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 第三章 潜龙谍影 第一节 何去何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寂静,肃杀,诡异的夜晚。沪宁公路上一起车祸燃气了熊熊烈火照亮了黑暗的天际,也不知过了多久,一辆撞变了形的汽车内,一人卷曲着,哆嗦着,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恍惚的视线,到处都是鲜血,第一个反映是去推开身旁变形的车门,忽觉四肢无力,软绵绵的手敲击着车门……无助,盼望着有人能够帮帮自己,忽然眼前闪现一个黑影。

“主任!戴主任!”眼前的视线慢慢变得清晰,耳中传来嗡嗡的鸣响,“咣当当当~~~”车窗被人奋力的一把拽开,看此人身高臂长,一张英俊的脸庞满是鲜血,眉宇紧锁,神色慌张,左手缠着绷带,殷红的渗着血,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国军独立27旅上尉连长——单宝轩!

单宝轩把门拽开,把奄奄一息的戴笠拉出车外,戴笠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快…….快救夫人!!!”单宝轩从后座看到了满身是血的夫人,心里咯噔一声,夫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这可怎么办呢?伸手就去拽夫人,一拽竟然没拽动,单宝轩一瞧,完,夫人的脚卡在前座座椅下面了,单宝轩想去掰前座,车子拧的像麻花一样,单宝轩怎么可能掰的动?戴笠晃晃身子,努力的站了起来,走到切近,“去找人帮忙!”

单宝轩一看,我上哪里去给你找,荒郊野外,那时候夜不像现在有手机,打个电话消防队就来了。单宝轩苦着脸四处张望着,宋美龄在狭小的空间内与死神做着挣扎,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戴笠也缓了过来,两个人把几个还有呼吸的随从纷纷弄下车,可就是这个宋美龄,怎么就这么凑巧的卡在里面出不来了呢?两人着急啊,可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办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正烦躁着呢,一个自行车队行到跟前儿,单宝轩赶快跑到前面拦路,“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人家一看,嚯~浑身是血一个血人突然窜到你眼前来这么一句,各个心惊胆战,立马回答道,“我……我们是15军的……这位壮士,你……您有事吗?”

四周漆黑一片,那片有好像是车祸现场,众人一看,估计这个血人是遭了车祸了,这年头兵荒马乱,那时候人迷信,也分不清是人是鬼,淞沪战场多少将士多少忠魂冤死在敌军的炮火之下,别是化成了鬼魂劫道……

单宝轩点点头,“我是19军的,快过来救人!”说着伸手一拽,打头一个小子被拽下了车,吓得心都要跳出来,后面几个人也都推着车子赶奔而来。

众人一看就明白了,借着火光也看到了单宝轩的军衔,都是立正,“长官好!”单宝轩说甭废话救人要紧,众人费力的把宋美龄从车里弄了出来。这个自行车队是干什么呢?一行18人都是出来运药材的,为什么要靠自行车运药材呢?如今沪宁线已经成了日机袭击的重点目标,日机一般到了晚上就停止了轰炸,于是国军就在晚上用货车往前线运送各种物资,谁知狡猾的日本人早就料到了,趁着烟幕50多车的战略军备物资都被炸的粉碎。可是物资不能不送,所以车子送到中途的一个旅水镇就不再往前走,国军派出一个个自行车小分队,把药材啊这些急需的物资搬回去,自行车目标小,就算遭到了攻击也能灵活应对,也不失为一个办法,这也反映了前线如今穷迫的境地。这队去旅水镇取药材的自行车小队已经蹬了2个多小时了,这回倒是阴差阳错的立了一大功。

单宝轩强忍着周身的剧痛,拿绳子把宋美龄绑在身上,宋美龄被放在车后座上,为了运送物资,车后座倒是平整宽大,单宝轩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在车队的带领下,赶奔旅水镇。

到了旅水镇,单宝轩累的坐在了地上,叫人接通了南京的电话,等待着南京方面的救援,说话间,天已经蒙蒙亮。

众人回到南京已近正午,夫人被送往医院,还好并无大碍,只是折了几根肋骨,这可把老蒋急坏了。单宝轩也不是铁人,夫人刚被送走就瘫倒在地上,昏死过去。老蒋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是血,英勇顽强的士兵,心中涌起了阵阵感激。

单宝轩昏迷了3天,日寇并没闲着,南京早已是乱作一团,高级将领会议在一种紧张,烦闷的气氛中召开了。

蒋中正的左手边坐着参谋总长何应钦、副总长白崇禧、军委作战组组长刘斐、军委会办公厅主任徐永昌等人,右手边是各集团军的司令员。

前线传来绝密战报,上海已经失守,苏州河沿岸防线已经被突破,日寇势如破竹,第三战区的所有部队已经退到拱卫首都的第一道国防战线吴福线,蒋中正气的话都说不出来,沉吟良久,突然猛的一拍桌子,站起了破口大骂,“娘希匹!谁能阻止日寇!!???”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起来说话,蒋中正恶狠狠的扫视众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怎么都不说话!啊!?”

白崇禧看着众人都不说话,谁也不敢去惹老蒋,只好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委员长!”白崇禧轻轻嗓子壮壮胆,“日寇如今势如破竹,锋芒正锐,我军已苦战近3个月,前线部队疲劳之极。敌强我弱,我们倘若……”

白崇禧话还没说完,蒋中正不耐烦的打断了他,“说重点!现在怎么办?”

“撤!”白崇禧吓的一激灵,咬咬牙吐出这么一个字来。

“撤!?”老蒋这回可真急了眼了,“往哪撤?啊!?”

白崇禧料到老蒋会暴跳如雷,既然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倒也释然,冷静的说道,“淞沪抗战我军英勇奋战,我军奉行消耗战之原则,已给敌前所未有之杀伤!可是我军伤亡亦十分惨重,部队疲劳,前线各部新兵已占近7成,有些士兵刚会开枪就被送往战场,根本没什么战斗力!”白崇禧看看对面坐着各集团军司令员,“我认为,被敌强迫作战,反而正中敌人下怀,如能以机动灵活之运动战争取时间,掩护大部撤离,既可保存有生力量,又可暂时缓解敌人穷追猛打之势!如果在像原先把部队放在战线上硬碰硬的被动防御,一旦战线被突破,国军将会兵败如山倒,有被分割吃掉的危险!”白崇禧一席话都说到了众人的心坎里,蒋中正气呼呼的听着。

白崇禧看看蒋中正没有发火的意思,继续说道,“本来这70多个师就是中央军精锐,中央军是我抗日砥柱,如果在上海就拼光打尽,日寇驰骋中华,敢问我们将如何御敌!?”

白崇禧这段话倒是说到了蒋中正的心里,蒋中正直勾勾的盯着大家望了一会,70多个师啊,这可都是老蒋的家底,他哪能不心疼呢?只是仗倒到这个份上,就是在拼一口气,国军累了?难道日军不累吗?可是如今,国军全线战线已经开始松动,大有一触即溃的意思,怎么办?退?往哪里退?守,我蒋中正又该怎么守?

见蒋中正不说话,薛岳将军倒是身来,从前线赶往南京,薛岳一路上都是顶着敌军飞机的轰炸来的,自己不说话就失去了拼死赶回南京的意义了,手下第一员大将说话,蒋中正微微侧过身子,对薛岳老蒋是十分器重的,也给予了厚望,可是薛岳反而屡屡失手,老蒋心里也在打寒颤。自己这个所向披靡的战将怎么到了淞沪战场只有防御撤退的办法,最为精锐的15集团军19集团军屡屡失手,老蒋也明白光靠一腔热血上海怕是保不住了!“伯陵,你有什么看法?”

薛岳看看众人,“我军自投入淞沪战场,屡遭强敌,如今前线部队疲劳之极,如果再不想办法撤下来,溃败只是迟早的事情!”老蒋虽然有了心里准备,但还是瞪大了眼睛,这是我手下的第一员大将应该说的话吗?

“你!”老蒋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的出口。

薛岳可不是这些幕僚,他从前线来,深知前线如今的真实状况,反正说都说了,一股脑全抛向了这个好大喜功,有些不切实际的委员长,“前线将士如今亟待修正,如果硬着头皮继续打下去,溃败只是时间的问题!”

蒋中正皱着眉头,沉吟良久,不相信的问道,“再守几日都办不到吗?”

白崇禧知道老蒋再守几日是为什么,国联马上就要召开了,他期望英美能够在大会上帮助中国制裁日本,上海一丢日寇造成既成事实,那时候就是国联调停也难办了,老蒋对英美的幻想还没破灭。

薛岳看了看老蒋,“守不住!”

老蒋这回可火了,“娘希匹,我70万大军再守几日都守不住?我不信我不信!”

老蒋咆哮着,众人无不胆寒,白崇禧心想,妈的,一个个会前都是信誓旦旦的要痛陈前线之疾苦,据理力争,迫使委员长改变主意,现在可好,一个个都变哑巴,70万部队生死存亡,岂是儿戏?白崇禧硬着头皮又站了起来,“委座!”

蒋中正蹬了一眼白崇禧,“娘希匹,你给我坐下!”

白崇禧气的一屁股坐下,反正我手上有钱有兵有地盘,妈的,你的中央军要拼光,你就去吧!

老蒋怒气冲冲的看着众人,“不管怎么样!给我顶到11月13日,再谈撤退!”11月13日,淞沪抗战爆发三个月,老蒋对这个日子有种特殊的情感,小日本不是说三个月要亡我中华吗?一定要顶住!顶到三个月,让全世界都看看我国军的英勇!

这个一厢情愿的想法,遭殃的还是前线的战士,时至今日,国军已经伤亡了30余万人,其中阵亡24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