整个沙洲随之震动了起来。史密斯双手乏力,又一次扑倒在了地面,糊了一脸掺着弹片的泥土。

等到爆炸带来的震动消失后,史密斯才用M-15的枪托撑在地上,试图站起来。结果他一用劲,枪托居然整个陷入了战壕的底部,这时他才发现,原来沙洲上的沙土早就被炸松了,幸好自己的位置在地下工事里,所以才多活了几分钟。

四周的交火声渐渐减弱,爆炸声和射击声都转到了南边。“应该是欧亚军队已经上了南岸了。”史密斯心想。不过四周仍然有说话声。显然这是欧亚国的士兵,而且人数不少。他压根就没想要投降,因为电幕里经常播出新闻,说欧亚国士兵嗜血好杀,被抓住一定会被砍头剥皮点天灯。史密斯不知道这些刑罚具体是怎样的。但是他可没少看处决欧亚国(或东亚国)战犯的场面,没理由认为被欧亚军抓住会得到什么人道的待遇。

于是他又一次偷偷抬头,希望能够分辨出那个方向敌人较少,以便于他游泳逃走。金沙萨和布拉柴维尔是不能去了。因为在自己回去前,那里八成已经被欧亚国占领了。再说,就算没有被敌人占领,他回去干什么?被“自愿”拉回伦敦枪毙吗?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办法就是带着茱莉亚向西逃进刚果盆地当野人。再说,这里是赤道地区,不是电幕遍地的纽约。老大哥再怎么能看着你,也看不到这个地方来的。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条件是他们能活着离开这个已经成为焦土的沙洲。他深吸一口气,像一只兔子似的悄悄探出头来。东面的沙洲边缘有一辆BMP正好驶过,炮塔上的12.7毫米机枪正指着与他相反的方向-----附近的几个小沙洲上也有大洋国的哨所。北面,挤满水面的敌方车辆和舟艇就像一群迁徙的角马,浩浩荡荡地绕过这里直奔南岸,不时会有3架一组的MI-27直升机从头顶轰鸣而过。南面的景象也与北面的大差不差,只不过车、船的后部对着他罢了。

“我真幸运啊。”史密斯悬着的心已经放下了大半。西北南三面的沙洲上都没有敌人步兵的踪影,也许是他们以为沙洲上的人都死了,没派人登陆,不知道这里还有两个能喘气的。那刚才的说话声就是附近敌人车辆里传来的,或者根本就是幻觉。不过这也不大可能,刚才史密斯射击的机枪射口就是开在沙洲北面的土崖上的,欧亚人肯定知道这里有地下工事,没道理不上看看啊?“不管怎样,看看东边就知道了。”他只好这么想了。

史密斯费力地扭动脑袋转向东边。但看到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一惊,接着竟然不由自主地惊呼出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