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钓鱼案"昨宣判 庭审未遇任何抵抗

大元帅总司令官 收藏 9 473
导读:上海"钓鱼案"昨宣判 庭审未遇任何抵抗

张晖状告上海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一案,终于开庭了。在此之前,张晖和他的代理人郝劲松曾不止一次,在不同的时间地点面对不同的询问者,给出自己对于审理结果的预测:99%。


这1%的悬念在昨天下午2点55分烟消云散。闵行区人民法院一审当庭宣判,被告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2009年9月14日对张晖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系违法,并令其支付总额人民币50元的诉讼费。


庭审现场>>


一场没有遭遇抵抗的完胜


在送记者到现场的出租车司机眼里,闵行区人民法院是“上海最气派的法院”;当记者下车后,眼前那座堪称雄伟的建筑也确让人惊艳咋舌。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办理旁听证时,包括记者在内的大多数媒体同行都被告知,审理此案的第十一号庭仅有30多个旁听席,无法容纳这么多人。于是无奈地,大家只能在与之一楼之隔的五号庭里,通过两台不足20寸的电视机“收看”审案全程。


在走进“电视间”之前,记者在法院门前遇到了正在办理相关手续的原、被告。早已习惯了被媒体包围的张晖、郝劲松正对着各式长枪短炮侃侃而谈,尤其是后者,那一脸轻松笃定的笑容,仿若此行只是来领一张胜诉的通知单。他甚至还调侃记者,“咱们在三楼,你在二楼,待遇可不一样。”而据说在接到开庭通知后,郝劲松曾建议院方将庭审现场放在能容纳150人旁听的一号庭,却遭到拒绝。


马路另侧,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大队长刘建强则一脸严肃、行色匆匆,拿完证件后立刻闪进了警察守卫的法院大门,随即不见。不得不说,这又是一个有趣的对比。


对着电视“收看”庭审是一件伤眼伤神伤颈椎的事,幸好这样的煎熬并没有持续太久。郝劲松说得最多,面前堆着厚厚一摞材料的他时而慷慨陈词时而义愤填膺,完整勾勒出被告钓钩执法、粗暴执法的全过程,且处处援引法律条文,不容辩驳。张晖也偶尔发言,语气中不无痛心疾首,一个期盼法律还其公道的受害者形象跃然庭间。


而自始至终,坐在被告席的刘建强满脸通红,不发一言。身旁代理律师同样惜字如金,从案前答辩到证据提交再到自由辩论,任凭原告席气势如虹,他始终一个态度:处罚决定已经事先撤除,之前提交的证据也已撤销,当庭没有必要再对处罚决定的合法性进行举证和辩论。可以说,除了继续一口咬定“钓钩”属于个人行为,而非和执法大队有所勾结外,被告方当庭几乎没有做任何抵抗。


颇有意味的是结案陈词环节,郝劲松洋洋洒洒数千言后,直指被告方此前的所谓“认错”,是舆论压力下的被迫行为,他要求法庭继续对被告对张晖的行政处罚行为进行严惩;张晖则表示,希望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自己个人的得失已不想计较,只希望相关部门能以此事为鉴,让上海从此没有钓钩,更没有像他这样的无辜受害者。随后,在全场目光的注视下,被告律师开始义正词严:“我们将认真贯彻上海市政府的‘两个坚决’……依法行政、文明执法,让人民群众满意。”


没有唇枪舌剑,没有漫天硝烟,庭审几乎从第一分钟就定下了实力悬殊的基调。所以在休庭的半个小时里,已经没有人再对即将到来的宣判心存哪怕一丝犹疑。


“本庭宣判如下:……现在闭庭。”法官话音刚落,记者们已从“电视间”夺门而出,如潮涌入一分钟前仍被重兵把守的十一号庭。人群的簇拥中,郝劲松站了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对张晖说,“收拾收拾,我们该走了。”另一边,刘建强拒绝了所有的采访,却仍端坐在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焦点人物


张晖:我承受了很大压力但变得勇敢了


原告


从审理到宣判,昨天仅仅用了一个多小时。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张晖、郝劲松们已足足等待了50天。“9月28日起诉,10月9日立案;原定11月2日开庭,后来又莫名推迟到11月19日。”郝劲松说,在这50个日日夜夜里,他感谢媒体、市民和网友们的密切关注与支持。“在这场看不到硝烟的战役中,在这场捍卫法律与公民权利的斗争中,无论和对方短兵相接激烈驳火还是双方对峙围点打援,我们每时每刻都能听到很多仗义呐喊的声音,这让我们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


郝劲松还拍了拍张晖的肩膀,说他感谢张晖的勇敢和坚持,感谢他“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去战斗。”


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在昨天的庭审现场,除了一些被称作“证据”的文件,张晖还带着他刚刚收到的那封“恐吓信”。几乎每面对一个记者,他都会郑重地出示这封平生首次收到的恐吓信。指认信封、邮戳,抽出信,一行一行读,举起让记者拍照,叠好收起……张晖的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我要永远留着这封信,它将时刻提醒我,今天的胜利是多么来之不易。”张晖告诉记者,“说实话我的确承受了很大压力。但另一方面,我为对方这种卑劣的行径深感愤怒,我要反击,那就是继续诉讼到底。”


昨天,张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好友告诉记者,张晖比较内向,平时话不多更不爱出风头。作为朋友,他很了解一连串事件对张晖的打击和折磨,更目睹了张晖在短短两个多月里的变化。“做事果敢决断多了。更主要的,他变得更加坚强和勇敢,就拿恐吓信的事来说,我们局外人都有点心惊肉跳,他反而很快就平静下来,而且没有一点退缩。”


张晖变了,与他打过几次交道的记者对此最有感触的是,这个刚被媒体关注时每每会提醒记者要用他化名的小伙子,在上月某天接受采访时,主动说,“别用‘张军’了,就写我的本名‘张晖’吧。”


郝劲松:这是一次标杆性的胜诉


律师


从十一号庭到法院的北门外,郝劲松且行且住,用了整整半个小时才走完。而当苦苦守候在那里的另一拨媒体记者,以及数十位“被钓司机”纷涌而至,他已无法再挪动一步。于是在上海接近零下的凛冽寒风中,一场热气腾腾的发布会开场了。


“2009年11月19日下午,就在刚刚,闵行区人民法院当庭宣判,遭遇钓鱼执法的上海市民张晖,胜诉了。”郝劲松几乎是扯着嗓子喊出这番话。掌声和欢呼声立时响起,显然对眼前这群早已冻得瑟瑟发抖的人来说,这个结果远比一杯热茶更能驱走寒意。


“这是一次标杆性的胜诉。”郝劲松掷地有声,周边闻者鸦雀无声,“这次胜诉,结束了多年以来上海关于钓鱼执法的大小诉讼案,原告无一胜诉的历史。面对某些行政机关的栽赃陷害,面对日益严重的司法腐败,为了断指洗冤的孙中界,为了上海千千万万被钓鱼执法的无辜市民,我们太需要一个胜诉的判决来树立人民对法律的信心。”


郝劲松预见,至少在上海,一个关于钓鱼执法的诉讼高峰即将到来。


一边向身边的“被钓司机”们散发名片,郝劲松一边告诉记者,他接下来会做三件事,首先当然是带张晖去收到恐吓信所在地的派出所报案;其次是孙中界的索赔问题,据说昨天上午,注明“医药、误工、精神伤害”等各项条目的索赔申请已送达相关部门;第三件事则是继续登记、梳理类似钓鱼执法受害者的委托申请,“张晖的事完了,钓鱼的事还早着呢。”


刘建强:法院门外遭围堵一言不发


被告


郝劲松、张晖走了,闵行区法院大门外由媒体和数十被钓司机组成的人潮并未退去,大家还在等一个人——距离法官宣判已整整一个小时,被告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大队长刘建强,仍迟迟没有出现。


等待的当口,媒体聚光灯下的主角换了一个又一个。从一年内被钓数次的张三,到打了几次官司都以败诉收场的李四;从捏着处罚单的甲,到高举起诉书的乙……不同的嘴里说出的是几乎同样的故事。“郝律师说得太好了,这是一个标志性的胜利。”54岁的浙江人邵红煌一年前在上海闵行区遭遇“钓鱼”,被罚款两千。本已打算自认倒霉的他在得知10?6上海市相关部门公开认错一事后,立即提起诉讼,被告也正是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当庭败诉,刘建强根本没有出庭。”邵红煌告诉记者,目前案子处于上诉阶段,张晖胜诉的消息对他来说是极大的鼓舞。“我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突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刘建强出来了。”几乎在瞬间,人群向那个被遥遥指着,正六神无主的男人涌了过去。“刘建强,我的车什么时候给我?”“刘大队长,我的案子开庭时你去哪儿了?”“刘建强,你别走,你今天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两个月前,仍面对媒体侃侃而谈言必称执法大队如何依法执法如何功绩卓著的刘建强,昨天已完全失语。不仅对媒体一言不发,即便是在“被钓司机”们的推搡甚至指戳之下,仍牙关紧闭,像大海里的一只孤舟,随人群的移动而漂摇着,无助之极。


总算在场面即将失控的关键时刻,几名法警冲出大门将刘建强护返院内,身后人群里爆出一阵哄笑和不甘的怒吼,“躲吧躲吧,过几天,咱们法庭见。”特派记者 张磊 上海报道


上海系列“钓鱼案”


事件回放


2009年9月8日下午


张晖驾车因搭载自称胃痛要去医院的人,被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执法检查时查获。


9月10日


张晖在爱卡上海论坛发了题为《无辜私家车被课以黑车罪名扣押,扣押过程野蛮暴力》的帖子。


9月14日


张晖到区交通执法大队接受调查、处理。同日,区交通执法大队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罚款1万元。


9月28日


张晖以该行政处罚决定“没有违法事实和法律依据,且程序违法”为由,向闵行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区交通执法大队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


10月9日


闵行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10月14日晚


到上海开车才两天的河南小伙儿孙中界,本打算做好事让人免费搭便车,没想到却陷入执法部门的“钓鱼”圈套,被执法局认定为非法营运拉客。孙中界激愤之下断指以证清白。张晖及孙中界的遭遇引发网络及媒体广泛关注。


10月20日


浦东新区责成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对“10?4”孙中界涉嫌非法营运情况进行了全面的核查。结果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取证手段并无不当,不存在所谓的‘倒钩’执法问题”。此结论引发全国普遍质疑。


10月22日


浦东新区又成立了一个新的联合调查组,由上海市,还有浦东新区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还有中央、地方的媒体共同组成,彻查“钓鱼案”事件。


10月26日


上海市政府宣布:浦东新区终结孙中界“钓鱼”式执法案并向公众公开道歉;闵行区张晖事件执法取证不正当,区政府将依法撤销原处罚决定。


10月27日


上海浦东新区政府承认孙中界的确是被“钓鱼”后,100多名“中招”者聚集在原南汇区城市管理交通行政执法大队,要求还车或退回罚款。


10月29日上午



上海“张晖事件”的被处罚人张晖从上海市闵行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领回罚款。


11月12日下午


张晖在“天涯社区”发表《我家人被钩头威胁,为何要如此苦苦相逼》的帖子,他在帖子中称收到一封恐吓信,信中称掌握张家信息,要求他罢手撤诉。


11月16日


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首度回应“钓鱼事件”:说明我们法治意识淡薄。


11月19日


张晖诉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行政处罚案件审结。法院当庭判决原告张晖胜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