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就是一场游戏 正文 ◎梦断晋阳桥

战国游戏马甲 收藏 4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size][/URL] ◎梦断晋阳桥 智氏一族在晋国几百年的繁衍生息,根深蒂固,赵无恤想要诛灭智氏一族何其艰难,保不准有几个漏网之鱼。豫让就是其中之一。 智氏那么多的人,赵无恤真的要赶尽杀绝,没个十天半月也杀不完,在这过程中还会源源不断地有人逃生,但是没有人去想过要复兴智氏家族,连一个想报仇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


◎梦断晋阳桥


智氏一族在晋国几百年的繁衍生息,根深蒂固,赵无恤想要诛灭智氏一族何其艰难,保不准有几个漏网之鱼。豫让就是其中之一。

智氏那么多的人,赵无恤真的要赶尽杀绝,没个十天半月也杀不完,在这过程中还会源源不断地有人逃生,但是没有人去想过要复兴智氏家族,连一个想报仇的人都找不到,这就是豫让感到悲哀的地方。

这样的灾难在春秋时期曾经发生在赵氏身上,比智氏更悲惨的是赵氏家族被杀得只剩下一个孤儿了,危难之时赵氏的手下韩厥站了出来,他是赵氏复兴的第一功臣。

回头看看智氏家族,智瑶的大儿子下落不明,小儿子智开在事发的第二年就投奔了秦国。

公元前448年,智家人晋大夫智宽率其邑人奔秦。

智果早就不敢承认自己姓智了,改了姓氏避免遇难。

这样看来,智家还有不少人啊,怎么就没人站出来吭一声。

豫让怎么也想不明白,大哥平时待小弟那么好,怎么大哥死了连个全尸都没有,也没一个人站出来吭声?所以他决定要羞愧这些人一下,如果运气好的话,顺便就把仇报了,给后人一点警示。

好了,就这么定了。

豫让是个义士,是好人,讲义气,够朋友,但不是一个合格的刺客杀手,真正的杀手为了达到目的是可以忽略过程的,而豫让则太看重达到目的的途径,为自己的成功增加了难度。


豫让上路了,通往晋阳的路。

前方不远的那座城市里,住着一个叫赵无恤的中年男子,在他去世之后,人们管他叫赵襄子,豫让的愿望是让他提前变成赵襄子。

豫让来到晋阳,继续做起了自己的老本行——乞丐。

没有人认出他来,尽管这个名字在晋阳城已经妇孺皆知。豫让觉得梦想越来越近,希望似乎在微笑。他没看到,在城市的另一边,赵无恤也笑了。

别人可以认不出来他,赵无恤却没有理由忘记他,他一到晋阳,赵无恤先生吃饭都不香。

赵无恤决定再给他一次表现自己的机会。

我们有理由相信,豫让一进城赵老大就知道了,而且大肆地对外宣称,他在某月某日某时某刻,要到智瑶挖的沟渠那里做一下实地考察。

要不就凭豫让一个人,怎么可能打听得到赵老大出行的时间以及路线。

智瑶挖的沟已经流成了河,无恤命人在河上建桥,以便于往来。起名曰:赤桥。桥梁建成后,无恤亲自到场参观,准备搞一个剪彩通桥仪式,搞得热热闹闹、轰轰烈烈的,到场参观的人越多越好,好看看他是怎么表演这一出戏的。

赵无恤的车行至桥下,突然停住了,马受惊,他肯定地说:“豫让一定在附近,给我找出来!”

左右从桥下找到了正在专心表演死尸的豫让。

无恤表现得仁至义尽之后,想再也不能留下这个安全隐患了,命左右将豫让推出去砍了。

豫让仰天呼号,血泪俱下。

赵无恤笑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满足的笑。无恤命令手下等会儿再砍。无恤调侃豫让道:“原来你也怕死,我还以为你们恐怖分子什么都不怕呢!”

豫让说:“我不是怕死,只怕我死了之后,没人愿意为智氏报仇雪恨了。”

无恤生气了,说:“你不是曾经也跟从过范氏和中行氏吗,智瑶灭范氏,你就跟随了智氏,那时怎么不为范氏报仇啊?”

豫让说:“范氏待我像对待普通人那样,所以我也以同样的方式报答范氏,如今智瑶待我像对待国士一样,我必当以国士报之。”

无恤说:“既然这样了,我无话可说,先生你好自为之。”

遂解佩剑,令其自裁。

豫让说:“今天我也不打算活着回去了,只是有个心愿还没有满足,既然杀不了你,就请让我击打你的衣服完成我报仇的心愿。”

监狱的死囚在上刑场之前都被允许提点什么要求,比如好吃好喝一顿啦,所以面对豫让临死前一个小小的要求,无恤没有拒绝。无恤脱下外衣,让左右递给豫让。

豫让怒号着高高跃起,连续击打三下,说:“今天我可以报答智瑶于地下了。”说罢遂伏剑而死。

每个人都会坚持自己的信念,在别人看来是浪费时间,他却觉得很重要。

豫让的要求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不过想在茫茫人海中寻觅一个知己而已,但是这条路走得好辛苦,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

自古燕赵多悲歌慷慨之士,豫让开了个好头。《东周列国志》的作者在最后这样写道:无恤被豫让三击其衣,连打了三个寒噤,豫让死后,无恤看见被豫让用剑砍过的地方,都是斑斑的血迹,自此患病,逾年不痊。

这个说法有点扯,但也是向义士致敬的意思。因为,赵襄子在位五十一年,如果是这个时候染病,看来病得不轻,后面的几十年可有得受了。

豫让离开了,只留下一句千古名言: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晋阳之战给三家分晋奠定了基础,公元前403年,周王室正式承认韩、赵、魏三家为诸侯,与晋侯并列。公元前376年,韩、赵、魏废晋静公,将晋国剩余土地瓜分完毕,曾经盛极一时的晋国彻底灭亡了。这也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三家分晋”事件,历史学家普遍将这一事件作为春秋时代和战国时代的分界点,战国时代即由此开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