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人 第一幕 爷在朝鲜 036 孤独的139个弟兄站立在敌人最后方;

政政护环 收藏 2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URL] 哄子蛋在雨衣下看得心惊肉跳,索性闭上眼睛睡觉了,他身边的沈二转拱了拱他,悄声说道:“睡不得,冻死了咋整啊。” 哄子蛋合计合计,回应道:“也是,咱也不差这一觉,说不定明天就永远睡过去了。” “这话可不吉利,眼看要过新年了,还得吃饺子呢。” “美得你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


哄子蛋在雨衣下看得心惊肉跳,索性闭上眼睛睡觉了,他身边的沈二转拱了拱他,悄声说道:“睡不得,冻死了咋整啊。”

哄子蛋合计合计,回应道:“也是,咱也不差这一觉,说不定明天就永远睡过去了。”

“这话可不吉利,眼看要过新年了,还得吃饺子呢。”

“美得你鼻涕冒泡了,还想吃饺子哩?”

沈二转鼻子有点酸,他说:“老油醋就没走过这年关,你说我们能迈过这坎么?”

哄子蛋有些不忍,安慰他说:“你小子命硬,肯定没问题,我保证你能吃到饺子。”

在这个寒冷的冬夜,老兵们所谈的内容多与新年有关,热气腾腾的饺子几乎是他们可以幻想得到的最奢侈的事情之一,天南海北的中国士兵因为这场战争,意外地交流了各地饺子的制作方法,令人吃惊的是,在敌我焦灼的战争环境下,深入敌后的湛连以这个喜悦的发泄方式熬过了漫长的冬夜。

当枪嘎子在梦境中醒转过来时,极度的低温让他有些呼吸困难,在梦境中手挥红巾的崔智慧逐渐远去,在意识渐渐清醒的时候,他忽然觉得齐胸而下的部位已经感觉不到了,他想挣扎,却被身边的书里乖捂住了嘴。

在白雪皑皑的晴天白日下,离他们不到十米的地方,一个南朝鲜士兵掏出命根子在方便,枪嘎子看在眼里有些丧气,大白天的一觉醒来看到这个,实在晦气的很,不过当他看到一道白影突然闪现在敌兵身后时,不禁吓了一跳。

那是穿着伪装的佛爷!他一手捂住敌兵的口鼻,一手捏在后脖颈微微一拧,昏过去的南朝鲜士兵便像死猪一样被他拖走了。

书里乖在掩体中松开手,微声骂道:“你个小崽子真能睡撒,打炮的声音都没听到,要不是你还说梦话都以为你翘辫子了呢。”

“我说啥了?”

书里乖嘿嘿笑道:“你嘟囔什么喜欢你啊之类的话我都没听到。”

枪嘎子有些脸红,他蹬了蹬腿,渐渐恢复知觉的肢体传来阵阵酸麻,最疼的地方就是膝盖,他开始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只剩下外壳,血肉都已经凝固了。

这时书里乖捂上耳朵,枪嘎子看在眼里有些莫名其妙,突然一连串爆炸在德川西北方向传来,他惊醒过来,不禁愕道:“总攻了?”

1950年11月25日下午14点,三十八军炮兵阵地对德川展开火力覆盖,阵阵的炮声意味着总攻时间已经临近。

在德川城东南山林里埋伏的湛连,在蛰伏了一天一夜之后,近乎冻僵的士兵们开始往枪支上撒尿,湛江来看了看表,离总攻时间只差一个小时了。

同是这一天,对即将投入战场的湛连来说,不仅德川城将是一场凶烈至极的战斗,对于交战双方也是充满悲壮的一天。

“我们认为什么都知道,而实际上什么也不知道”的联合国军,在25日这一天,在满怀憧憬高悬八卦旗的这一天,远东这个小小的国家却迎来了西线战场最猛烈的炮火,麦克阿瑟“让孩子们回家”的宣言令他余生都如鲠在喉。

然而,也是这一天,对于全线出击的志愿军而言,发生了一件极其悲哀的事情,那就是毛岸英同志的阵亡。

无论怎样,湛连在林中观望火力覆盖的时候,都依稀感到自身的渺小,同时也更加期盼炮火的猛烈,面对大地颤抖,浓烟四起的德川城,难熬的一分一秒似乎加快了。

当15点整的时候总攻开始了,而出乎湛连的意料!他们并没有听到全军的呐喊,也没有听到响亮的军号,整个德川城在炮火覆盖之后如同鬼域,突然之间,却静的出奇。

如果有人在路上突然打了你一拳,你会惊愕的怔在原地,这个短暂而令人窒息的时刻,便是湛江来现在的情形。

他没有看到预先战略方案中突击的一一三师,也没有看到正面冲击的一一四师,甚至从西线穿插而来的一一二师也没有看到,一刹那间!他感到被雷劈了一样,孤独的和一百三十九个弟兄站立在敌人后方。

而他并不知道,由于电台静默阻碍了通讯时间,原先的总攻时间被改为了25日黄昏,此刻的湛连,已经站到了敌人最后方。

石法义在盯着表,已经15点一刻了,除了德川城汹涌备战的敌兵,根本没有任何志愿军的动静。湛江来将红皮日记谨慎地收在挎包中,端着波波沙,道:“打开电台,我要联系团部。”

“我不同意!总攻时间绝不会改变!我们得插进德川城!”

湛江来挥着手叫小崔上来,说道:“总攻肯定延时了,我们不能在这里挨打,我得打破电台静默问问团部。”

石法义横过枪道:“你问团里也没用,这是军委直线下达的任务!我们必须拿下德川城!”

湛江来眼睛又些发红,他咬着腮帮子怒道:“老石,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人命关天,我不能让没有后援的连队孤军插进去,你必须得明白这个道理。”

“什么道理?我们的道理就是铁的军事纪律!这一路下来我就不管了,可现在由不得你胡来,我再说一次!现在插进去!”

湛江来一把拎起石法义的衣领,怒火中多了一些哀求:“石法义!你他妈回头看看弟兄们!德川城就是个坑!我们踩进去就出不来了!我他妈求求你……让弟兄们回去几个过个年!我求求你了!”

“老湛……”石法义抹下他的拳头,续道:“说句良心话,我对你这么多年南征北战没少佩服过,但是现在我很蔑视你,插必须得插,我们没得选择。”

湛江来回望着面面相觑的老兵们,不由道:“行,行!你给我好好看清他们每一张脸!我要你记着他们!”他又拎过石法义的衣领,道:“我不是你,我会记着我的兵,每一张脸我都记着,如果今天你能活着走出德川城,我希望你能把我们都记住!”

湛江来说完撇开石法义,阔步走到连队面前,歇斯底里地吼道:“一排前卫!三排侧翼!二排跟我走!”

随着一声令下,湛连将被服撇在原地,轻装向德川城孤军插去,在前卫排冲入德川城的一霎,湛江来知道,每一个晃过他视线的背影,都将是一曲决别。


当新一排敲掉一个堡垒后,他们引领全连来到城市的西南角,这里有一座旧式塔楼,塔楼的钟摆处可以俯视半个县城的区域,三排7班、也就是蛮牛的班组拼了老命才击溃狙击的敌兵。枪嘎子嘴里叼着军哨,拎着老莫辛冲上去后,入目的景象不禁令他大吃一惊!

黑压压的敌兵如蚁般涌向西南角,那些原本可以在公路上摧毁的重武器,如今都堆上了阵地。他吹响军哨,塔楼下的战士翻过废墟抢在敌人之前占据有利位置,震天的枪炮声瞬间响起,等枪嘎子透过浓烟看去的时候,两个志愿军战士被重机枪打得支离破碎,血肉飞了满天。

他透过瞄准镜窥去,整整两组重机枪绕过墙角向7班推去,他几枪打死机枪手后,层出不穷的敌兵又涌了上来,这时书里乖跑上塔楼,在炮火中嘶吼着,连拖带拽地把他扯下塔楼,两人刚扑出去,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便将整座塔楼轰碎了!

枪嘎子在废墟中望向7班的阵地,那里腾烟四处,早已找不到活人。

书里乖在他耳边吼道:“找连部!都打散了!”

枪嘎子拽着他趴在地上,喊道:“哪来的炮啊?哪来的炮!

书里乖把掌心比作战场,食指勾了勾十一点的位置,枪嘎子便铁青着脸拎枪滚了出去,一阵爆炸后,书里乖再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从攻入德川城之后,湛连便淹没在硝烟之中,空中不停盘旋的战斗机狂轰滥炸,三个排逐渐都打散了,连部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湛江来、石法义和小崔三人带着机炮班始终顶在正面,这也是湛连唯一可以聚合的地点,在西南角苦苦挣扎两个钟头之后,杨源立竟然带着两个战士跑了进来,他从掩体中抬出弹药匣,淡淡地说道:“我找到敌人的指挥部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