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朝核问题上的作用不如以前..

jiang760402 收藏 0 468
导读:二月二十六日,正在美国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的北京大学国际政治学者朱锋教授、应邀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就六方会谈发表专题演讲,分析朝鲜半岛局势和中国在六方会谈中的作用。演讲中朱锋教授分析了中国在处理朝鲜核问题上的几种可能选择、梳理了中国对朝核危机态度的变化脉络、最后指出:在六方会谈中,中国既是卖力的斡旋者,同时又痛苦的中间人,还是高度警惕的旁观者。从保持消极到主动介入,这表明中国在今天的国际事务中渴望发挥中国力所能及的影响力,并在提升国际参与中更好地维护和追求中国的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

二月二十六日,正在美国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的北京大学国际政治学者朱锋教授、应邀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就六方会谈发表专题演讲,分析朝鲜半岛局势和中国在六方会谈中的作用。演讲中朱锋教授分析了中国在处理朝鲜核问题上的几种可能选择、梳理了中国对朝核危机态度的变化脉络、最后指出:在六方会谈中,中国既是卖力的斡旋者,同时又痛苦的中间人,还是高度警惕的旁观者。从保持消极到主动介入,这表明中国在今天的国际事务中渴望发挥中国力所能及的影响力,并在提升国际参与中更好地维护和追求中国的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

中国在处理朝鲜核问题上的选择

朱锋教授说,在处理朝鲜的核问题上,中国的选择主要有如下几个。

第一、像1993年一样作壁上观。

第二、支持美国并利用经济手段去强迫朝鲜放弃核武计划,并威胁停止对朝鲜所有的经济援助,切断粮食和石油供应。这是国际上普遍认为中国所掌握的化解朝鲜核危机的关键策略,即从经济上施压,因为朝鲜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靠中国的支持。

第三、虽然公开表示反对军事介入,但私下里寻求军事解决的手段。

第四、在语言上呼吁朝鲜放弃核计划,但私下里支持朝鲜以发展核计划为目的的对抗美国的战略性举动。

第五、用调停的手段化解危机,争取与外交与政治的手段促进美朝之间解决核争议,同时避免对抗升级以导致整个朝鲜半岛局势的恶化。这是中国政府现在采用的方法。

第六、考量朝鲜在和美、日军事联盟对抗的时候会采取的策略,防范其对中国的干涉可能采取的军事对抗。

中国对朝核危机态度的变化脉络

第一阶段、是1993年到1994年,第一次朝鲜半岛核武器危机。当时的中国总理朱镕基表示:这是朝鲜和美国之间的事务,与中国没有关系。那么,朱镕基为什么要那么说呢?这是因为,根据当时的局势,中国政府估计,即使美国对朝鲜实行军事打击,其力度也是非常有限的,危险也在控制当中,对中国不会造成迫在眉睫的威胁。

第二阶段、是第二次朝鲜核危机,发生在2002年10月至2003年1月之间。在这期间,中国政府持观望态度。这是因为中国知道由于朝鲜内外交困,不会在短时间内冒天下之大不韪。而且朝鲜承认其拥有核武器本身就是一种平壤对西方国家示好的表现,或者是为了换取援助、增加谈判筹码的一种手段。此外,中国当时并不能确认美国是否会象1993年那样很快与朝鲜恢复谈判。当然,当时由于中美关系本身存在着诸多问题,中国政府没有足够的信心去过多地干预,也不十分清楚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到底能发挥多大的作用。

第三阶段、2003年1月至2003年4月,中国处于高度警惕状态,明白如果朝鲜的核武器不被销毁,战争将迫在眉睫。由于美国不顾国际舆论的反对,对伊拉克动武,美国对朝鲜动武的可能性也增强。金正日有很强的赌博心理,中国被战争拖累的风险增加。中国国内反对金正日的““战争边缘政策””的声音也不断高涨。

第四阶段的前期、2003-4月至2004年9月,中国作为斡旋者。中国外交部一开始建议中国仍保持观望态度,但可以作为朝鲜和美国对话的调停人。但这个提议遭到了中国最高层领导人的否定。他们认为中国应该发挥更主动积极的作用。这是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一个明显的态度转变。中国希望朝鲜和美国双方都各退后一步,同时希望能有具体的销毁朝鲜核武器的方案出笼。中国还努力促成在多边参与为基础的朝鲜和美国为主的双边谈判。

第四阶段的后期、2003年10月至2004年3月,中国正式承担朝核问题上的““调停者””。中国一方面对美国表示,朝鲜不会像美国想象的那样危险;另一方面对朝鲜强调追求核武器只会增加战争爆发的机率。但是中国反对用经济封锁、甚至是遏制的办法对付朝鲜,那样只会把朝鲜逼上绝路,迫使金正日孤注一掷。相对于美国对朝鲜的强硬态度,中国对朝鲜的态度比较温和。在对朝鲜的态度上,美国是使用““大棒””、而中国是在使用““胡萝卜””。这是今天中国能成功地主办六方会谈、并使这个会谈在艰难中前进的重要基础。而且,一开始中国对自己斡旋朝鲜问题的能力就非常自信,中国的角色得到了美国,韩国,日本以及朝鲜的一致欢迎。

斡旋者·中间人·旁观者

中国在朝鲜核问题上斡旋的动机的主要出发点是防止战争的发生。因为一旦战争爆发,中国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战争在政治、经济上对中国的负面影响非常之大。朱锋教授认为,80年代中国帮助巴基斯坦发展其核武器技术,但是中国绝对不会帮助朝鲜发展其核武器技术,因为这样会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构成极大的威胁。

其次,实现解除朝鲜核武器的目标。中国不能容忍一个有核武器存在的朝鲜对中国构成威胁。东亚地区核武器军备竞赛的链式反应一触即发,中国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促成的和平的周边环境会遭到破坏。

第三、尽可能地减少解除朝鲜核武器带来的负面影响,比如用军事手段反对推翻金正日政权。

第四、为解决地区以及国际事务承担更多的责任,为中国创造新的国际形象。

朱锋教授还着重分析了在六方会谈中,中国扮演的角色。他认为中国既是卖力的斡旋者,同时又痛苦的中间人,还是高度警惕的旁观者。

在六方会谈中,中国最关心什么样的问题?朱锋教授认为,中国要想在谈判中影响美国非常困难。有些时候,美国的固执让中国觉得很难堪,这是中国最担心的问题。

另外,金正日不完全信任中国,这也是中国有所顾忌之处。

再有,中国内部意见不一致。有人认为不应该迁就美国的态度;有的人认为在解决台湾问题上,中国需要和美国合作,因此不应该支持金正日;有的人则更耽心美国在该地区派兵的可能性。内部意见不统一,也是一个使中国高层领导人头痛的问题。

朱锋教授指出在六方会谈中,中国应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包括,中国和美国在防止核武器扩散的立场上相一致,在不扩散问题上有着广泛的合作空间。中国不仅认同美韩必须销毁核武器的目标,而且也将坚持不懈地与国际社会一起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进程中共同努力。展望今后的六方会谈,朱锋教授认为中国应该有一个更为具体的解决问题的方案。

中国外交政策的一次““静悄悄的革命””

朱锋教授比较了中国和美国在解决朝鲜核武器问题上的策略的不同之处。

首先,中国想维持现状,通过外交斡旋的途径,和朝鲜保持互利关系,只有在外交斡旋失败的前提下才会考虑变更政权。

布什政府的策略是,金正日下台是朝鲜销毁核武器的前提条件。派兵永远都是布什政府的一步棋。只要朝鲜不提供其拥有的核武器的详细资料,并同意销毁核武器,美国在谈判时永远会斤斤计较,步步紧逼。进一步孤立朝鲜,从而对其施压。在经历了1993-94年第一次朝核危机之后,特别是今年美国大选年的国内政治需要,布什政府难以在朝核问题上做出什么重大的政策调整。美朝之间的对立还将继续进行下去。

朱锋教授在总结中说,中国在解决朝鲜核武器危机的事件中的表现实际上是中国外交政策上的一次““静悄悄的革命””。中国所表现出来的立场与以前很不一样。中国以前不愿意做调停人,特别是对其周边国家,认为那样做是干涉别国内政。

其二、六方会谈对中国有着多方面的深远影响,参与六方会谈使中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从保持消极到主动介入,这表明中国在今天的国际事务中渴望发挥中国力所能及的影响力,并在提升国际参与中更好地维护和追求中国的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

第三、不论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作用如何起变化,都证明一个国家的民主化进程对地区的繁荣和稳定的意义十分重大。

第四、虽然目前来看,朝鲜不是中国面临的迫切威胁,但随着形势的变化,朝鲜对中国构成的实际威胁程度将被证明比中国预想的要大。

六方会谈最大的问题是美国与朝鲜彼此的立场差距很大。朝鲜和美国不愿意妥协的地方在于,朝鲜想一步一步慢慢来,而美国希望朝鲜能马上有一连串的反应,先宣布,然后冻结,再核查,最后销毁。而在实际谈判中双方都需要有妥协,但美国的政策太强硬,朝鲜也不相信美国。也许朝鲜看到萨达姆的下场,会认为核武器是他摆脱的唯一途径。朝鲜也要价太高,既想获得安全的承诺,又想获得经济援助,又想获得政治上和西方国家的改善。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