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 正文 第六章 1

大沿帽 收藏 9 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1.html[/size][/URL] 赶回驻地的石头失魂落魄,边走边唠叨着:“长官,你不在我咋办?”迎面走来两名老兵,一见石头,就把平时对龙绍钦的恨都发泄到石头身上,故意上前撞一下,嘴里骂骂咧咧:“臭小子,好狗不挡道。” 石头停下,手攥紧枪,瞪着两名老兵。另一名老兵拍了石头脑袋一下:“眼睛往哪儿瞪,新兵蛋子你凶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1.html


赶回驻地的石头失魂落魄,边走边唠叨着:“长官,你不在我咋办?”迎面走来两名老兵,一见石头,就把平时对龙绍钦的恨都发泄到石头身上,故意上前撞一下,嘴里骂骂咧咧:“臭小子,好狗不挡道。”

石头停下,手攥紧枪,瞪着两名老兵。另一名老兵拍了石头脑袋一下:“眼睛往哪儿瞪,新兵蛋子你凶什么?你主子死啦。”没等他说完,就听石头嗷的一声,抡起枪托砸了过去,三个人打成一团。

两个老兵联手作证,把石头送进了禁闭室。石头背冲门坐着,呆呆地一动不动。门被推开,段旅长进来。石头闻声,机械站起,回身敬礼:“报告旅长!”

段旅长盯着石头问:“你在闹事儿?”石头面无表情地说:“是!”

段旅长神色凝重地说:“你是龙绍钦带出来的,现在他为国家壮烈了,你不以他为榜样,报仇雪恨,反倒打架闹事儿,像什么话?”石头立正说:“是!”

“这几天你就在旅部闭门思过,做后勤!哪儿也不能去!”

“是!旅长!”


段旅长接到林团长的信,悄悄赶往林团。团部内只有林团长和段旅长,两人在分析此次战况。“虽说小分队是中途改变计划,可是芥川却提前出现在小分队通过地点,显然还是有内奸泄露情报。”段旅长认为。

“没错,事后我们发现,芥川根本没有出现在小黄庄一带,所谓护送军官团完全是一个诱饵。”林团长对段旅长有点歉疚,因为事先林团获得的情报不是这样。

“这么说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局?”

林团长点头:“目的很可能就是吸引龙绍钦。”

“这么说,这个间谍隐藏很深,掌握我部情报一清二楚,甚至包括我们两军来往?”

想到这里,两人被这个想法惊得倒抽一口冷气,都不说话了。

还是林团先开了腔:“一时半会儿也不太可能抓到这个间谍,我们认真点再细细地查访吧。”段旅长哈哈一笑:“没错,跑不了他,龙绍钦情况怎么样?”他一直惦记着这个部下。

“到底是年轻人,生命力顽强,已经活过来了。”

段旅长松一口气,语带商量:“我去看看他?”林团长欲言又止:“段旅长……”

段旅长疑惑地看着林团长。林团长紧盯住段旅长:“龙绍钦还活着这件事最好对你部暂时封锁消息。”

段旅长恍然大悟,连忙点头。

简易病房内,只有一张病床,龙绍钦躺在床上,气色已经好一些,阳光射进来,照在龙绍钦苍白的脸上。他慢慢睁开眼睛,眼前影影绰绰有人头晃动,他试着张嘴说话。

那脑袋挨近了,清晰了,是大春,正带着一点邪笑看着他:“哎,你醒了,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吗?”

龙绍钦一见大春,倒是立刻清醒,他内心充满感激。虽恩重如山,却找不着合适话语,因一向羞于表达,一时语塞。

大春大大咧咧地笑:“哈哈,我知道你内心充满感激之情,你不用说,我心领了。不过呢,哎,干脆你弃暗投明参加八路军算了。”

龙绍钦想笑不敢笑,怕扯动伤口,于是掉过眼睛不看大春。大春赶紧说:“别笑,你还没拆线,我可知道那难受滋味儿。前年有次打仗,我伤了肚子,伤口一尺多,比你的还长。缝了30针,绷得紧紧的,一点动弹不得,根本不敢笑,一咧嘴就疼,别笑啊,千万别笑。”

龙绍钦转过脸,实在憋不住笑,“唉哟”叫了一声。吓得大春再不敢说话。

龙绍钦艰难转过脸,看着大春,哑声道:“欠你一条命,会还的。”

“你这人真小气,一天到晚打个小算盘。都是中国军人,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谁欠谁?”

龙绍钦看着大春说:“芥川没去小黄庄,他一直盯着我,我被他伏击了。”大春笑了:“那麻醉药没把你脑子弄傻啊,成,还够用。这小鬼子的情报算是做到家了,你们段旅可真够复杂的。”

龙绍钦要起身,大春赶紧按住:“干什么!就你这个样子还想打芥川?连芥川一个手指头都干不过!”

龙绍钦根本起不来,气得捶了一下床。大春安慰他:“你安心在我们这儿养伤吧,现在外面都传你已经死了。我们要让芥川他们确信你已经死了。”

龙绍钦想到苏云晓要是以为自己死了,会很难过,可这个话对着大春,他当然说不出口。就在这时,段旅长掀开门帘进来。

大春立刻起立敬礼:“段旅长!”

龙绍钦在床上一见旅长心情激动,赶紧欠身,触动伤口“唉哟”一声,差点跌下床去,吓得段旅长和大春一起上前扶住。龙绍钦满脸歉疚:“我没有完成任务,任凭长官处置。”

“你没有被芥川打倒,就是最大成功。”

龙绍钦还要争辩,段旅长连忙打断:“好了好了,就算给你处分,也等你伤好了。”沉默片刻,龙绍钦说:“旅长,我有很多困惑。”

段旅长点头示意他说出来。

“八路军他们的做法,你赞成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没有错。你是一个职业军官,你在完成任务,但是……”段旅长并没有正面回答龙绍钦的疑问。

龙绍钦却没有放过旅长:“我在德国军校受训多年,教官第一堂课就教育我们,作为一名军人首要职责是服从长官命令,任何情况下执行命令不打折扣。”

“你没有错!”

龙绍钦激动地说:“可我要坦白,那个时候,我看着百姓被杀,那女孩要被鬼子强奸,我真想冲过去杀他个痛快。我觉得大春他们没有错,我们是该救那些老百姓。”

段旅长是一个经历铁血生涯多年的职业军官,他不想也没有能力为龙绍钦解释什么:“你有这种反应我很理解,这是一名职业军人必须经历的。军人的命就是这样,痛苦,孤独,悲伤,疑虑,只有白痴才感受不到这些。”

龙绍钦喃喃地说:“我宁可做个白痴,也不想这么痛苦。”

段旅长看着龙绍钦眼睛,语气恳切:“我刚上战场时,和你一样。多一些战场经验,你会老练起来,时间会改变一切。”

龙绍钦脱口而出:“你说的老练是什么,是冷血?”

段旅长身体慢慢挺直,没有回答,他无力回答。龙绍钦觉得自己是在给旅长出难题。他知道旅长是一个老派军人,忠实执行上级命令,从不打折扣,也从不问为什么,看到他,就像看到自己的未来。


苏云晓在收拾床铺准备休息,收拾东西时触到文轩放在床头柜上的文件,是战区一份表彰龙绍钦壮烈殉国的通报。她捧着这份通报慢慢坐下,一动不动。文轩进来,看见妻子手中通报,神情黯然。他上前取过通报,放进抽屉,揽过妻子,一时无话。

过了一会儿,文轩低声道:“他还有亲人吗?用不用通知他们。”

苏云晓看文轩,神情呆板:“你应该清楚的,他们全家都被日本人杀了,他一个亲人也没有了。”文轩沉默着,苏云晓神色茫然地问:“还想知道什么?”

文轩看着苏云晓半晌,终于还是问了出来:“你们当时……婚了吗?”没等苏云晓回答,文轩就紧接着说:“算了,我不该问,休息吧。”

苏云晓的声音空空洞洞:“没有,我亲眼看着他们全家被日本人杀了。我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

“嫁给我后悔了,是吗?”文轩忍了又忍,还是说了出来。

“不,你是好人。”

“可是你从来没有真正爱过我。”

苏云晓坐直了身子:“不是这样,他是我的初恋,不可能忘记。我和你在一起就是想重新开始。”苏云晓终于支撑不住,瘫倒在丈夫怀里,痛哭失声。

文轩眼睛湿了,他理解妻子,这是失而复得的珍贵感情,谁能想到这么快就让苏云晓得而复失?他紧搂住妻子:“这是战争,我们都是军人,你要坚强。”

“是我害死他,是我!”

文轩大怒:“别胡说,这种混账话能随便说吗!”苏云晓在丈夫怀里痛哭:“全都怪我啊,全怪我啊!”

文轩紧紧搂住妻子:“你要怪就怪我吧,是我拦着你,没让你早到十分钟。”

夫妻俩紧紧拥抱着。


段旅长离开后,疲倦不堪的龙绍钦又一次睡去,但睡得很不安稳。

门轻轻推开,九儿端着脸盆进来,轻轻走到龙绍钦床边,看着熟睡中龙绍钦不安稳的脸。这张脸时时显出痛苦和扭曲表情,九儿看着,眼中也渐渐充满了忧伤,不由伸出手去似乎想抚平龙绍钦眉间深深的皱痕。

就在九儿的手将碰触龙绍钦脸部的瞬间,龙绍钦突然挣扎起来,低吼道:“不,不,不……”九儿愣住,原来龙绍钦在做噩梦。

九儿坐在床边,伸出手,将龙绍钦两只手紧紧握住,看着他那张饱受苦难折磨的脸,眼中充满怜悯。直到龙绍钦渐渐安静下来,九儿才慢慢松开手,并轻轻擦掉龙绍钦额头上布满的冷汗。龙绍钦醒来时,九儿已经离去,他感觉到有人来过,侧过身去看到,一盆热水放在床旁,盆中浮着一条雪白毛巾,盆中隐隐泛起氤氲水蒸气。

两天之后,龙绍钦已经拆完线,正欲起身做点小活动。突然林团长一步跨了进来,龙绍钦赶紧起身,要立正行军礼。林团长上前按住龙绍钦:“坐下,坐下,刚拆线,要小心。”

龙绍钦身体虚弱,被林团长一按就坐下了,他表情尴尬:“我现在这个样子简直成了废人。”林团长拉过椅子坐下,哈哈一笑:“精神不废,人是废不掉的。”

“林团长,听说您入伍前是燕京大学历史系学生?”

看到林团长点头承认,龙绍钦接着说:“我不敢相信,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将领,怎么可能是历史学者?”林团长呵呵笑了:“学者哪里谈得上,学生而已,形势所迫嘛。如果没有侵略没有战争,我们人生第一选择可能都不会是军人。”

龙绍钦摇头:“我和您不一样,我父亲行伍出身,曾经做到将军。从小就送我读军校,先国内,后国外,我父亲希望我子承父业,能在军界出人头地。”

林团长一直关注龙绍钦表情,期待他继续说下去。龙绍钦却不愿再说了,冲林团长一笑:“总之,军人生涯是我的命。”

“难怪你军事素质过人,是家传啊。”

龙绍钦把话题转到林团长身上:“林团长,我一直好奇,从学生到将领,这过程就没有困难?”林团长看着龙绍钦,语气诚恳:“我明白你的意思,段旅长也跟我提到过你,说你精神负担很重,有些事情想不通,放不下。”龙绍钦垂下头,有点自言自语:“段旅长了解我,但不能帮我。大春说得对,战争中作为军人,有时活着比死更难。”

林团长接过话头侃侃而谈:“以你的智商,没有谁能帮你,只能靠你自己。所谓战争,不管它发生在哪里,也无论谁的成功与失败,都是用无数个年轻鲜活的生命换来的。作为军人战场上为国捐躯、马革裹尸是勇气;活着承受战友部下流血牺牲是勇气;有时甚至因为自己失误导致最亲密战友死在自己怀里,承受这些更需要勇气。”

龙绍钦嗫嚅着说:“我懂,但我受不了,我可能并不适合当军人。”

林团长起身,没有看着龙绍钦,但声音非常温和,并且有一种苍凉:“我知道你经历了很多常人不能理解的非常状态,但有些事情你必须忘记。你必须相信的是,你和你的战友,付出的这些牺牲、痛苦,是有意义的!我们进行的战争是反侵略战争,是伟大的,光荣的。历史会记住你、我,会记住我们这些为祖国战斗的中国军人。”

夕阳西下,窗外斜射进来的阳光洒在龙绍钦脸上,他呆站窗边,任那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林团长早已经离去,但是林团长温暖苍凉的声音仍回响着:“军人是有荣誉感的,但你要知道,这个荣誉并不是来自战争,而是来自人自身。什么叫高贵?作为军人它是勇敢、坚韧、不惧牺牲,但这一切还不够;侵略者和野兽跟人的区别在于,我们内心深处有份永恒的同情心。”

阳光洒进龙绍钦的眼睛,龙绍钦表情专注,他觉得林团长似乎触摸到了他心灵深处某些东西,他在这些自己曾视为洪水猛兽的军人身上,看到了信仰的力量,信念的力量。他感觉自己有点儿羡慕他们,羡慕这些穿着灰扑扑的军装、扛着各种不同牌子枪械的军人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