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第一卷 逃离地狱 第一章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URL] 1985年春天的一个傍晚。 如血的残阳洒在刚果河河口宽阔的水面上,晚风习习,在水面上腾起一层迷蒙的水汽。上百个灌木葱茏的三角形沙洲星星点点地点缀在这金色的光幕上,岛上植被在风中微微摇动,给河流增添了几分生命的光彩。 “轰----”一个巨大的浪花在金色的河面上腾起,以极为突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


1985年春天的一个傍晚。

如血的残阳洒在刚果河河口宽阔的水面上,晚风习习,在水面上腾起一层迷蒙的水汽。上百个灌木葱茏的三角形沙洲星星点点地点缀在这金色的光幕上,岛上植被在风中微微摇动,给河流增添了几分生命的光彩。

“轰----”一个巨大的浪花在金色的河面上腾起,以极为突兀的方式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接着更多的爆炸接二连三地出现在河面上、沙洲上以及相隔甚远的南北两岸的茂密丛林里。一道道灰白的烟带由北向南划过傍晚橙色的天空,就像有人用手粗暴地撕碎一幅风景画一样。成片的高大树木在爆炸中化为碎裂的焦炭,无数水鸟在绝望惊惧的尖叫中纷纷飞出。霎时间,仿佛是雨林里升起了一片活的云彩。

史密斯.乌马罗夫趴在机枪暗堡里,右手食指颤抖着扣住扳机,在他透过射击孔望向北边江面的蓝色眼睛里,无尽的惊恐似乎就要溢出来了。他用不断抖动的左手费力地从圆木组成的地面上抓起一副双筒望远镜,慢慢地凑到了眼睛上。

北面远方混杂着硝烟与尘埃的雾气中,渐渐显露出了四个黑色的矩形影子。不过它们可不是纯黑的。矩形的顶部在夕阳的照耀下泛着一抹橘红色的光芒。它们在水面上疾驶而来,犁开了金色美酒般的河水,在视野里逐渐变大。

此时爆炸声与呼啸声逐渐停息了下来,暗堡里的人也可以听到相互间的对话了。乌马罗夫犹豫地问趴在身后的政委:“难道欧亚国的五十万大军从基伍省绕到这里来渡河啦?那可是大大不妙。”

“不准质疑伟大的老大哥!”卡明斯基.罗斯柴尔德政委闻言大怒。这家伙本来就须发浓密,长得像头黑猩猩。现在满脸的黑色络腮胡子似乎都要竖起来了。他狂躁地挥着拳头怒吼着,“就在前天,前天!我们才在移动式电幕上看到老大哥分析战况的。那时他说的是敌军将从上游狭窄处渡河,在下游,尤其是刚果河口骚扰。现在,你们看!那只有四辆两栖坦克,只有四辆耶!老大哥永远正确,老大哥万岁!”

可惜这时,乌马罗夫列兵突然拉了拉他的衣袖。“什么事?”沉浸在对伟大的老大哥的无所不能的敬仰中的政委显得十分生气。“报告,不……不是四辆,来了……”

罗斯柴尔德政委懒得听他说完,一把抢过望远镜。只见四辆PT-71的后面呼啦啦地冒出来了不下100辆两栖坦克和步兵战车。就仿佛一大群野鸭出现在了水面上一样。布满了视野中的河面。

“没什么。”政委说,“你们这帮胆小鬼,这不过一个加强营的规模,更说明这是一次小规模骚扰行动。我们39个大洋国勇士难道还怕区区一个欧亚国加强营?”

“那刚才的密集炮击是怎么回事?”不知是谁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砰!”政委猛拍了一下充作桌子用的机枪子弹箱,险些把上面的半瓶胜利牌杜松子酒震翻下来。“那说明了欧亚国的人都是胆小鬼!派一个装甲营骚扰,却要一个炮兵团掩护!幸好我们有伟大的老大哥同志领导,才不至于像他们那样懦弱!”

史密斯.乌马罗夫知道现在该怎么做。政委话音刚落,他就以无比自信而又高昂的声音吼道:“老大哥万岁!”直吼得满脸涨红。

其他人反应稍微慢了那么一点儿,不过立马被吼声震醒,也跟着号丧似的大叫道:“老大哥万岁!大洋国万岁!”地堡里顿时一片鬼哭狼嚎之声。

政委看到大家如此忠于祖国,十分满意。胡子拉扎的老脸上居然模模糊糊地现出了一个弧形,那也许代表着他在笑。“好!茱莉亚!你立即向金沙萨的军部发报。就说离城区30公里的河面上出现一小撮懦弱的欧亚国装甲部队。要求浮动要塞炮火支援!记住,不要漏掉‘懦弱’这个词。”

“是!”一个蜷缩在暗堡南侧通风口的棕发少女应了一声,又埋头去摆弄那台破旧的无线电了。她脸色极差,不但有些股青气,还粘着不少尘土和机油。硬生生把花容月貌搞成了脏兮兮的一片,相当邋遢。整个人像刚出生的猫崽一样缩成一团,抱着电台,断断续续地发出微弱的咳嗽声。

“所有人员进入阵地!”政委又扯破嗓子吼道,“快点做好战斗准备!老大哥在看着你们!”20几个人立刻手忙脚乱地拿起武器,相互推挤着钻出了地堡的顶部出口。是的,这个土堡里虽然压根就没安装电幕,但所有人都知道,老大哥无时无刻不在看着你。史密斯.乌马罗夫 ,这个16岁的少年当然也不例外。他连忙检查了满是油污的黄色弹链,在确认子弹都装得足够紧之后拉动枪机将机枪上膛,然后把脸贴在枪托上,让照门对着右眼。接着双手使劲转动机枪,对准了最近的那辆两栖坦克。

现在欧亚国坦克离沙洲只有不到200米了,离刚果河南岸还有一公里。史密斯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们76毫米炮管上涂着的击毁标志。排在最右边-----也就是离他最近的那辆,炮管上足足涂了8个红圈,比其他三辆加起来还要多。不过史密斯现在顾不上注意这个了。他发现这些坦克仍然直直向南岸驶去,这说明阵地的伪装加上附近植被的掩护使得敌方很难发现这些隐藏的大洋国士兵,只要他们一动不动。

可惜政委不是这么想的。在两栖坦克劈波斩浪驶到离他们不足100米的地方时,史密斯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巨响,接着,那辆炮管涂了8个圈圈的PT-71的炮塔突然炸开,整个车身被爆炸冲力推进了水底,无数装甲和武器弹药的碎片像被风吹起的尘埃一样散落到附近的水里。由于车体里迅速被河水灌满,所以爆炸仅仅引爆了炮塔里的几发高爆弹,并没能导致车体弹药殉爆。

现在,剩下的两栖坦克突然减速,然后开始转弯。炮塔也指向了史密斯他们所在的沙洲。史密斯知道他们的位置已经暴露,心里一横,二话不说就扣动了扳机。一排8.5毫米穿甲弹雨点般砸在了第二辆欧亚国坦克的顶部舱口位置,直接击穿了薄薄的机枪护盾,将躲在后面的高射机枪手打成了渔网,让这个家伙在鲜血飞溅中滚进了车里。

“打观察窗!打观察窗!”不知是哪个家伙在表面阵地上乱叫。不过史密斯也没时间搞清楚这个问题了。他现在手抖动得厉害,能够勉强把拖着蓝色尾焰的拽光弹泼到坦克装甲上弄出几个火星已经实属不易,那里能够击中八九十米外的一条高度仅仅三厘米的小缝呢?也许换老大哥来到是可以,史密斯心里嘀咕着。根据真理部的报道,亲爱的老大哥同志不是曾经在一号空降场用M-15步枪击落过欧亚国的TU-61运输机(5年前则说是东亚国的Y11,后来发现“搞错”了)吗?

可惜老大哥虽然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偏偏现在就是没法过来帮助史密斯用M-6机枪打穿对面欧亚国两栖坦克的观察窗。于是乎这三辆坦克,还有后面毛毛多的坦克与装甲运兵车就一路横行无阻,子弹和炮弹不断落到史密斯头上一米处的地表,震得他脑壳仁发麻,耳朵里只剩一片白噪,感觉那是相当的惬意。敌军直到冲到离沙洲不足30米处,才有一辆坦克撞上了河里的漂雷,被炸得像条死鱼似的底朝天。不过巨大的混杂着硝烟的灰褐色水花也彻底挡住了史密斯的视线,使他完全不必费心瞄准了。

敌方坦克停了下来,开始近距离炮击这块巴掌大的沙洲上的大洋国阵地。掩护装甲运兵车接近。史密斯没有听到头顶还有什么开火的声音,也许是因为表面阵地的人都死绝了吧。史密斯也打完了一条300发弹链,很奇怪的是这破枪居然没有一直卡壳。暗堡里满是呛人的烟雾,通风系统显然坏了。他一边咳嗽一边四处乱摸备用弹链,但是却只摸到一地弹壳。弹壳的余温烫得他双手剧痛,不知道弹链是不是被茱莉亚或者政委收起来了。

还没等史密斯想清楚弹链是否被人收起来这个问题。只听头上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隆”声,接着他两耳就只剩下了一片“嗡嗡-----”。紧接着眼前就是一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