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大传 正文 十、登上将坛

孙子大传马甲 收藏 10 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7.html[/size][/URL] 十、登上将坛 吴王台上孙武执意斩二妃以正军法,大王阖闾惊诧,焦急,恼怒,心里揪得疼。他万不得已,选择了拂袖而去的方式,心里叫骂着“随这竖子而去”,维护了王者的尊严。他头也不回地走了,王后和随从人等都清楚大王余怒未消,就全都噤若寒蝉,小心翼翼地跟着,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7.html


十、登上将坛



吴王台上孙武执意斩二妃以正军法,大王阖闾惊诧,焦急,恼怒,心里揪得疼。他万不得已,选择了拂袖而去的方式,心里叫骂着“随这竖子而去”,维护了王者的尊严。他头也不回地走了,王后和随从人等都清楚大王余怒未消,就全都噤若寒蝉,小心翼翼地跟着,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走错一步路,甚至不敢弄出一点儿声音来。阖闾是坐车子,沿九曲之路回宫的。也是驾车的侍从活该倒霉,阖闾下车的时候,袍子的角儿让驾车的侍从踩住了,阖闾忽然间双眉竖入鬓角,疯狂地咆哮:

“你这有眼无珠的东西,也敢来找寡人的麻烦!来呀,寡人赏他个宫刑,叫他去受!”

驾车的是个生得很俊秀的年轻人,吓得磕头如捣蒜,泪流满面,连声央求“大王饶恕”。

阖闾理也不理。

为什么偏偏要对这无辜的人处以宫刑?宫刑乃是五种刑法之一,源于远古苗族,原称椓刑,是专为处罚男女淫乱的刑法,仅次于死刑,极为残酷。男子受此刑,要被割去生殖器。伤口常常腐烂,发出难闻的臭味儿,因此又称“腐刑”。行刑要在“蚕室”,即在生着火,没有风的恒温地下室里进行。被处以宫刑的人,一日受刑,数月折磨,终生痛苦。

谁知道大王阖闾这会儿想的是什么?

也没人知道大王是不是把这驾车的人,假设成了一意孤行的孙武。

驾车的人惨叫着,被拖走受宫刑之“赏”去了。

阖闾的心里得到了些许平衡?

当晚,阖闾没有吃饭,夜里默默地和衣而睡。

六日闭门不见朝臣。

那伍子胥,在吴王台上,空自做了一番“监军”。眼瞅着孙武一意孤行,他手心儿里捏着一把汗。及至大王阖闾“不看了”,心中才稍稍安宁了一点儿。后来便去拦阻暴跳如雷的夫差,帮助孙武把这场危险的“游戏”做到底。他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和孙武已经是一根线儿上的蚂蚱了,他应该也只能是孙武的同谋。如果不是因为两位美妃是大王阖闾的心肝儿宝贝,他会立即赞同并且帮助孙武将二妃杀死完事的。他不得不顾及大王的意愿和情绪,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君王能接纳并且重用孙武,他深知孙武对于吴国是何等地举足轻重。等到大王阖闾自己找了个台阶儿,离开了吴王台,伍子胥便巴不得孙武赶紧对二妃下斧子,快些杀鸡给猴儿看。结果当然是令人满意的,那些妇人,在孙武的严厉的军令之下,全部变异成了敢于冲杀嗜血的士卒,这使他如释重负,越发地敬重和推崇孙武了。

可是,大王阖闾顷刻间丢了两位妃子,心里的疙瘩那么容易就解开了么?

他做事从来是死不回头的。

他还要进谏。

他想趁热打铁,促成这件大事。

他还是动了一番心思,唯恐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说不动大王阖闾,便去游说王弟夫概,请夫概出马,和他一道去向吴王进谏。

吴宫教战的当日晚上,伍子胥专程去拜会夫概。

夫概和颜悦色地听伍子胥说话。

“夫概将军,昨日孙武教战于后宫五百妇人,手段如何?”

“前无古人。”

“后有来者吗?”

“依夫概之见,天下也许只有伍子胥伍大夫可以与之同日而语。这话是不过分的,绝非阿谀之辞。伍大夫为王兄成功地一次又一次谋划大事,训练军卒,开凿胥溪,修建都城。出可以为将,入可以为相,夫概一向是敬重伍大夫的。”

“伍子胥怎敢与孙先生相比?天下只有一个孙武,天下只有一部《孙子兵法》。”

“世有伍子胥,才有孙武。”

“夫概将军过奖了。伍子胥来拜谒夫概将军的意思是——”

“哈哈,我知道。我知道。”

“夫概将军绝顶聪明。”

“如此说,伍大夫就不要拉我去做傻事了!王兄一日之间丢了两位爱妃,正在火头儿上,现在去进谏,哪怕是只提孙武这两个字,王兄也要雷霆震怒的。”

“夫概将军明哲保身?”

“伍大夫不可以这样说的。”

“那好,伍子胥自己去碰个头破血流!”

“哈哈,只怕是伍大夫的头也不好一碰再碰的。王兄如果在暴怒之下驳回伍大夫的面子,还好再回旋么?”

“将军的意思?”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夫概拉住了伍子胥的手,亲热地抚摸,抚摸得伍子胥心里起毛,浑身生鸡皮疙瘩:“夫概听说有人去寻找丢失的羊,看见前面的岔路,唯恐误入歧途,痛哭着就返回去了。哦,我可不是劝伍大夫放弃夙愿,只是劝你不可走入歧路。何不耐心静等些时日?待王兄心头的怒火平复些了,夫概当然要和伍大夫一同促成这件美事。来来来,你随我来。”

伍子胥不知夫概要做什么。

夫概把伍子胥拉到了院子里,指着天上的星河,说:

“伍大夫请看,夫概刚刚观过天象,有客星侵犯了君王的星座,这是很不吉利的。唯有等那王星与客星相安无事,才好动作。”

伍子胥抬头看着夜空。浩渺的星河,斗柄倒转,神秘而又深邃。

他长叹了一声。

“只怕孙武耐不住寂寞啊!”

“倘若孙先生不弃,愿意……”夫概又想重提请孙武到他府邸来的旧话,突然又打住了,改口道,“明日我进宫去看看王兄的气色,再与伍大夫商量,如何?”

也只好如此了。

孙武在吴宫教战之后的心境,主要还不是耐得住耐不住寂寞的问题,而是从未有过的惆怅和焦烦。吴王台上一声令下,一斧子砍出了许许多多的头绪。特别是漪罗的逃走,给他带来的情感上的失落,是摆脱不了的。坐在那里,想奋笔写点什么排遣愁烦,要研墨,会叫出漪罗的名字;想在七弦琴上诉说幽愤,发现漪罗不仅已经将琴带走,而且将琴韵也带走了。他鬼使神差地到二位妃子的坟墓那儿又去寻了一回,连漪罗的踪迹也没找到。他暗自苦笑,责备自己,孙武呵孙武,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这般儿女情长了?

至于大王阖闾能否实现拜他为将的诺言,更是连想也不敢想了。吴王台上他砍了两斧子,一斧砍在大王阖闾心上,一斧落在王子夫差心上,就是说,不仅阖闾为吴国君王的年月,他别指望;就是来日夫差即位,也不必妄想了。

孙武整理行装,已经准备回罗浮山去躬耕田亩去了。一念及此,十分怆然,内心充满了矛盾。

帛女也来劝他:“长卿,依帛女妇人之见,还是赶紧逃走异国他乡吧,免得招致祸端。长卿你到哪儿,妾身都将跟随左右。西边是楚国,北边有晋国,南边有越国,哪儿不行呢?”

“你不要烦我了!”孙武说。

帛女说:“平日帛女从来不干预你的事,现在不同,你不爱听,也得听妾两句忠言。如果长卿想一展远大之志,南海有鲲,北海有鹏,哪儿不是海天空阔呢?何必在这里忐忑不安,做瓦槽里的鲋鱼,屋檐下的麻雀呢?”

孙武苦笑:“孙武果真成了屋檐下的麻雀了吗?”

“只怕是南山有雀,北山张罗。招致祸殃,是迟早的事。帛女有一句话早想对你说——”

“说吧。”

“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既然吴王阖闾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先生既然能够从齐国到吴国来,也可以从吴国到别的国家去。妾相信以长卿之兵法韬略,定会遇到有眼光的君王,任以为将,走吧,走到哪儿,帛女都会跟你去的!”

“吴国是个好地方啊!”

“长卿是不愿意走了?”

“我不相信孙武终究不为吴王所用。”

“那就只好顺其自然了。”

“这话,也许不错。”

“不知你说的顺其自然是何意?”

“无奈!”

“那么,坐等?是等着漪罗回来吧?”

“你胡说什么?真是妇人之见!不等又有什么办法呢?不过,我想,大王的两位妃子已死,丢了两个妃子,求得一将,其实大王是划得来的。倘若吴王连这个也不明悉,孙武何必要同其共谋?只好假以时日,等待君王觉悟。只好暂时顺其自然了。孙武是主张全争全胜于天下的啊,可是你可以全争全胜于天下,却不可全争全胜于君王。”

于是,暂时顺其自然。

不安地等待。

在几乎无望和一线侥幸之间等待。

孙武吴王台杀妃之后的第七日。

忽然,吴王宣孙武进宫!

是福?是祸?是重用?还是敷衍?

大王阖闾完全忘却了两位朝夕相伴的美妃之死?完全消尽了余怒?完全不计前嫌?似乎都是不可能的。

帛女心里七上八下,给孙武拿来干净的袍子,让孙武换了再去。

孙武却一身短打扮儿。

头上,是竹笠,身上是短袄,而且,裤角还挽到了膝盖。外面,竟然罩上了遮蔽风雨的蓑衣。哪里还像是去晋见吴王?哪里还像是去吴王宫?分明是去修渠,或者是去插秧,去放鸭子。

帛女:“长卿你……你这是做什么?”

“晋见大王嘛。”

“如此装束,岂非对大王大不敬?还是换了衣裳吧。”

“就这样好。”

“长卿,此去拜见大王,不同以前了,你可得分外小心才是。”

“不必啰唆了。”

孙武去了。

伍子胥在宫门口等着孙武,见孙武这身打扮儿,不由得苦笑:

“呵呵,长卿啊长卿,可否让伍子胥为你再寻一柄垒田埂用的锸,或者放鸭子用的竹竿?”

孙武笑说:“不必。这些器物,可以等大王来赏赐。”

“长卿一向不同凡响!伍子胥真是心服口服了。”

两人进宫。

大王阖闾正坐在绣团上读简,看上去,阴沉沉的老大一块,让人心里觉得堵得慌。虽是仅仅几日不见,这大王竟然消瘦了许多,脸显得黑,很有棱角。大约是思念二位妃子,吃不好、睡不好的缘故。侍从禀报伍大夫与孙武来见,阖闾也没有抬头,孙武与伍子胥稽首而拜,阖闾也没有扬眉,只不阴不阳地说了句:“赐坐。”

坐下。

阖闾这才抬起眼睛。

看见的是一个竹笠!

竹笠低低地戴在孙武头上,没看见孙武的脸。

阖闾忽然哈哈大笑,笑得有点让人觉得瘆得慌。

“孙武!”

“臣在。”

“看样子,你是很忙的啊。”

“田园就要荒芜了。塘中的藕,园中的菜,还没有收。虽然秋霜满地,臣不敢怠惰。”

“孙先生种园稼穑,十分内行?”

“农桑为本,臣民人人皆可称作内行的。”

似乎大王要顺着这番话头儿,打发孙武种田去了?伍子胥有些焦急,便道:

“大王,孙先生种田实在是大材小用。”

阖闾向伍子胥一摆手,不要他插话。

孙武的表情十分地平静,似乎吴王台上杀妃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似乎大王倘若打发他回到罗浮山去灌园种菜,他也不在乎,而且早已准备好了。

阖闾在想什么?

“寡人想知道,孙先生的确是打算回去耕田的吗?”

孙武淡淡一笑:“大王听从我的谋略,定会威显诸侯,孙武就留下;大王不听孙武之计谋,必败,孙武当然是去耕田为好。”

阖闾说:“孙先生,寡人问你,你是否心里为杀掉二位妃子惶惑不安?”

孙武:“大王是说前几日姑胥之台上操演之事吗?那里只有士卒,并无妃子,孙武下令杀掉的是两军队长。”

阖闾忽然又哈哈大笑。

笑得人心里起毛。

阖闾笑说:“哈哈,好你个孙武!你竟然毫不惧怕寡人降罪于你!你不曾想到寡人会降罪于你?这便和英雄的见解一样的了。”

孙武不解其意。

阖闾接着说:“哈哈,两个妇人算得了什么?啊?算得了什么呢?孙先生不必介意,不必介意的。”

伍子胥被惊呆了。

孙武十分地震惊。

“寡人虽然珍爱两个妃子,可是,吴国山灵水秀,何处没有佳丽?啊?哈哈哈哈。”

又是一通大笑。

出乎意料!

意料之外,却又是情理之中。

大王阖闾是血肉之躯,所以他对二妃之死不无伤悲,可他又是王者之尊,所以他在江山和美人之间,当然选择江山。有了江山享用,还愁没有美人相伴?倘若沉溺在失掉二妃的悲痛之中不可自拔,儿女作态,阖闾还是阖闾吗?他既能杀人,也能容人,既拿得起,又放得下,君王才可以为君王。他生性中有两种东西,才使他在吴国不愧为一国之王,使他在众诸侯的纷争之中,大有勃然兴起的气势:一是酷烈残忍,为了王冠,杀人绝不犹疑,该舍弃二妃的性命,也绝不拖泥带水;一是大气磅礴,可以把恩恩怨怨掩藏在深深的城府之中,尽量以宽阔的胸襟,展示给他的臣民,容纳天下有用之才。阖闾在此时此刻忽然一阵哈哈大笑,笑声中所包含的正是这两种东西。哈哈一笑之间,把两位美妃之死丢在一边,常人也许会觉得头发根儿直竖——毛骨悚然,而阖闾,也就在这哈哈一笑之中,展示了他的残酷,也展示了他的大气。

阖闾忽然又收住了笑,长吁了一声:“可叹,连孙武和伍子胥二位爱卿,也不知晓寡人的心思啊!”

孙武从大王阖闾这一笑一叹中,看到了更多的东西,知道了阖闾虽然是须小心翼翼陪伴的诸侯,但也是的确可以依凭的振兴大业雄霸诸侯的君王。

孙武也笑了。

伍子胥也开怀大笑:“臣伍子胥今日深有所悟,大王就是大王!孙先生你还等什么?”

孙武愉快地摘了竹笠,脱去了蓑衣,将竹笠、蓑衣扔到了一旁。

阖闾:“怎么,孙爱卿,不再去种田了吗?”

孙武开玩笑地说:“孙武生在齐国,种麦子种棉花尚可为之,来在吴国,要种水田,插秧掼稻,实在是勉为其难。还是请大王另赐孙武一谋生之计吧。”

阖闾:“寡人赐你将军之职,足以谋个温饱了,哈哈。”

伍子胥:“岂止温饱?”

孙武:“臣孙武叩谢大王!”

阖闾亲热地拉了孙武的手:“长卿,呵,孙将军,你知道寡人这几日在做什么?寡人彻夜研读你的《孙子兵法》十三篇哪!读起来爱不释手,恨未能早些与爱卿共论天下。十三篇纵横捭阖,果然了得。孙将军可以原谅寡人慢待之过么?”

“孙武不敢说原谅二字,唯有尽心竭力辅佐大王以定天下。”

“好啊!”阖闾兴奋得很,“寡人有幸得一将军,岂可无酒?备酒!”

一切来得如此突然,却又是这样地自然。

阖闾设宴。

盛大而隆重的宴会,是为了宣布这一历史性的决策:拜孙武为将。

场面十分宏大。阖闾在这里一石两鸟:既是拜孙武为将军,又以这盛大的庆宴告诉天下人,他为了得一将军,舍得两个心肝宝贝儿似的妃子来换。为此,他特别表现得和孙武亲密无间,同坐一席。

席上除酒肉之外,还有淮南的橘子,果皮橙红,果肉甜而微酸,是很名贵的。大王阖闾亲自剥了橘子,请孙将军品尝。夫概笑眯眯地说:“此物生在淮南为橘,生在淮北就不是橘子,是枳了,味道也不好了。岂止是水土不同,物性迥异?一方水土一方人,世间贤士只要到了吴国,大有用武之地。”

伯嚭道:“那是自然。”

阖闾从青铜环耳兽足盘中又拈出六个橘子,问:

“孙爱卿,你看。这个环耳兽足青铜盘子好比晋国,这六个橘子便是晋国的六家世卿,呶,它们是范氏、中行氏、智氏和韩、魏、赵。六家世卿,各踞一方,争权夺利,依将军之见,这六个橘子——六卿之中哪个先灭亡,哪一个可以强盛呢?”

孙武笑着拣出两个橘子:“请大王先把这两个橘子吃掉。”

“哦?寡人得先知道吃的是哪一家。”

“范氏、中行氏。”

“何以见得?”

“六卿之中,这两家的亩制最小,租税却高达十分抽五。赋税征敛没有节制,常有民众冻饿而死,尸首丢在路边沟壑,官吏多如牛毛,军队庞大又动不动就兴兵打仗,长此下去,岂有不被吃掉之理?”

“唔,有理。”阖闾颔首,“接下来可以吃哪个?”

孙武又把三个橘子依次摆开:“这是智氏、韩氏和魏氏,他们的病根儿一样,只是程度略有不同。大王请看,盘子里只剩一个橘子了,这便是赵氏家族。六卿之中,赵氏亩制最大,租税最轻,官兵寡少,取民有度。晋国的社稷必然要落入赵氏手中。”

阖闾:“如此说,这五个橘子都该被赵氏吃掉的了?”

“不。大王应该有胃口,吃下所有的橘子。”

“如何吃得?”

“从前,黄帝广积粮谷,赦免罪犯,兵精粮足,才能够南伐赤帝,东伐青帝,北伐黑帝,西伐白帝,天下归一。后来的商汤王和周武王也是一样,得天之道,地之利,民之情,无往而不胜。”

阖闾思忖道:“寡人明白了。孙将军这一番治国安民的良策,让寡人顿开茅塞,也大开胃口。”

夫概插话说:“王兄不仅可以把橘子全都吃掉,而且可以把盘子也吞下去的,啊?哈哈。”

阖闾说:“言之有理。来,寡人与众位爱卿共同分享这些果子。吃下去,全都吃下去!”

大王与朝臣一块儿吃橘子,吃得津津有味。

好像他们这会儿不是在吃橘子,而是正在吃城池、山岳、河流、土地和诸侯。

吃得酣畅淋漓。

阖闾拣了一个最大的橘子,剥了皮,递给孙武:

“孙将军,寡人手中这一个橘子非同一般,它便是当今世上唯一可与晋国匹敌的楚国,它有二十万军队,素称之为‘卒有熛风’,天下强敌。来来来,寡人要立即兴师讨伐它,孙将军,伍大夫,分而食之。”

孙武没有伸手来接。

伍子胥却率先抓起了橘子皮,嚼了满嘴:“大王有令,敢不从命?看伍子胥把它的皮和核全部嚼碎了,咽将下去!”

孙武:“不可。”

阖闾:“嗯?——”

孙武:“大王,兵凶战危,须慎之又慎。兴兵十万,日费千金。如今百姓劳顿,人心思治,还要等待时机。”

伍子胥反问道:“长卿怕倒了胃口?”

孙武:“君王不能因为愤怒而兴师,将军不可因为怨愤而征伐。”

阖闾看看伍子胥,又看看孙武。

阖闾的心里不痛快,可是又觉得孙武言之有理。他急于征伐好胜,把希望寄托在孙武的身上,不料孙武却并不如他预料的那样急于挂印争功,夺个头彩。伍子胥已经气愤地吐了嘴里的烂橘子皮,等着他来裁决。伍子胥当然急于伐楚以报父兄被杀之仇,伍子胥越急,阖闾便越要抑制他,钳制他。阖闾问夫概对此如何看法,夫概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橘子早晚是要下肚的”。有一点可以肯定,阖闾见孙武不主战,伍子胥主战,两位举足轻重的大臣意见不一,至少应该再耐下心来等一等再说。身为君王,既要有急功夫,当断则断,处事果决,也须有慢功夫,站到高处,磨合群臣之间的关系。何况今日拜了孙武为将,至少应该给孙武些面子,把好事做到底,落个从善如流的美名。

阖闾说:“看来今日这橘子吃出酸味儿来了,也罢,留待他日再吃。孙将军,寡人既拜你为将,便寄予你无限信任,不可怠惰。别让寡人等得空白了头!”

话里有话。

孙武忙作揖道:“臣愿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既没有驳回孙武之策,又不轻不重地敲了孙武一下子。

这便是大王阖闾。

他忽然就哈哈大笑,忽然就勃然大怒,喜怒无常是他的权利和杀伤力同样奏效的武器;他说沉了脸,就吧嗒一下子沉下来;说亲切便亲切得情同父亲;肃穆得让人胆战心凉,亲切得也让人心惊胆战。谁也难于揣度他在刹那之间大脑的沟回里闪烁着什么,是重用,还是杀机?是信任,还是怀疑?是让你平步青云,还是叫你灭门九族?

他挥了挥手,道:“来呀,乐舞助兴!”

宫中妇人春风一般拥入,室内立即粲然一亮。令四座惊叹的是,美妇人个个儿腰肢细软,体态婀娜。这是大夫伯嚭深知大王阖闾失妃之痛,专程从吴楚边邑招来的女子。楚风蛮野,楚王却极其喜好细腰女人,楚国国中便有人为了勒细了腰肢而饿死的。细腰之风,也传到了吴楚边城。这些新近召来的美妇人,在钟磬琴箫的伴奏之下,呈示着古朴的野性和细腰时尚的娇软。舞蹈中糅进了楚人所崇拜的图腾凤鸟的形象,有某种神秘的意味,又在模仿着采桑的动作,在真实与幻境之间。

然而,这异域风情,特别是楚风之舞,不是没有意味的。又似乎在展示着大王伐楚、掠楚,甚至于灭楚的渴望。

一阵令群臣眼花缭乱的舞蹈之后,乐工们接着演奏《深潭赋》和《梅花操》。

居中低着云鬓奏琴的是哪一个?

竟然是漪罗!

孙武的心立即为之一震。

大王阖闾看了看孙武,又看了看那位酷似他心爱的皿妃的少女漪罗,饶有深意地眯了眼睛,淡淡地一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