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民国乡村改革风云 正文 第八章 去团部 刘永义遇上旧识

张海祥 收藏 9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


第八章 去团部 刘永义遇上旧识

乘马车 三个人吟诗作词

出了县府,刘永义向团部走去,到了团部门口,一个人从里面跑出来,差点和刘永义撞个满怀。

“五姨太?”刘永义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不是五姨太!”对方大声说道。

“那你是……她妹妹?”刘永义疑惑地打量着对方,她与五姨太实在是太像了,脸儿、身材、甚至神态都与以前的五姨太一模一样,只是以前的五姨太身着旗袍,妩媚而性感,现在的她则身着戎装,美丽而豪放。

“别瞎猜了,没错,我就是当年蒋胖子身边那个,但我不是他的五姨太,蒋胖子只有四个老婆,根本就没有什么五姨太!以后不要再叫我五姨太,我不喜欢这个称呼,我叫李-静-玉。”

“哦……李夫人。”

“跟你说话真是气死人了,什么李夫人,我还没嫁人呢。”

“这样呀……太好了。”刘永义大为高兴,感觉像飘到了天上,他心里暗想:还没有嫁人,那自己岂不是大有机会?

“好什么吗,我爸跟你说啥了?”

“哦……你就是李副主席的女儿?”刘永义感到有些失落,江西省副主席的女儿,追起来难度太大。

“没错,就是我。”

“李副主席找我,是要我保护你,同时还要我帮助你搞改革。”刘永义说道。

“那你以后就要听我的,知道吗?别自作主张,更不要胡思乱想。”

“我一定听你的,你要我干啥,我就干啥。”刘永义满口答应道。

两人正说着,刘致中走了出来,他对着刘永义说道:“知道了吧,蒋胖子满口胡言,他那有什么五姨太,就他那副狗屎样,配得上李小姐吗?”

“是呀,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李小姐这么漂亮,怎么可能看上他嘛?”刘永义说道。

两人的对话让李静玉有些难堪,毕竟假扮五姨太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过还好,门内又走出了两个三十来岁、教师模样的人,李静玉于是借这个机会把他们的对话打断,她向刘永义介绍道:“这两位都是南昌大学的老师,是研究农村问题的,我爸要他们跟我一起去搞这个农村改革,这位先生叫金有志,这位叫苏进学。”

介绍完后,李静玉说道:“刘连长,我们这就出发吧。”

刘永义看了看天空,然后说道:“现在天气太热,走起来容易中暑,还是等一等吧,等太阳偏西一些、天气凉快了再走。这样吧,我请客,请你们三个和我们连里的军官一起去大吃一顿,七叔,你也一起去吧。”

“我就不去了,你们几个去吧。借这个机会你们好好认识一下。”

在城里的余味斋,刘永义等七个人聚在一起喝着酒。

“你们打算在乡下搞什么改革呢?”刘永义问道。

“我想办一所学校——孔子学校,用东方的礼教中庸思想和西方的民主自由思想来教化村民。”金有志首先回答,“目前的中国正处在一个由旧的农业社会向新的工业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这个时期需要农村为城市提供一大批拥有一定知识和技能的劳动者,我办孔子学校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城市培养合格的劳动者。”

“我想办农村合作社。”苏进学说道,“我认为农村目前的最大问题是贫穷,贫穷的根源是生产率低下,而生产力低下的根源是一家一户单独生产的落后的生产模式,如果我们用合作社的方式把农民组织起来搞分工协作的话,就能大大提高农村的生产率,进而使农民富裕起来。”

“我不同意老苏的说法。”金有志反驳道,“一家一户的生产模式并不落后,是适应中国的实际情况的,农业是一种简单劳动,搞分工协作和不搞分工协作的区别并不大。你们看英国、美国等发达国家,她们在工业上都搞了分工协作,但在农业上却没有这样做,仍是一家一户的生产模式,为什么呢?不就因为农业是一种简单劳动吗?”

“我反对老金的说法。”苏进学开始红脸,“谁说简单劳动就不需要搞分工协作了?对农业生产来说,搞分工协作与不搞分工协作的区别是很大的。况且,现在的农业生产简单,那是因为农民们仍在使用落后的生产工具,如果他们使用了机器、化肥、农药这些先进的生产工具的话,那农业生产就不再是简单的了。”

“就算是用上了机器、化肥、农药,农业生产也复杂不到哪去!也没有必要搞分工协作!你看看英国、美国这些西方国家,那里的农民已经用上了机器、化肥、农药,可结果怎么样呢,不还是实行一家一户的生产模式吗?”

“你怎么开口闭口就是英国、美国,难道她们做的事情就一定正确?我们就不能有自己的思想?我看你是崇洋媚外。”

“什么,你说我崇洋媚外?”金有志站了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套合作社模式根本就是从苏联的集体农庄搬过来的,你才是崇洋媚外。还有,你的学生中,三成都做了共产党,我看你不仅崇洋媚外,你还是共产党!”

“你想找打是不是?”苏进学挽起袖子也站了起来,“你敢说我是共产党,呸!我告诉你,我可是老牌的国民党,党龄比你还多两年!你说我的学生中有共产党,你的学生呢,八成都做了洋人的买办,我看你是洋奴!”

两人说着说着就要动手,一见这种阵仗,刘永义赶忙站起来劝道:“两位都各退一步,各退一步,这次下乡要合作,和为贵,和为贵。”

“两位老师听小女子一言。”李静玉也赶紧起来劝解,“两位的主张虽然不同,但根本目标还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发展农村嘛。至于谁正确、谁错误,这要由结果来定,谁的方法成功了,谁的主张就是正确的。”

两人这才松开手,坐下来重新喝酒,至于李得田和两位排长,他们听两人的对话听得是一头雾水,想说话也不知从何说起,只好闷着头喝酒吃肉。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太阳向西偏了许多,天气也凉快了不少,于是,刘永义带着部队出发了,他从城里雇了一辆马车,让李静玉三人坐到车上。

一路上,只见道路两旁群山高耸、密林重重。面对这样的景色,刘永义等人心惊胆颤,生怕高山密林间会有子弹射出,李静玉等人却心旷神怡、诗兴大发。

金有志首先卖弄起来:“各位,好山好水出好诗呀,我现在成诗一首,大家听听,给些意见。”接着,他念道。

高山耸入白云间,碧水垂下小溪里。

白马轻车向何方?直向远方青龙乡。

“不怎么样,诗里只有景,没有人,更没有情,还有,这拉车的明明是一匹红色的骡子,你干嘛说是白马?”苏进学评价道,随后,他也来卖弄了,“我也起了诗兴,得了一首卜算子,大家听听。”跟着,他念道。

艳阳挂山腰,鸟鸣绿树间,

时有猿啼二三声,回荡山林间。

身在马车上,理想在心中,

阵阵轻风伴我行,助我早成功。

“你的词也不怎么样,里面虽说有人,却只有你自己。”金有志贬低道,接着他问李静玉:“李小姐,你怎么样,是否也有了一首?”

李静玉笑笑道:“我离开中国多年,吟诗填词的本领丢了许多,现在试着来一首减字木兰花,你们听听如何?”接着,她轻声吟道。

犬吠鸡鸣,听来便知有人家,

白马轻车,快慢总伴夕阳行。

水去风追,恰似男女情相悦,

我思他想,但愿心儿能相知。

“好好好,李小姐的词写得最好,有景、有人、有我、有他、有情。”苏进学评价道。

“当然是李小姐的最好,有景有情,好极了。”金有志附和道。

“两位老师过誉了。”李静玉谦虚道,接着她问刘永义:“刘连长,你怎么样,是不是也来上一首。”

“不行不行,我可不行,我不会写诗。”刘永义有些难堪。

“不会写诗不要紧,让李小姐教你就是了,哈哈哈哈。”苏进学大笑,跟着他又感叹道:“虽说研究中国农村近十年了,可从来也没去过农村,现在一来,才发现农村原来那么美!”

“是啊。”金有志赞同道,“如果能早几年来,只怕现在我都出诗集了。”

一路上还算好,平安无事,傍晚到达了青龙乡。

通过电话,高平之知道了李静玉等人要来的消息。他不敢怠慢,早早就带了几十个人手举小旗在镇口守着,见人到了就赶紧上前欢迎,然后把李静玉等人迎到了自己家里。

“李小姐,你们就住在我家里吧?”高平之说道。

“干嘛要住在你家里呢?”

“这样做,一是舒适,我家的房子是全镇最好的,二是安全,我家的院墙又高又坚固,两边又有碉堡守护。”

“刘连长,你说呢?”

“我觉得高老爷说得对,你们就住在高家大院吧。”刘永义说道。

“我认为不妥。”李静玉拒绝道,“我是来青龙乡做乡长的,不是做高老爷客人的,住在高家会影响老百姓对我的印象,老百姓会认为我和高老爷是一伙的,不替他们说话。”

高平之有些尴尬,刘永义问道:“李小姐觉得住哪合适呢?”

“不要叫我李小姐,叫我的名字——李静玉,或者称呼我的职务——李乡长,这住宿吗……刘连长,你现在住哪?”

“我住在乡公所旁边的一栋楼上。”

“好,我就住在那里。”

“那里?不太好吧,那周围还住了我的一百多个弟兄,现在天热,那些家伙整天袒胸露怀的,两位老师倒没什么,你一个女孩子就不方便了。我觉得你还是住在高老爷家里比较合适,你可以和高家的女眷住在一起。”

“那没关系,叫你的那些弟兄平时注意一下就行了。”李静玉坚持道。

见李静玉如此坚决,刘永义只好答应,他叫来自己的勤务兵吴通,对他吩咐道:“吴通,你带上几个弟兄,把我的行李搬到一楼,把二楼打扫干净给李乡长住。还有,楼房旁边的那间房子也打扫干净给两位老师住。”

吴通答应着走开了,这时,高平之说道:“李乡长、刘连长,你们一路上辛苦了,我在家备了些薄酒便饭,请你们务必赏光。”

吃进饭后,天色已经很晚了,刘永义把李静玉等三人带去休息。

把李静玉带上二楼后,刘永义说道:“房子的一些窗子坏了,风一吹嘎吱嘎吱的响个不停,明天我叫个木匠来修好它。还有,我准备雇个女佣来服侍你,给你做饭、洗衣,扫地什么的,你看怎么样?”

“做饭就不必了,给我洗衣扫地就可以了,饭和你们一起吃。”

“这样嘛,也好,我叫厨子给你们单独做。”

“不用单独做,我们和你们吃一样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