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帝国·恶魔启示录 第一部 喋血辽东 第四节 不死僵尸(2)

wjxmcx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2.html[/size][/URL]  正在这时,坐在东首一位黑袍人突然站了起来,根本看不清他有何动作,忽然已到前面,四个武士只觉眼前人影一花,手脚竟似被人全部吸住,挣脱不得。   那黑袍人抓起了他们,忽然冲出店外,这店里己坐了不少人,店门更有十多二十人,但这黑袍人一缕烟般闪了出去,连别人的衣角也不沾一下,店门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2.html


正在这时,坐在东首一位黑袍人突然站了起来,根本看不清他有何动作,忽然已到前面,四个武士只觉眼前人影一花,手脚竟似被人全部吸住,挣脱不得。

那黑袍人抓起了他们,忽然冲出店外,这店里己坐了不少人,店门更有十多二十人,但这黑袍人一缕烟般闪了出去,连别人的衣角也不沾一下,店门的布帘也不多扬一下,外面的雪地上,便传来了一声短促的惨叫,那黑袍人倏地闪入店内,已坐在原地对着锦衣人的位置上,坐下来,用一双带血的手,气定神闲的喝酒,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似的冷冷笑道:“在我大明帝国,毛子也敢撒野?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龙天看了纳兰飘雪一眼,意思是问这位老兄哪位?

纳兰飘雪缓缓道:“辽东大侠铁青山,内力有极深的造诣,据说他的龙象功已经练到出神入化,可以同时连环震死二十个人。听说由于某些原因极恨罗斯帝国的人”

铁青山愣了愣:“朋友好眼力,不知是何方神圣?”

纳兰飘雪笑道:“在下纳兰飘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而已。”

铁青山:“哦。。”了一声便又坐了下去,再也不望纳兰飘雪一眼了,“纳兰飘雪”这名字实在没什么名气,他觉得自己犯不着和这种人打交道。

克涅夫怒道:“你竟然公然杀我的人。”

“放心,他们都还健康得很,只不过一个来月起不了床罢了。”铁青山缓缓道:“我也是为了他们好,以他们三脚猫的功夫,进去只不过让食人族多了一顿晚餐而已,何必呢?”

克涅夫:“那阁下是不是要试试看我的功夫够不够资格进树海啊?”

铁青山立刻站起身来冷冷道:“我觉得毛子都没有资格进去,你还是带着你家小姐回去过你的小贵族生活吧。”

克涅夫怒道:“我先送你回老家!”斜身上步,左掌横挡,右掌一挥,竟然同时使出了大摔碑手和绵掌的功夫。大摔碑手用的力道极为刚猛,招数一发,掌风呼呼;绵掌用的却是一股阴柔的力道,无声无息。但内功更胜外功,他的绵掌已是练到击石成粉的境界。

克涅夫的心目中虽然根本没有将铁青山放在心上,但是此刻已经怒极,一见面就使出杀手绝招。

不料这个铁青山一出手就把他震慑了。

铁青山小臂划了一道圆弧,双掌缓缓推出,看似轻描淡写,内力之强,竟是沛然莫之能御,而且招里藏招,式中套式,这掌势划成的弧形,竟然蕴藏着六种不同的变化!

双掌相交,声现郁雷。铁青山只是身形一幌,克涅夫却给他震得退了两步,而且铁青山那一式变化,掌锋斜削而过,把他的衣襟也削去一幅。

“小管家就是小管家,学我们明帝国的武功也只能学得三成像而已。”铁青山有些不屑。

克涅夫喝道:“好,那你就来试试我罗斯帝国的武道”

他霍然长身而起,忽然已站在铁青山面前。左掌在铁青山眼前挥过,右手闪电般抓铁青山的腕子。这并不能算是很精妙的招式。

铁青山七八岁的时候,就已学会对付这种招式的法子。他就算闭上眼,再绑住一只手,一条腿,也能避开这一着。

铁青山冷笑道:“丢人现眼!”冷笑声中,已出了一掌,这一掌使出了第八重的龙象功!

但克涅夫的招式却已变了,忽然间就变了,也不知是怎么变的。

铁青山忽然发现克涅夫的右手在他眼前,本来在他眼前的那只左手,竟已扣住了他的腕子。

他这才吃了一惊。

这一两年来,他会过的绝顶高手,比别人一生中听说得还多,但他却从未见过,像克涅夫这类那么简单,那么有效的武功。

这一招好像就是准备用来对付他的!

铁青山的腕子立刻被扣住。

克涅夫低叱一声,额上青筋一根根凸起,手臂反抡,竟将铁青山整个人摁在了地上,左手一伸用力勒住了铁青山的脖子,双脚夹住了铁青山的腿上的关节。

身怀绝技的辽东大侠竟然浑身无法动弹。

纳兰飘雪对龙天微笑道:“是罗斯帝国的摔跤术。”

龙天:“记不记得上次我是怎么对付这种摔跤术的。”

纳兰飘雪:“你把全身都涂满黄油。滑得跟泥鳅似。”

龙天:“如果是你会怎么对付?”

纳兰飘雪:“我会直接砍了他。”

龙天叹了口气:“或许我们该把这些方法早点告诉辽东大侠先生。”

可惜铁青山现在就算知道也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得“蓬”的一声,他只觉胸中气血翻涌,运气三转方能呼吸如常。他拼命挣扎,但克涅夫的手臂如同铸铁一般无法动摇分毫,反而慢慢的收紧,势要让铁青山窒息而死。”

“阿弥陀佛,施主胜败已分,可以停手了。”四僧中其中一位已站起身来想要阻止惨剧的发生。

说着,身形一晃,再看见他的时候,他已扶着铁青山坐下休息。

克涅夫这才发现原已受自己控制的铁青山突然间从自己手中消失了了。

纳兰飘雪:“是少林寺四大首座之一,天象大师。”

众人闻言不禁有些动容。

克涅夫哈哈笑道:“莫非明帝国的人喜欢车轮战?”

天象大师叹了口气:“大家都有要事要办,施主和辽东大侠的恩怨就此了结,如何?”

克涅夫狞笑道:“你打得赢我就了结。”

他刚开始说第一个字,他的右手已向天象伸了过去

说完,克涅夫的手已扣住了天象大师的腕子——是左手而不是右手。

他的右手还停在哪里,左手却已突然闪电般的探出。

这种招式说来并不玄妙,甚至可以说是很陈旧很老套的变化。

但他却用得实在太快,太有效!

天象大师的注意力好像已完全集中在他右手上,根本没有防备他这只左手。

要命的左手。

就在这一霎那的功夫,只见天象大师已被扣住的那只手,忽然闪电般得抽了出了,往克涅夫手腕上一拍。

这一拍就像是拍苍蝇似的,克涅夫的手腕也就好像是只苍蝇,竟被拍得动弹不得。

克涅夫嘴里骂道“死秃驴”的“驴”字还没有说出来,便听得“克嚓”一声,手腕已被生生被拍断了。

克涅夫咬紧牙关,竟未惨呼出声,但脸上却苍白得全无一丝血色,身子摇了摇,终于晕倒在地上。

这时酒馆里每个人都已失惊变色,大家都知道天象大师武功很高,但却没有几个人能看出他是如何出手的?

龙天虽然看出了他的出手,但还是看不出这是什么招式,出手竟是如此巧妙?

纳兰飘雪拍了拍头:“哎呀。”

龙天:“哎呀什么?你知道天象大师用了什么招。”

纳兰飘雪:“我差点忘记告诉那个克涅夫,天象大师的脾气一向不好,不怎么喜欢别人乱骂他。”

龙天:“你怎么老是晚一步。原本天象大师只是想制住他而已,现在倒好,骨折了。对了他用的是什么武功。”

纳兰飘雪:“沾衣十八跌。”

龙天:“少林寺的大师果然厉害,简简单单的沾衣十八跌竟然用得如此出神入化。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纳兰飘雪附在龙天耳边轻声道:“需不要这么拍老和尚的马屁啊。”

龙天悄声道:“相信我,多拍马屁没坏处。尤其是少林寺的和尚,以后挡箭挡枪子都得靠他们。”

果然,天象脸上展开了笑容:“区区拙艺又怎么比得上鬼统领的‘惊雷神指’呢?”

众人顿时起了一阵骚动,这次骚动比天象大师出场时更大。

那始终喝着酒,没精打采的人,却忽然长身而起,动容道:“阁下就是当年喋血帝都,剿平乱党,屠灭帝都四大世家,斩杀前任锦衣卫指挥使云海峰。闯入东厂夺取帝印,以一己之力扶持当今皇上登位的鬼统领?”

龙天微笑道:“哇,要不要那么夸张,竟然加了那么多的形容词。”

虽然他口上说的轻松,但突然被人提及曾经的往事,心境不禁开始有些波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