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了 第四章 第九节 拒绝升迁当助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


第九节 拒绝升迁当助理

周飞盘算着向“小仙女”发起冲锋,但他不知道在何处下手,如何才能避人耳目。周飞认定了“小仙女”才是自己的一切,这种感觉无比美妙,口若悬河的周飞也无法把这种感觉精准的描述出来,如果非要给一个交待,那就是“小仙女”给了他不是初恋却胜似初恋的感觉!周飞再也没有把“小仙女”跟自己的初恋情人秦芳对照,更没有拿她去跟樊静对照,樊静只是他人生中一个走马观花的看客,周飞已经彻底忘记了她!

日子飞快,转眼到了夏天,算起来,周飞进拓邦就快满一年了。“小仙女”依旧没心没肺地,整天都有些男员工像嗡嗡叫的苍蝇一般盘旋在她身边,这其中就包括周飞手下的员工张小龙。令周飞欣慰的是,他从来没有听到过“小仙女”的绯闻,更没有见过她跟谁出去过。

不久后,一个车间的主管被竞争对手挖角,生产部经理力荐周飞补缺,公司组织人私下里对周飞进行了三天民意调查,一周后上面下达了任命,周飞措手不及,他对车间管理已经有些厌倦了,觉得那点事太简单了,而且一直要对内,周飞向往的是一些有挑战性的工作,最好能有机会多与社会接触,学一些交际能力。

就在那个主管走前的几天,人力资源中心要增加一个专门做教育训练和企业文化的助理,消息是寇文透露的,她找了周飞,叫周飞找兼任人力资源中心经理的兰小姐说说,她自己也在上面帮周飞推荐一下。当时周飞没当一回事,虽然这个工作对他来讲有相当的挑战性,而且跟外面社会接触的机会也多些,但是,去给寇文当助手,他多少有点心不甘情不愿,而且,叫他找人说情比让他跟“小仙女”表白还难,当场就回绝了。

“任命书”一下,周飞有点急了,他知道,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不能再等了!车间找周飞请客的组长们看到他黑着个脸,都私下里骂:“妈的,还没上任就装得跟个大爷似的!”

对于周飞的晋升,刘副总本来不同意,他觉得周飞还是欠锻炼,而且对于员工成长,他有他的一套计划,后来看到生产部经理求贤若渴的样子,再加上民调显示周飞很受同事们的爱戴,就勉强点了头,并强调先代理三个月,以观后效,工资也不要作调整。

周飞好不容易说服了生产部经理然后又去找了兰小姐,希望调到人力资源中心当助理,兰小姐很诧异也很高兴周飞能再次到她手下共事,但她不敢定夺,就打电话给台湾的刘副总。刘副总了解情况后,一口就答应了,还在电话那头说:“这小子头脑还是蛮清醒的,我没看错他!”

本来刘副总准备下次来大陆就把周飞调到人力资源中心的,还怕周飞有情绪,这下他自己要求了,就顺水推舟做了个人情。

周飞就高高兴兴地到了人力资源中心报到,这时候,凌雁才开始有点关注周飞,听到同事们议论,她也觉得这样的事有点不可思议,如果这人不是疯了,就是太有个性了!

周飞进了办公室,着实兴奋了几天,他觉得坐办公室是一件非常体面的事,大小也算是个白领,整天跟文字打交道,而且还能有机会出差。当天晚上周飞就给老爸老妈打了个电话,二老也是高兴得手舞足蹈。后来有人问他们你儿子在外面做什么?他们就会自豪地说:“我儿子啊,坐办公室!”

兴奋劲一过,周飞就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因为公司是电脑办公,除了签名外,所有文件都是用电脑来完成的,周飞对电脑一窍不通,当年在学校时,只学了Basic语言基础,而且这个省重点职业学校,只有十来台286电脑,学校当作“国宝”一样,校长夫人亲自镇守微机房,除了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一周能有一次上机机会外,其他专业的学生,几乎连电脑都没看过,就更别说上机操作了。

周飞写得一手好钢笔字,第一次兴冲冲拿了一个手写的工作资料给总经理签字,满心希望着他能称赞几句,结果,总经理拿过去看都没看就丢给了周飞:“打印出来,如果自己不会打,就让你的主管帮你!”

周飞听得出来总经理的语气不对,突然感到无比大的压力,为了打印资料,周飞请了好几次客,代价无比惨重,他不愿再每次都说好话求人,就决心在一个月内学会电脑操作。寇文教了周飞简单的开关机和收发电子邮件,其他办公软件就要先学会打字了,周飞的拼音又不行,就只有苦背字根,练五笔。

那段时间,周飞是真下了苦功夫,作梦都在背字根,晚上两三点钟才回宿舍,早上提前两小时到办公室,公司规定晚上下班后,办公室是不允许开灯的,周飞就黑灯瞎火地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守着一台电脑学。有一天早上六点,清洁工提前到办公室打扫卫生,周飞躲在一排电脑后面,突然一抬头,把那个清洁工吓得一声尖叫,丢了扫帚就跑。

人的成长和进步,有时候是被逼出来的。刚开始,看到同事们运指如飞,周飞把电脑这个玩意当作了尖端科技,总认为自己穷其一辈子恐怕也学不会,没想到十天一过,就有点得心应手了,虽然打字慢点,效率低点,但也基本上可以应付平常的工作。那时候他还在想:自己如果早十年这么努力,早就上了大学,光宗耀祖了!

就在周飞调到办公室的那段时间,另外一个男人胡亮正准备着回家结婚,那时候,一枝花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了。本来胡亮还想着两个人就在这家工厂打几年工,把小孩生下来,有了钱以后再回家办手续,但是已经容不得他了。

一枝花并没有催促他,是胡亮自己混不下去的。工厂里有几个来自同一个地方武校毕业的保安与外面的黑社会勾结,监守自盗,把厂里的许多贵重物品偷出去卖,胡亮并没有参与,但作为保安队长的他,难辞其咎,老板娘发火要炒了胡亮,胡亮就暗中调查,然后派出所的人过来抓走了两个保安,没被抓的几个保安就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与胡亮发生了冲突,保安加他们的老乡总共十多个人,把胡亮给痛欧了一顿,胡亮下手也重,将其中的三个人打成重伤,被派出所关了三天,出来后,老板给了胡亮两千块钱,就算把他给打发了。

后来胡亮被调去做了总务,但那些被炒掉的保安和那些黑社会混混却不肯罢休,整天骑着摩托车在工厂外面转悠,扬言要挑了胡亮的脚筋。胡亮倒是不怎么怕,胆大的一枝花劝了几次也就没再管,直到有一天一枝花晚上出去买夜宵,被人在后面上来按在地上踢了几脚,才眼泪汪汪地跪在地上求暴跳如雷要出去拼命的胡亮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她肚子里的孩子考虑。

胡亮辗转打听到了周飞的工厂地址,就跟一枝花拖着行李来找他告别。周飞见到胡亮和一枝花,激动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两个曾经受伤的大男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一枝花站在一旁又是傻笑又是抹眼泪。

胡亮找周飞借了五百块钱,说是要给自己老丈人买部手机,自己口袋里钱又不够。周飞就觉得,一个穷困潦倒的女婿肯化两千多块钱给自己的丈人买礼物,这个丈人就是花岗岩头脑也应该被感动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