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来看看武圣到底是岳飞有资格还是关羽有资格

赵雍 收藏 85 4427
导读:自己来看看武圣到底是岳飞有资格还是关羽有资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岳飛(1103年3月24日-1142年1月27日),字鹏举,河北(指黄河以北,而非今河南河北之省界,下同)相州湯陰(今河南安阳市湯陰縣)永和鄉孝悌里人,中国南宋时期的著名将领、抗金英雄。岳飞一生与中国北方女真族建立的金国作战,为宋王朝抵御外来侵略,但是最後由於受到南宋统治者的猜忌而被监禁、杀害。宋孝宗淳熙六年(1169年)追諡武穆,宋寧宗嘉定四年(1211年)追封鄂王,故後人也称“岳武穆”或“岳王”。


早年

小说及一些文学作品中经常出现因黄河泛滥导致岳飛少年時喪父,由母親養育成人[2]。实际上岳飞22岁因为其父岳和病逝,才于军中折返奔丧。傳說岳母在他的背上刺“盡忠報國”[3]四個字,讓他銘記國仇家恨。小说中提到岳飞曾經拜周侗為師學習武藝。且喜歡看《左氏春秋》、《孫子兵法》。



周侗教岳飛箭術 从军

宣和四年(1122年)冬,真定宣撫劉韐招募「敢战士」,19歲的岳飞從軍成為其部下。但不久因父亲岳和病故,回到家乡汤阴县[4]。


1124年冬,再次投军,被分配到河东路平定军(治平定,今山西省平定县)[4]。


靖康之难

主条目:靖康之变

靖康元年九月丙寅日(儒略歷1126年9月21日),金国左副元帅完顏宗翰在围城二百五十餘日後攻陷太原,守将王禀死节[5]。此时劉韐数救太原而未果,回到开封任京城四壁守禦使,但不久被罢免[6]。


1126年冬,岳飞在相州城第三次投军,归劉浩军中[4]。補「从九品承信郎」。


靖康元年闰十一月丙辰日(儒略歷1127年1月9日),金兵攻破開封,靖康之难达到高潮。


靖康元年十二月初一壬戌日(儒略歷1127年1月15日),宋康王趙構接到宋钦宗的蜡书,在相州開河北兵馬大元帥府。趙構為河北兵馬大元帥,陳亨伯為元帥,汪伯彥、宗澤為副元帥。康王命武显大夫陈亨伯任元帅府的都统制,其下编组为前、後、中、左、右五军,其中前军统制就是劉浩。岳飞属劉浩的前军。


按蜡书的命令,康王元帅府的任务是火急救援被困在开封的宋钦宗。岳飞属前军编制,奉命带领三百名骑兵,南下前往大名府魏县李固渡侦察,在侍御林率所部打败一队金军,杀死敌方一名將領,因功升「正九品成忠郎」。但因岳飞的曾祖父名岳成,为避讳改为「寄理保义郎」。正九品的保义郎比成忠郎低一官,但加上「寄理」一衔,便与成忠郎同阶。


康王赵構先派劉浩领兵南下濬州和滑州,去解开封之围。在劉浩全部前军二千五百人南下之前,岳飞又奉命率一百名骑士到滑州侦察,一直深入滑州南部近开封府的地界。当宋军回归时,在黄河冻冰之上同金兵发生遭遇战。岳飞劈杀一个金将,将金军杀退,因此升「从八品秉义郎」。


靖康元年十二月癸亥日(儒略歷1127年1月16日),宋钦宗赵桓正式投降金国,成为俘虏。


靖康元年十二月乙亥日(儒略歷1127年1月28日),宋康王赵構逃離相州。第二天过冰渡河。第三天到达大名府。


靖康元年十二月下旬(1127年1月下旬),宗澤承担了救援开封的重任,而大元帥赵構仅分给他一万兵力,分成前、後、中、左、右五军。陳亨伯任都统制,兼领中军。岳飛在前军,这是他初次成为宗澤的部将[7]。宗澤率部众进军开德府,接连同金军打了十三仗,每战皆捷[8]。在正月的一次战斗中,岳飛射死金军两个执旗者,在率领骑兵突击敌人後又掳获一批军械。因此升为「正八品修武郎」。


靖康二年正月癸巳日(儒略歷1127年2月15日),宋康王赵構逃至東平。


靖康二年二月,劉浩的前军奉命转战曹州。岳飛领军打败金军,升两官为「从七品武翼郎」。


金太宗天会五年二月丙寅日(儒略歷1127年3月20日),金太宗下詔廢宋徽宗、宋欽宗二帝為庶人,北宋滅亡。


天会五年二月庚辰日(儒略歷1127年4月3日),宋康王赵構从東平出發。二月癸未日(儒略歷4月6日),到达濟州。


天会五年二月(1127年3月末),岳飛所在的宗澤前军进驻广济军定陶县的柏林镇[9]後,元帅府又命令他改隶黄潜善,而取消宗澤对此军的指挥权。当时元帅府已有八万兵力。其中归宗澤指挥的只有二万六千人,而归黄潜善指挥的却有三万六千人[10]。


天会五年三月丁酉日(儒略歷1127年4月20日),金太宗下詔立宋太宰張邦昌為傀儡「大楚」皇帝。但伪楚政权无法维持下去,张邦昌不得不派人把御玺送到濟州,奉迎康王趙構为帝。


天会五年三月丁巳日(儒略歷1127年5月10日),金东路完颜宗望军退師,宋徽宗北遷。


天会五年四月初一庚申日(儒略歷1127年5月13日),金西路完颜宗翰军退師,宋钦宗北遷。


天会五年四月庚辰日(儒略歷1127年6月2日),宋康王赵構离开濟州,前往南京应天府。出发之前,元帅府所属五军被重新编组,其中张俊任中军统制,劉浩任中军副统制[11]。岳飛作为中军的一名偏裨武将,随同大队护送这位行将登基的康王前往应天府。


建炎元年五月初一庚寅日(儒略歷1127年6月12日),宋康王赵構即位於南京應天府,建立南宋。


建炎元年六月乙酉日(儒略歷1127年8月6日),宋高宗任命宗澤為東京開封留守。


岳飛自歸入黄潜善軍中後,因為接连几个月无仗可打便上书赵构求戰。黄潜善和汪伯彦看到岳飛的上书,批示「小臣越职,非所宜言」[12],并嚴厲懲罰岳飛,将他革掉官职,削除军籍。


建炎元年八月(1127年9月),岳飛北上,入河北招討使張所军中,借補「正八品修武郎」,充中軍統領。張所很赏识岳飛,又很快升岳飛为「从七品武经郎」、任统制。建炎元年九月中旬(1127年10月间),张所命王彦任都统制,率岳飛和张翼、白安民等将前去收复卫州等地。随即张所因从前曾弹劾黄潜善而被贬逐岭南,河北西路招抚司撤销,王彦一军成为孤军。


王彦驻军卫州新乡县(今河南新乡市)的石门山,为集结金军所包围,因此谨慎出战。时年24岁的岳飛有些年少气盛,责备王彦胆怯:「二帝蒙尘,贼据河朔,臣子当开道以迎乘舆。今不速战,而更观望,岂真欲附贼耶!」率领部下擅自出战,攻占新乡县。但马上遭到集结而来的金军部队攻击,王彦部溃散。王彦收拾残部退守卫州共城县(今河南辉县)西山,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王彦和他的部属们都在脸部刺上「赤心报国,誓杀金贼」八个字,是谓「八字军」,後来发展到數万人,收复数百里的地方。金军屡次进行围剿都沒有成功[13]。岳飛则率残部在太行山区转战一段时间,听到八字军壮大的消息後,前住王彦的山寨叩门谢罪,希望重归王彦军。但王彦对岳飛说:「汝罪当诛,然汝去吾已久,乃能束身自归,胆气足尚也。方国步艰危,人材难得,岂复雠仇报怨时邪!吾今舍汝。」既没有追究岳飛,也没有接纳岳飛。


宗泽部下

宋朝主战派的首領李纲罢相後,東京開封府的留守宗澤就事实上成为主战派的首領。宗澤和北方的民間自發抗金武装建立了广泛的联系,收编了号称百万人的大军,积储了足供半年食用的粮草[14]。宗澤委任王彦为「制置两河军事」。岳飛和王彦难以共事,便决定南下東京開封投奔宗澤。東京留守司的官员查究岳飛脱离王彦节制的经过,按规定[15]建议宗澤对岳飛军法从事。宗澤考虑到河北招討使张所贬谪後北方宋军的混乱情况和岳飛离开王彦後一路所立之战功,决定将岳飛留在军中,降官为「从八品秉义郎」以示惩诫[16]。


建炎元年十二月(1128年1月),金军又南侵进犯孟州汜水关[17]。宗澤即派岳飛为踏白使[18],告诫他「汝罪当死,吾释不问,当今为我立功。往视敌势,毋得轻斗。」让他率领五百骑兵前往侦察。岳飛在汜水关一带击败金军,回東京開封府後,被宗澤升为统领,不久又提升为统制[19]。


就在从建炎元年冬到二年春(1128年末到1129年初)的这段时间裡,金國分兵三路全軍出動。此时前东路军统帅完顏宗望已经病死,东路由“三太子”完顏宗輔和元帅左监军完顏昌统领,“四太子”完顏宗弼率兵向开封东面进逼;西路由完顏娄室和完顏杲(撒离喝)率领,攻打陕西;中路由左副元帅完顏宗翰和元帅右监军完顏希尹指挥,作为主攻部队取西京河南府,又占领郑州,在开封西面和宗泽所率的东京留守司军对阵,完顏宗翰又命部将完顏银朮可与完顏拔离速、赛里、萨谋鲁、耶律马五、沙古质等分兵继续南下,企图从南面包抄[20]。在开封及附近的州县,宋、金双方进行了激烈的戰斗。儘管宗澤的东京留守司军四面受敌,但宗澤坐镇留守司从容地调动军队部署战斗,使金军无力攻下开封。正月裡,开封市民甚至一如往时张灯结彩[21]。岳飛从正月开始,参加了的开封北面门户滑州一带的战事,接连在胙城县(今河南延津县东北)、卫州汲县西的黑龙潭[22]等地获胜。


建炎二年四月(1128年5月)以後,天气开始炎热,金军撤退,宗澤準備北伐[1]。王彦的八字军奉宗澤之命移屯滑州。五马山的首领馬擴,也携带信王赵榛的信前来东京留守司。宗澤和王彦、馬擴等人共同制订了北伐的计划[23]:


王彦军自滑州渡黄河,直取怀州、卫州、濬州、相州等;

馬擴军由大名府攻打洺州、庆源府和真定府;

杨进、李贵、王善、丁进等部队分头并进,河北、河东山水寨、燕、云地区的民間抗金武裝也约定时日起事。

但很不幸的是,宗澤于建炎二年七月初(1128年8月)病逝,其副手杜充接任东京留守。


岳飛按照宗澤生前的部署[24],率领毕进等部将,随同宗澤助手主管侍卫步军司公事闾勍,于建炎二年七月十五日进驻西京河南府,负责保护那裡的北宋皇陵[25]。八月(1128年9月),闾勍命岳飛再去汜水关御敌。岳飛又大胜来犯金军,以功转「从七品武功郎」,升至诸司副使的最高一阶。建炎二年岁末,岳飛奉东京留守司的命令离开闾勍返回开封。


杜充部下

杜充接任东京留守後,立即中止宗澤的北伐部署。统制薛广一部已去相州,而王善和张用两部未能派出,薛广战死,固守近两年的岳飞故乡相州城在建炎二年(1128年)十一月陷落,守臣赵不试自杀死节。杜充又切断了对北方民間抗金武裝的联系和支援[26],河东和河北的最後一批州县,包括北京大名府和五马山寨,全部在此时被金军攻占。


“宗泽在则盗可使为兵,杜充用则兵皆为盗矣”[27]。杜充上任後,前一年冬季还在宗泽麾下奋战抗金的丁进、杨进两部首先叛而为“盗”,王善、张用等部也有异动。


岳飞返回开封後,杜充立即命令岳飞去消灭张用等部。张用是岳飞的汤阴同乡,曾当过汤阴的“弓手”(类似今之巡警),并和曹成、李宏、马友绍等是拜把兄弟,有几万兵力,王善部也从一旁保护。岳飞以“兵寡不敌”为理由,婉言推辞,但杜充以军法问斩相威胁,勒令岳飞出兵[28]。岳飞有以往擅自脱离王彦的前科教训,无法抗命,只能以不到千人的部众击退张用、王善部,解了杜充之围,以功升「正七品诸司正使武经大夫」。接着,岳飞又奉命解救盗匪杜叔五、孙海包围的东明县(今河南兰考县北),活捉了两个匪首,升「转武略大夫」、借英州刺史。王善、张用退兵後,转攻淮宁府(治宛丘,今河南淮阳县)久攻不下,便引军离去。岳飞再去救援淮宁府,与王善军战于清河,俘虏孙胜、孙清等,因功双升「转武德大夫」,真授英州刺史。


建炎三年(1129年),宋高宗经历了苗傅刘正彦之变後,自动去掉了皇帝的尊号,改用康王的名义向金元帅完颜宗翰致书,说自己「守则无人」,「奔则无地」,「惟冀阁下之见哀而赦己」,结果不但没有得到任何怜悯,反而使金军认为是南侵的好时机。此时杜充畏战,带着东京留守司主力军南撤建康府,责成副留守郭仲荀留在开封守卫。不久,郭仲荀也依法炮制,命留守判官程昌㝢接替,自己逃往南方。程昌㝢再次重复这招,将守城责任推给了上官悟,自己逃之夭夭。在《东京梦华录》中曾经繁荣一时的开封城,因为逃走和饿毙的原因,到建炎四年二月最後陷落时,城裡的壮年男子还不满一万人[29]。


岳飞于建炎三年(1129年)六月下旬刚回到开封,就接到杜充的命令要撤往建康府。岳飛苦劝:「中原地尺寸不可棄,今一舉足,此地非我有,他日欲復取之,非數十萬衆不可。」但无用,又由於脫離王彦的教训不能违抗上级,只能随杜充南下。


宋廷卻認為杜充「徇国忘家,得烈丈大之勇;临机料敌,有古名将之风。比守两京,备经百战,夷夏闻名而褫气,兵民矢死而一心」,任命杜充任同知枢密院事,官至执政。杜充推辭,宋高宗又破格任命杜充为右相,官職僅在左相之下,杜充才上任并兼江、淮宣抚使鎮守建康[30]。


金國由元帅左监军完颜昌領軍進攻淮南,而由完颜宗弼領軍直接進攻江南。完颜宗弼兵分兩路,西路由完颜拔离速、完颜豰英、耶律马五率領,十月由黄州渡江屠洪州,劫掠長江中游的湖北、江西一帶[31];東路則由完颜宗弼親自率領,直搗趙構所在的臨安。十一月,杜充的水军進攻割據一方的李成,金军支援李成掳获宋軍大量船舰[32]。完颜宗弼在攻打太平州(今安徽当涂县)的采石渡和慈湖不果後,轉道建康西南的马家渡[33]渡過長江進入江南。


杜充自己深居简出不做準備,岳飛泣諫:「勍虏大敌,近在淮南,睥睨长江,包藏不浅。卧薪之势,莫甚于此时,而相公乃终日宴居,不省兵事。万一敌人窥吾之怠,而举兵乘之,相公既不躬其事,能保诸将之用命乎?诸将既不用命,金陵(建康府)失守,相公能复高枕于此乎?虽飞以孤军效命,亦无补于国家矣!」但也無濟于事。聽到金軍渡江的消息後,杜充只派都统制陈淬率岳飞、戚方等将官统兵二万奔赴马家渡,又派王𤫉的一万三千人策应。十一月二十日(儒略歷1130年1月1日),陈淬率軍力戰,岳飛率右军和金國汉军万夫长王伯龙部对阵,但王𤫉先临阵逃跑,陈淬戰死,諸將皆潰,只有岳飛力戰,整军退屯建康东北的钟山。[34]


杜充本人接到马家渡的败报後,于十一月二十三日丁卯(儒略歷1130年1月4日)率亲兵三千弃城逃到江北的真州,旋即被完颜宗弼劝降投靠金國[35]。宋高宗得知杜充不戰而降,哀嘆「朕待充自庶拜相,可谓厚矣,何故至是?」[36],難過得「不食者累日」[37]。


成立岳家军

完颜宗弼占領建康府後,只派萧斡里也和张真奴領数千人留守,自己則親率主力追趕宋高宗。十二月初(1130年1月),完颜宗弼经广德军、湖州安吉县攻向临安府,宋高宗逃到明州。完颜宗弼占领临安府後,命令斜卯阿里和乌延蒲卢浑带四千輕骑急攻明州,追擊宋高宗,宋高宗再從明州乘船經海上逃到溫州避難[38]。


张俊在明州以优势兵力殺金軍中的近千名簽軍[39][40],取得「明州大捷」[41]。完顏宗弼派兵增援,张俊帶領明州城內大部分百姓撤离。


完顏宗弼占領明州後,無法活捉逃到海上的宋高宗,劫掠一番决定撤兵。金軍利用大運河,將劫掠所獲用船運往北方,一路攻破秀州、平江府、常州,准备自镇江府北渡。三月,完颜宗弼被韩世忠所部八千余人在黄天荡攔截,被困四十日。因為有漢奸献策,金军掘通河道将船隊经秦淮河引入建康城西的長江江面。韩世忠赶去攻擊,卻被金軍的火箭擊退。


岳飛在此间帶領東京留守司軍的殘部轉戰广德军,六戰皆捷,俘虏王權等伪军將領四十多名。駐軍广德军的鍾村,軍糧用尽,將士忍饑,却不敢擾民。建炎四年(1130年)初春,宜兴知县錢諶(chén,作姓時讀shèn,zhòng)通知岳飞说县裡的存粮夠一万人吃十年,欢迎他率军保护县境。二月,岳飛进驻宜兴,屯于張渚鎮[42]。在宜兴,岳飛收降了因政局混亂而在當地為匪的多支部隊以及金軍強征來的河北偽軍。岳飛自己就是河北人,平等對待河北、河东等地的簽軍。偽軍们都传话说:「此岳爺爺軍。」爭來降附。


三月,金軍在劫掠秀州和平江府之後,攻向常州。常州知州周杞探知這一情況,派赵九龄(是曾經在張所的河北招撫司里和岳飛共事過的熟人)到宜兴县请岳飞前来鎮守常州。但在岳飛啟程之前,周杞已經紧随赵九龄也來到了宜兴县,放弃了常州城。岳飞与周杞、赵九龄一起带兵北进,前後四战,夺回常州。又尾随追襲於鎮江府東邊,再捷。此時,原杜充手下的統制、現已成為割據一方的盗匪的戚方攻陷了广德军,岳飛忙趕回宜兴县,带一千多骑兵赴广德军,但戚方已西去攻打宣州。


宋高宗已從海上逃回越州,任命张俊为浙西路江东路制置使,「诸将并受节度」要收复建康。张俊自己的部隊是宋高宗原來的河北兵馬大元帥府的嫡系部隊,他只派岳飛統率的原宗澤、杜充的東京留守司的非嫡系部隊當前鋒去攻打金兵鎮守的建康府。四月二十五日,岳飛在位於建康城南三十里的清水亭首戰大捷,金兵橫屍十五里,斩得耳戴金、银环的女真人头一百七十五级[40],活捉女真軍、渤海軍和汉儿簽军四十五人。五月初,岳飛到達清水亭以西十二里的牛头山扎营,夜里令百人敢死队穿黑衣混入金營中擾之,金兵驚,自相攻擊殺傷。


完顏宗弼于五月十日退到建康城西北十五里的龍灣鎮(靖安鎮,靜安)。岳飛以騎三百、步兵二千馳至新城,大破之。五月十一日,完顏宗弼从龍灣撤退到長江對岸的真州六合县宣化鎮。岳飛追至龍灣鎮,實現了四年前「靖康之難」前一年金國第一次伐宋時西軍老將种師道的「(江河)半渡邀擊金軍」的遺愿,完全消滅了留在南岸的所有金軍。金軍損失慘重,女真人被斬的「秃发垂环者之首无虑三千人」,千夫长留哥等二十多名高級軍官被俘,其中仅在龍灣鎮一地就俘獲包括八名女真人在內金兵三百多人[43][40]。韓世忠和岳飛給予金軍重創,以至完顏宗弼回到北方見到熟人就「相持泣下,诉以过江艰危」[44],這一年金國皇太弟完顏斜也死時的遗嘱里也对南宋迅速增长的战力表示忧虑:「吾大慮者,南宋近年軍勢雄銳,有心爭戰。」[45][46]


完颜宗弼北逃至淮西,宋军遂復建康,但杜充的無德無能和金軍的殘暴已經在當時拥有近二十万人口的建康留下了毀滅性烙印。除有大批人口被金兵俘虜过江之外,這以後的两年內,人们收拾和掩埋残缺不全的尸骨,达七、八万件[47]。


五月下旬,岳飛亲自押解這些战俘去越州,生平第一次覲見宋高宗趙構。岳飛先見到了上司張俊,張俊通知岳飛朝廷要派他鎮守江南东路的饶州(今江西波阳县),岳飛認為這樣不妥而上奏:「建康為要害之地,宜選兵固守,仍益兵守淮,拱護腹心。」宋高宗表示支持。


六月初,宋廷又命張俊統領岳飛征讨戚方。戚方原本厢兵[48],後成為盗匪,再投奔杜充任准备将,又升统制。馬家渡之敗後再当盗匪,攻陷了广德军,岳飛當時回軍带一千多骑兵赴广德军,但戚方已西去攻打宣州,沒有成功,就转攻湖州安吉县[49]。岳飛從越州返回宜兴县後,以三千人在广德军东南约七十里的苦岭扎寨[50],與戚方交鋒,戚方战败被岳飛追擊,不得已便向張俊投降。


岳飛回到张渚镇,因為即將離開,在房東張大年的屏风上题词[51]:


近中原〔板〕荡,金贼长驱,如入无人之境;将帅无能,不及长城之壮。余发愤河朔,起自相台,总发从军,小大历二百余战。虽未及远涉夷荒,讨曲巢穴,亦且快国雠之万一。今又提一垒孤军,振起宜(兴),建康之城,一举而复,贼拥入江,仓皇宵遁,所恨不能匹马不回耳! 今且休兵养卒,蓄锐待敌。如或胡廷见念,赐予器甲,使之完备,颁降功赏,使人蒙恩;即当深入虏庭,缚贼主碟血马前,尽屠夷种,迎二圣复还京师,取故地再上版籍。他时过此,勒功金石,岂不快哉!此心一发,天地知之,知我者知之。建炎四年六月望日,河朔岳飛书。


張俊回朝後向范宗尹“盛称岳飞可用”,由范宗尹向宋高宗推荐,岳飛任武功大夫、昌州防御使,通州镇抚使兼知泰州[52]。岳飛因為通州、泰州不在金軍出入的前線地帶,上奏辞谢,改命为淮南東路一重難任使。


完顏宗弼從真州北上後,在楚州一帶被南宋承州、天长军镇抚使兼承州知州薛庆和楚州、泗州、涟水军镇抚使、兼楚州知州赵立两人率軍截擊。完顏宗弼和主攻淮南的金軍主將完顏昌在六合會合,兩人商定会师攻打楚州,杀宋将薛庆,攻占了扬州和承州,包围楚州。


宋高宗詔張俊援救楚州。張俊自己的部隊是宋高宗原來的兵馬大元帥府的嫡系部隊,推辭不去,又派岳飛統率的原東京留守司的非嫡系部隊當前鋒去拼殺,并命令劉光世出兵援助岳飛。劉光世本人屯守镇江府,命部将王德和酈瓊于八月二十四日渡過長江,第二天过邵伯,向西北進入天长军。王德後來因部属不用命,斩其左軍統領劉鎮[53]和裨将王阿喜,于九月撤兵未能援救楚州以及岳飛一軍。[54]


岳飛于八月十五日回到宜兴,于十八日出发,于二十二日到达江阴军,于二十六日夜到达泰州城下[55]。九月九日以後,岳飛命张宪留守泰州,自己親率部隊进驻承州以东几十里的三墪,不久到达承州,三戰三捷,殺高太保、俘虏阿主里孛堇等七十餘人。


九月中旬,楚州镇抚使赵立被炮石打碎头颅而死。九月下旬,金兵冲入楚州城和楚州军民巷战,终于攻克楚州。由於赵立的抗战态度,楚州保卫战的激烈抵抗是少有的,可以和靖康年间王禀的太原保卫战和同在建炎年间的西部陕州保卫战相提并论[56]。楚州失守後,完颜昌转攻屯泊北神镇的李彦先部,属下金兵在淮水中包围了李彦先的座船,李彦先全家殉难。


在承州和楚州之间,有绵亘三百多里的大湖泊。金兵于建炎三年攻陷扬州时,出身梁山泊的民間抗金武裝领袖张荣率其水军乘数百艘船只转移到这个湖泊地带,驻扎于鼍潭湖。建炎四年九月,完顏昌先後破赵立和李彦先部。十一月,完顏昌乘天寒湖泊冰冻之時,攻破鼍潭湖,张荣撤往通州。


宋高宗詔岳飛還守通州、泰州,有旨可守就守,如不可守,但以沙洲保護百姓,伺机掩擊即可。此時完颜昌又南下向承州附近的岳飞进攻,岳飞接到宋高宗退守通州和泰州的诏书後,因泰州無險可恃,決定退保柴墟(在今江苏省泰兴县),在柴墟镇南霸橋杀退完颜昌的陆上追兵,全軍退往江阴军。这以後,岳飛才拥有了人马万余,着手建立所谓的“岳家军”。


完顏昌占领通、泰两州後,急于消灭驻扎兴化县缩头湖的张荣的抗金民军。绍兴元年(1131年)三月,完颜昌率领六千多水军用大战舰作前导攻张荣水寨,张荣只有几十只小船,但他认为:「无虑也,金人止有战舰数只在前,余皆小舟,方水退,隔泥淖,不能触岸。我舍舟而陆,杀棺材中人耳!」引诱金兵陷入泥淖,不能自拔。张荣军大胜,金将完颜忒里被杀,完颜昌的女婿、万夫长浦察鹘拔鲁被俘[57]。张荣乘胜克复泰州、楚州,完颜昌一直撤至淮河以北[58]。淮东路大部分州县又重归宋朝。这场战役是南宋立国後空前的大捷,缩头湖後来也因而改名为「得胜湖」[59]。


绍兴元年(1130年)七月,宋廷因原有的正规军「禁兵」已被战乱打散,重新编组新的正规军。将张俊所部组建为「神武右军」,韩世忠所部组建为「神武左军」,两人均为都统制[60]。王𤫉所部组建为「神武前军」,陈思恭所部组建为「神武後军」,两人均为统制。岳家军在张俊所部,军号定名为「神武右副军」,岳飞为统制,屯驻洪州。原神武右副军统制颜孝恭的兵马拨属江南东路安抚大使司,空缺由岳飞填补[61]。十月,宋廷又将岳飞武官虚衔升为亲卫大夫、建州观察使,为从五品的遥郡观察使。十二月,「神武副军」都统制辛企宗因镇压福建范汝为之乱不力而被削职[62],岳飞的「神武右副军」改名为「神武副军」,并升迁为都统制。


绍兴二年(1132年)正月末,岳飞被任命为知州、兼荆湖东路安抚使、都总管,统率军马前往潭州[63]。二月,主战派头号人物李纲被起用为荆湖、广南路宣抚使,岳飞等将领划入李纲部下[64],讨伐湖东路的盗匪曹成。当时岳家军的兵力为一万二千余人,岳飞以二千人驻守吉州(今江西吉安市),以其余的一万多人进攻曹成的部队[65]。战斗中岳家军尽占优势,但曹成部下悍将杨再兴骁勇异常,先是攻入岳家军第五正将韩顺夫的营地,将韩砍折一臂而死,後又杀死了岳飛的胞弟岳飜。但杨再兴最终被岳家军俘虏,被岳飞收服而成为日後岳家军的著名悍将之一。李纲称赞岳飞“年齿方壮,治军严肃,能立奇功,近来之所少得”,断言他“异时决为中兴名将”。闰六月,岳飞升三官为中卫大夫、武安军承宣使,仍属从五品[66]。讨伐曹成後,岳家军兵力增一倍,达二万三千到四千人左右,与韩世忠、刘光世、张俊等军相差不多[67]。


绍兴三年(1133年)九月,岳飞第二次朝见宋高宗。宋高宗亲笔书写“精忠岳飞”四字,绣成一面战旗,命岳飞在用兵行师时作为大纛。又任命岳飞任江南西路舒蕲州制置使,将驻守蕲州的统制李山,屯扎江州的统制傅选两支部队并入岳家军[68],将淮南西路舒州和蕲州的防务并入岳飛的防區。岳家军的军号也由「神武副军」升格为「神武後军」,但岳飞的官銜卻由都统制改回统制[69],这是因为他的資歷尚淺,還不能和「神武左军」都统制韩世忠、「神武右军」都统制张俊相比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