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苍梧——孙权对刘备“借荆州”的第一次报复

伐苍梧——孙权对刘备“借荆州”的第一次报复


作者:黑白鲸



一、面对刘备首次“失信”的战略改变


刘备“借荆州”后,得益州仍“借而不还”,建安十九年,孙权有过一次报复行为,既设长沙、零陵、桂阳三郡长吏,被关羽驱逐后,又派吕蒙、鲜于丹、徐忠、孙规等武力取三郡。而后,建安二十四年,又派吕蒙袭南郡,彻底占领荆州。而孙权的第一次针对刘备“借荆州”的行事行动,很少为人注意。

刘备在荆州问题上第一次“言而无信”,从而触怒了孙权,不是建安十九年,而是建安十五年至建安十六年这段时间。

周瑜取南郡后,孙吴集团占有荆州腹心,交通益州、扬州。这时,孙吴集团的扩张目标曾是益州。建安十五年,孙权认可周瑜提出的取蜀计划,派周瑜、孙瑜共取蜀。周瑜死后,孙权听从鲁肃建议,将以南郡为主的荆州土地“借”给刘备。而此时,孙权仍然没有放弃取蜀设想,遣使报与刘备希望共同伐蜀,主簿殷观劝刘备说:“若为吴先驱,进未能克蜀,退为吴所乘,即事去矣。”于是刘备派“关羽屯江陵,张飞屯秭归,诸葛亮据南郡,备自住孱陵”,让夏口的孙瑜无法通过。建安十六年,刘备自入益州。

孙权对刘备的行动是非常痛恨的,但因为依赖联盟,只能采取曲线对策——占领交州,委任步骘为交州刺史。“建安十五年,出领鄱阳太守。岁中,徙交州刺史、立武中郎将,领武射吏千人,便道南行。明年,追拜使持节、征南中郎将。”(《吴书?步骘传》)

《孙权传》中载:“十五年,分豫章为鄱阳郡;分长沙为汉昌郡,以鲁肃为太守,屯陆口。”鲁肃为汉昌太守是周瑜死后,鲁肃继承周瑜奉邑,并将其新设新昌郡。故步骘领交州,也应在周瑜病故刘备“借荆州”之后,这时,孙权失去了向益州扩张的机会,只能改变战略目标,向交州发展。


二、以交州沟通荆益


交州虽然远在海隅,但和扬、荆、益三州都有接壤,孙权试图占交州,显然是针对刘备的:其一是与刘备争夺江南四郡,其二则是开拓联系益州的新通道。

步骘南下后,“明年,追拜使持节、征南中郎将。刘表所置苍梧太守吴巨阴怀异心,外附内违。骘降意怀诱,请与相见,因斩徇之,威声大震。士燮兄弟,相率供命,南土之宾,自此始也。”

苍梧太守吴巨与刘备有旧,赤壁之战前,刘备曾考虑投奔吴巨。刘表是荆州牧,却曾派遣赖恭为交州刺史,吴巨为苍梧太守,这种对交州的侵略渗透未必是纯粹的“儒人不武”。后吴巨逐走赖恭不知是何因,但吴巨很可能是亲刘表或亲刘备的。东吴入交州显然对刘备不利,而吴巨的“内附外反”,也有刘备意授的可能。于是,步骘与反对刘表的交趾太守士燮联合,斩杀吴巨,使东吴逐渐占有交州。

当时,江南四郡名义上属刘备,那么步骘的行军路线如何?我认为是走陆路。如果走海陆的话,可能延误战机,刘备派兵来干预。另外,《水经注》引《王氏交广春秋》曰:“建安十六年,吴遣临淮步骘为交州刺史,将武吏四百人之交州,道路不通,苍梧太守长沙吴臣(巨)拥众五千,骘有疑于臣(巨),先使谕臣(巨),臣(巨)迎之于零陵……”

步骘行军为何能陆路通过零陵?这说明刘备对江南四郡没有真正的控制权。

首先,刘备兵力不足以完全征服四郡,只能得到四群长吏的归降表示,而刘备本人也只能驻守在公安。其次,四郡地广人稀不宜统治,又多“蛮夷”,四郡原有吏长也未必能完全统治本郡。所以曹操得荆州时,对四郡采取了政治手段,派出刘巴招降,而刘巴直到赤壁之战结束仍在江南,足见招降的难降。由于更可见,四郡长吏处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境地,对谁都可以做出归降表示,而实际上则是拥兵自重。再次,四郡长吏“外附内反”的事也常有发生,武陵太守金旋、桂阳太守赵范都曾叛变。

而孙权正是借刘备对荆州南郡统治无力的机会,以区区千人顺利占领交州。


三、孙权得交州的意义


在时间上,荆、益、交三州的事件都有联系。

建安十五年:周瑜病故,鲁肃领汉昌,刘备得南郡,步骘进交州。

建安十六年:刘备入蜀,吴巨反叛,步骘杀吴巨。

由此更可以得知,孙权对交州的侵占,是针刘备得南郡进益州采取的对策。孙权本来不支持让地于刘备,由于周瑜取蜀路上暴病而死,给东吴造成巨大损失,孙权不得不一定程度上改变战略,采取保守的路线,如听从鲁肃计让地于刘备。但孙权对此显然是后悔的,尤其当刘备阻挡孙瑜入蜀时,显然对孙氏集团的发展造成严重打击。于是孙权改袭刘备后方,即江南四郡与交州(既然进交州通过大张旗鼓零陵,显然对南部荆州有所染指)。

而吴巨反叛发生在建安十六年,这时刘备已经入蜀得势,很可能是响应刘备或刘备指使。

而后,孙权着力经营交州,侵扰南荆州,以此做为染指益州的手段。史载,建安末年,士燮诱导益州豪姓雍闿起事,杀蜀所署太守正昂。此事为刘备伐吴之前。

然后,交州对孙吴的战略意义,是远远不能与南郡相比的。得到交州虽然扩大了孙吴版图,但并没有使其在鼎足中的地位发生侵斜。孙权占领交州,自己远远不能解恨,仍然是一门心思要把南郡抢回来。

孙权这么看重南郡,却肯将南郡“借”给刘备,如果说孙权天真到不提防刘备借地不还,那显然不可能。只能解释为,周瑜之死对孙氏集团打击太大了,孙氏集团在当时的收守态势下,十年内未有大所为。正如清代李安溪所说,周瑜“规图荆、益,及制曹、刘之策,着着机先,真英物也。”而鲁肃借地之谋,不过权宜之计,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无瑜者,权必不能独挡曹,无玄德则无吴耳,子敬之谋未为非也。孙权的曲线对策,也是稍有裨益,而无大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