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里最伟大的爱情

班副伍六一 收藏 4 457




《三国志》里,英雄争霸,小人也争霸。形形色色的男人活跃在古战场,杀人攻城掠地,还讲究忠孝仁义。但无论是愚忠义,还是假仁孝,都没有女人什么事。并且大凡大英雄大豪杰,都以恋家为耻,以身殉职为荣。但凡对除母亲之外的女人表现出一点点强烈或特殊感情,都要遭鄙视。记得曹操那边有个高人,因为路过姐姐家,拒绝了姐姐为他杀的鸡煮的饭,过姐家而不入,从此一朝名扬。对姐姐尚如此,如果表现出爱老婆,那这一辈子就别想当英雄了。

但是在这些各式各样冷血强硬的男人戏里,有从来不被重视的一小段,被我认为是这书里最大的亮点。这一段虽然不被陈寿所采,但被裴松之录了下来,短短数语,惊天地泣鬼神,堪称历史上“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典范。这让我相信,铁马干戈、凄风苦雨的战争岁月里,男人当权、女性受辱的封建社会中,爱情这个东西,它居然还是存在的——

《三国志》注载:“至二十二年,太祖拔汉中,诸军还到长安,因留骑督太原乌丸王鲁昔,使屯池阳,以备卢水。昔有爱妻,住在晋阳。昔既思之,又恐遂不得归,乃以其部五百骑叛还并州,留其余骑置山谷间,而单骑独入晋阳,盗取其妻。已出城,州郡乃觉。吏民又畏昔善射,不敢追。习乃令从事张景,募鲜卑使逐昔。昔马负其妻,重骑行迟,未及与其众合,而为鲜卑所射死。始太祖闻昔叛,恐其为乱于北边。会闻已杀之,大喜,以习前后有策略,封为关内侯。”

简而言之,就是乌丸王鲁昔,为曹操做事,屯兵池阳,本来是立功的大好机会,却因为想念做人质的老婆,老婆又太远,当时局势瞬息万变,如果冒险去看一趟老婆,说不定就回不来了。怎么办?这个男人坦率果断得很,叛!他雷厉风行,马上就丢了官印,带着五百手下叛到并州,一人一马疾驰入城,抱上老婆又疾驰出城。可惜两人一马,终究没有追兵跑得快,最后被活活射死。

这一段有三点值得注意:第一,这个爱情至上、至情至性的鲁昔,并没有出现在整天为国为民、大义灭亲、三纲五常的汉人堆里,他是一个乌丸王,是直率任性的少数民族。

第二,鲁昔为了老婆可以不要前途,那是他一个人的事,但他走的时候并不是一个人,是五百人。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为了老大的儿女情长把自己的前途也一并搭上,尤其是在汉人堆里,必然要搬出大把的伦理纲常来滔滔不绝的说教。因而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鲁昔平日必定有服众的本领。按照少数民族的惯例,能够服众的首领,必然英武悍勇,敢作敢当,至情至性,义薄云天。事实正是如此。五百汉子随着鲁昔到了并州后,鲁昔一声令下,这五百勇士便藏在了山谷里。鲁昔单人独骑,闯城盗妻,此去大有悲壮的意味。他心里可能明白,这一去可能还是回不来了。因而他一个兄弟也没带,一个也没带。他死后,并没记载那五百汉子的下落。我想,他们应该是没有辜负鲁昔的心意,归入草莽,重获自由了。

第三,鲁昔拼着性命也要与之同生共死的女人,是他的“爱妻”而不是“爱妾”。当时的男人,不论汉人胡人,三妻四妾毫不奇怪,一般情况下,都是疼爱小妾,正妻只是配相的黄脸婆。而鲁昔的故事让我们毫不怀疑的相信,他只有一个妻子,是他的爱妻。他们情深意重。他们一起骑上马,在这乱世里逃亡,想要逃到一个没有虚伪、自由自在的天地,可是最终,他们无助的落马。

我很感谢裴松之能够在注里保存这样一个豪爽的爱情故事,虽然只是为梁习作点缀。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乌丸王,让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可以为他的女人负起怎样的担当。这样的男人,寻遍整个《三国志》只此一个。其实还有一个可以勉强说说,那就是曹操的武将夏侯尚。他“有爱妾嬖幸,宠夺適室。適室,曹氏女也,故文帝遣人绞杀之。尚悲感,发病恍惚,既葬埋妾,不胜思见,复出视之。文帝闻而恚之曰:“杜袭之轻薄尚,良有以也。”就是说,夏侯尚有一个爱妾,他们产生了真正的爱情,但正妻是皇帝的亲戚,于是这个爱妾只能获得跟千百年后的珍妃一样悲惨的下场。夏侯尚自此得了相思病,为了见到爱妾,居然把已经埋了的死人又挖出来。做人到这一步,确实够深情,也够窝囊。我同情之余,还是要跟曹丕一起对他进行鄙视。伪君子曹丕是鄙视他有了爱情,我却鄙视他不懂爱情。做男人,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即使能保护,又舍不得那荣华,不敢挺身而出,一味的痛哭流涕有什么用?要做就做鲁昔,敢爱敢恨,敢作敢当,为了心爱的女人,冲锋陷阵于万人之中。

不说《三国志》,千百年来,也没有哪个男人有鲁昔这样的勇气和坦荡。也许汉人的世界对他们来说就是不可理喻,不敢爱不敢恨,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要那家国大义做甚!堪堪一个吴三桂,也只是“冲冠一怒为红颜”。陈圆圆固然名垂千古,但她美色在外,只当得个红颜祸水。我想只有鲁昔的爱妻,虽然连姓名也没有留下,却是中国历史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我不知道当她坐上丈夫的马背,当风扬起她瀑布般的青丝,她在想什么?也许一切都回不去了。但是前面的那个男人,始终在为她挥刀挡箭;始终怒吼着,从来不曾离开。当爱人力竭倒下的那一瞬,她眼泪夺眶而出的那一瞬,她也许还是淡淡的微笑了起来。因为,她拥有这世上最伟大的爱情。

什么富贵,什么荣华,什么英雄。这一刻,他和她,不求同生,但求共死。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