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强硬收回外国驻华兵营内幕

飞鹰兵团司令 收藏 27 20048

自新中国成立之日起,中华民族便一改近代百年屈辱外交史,以前所未有的伟力与气魄,废除列强强加的不平等条约,敢与帝国主义阵营的霸主美国叫板,不惧威胁恫吓,一举收回外国兵营……


“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


1949年9月29日的新政协全体会议上,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将毛泽东“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的外交方针写进了“总纲”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必须取消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的一切特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以后,在首都北京的东交民巷使馆区内,还有多个帝国主义国家的兵营。1950年1月6日,打扫东交民巷的行动付诸实施,以北京市军管会的名义征用美、英、法、荷在东交民巷的兵营,北京市人民政府外事处、北京市公安局外侨管理科、北京市人民政府逆产清管局配合行动。


为示有理有节,在策略上采取“先礼后兵”,即先以布告形式通知其交出兵营,对方若是抵制拒绝,则强制征用。


傍晚时分,4组军管会代表出发,分别来到美国英国法国荷兰的原使馆门前,将北京市军管会的布告贴在大门边的墙上。这份布告由周恩来总理亲自审定,报请毛泽东主席圈阅同意。


此前,新中国已公告世界周知,凡国民党政府承认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使领馆及其外交人员,在新中国与这些国家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前,我们不予承认,只把他们当作外国侨民对待。


荷兰原领事菲远以未接到国内移交兵营的指令为词加以抵制。法国原领事伯亚洛提出抗议,称收回兵营是国家间的事情,不能由地方机构的北京市军管会处理。


美国原总领事柯乐布尤为顽固,在得到门口贴上布告的报告后,急忙令人抄录下来,译成英文以急电形式,报告国务院。他又打电话给其他国家的原领事互通信息,得到的回答是一样的,他们那里也都贴上了北京市军管会征用兵营的布告。只有英国总领事包士敦例外,说布告贴上后,仍由刚才来的人揭下来收回去了,原因可能与英国已承认新中国有关。原来就在6日下午,他前往中国外交部,递交了英国外交大臣贝文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照会。


两次抗议信被退回


第二天,柯乐布召集各国领事开会,商讨应变之策。柯乐布要求各国一致行动,拒绝交出兵营。但出乎意料,英国包士敦的到会仅仅出于礼貌,说尚未接到中国方面收回兵营的通知,与己无涉,先行告辞离去。剩下的几个显得底气不足,说共产党远不如国民党那样好对付。


1月9日上午,柯乐布来到北京市人民政府外事处递交信函,信中以《辛丑条约》及与国民党政府的“新约”为依据,拒绝交出兵营。


柯乐布如此这般抵制早在我方预料之中。外事处将信退还,告知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没有外交关系,也因此不予承认国民党政权承认的美国原驻华外交机构及其外交人员,柯乐布只是普通的外国侨民,没有资格代表美国政府向中方交涉。


美国国务院得到柯乐布的报告后,指示他写一封措辞强硬的信,交中国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作进一步交涉。


柯乐布写好信后,担心自己送信又吃闭门羹,只好通过美国国务院周旋,请英国总领事包士敦转送信件。


1月13日,包士敦来到中国外交部,会晤我西欧司司长宦乡,略谈几句后,便把信交给宦乡,并代表英国政府表示对中国收回外国兵营的不安。宦乡回应说:“ 必须向你指出,我们所征用兵营,是在过去帝国主义不平等条约下造成的,新中国绝不允许它们的存在。外国兵营在中国的存在,不仅是中国的耻辱,也是派兵来侵略中国的外国自己的耻辱,必须也只有把它们除掉,才能有助于中外之间关系的改进。”


他本是要包士敦将信还给柯乐布的,拆开扫视之下,感到有向中央报告的必要,心生一计说:“众所周知,美国尚未与我国建交,柯乐布不过是居留中国的侨民,我们不承认他代表本国政府向中国递交外交公文的资格与权利,也因此拒收此信。虑及中英两国刚刚建交,为不使你难堪尴尬,所以决定暂时将信留下,待后再派人送给你还给柯乐布。”


强制征用收回兵营


包士敦回去后,将会见宦乡的经过告诉了柯乐布。柯乐布呆若木鸡。


再说宦乡送走包士敦后,细看柯乐布的信函,里边充满了威胁恫吓之词。宦乡将信的抄件上送中央。国家副主席刘少奇为谨慎起见,电告正在苏联访问的毛泽东:“望即指示。”


毛泽东立即回电:同意1月13日电,贯彻征用命令征用外国兵营,并准备着让美国将所有在华之旧领馆全部撤走。


强制征用行动开始。1月14日上午,北京市军管会代表分赴各国原领事馆。


9点40分,军管会代表李幻山、谭志超,及联络员、摄影师各一,来到了原美国领事馆。柯乐布听到报告,忙不迭地走了出来。他已作了最坏打算,估计中国方面“大兵压境”。不料只来了区区4人,诧异惊讶之余,心里放宽了许多。李幻山道明来意,通知对方说:“奉北京市军管会之命,今日接收兵营。”


柯乐布明知交出兵营已成定局,还要故作姿态抗争一番,满口外交辞令。话音未落,就被李幻山挡了回去:“有什么话可到军管会去说,我们不负责听取和回答你的抗议。带路,领我们去兵营。”柯乐布不敢不听,一边在前引路,一边重复抗议。


李幻山一脸严肃:“抗议是你个人的事,我们的任务是执行征用兵营命令你必须服从!”


他巡视一圈后,招手将柯乐布叫到跟前:“我们的通知已发了7天了,但兵营里的物品仍原封不动,毫无撤离的迹象。我警告你,这是有意违抗我军管会的命令,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你负责!”说罢,嘱摄影师拍了下来。柯乐布不敢再犟了,答应尽快将兵营腾出。


经一波三折,美国兵营的征用胜利达成。随后,对英、法、荷等国兵营的接收也先后完成。继北京之后,天津、上海等地的外国兵营也相继收回,帝国主义利用不平等条约在中国取得的“驻兵权”被彻底清除。


15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