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 第二卷 抗日战争 第八十六章 落幕的抗战硝烟 (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


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是命中定然,身边都站着自己的部队指挥官,一个专注看着墙上挂载的巨大疆域地图,一个深情看着桌上平展开来的中国地域图,于是两人相隔万里各自一同慨叹起来……

55师作战室,

陆云川:“第一次世界大战,十多万廉价中国劳工被欧洲国家带到战场上做苦力,有时候被当炮灰填上去,或葬身战场,或死于当年的那场西班牙流感,作为一战的战胜国,中国得到了什么?丧权辱国,中国失去了山东。现在,二战我们又是战胜国,中国又得到了什么?比之于一战,中国受辱更甚……”

51旅作战室,

陆少郡:“中国丢了外蒙,丢了唐努乌梁海,历史上被强割给沙俄的150多万领土又让苏联人占了回去,我们海上的琉球群岛,现在又没了……”

55师,

陆云川:“这是我华夏民族的悲剧,什么几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国?!国破民弱,我华夏在弱肉强食的规则下照样被瓜分割壤,什么时候中国才能真正国强民富自立崛起?什么时候中国才能屹立于世界堂堂正正收复那些被割去的失地呢……”

51旅,

陆少郡:“古来军队都是用于开疆拓土扩展国之版图疆域,四海广布我华夏威仪,这才是让军人真正引以为傲的建功立勋啊,可当今中国的军队打了一次又一次战争,一次又一次缩小国土面积,谁能对得起华夏列祖列宗……”

……

一道道拉起铁丝的阻拦网,四角高高筑起的警戒哨塔,一条条来回游移扫视的灯柱,照射在一座座临时搭建的俘虏营房里……

这是一处临时建起来的营地,里面集中着方圆数百里的所有日军俘虏,因为数量庞大,担任看管的国军部队对其日夜监视,以防万一……

55师本是计划用来看管这些日军,但因为前段时间部队官兵“抗命不遵”的举动而被临机调离驻防岗位,只是在不远不近处担起警戒的“配角”职责,“脱离一切可能与日军的接触”。

静悄悄的黑夜,几只人影隐秘飘近机枪阵地的国军哨兵,接着是木棍、石头甚至做工用的铁器一阵狠击,几个哨兵冷不防被偷袭打死,武器被夺走,接着交火,铁丝网被冲开数道缺口——日军强行越狱,意图逃离出去……

兵力不济的警备国军猝不及防担心事情闹大,接到危急情报的55师迅速出兵围堵,一三五团的一部运动至拦阻网缺口处隐秘起来,他们继续放日本人出来,当最后终于只剩下一些观望的日军在缺口处徘徊翘望时,官兵们迅速连炸带扫堵上去把堆在的缺口处的日军杀了回去,而逃出去的那些日军,在55师布置的天罗地网下一个也没有活着回来,整个一晚上,外面黑夜里尽是坦克装甲来回碾动的轰鸣……

当年,在山西,河北等其它地方,屡屡发生日军越狱逃窜的情况,而那些与日军交手多年的地方部队远离国民政府的直接束缚和管辖,不乏出现地方官兵动用武力惩办越狱俘虏的事例……

一九四五年深秋,在55师的押送下,排成连绵长队的日军俘虏离开华东,返回日本……

望着大雾里日军就这样“主力未损”体面地离开中国,陆云川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敢保证,相比于苏联和其它国家处置战败国俘虏的苛刻严厉手段,中国是对日本最仁慈的国家,但中国有朝一日肯定会为她自以为是的仁慈后悔,我们现在所谓的以德报怨注定化为将来的助纣为虐,终有一天,我们会为今天的仁慈付出高昂的代价……”

大雾迷茫了他的视线,更迷茫了他的内心:

日本人走了,55师接下来往哪走呢……

……

寒冷的北方霜雪满地,51旅直接拉起封锁线把日本人圈禁在里面,外面偷偷埋设地雷,再升起一堆堆火构起阵地架起机枪,摇摇欲坠象征性拉起的那道铁丝网上前一脚就可以踹倒简直就是一道虚防,踹倒它外面就是自由的世界,但里面的日本人早已吃住了教训,他们已经学乖才不会落入51旅这个狡猾部队设下的圈套。

到最后,51旅干脆昭然若揭撤去了所有铁丝网挖出了所有地雷,但日本人更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小小心翼翼同原来位置上的那道铁丝“红线”始终保持着距离,没谁敢踏越雷池半步——这或许可以叫做画地为牢……

冬天里,一下增加那么多张嘴,51旅粮食供应变得顿然紧张起来,杨耀骏于是请示旅长怎么分配过冬粮食的分配,陆少郡不加思索,

“用得着为这件事费脑筋么!八路军吃什么日本人就吃什么,以前日本人吃什么现在我们就吃什么!日本人不吃拉倒,死了倒干净利落!就这么执行吧……”

日军俘虏仍是一片风平浪静,就着从未吃过的杂粮窝头,日本人也无抱怨,凡是被51旅亲自捉到的俘虏他们所谓的武士道军国主义什么意志心理通通被全部摧毁殆尽,现在个个被收拾得服服帖帖,而那些由其他部队送来的俘虏,总给人一种阴森不定的飘忽气息……

51旅不能白养着这群日军,当地老百姓居住的房屋在战争中被日本人损坏的残破不堪,陆少郡就让日军俘虏动手给乡亲们修葺翻新,然而一个寒冷的晚上烤火时太疏忽大意,一间房屋在失火后化为灰烬……

一个意外还不足以定那个日军士兵死罪,陆少郡也不想再杀了,于是静观其变……

知道犯错的日本士兵自罚三天绝食,而且果然一连几顿什么都不吃,最终一个老乡看不过心软疼惜起来,抛却了日军曾经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端上一碗饭劝那个绝食自罚的日军士兵吃点东西,而日军士兵不为所动,依然在寒风中站立受过,心性善良的老乡终于忍不住掉落眼泪,也顾不上去清算日军在中国奸淫掳掠做出的种种兽行——一时心软的他几乎把这些日军视作了自己的子弟兵,就差出口赞叹日军的纪律严明了……

陆少郡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这个日本兵不是51 旅俘获的,但不用说,他手上肯定沾着不止一个中国人的血。不算九一八事变,前后八年在中国的一百多万日军哪个日本人没干过*盗抢的事情呢!更何况区区百万日军给中华民族带来了三千多万的死伤,平均到一个日军身上,把所有在华的日军全部处死都不为过……

杨耀骏和祁文良走过来,

“旅长,想什么呢?”

陆少郡回过神来,顿了顿,

“看那个日本兵,你们怎么想?”

两人也早已注意到了这件意外的事情,他们俩一直观察着这个日本兵的一举一动,杨耀骏看看参谋长,自己先说,

“旅长,如果我没看错,这只是表面之象,狼也有发慈悲之心的时候,但狼并未因此改变本性,换句话说,狼终究还是狼!”

陆少郡点点头,看看参谋长,

“文良,你怎么认为?”

祁文良沉重的叹口气,

“旅长,我只觉得心里压抑,有些话不吐不快,这仗战争不该就此匆匆结束,这非我们所愿!日本人还未受到应有的惩罚,将来必定后患无穷啊!”

陆少郡继续茫然地看着那个日本兵,

“说得没错,战场上日本人没有受到中国军队的惩治,中国人还想再战后等日本人回去再惩办他们吗?天方夜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中国人接着又要以大度自居厚待日军的罪行了,并且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事!几百年的国力积弱,中国人就学会了做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事情,如果这算是可悲的话,更可悲的是日本人已经深谙中国人的这个心里并且顺水推舟,再以后可能就是落井下石了……”

他收起远视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两个指挥官,

“日本这个民族有一个很大特点,就是隐忍,犹如一条狼为了捕到猎物可以忍受一切煎熬和困苦,但它终究还是为了捕猎。这就是眼前这个、这群日本兵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为什么毫无怨言的原因,你甚至会误以为昨天的这个杀人恶魔今天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善良的好人,也许很多人都会生动恻隐之心,也许就在你对他放松警惕的时候,一旦时机成熟,他就凶狠地反扑过来一口至你于死地毫无商量,因为他们在忍辱负重的时候完全有时间盘算下一步长远的报复,这个报复,谁也说不准,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也可能上百年!谁知道到时中国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日本人的隐忍不同于中国推崇的做人品格上要坚定刚毅和吃苦耐劳,他们的隐忍谁也判断不出对错,这种隐忍一方面可以汇聚国民之力使日本迅速强大起来,一方面也可以使日本成为棘手的军国主义国家对其他民族构成威胁。隐忍带来的力量是可想而知的,加上日本人信奉武士道的冷血和追崇冷兵器,这就是区区一个小日本给中国造成巨大死伤的重要原因,我想,就是德国高密度的火力也没有日本人冷兵器下杀死的人多……”

杨耀骏和祁文良忧心忡忡地看着战俘营里的日军俘虏,暗起杀机,陆少郡却说,

“你们害怕将来日本人的再度反扑吗?”

“旅长!这是什么话!只要我们部队还在,日本人再像这么地轻易地杀进中国得先问问我51旅官兵同意不同意!还没轮到日本人反扑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先行踏上了他们的国土!”副旅长铿锵回答。

陆少郡怅然,

“既是如此,杀掉眼前的这些日本人又有何用呢?!斩草不能除根无异于隔靴搔痒只在皮毛上徒耗力气,在别人看来,我们所做的事情无异于螳臂当车必定要受人嘲笑,就放这些日本人回去吧!当前的局势已经不是我们惩治这条恶狼的时候了……”

副旅长参谋长遂一时无语……

……

一九四五年冬末,几处日军俘虏要合归一路押向东部沿海地区,准备让他们经海路返还日本……

51旅押出自己俘获的日军,送往指定地点与其它几路汇合,陆少郡他们赶到的时候,两个其他部队的师级政委已经等在那里……

陆少郡恭恭敬敬报到,交出清单表,两个政委点点头,陆少郡遂转身,挥挥手,部队官兵得力旋即把俘虏们押入汇合队伍,这时,陆少郡才注意到,那么多日军俘虏正面带光泽地等待回国……

与51旅手里驯服的俘虏做什么动作都小心翼翼相比,他们旁边的俘虏则正兴高采烈地交头接耳,对51旅刚刚押过来的这些俘虏肆无忌惮地评头品足,但更多的是好像是言语上的轻蔑,因为那些受到轻蔑的俘虏面带羞愧显得无地自容。

很明显,这些日军投降后受到了八路军政策的优待,肯定是那些八路军部队官兵发扬作风用大米喂养着这些日本人,几月来一个个把他们喂得肥头大耳丝毫没有营养不良的迹象,但惟独好像没喂过来他们的武士道理念和军国思维,从这些日本人傲慢的态度里,依然可以辨出他们骨子里里对中国人的不屑和鄙夷……

两个政委浑然不觉51旅旅长的异样,直接下令要他们的部队押着日军俘虏继续赶路,但被陆少郡愤怒而不满地叫住,

“慢!”

两个政委不解,

“陆旅长,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陆少郡锐利的眼睛很快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目标,一个军官模样的家伙腰里赫然露着一截黄金打造的短刀手柄,遂用力一指,

“你!缴出身上的武器来!”

日军面面相觑,倍觉奇怪,他们既不知道这个军官的意思,也不知晓他的脾气,倒是身边的一个政委疑惑不已地答话,

“陆旅长,你做什么?!”

“我问的是日本人!首长您没有必要替日军回话吧!日本俘虏能活着回国已经不错了,他们必须留下身上所有的武器!”

陆少郡的出言不逊让两个政委很不舒服,但他们多少已听说这个51旅部队作风的凶悍狂野,于是不计较陆少郡刚才的无礼,

“陆旅长,情况我都清楚了,那个日军军官的短刀属于装饰品,他说没杀过人……”

“他说他在中国八年没强奸过中国女孩子你也信吗?”陆少郡毫不客气打断政委的话。

另一个政委终于看不过去,

“陆旅长!请你注意你的言行!你也是一个党员,你不知道我们对待俘虏的政策吗?况且这个日本军官扬言要拿走他的军刀必须先等他自杀,万一引起乱子谁能负得起这个责任!”

陆少郡彻底火了,毫不顾忌地顶撞起来,

“什么优待俘虏的政策!你们对自己官兵不杀日军俘虏思想做得挺到位,怎么没见你们改造日本人的军国思想和武士道啊!还把他们喂得一个个跟头猪似的!身为军人反倒担心敌人自杀在你们的手里!这种话亏你们说得出口!乱子?难道你们手里拿的家伙都是烧火棍吗?!”

陆少郡懒得跟这两个师级政委费口舌,直接走上前去,甩下两个人在后面无言以对一脸愠怒……

51旅警卫营官兵知道旅长要做什么,遂立即靠过去贴身护驾。

陆少郡指指日军军官腰间的短刀,示意缴出来。

一片寂静,空气紧张到冰点似乎要凝固爆炸……

旁边的两个佐级军官随即意识到了陆少郡的“无礼”要求,

“八嘎!”两人直接站到前面来挡住陆少郡的视线并狂傲嚣张地张口大骂起来——陆少郡疑惑地回头看一眼后面的两个政委:这就是你们优待日军想要的结果?

“狗日的,骂谁呢!”警卫营的两个连长愤怒不已也不迟疑赤手空拳上去就打,同时一圈士兵用刺刀隔开周围的日军。

两个身手非凡的连长出手招招致命,一个拳头狠击过去,一声骨骼断裂的闷想,第一个日军指挥官栽下去,当面的连长不依不饶跨骑上去又补了两拳才收手……

与此同时,另一个日军军官被打翻在地,警卫营连长腾空而起屈膝压下去,膝关节直接顶在了地上日本人的喉咙处,稍一运力,整个脖颈瞬间被咔嚓压断……

更多日本人已经蠢蠢欲动,局势似乎要失控,51旅官兵不慌不忙,参谋长祁文良下令,

“骑兵营!剿灭叛逆!凡滋事生乱者,一律格杀勿论予以清除!”

唰唰唰唰………骑兵们纷纷拔出锋利的马刀,一个个嚎叫着驾马奋蹄冲进日军人群里挥刀大开杀戒,骑兵们放过那些自觉蹲下的俘虏,凡开口大骂者,处死!目光露凶者,斩杀!胆敢攻击骑兵者,二话不说上前挥刀劈斩!到处马嘶人嚎,杀声不断……

两个政委急了,见事情弄得无法收场不可控制,遂走上来对陆少郡说,

“陆旅长!你的部队还是不是我八路军的建制!你们这样无法无天!还受不受共产党的领导!你这是政治问题!你们所有人都脱不了干系!日本人民只是受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暂时蒙蔽,滥杀俘虏,你就是有十个脑袋现在也保不住你……”

陆少郡不动声色,他在等。

在骑兵营的利刃下所有的日本人马上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于是一个个服服帖帖地蹲下来再不敢乱动——骚动很快被彻底平息住!

现场于是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骑兵营的战马在俘虏群里来回巡视……

陆少郡再次伸出手,也不言语。

日军军官面无血色捧出黄金打造的短刀哈腰郑重地双手奉上,旁边一个日军翻译说,

“阁下,你赢了!我欣赏阁下的强硬作风和您部队的悍勇士气!你们是值得钦佩的军人和真正的勇士!我帝国军队向你弯腰问心无愧!这是我祖传宝刀,请将军验收!”

真是不杀不知道悔改,陆少郡一手接过来,拔出刀身,验毕转递给身后的政委。

“相比于日军在中国犯下的累累罪行,让你们全身而退已是对日本人最大的优待了,我还没有收缴你们身上的军装,算是给你们留有几分颜面,你们走吧……”

陆少郡语气沉抑,带着不屑与无奈,后退一步。

日军翻译准确传达着陆少郡的意思,日军军官听毕再次弓腰点头……

参谋长摆摆手,于是骑兵营快速有序全部撤出来。

俘虏们站起来无声前行似要赶快离开这里,那个日军军官走了两步转身,郑重问到,

“将军阁下,您是一个受人敬仰的军人,我能不能知道您部队的番号,这对我会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陆少郡听完翻译,回头看看杨耀骏和祁文良,再看看身边的两位政委,回答,

“对不起了!我的番号只有战场上的死人知道,请吧……”

但想想后他随即补充说,

“如果我的这两个上级政委愿意告诉你,或许我可以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日军军官遂恭敬走开……

……

短时间内发生的所有事情及意料之外的陡然逆转让两个政委应接不暇,他们甚至一时不知道该处分这个桀骜不驯的陆旅长还该表赞他的远见卓识——而51旅早已习惯了大风大浪。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陆少郡豁开去,

“两位政委,我随时等候军区首长的处分!请上路吧!”

说罢一下跨上马背,毫无遮拦地“口出狂言”,

“请两位政委别再拿日本人民受蒙蔽说事,你们这句话只能代表你们自己的观点。我还是那句话,‘只有死了的鬼子,才是好的鬼子!’,大丈夫做事无怨无悔!将来如果整个日本民族靠中国人善良的感化就能唤醒良知幡然悔悟,那我今天就是错杀了日本人,他日只要我还活着,你们尽可取我项上人头已抵今日滥杀无辜的过错,我陆少郡随时俸侯……”

说完策马扬鞭绝尘飞奔离去,51旅官兵随后全部撤离……

看看手里象征军人荣誉的贵重军刀——那是陆少郡为他们缴获来的,也许是终于悟出了为什么偏偏陆少郡的51旅就可以从日本人手里剥夺下这一荣誉而且让日本人来为之心服口服地主动交出,两人心绪复杂地对望了一眼,再看看51旅已绝迹消失的远方……

……

然而,所有的发泄,愤怒,相比于日军主力毫发未损地回到日本,一切都渺小的不值一提,而且这单方面微弱的发泄的却越发凸显可悲,因为这种发泄看起来更像是在大势所趋下的苦苦挣扎,不论是国军的55师,还是共产党的51旅,都不可避免地成为了这苦苦挣扎下抗争命运的缩影,甚至这种叛逆有些蚍蜉撼树自不量力的悲凉与可笑……

遣返了所有的在华日军,中国失去了惩办日本人的最后机会,最终也只得落入拿日本无可奈何的境地……

况且,在国民党、美国盟友、共产党的三方角逐下,任何一方都不可能私自惩办日本人,因为无论哪一方出现不好的恶劣影响,都会立即变成敌对一方声讨指控自己的政治砝码。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日本人利用中国国内矛盾,狭缝之间求得生存,213万日俘、日侨最终安然无恙被顺利遣送回日本……

如果国共双方当时能够平心静气坐下来商讨下一步如何共同惩办战争罪犯日本哪怕是有一年时间,如果没有随后出现的两方争先表示自己胸怀“豁达”的奇怪现象……但已经没有如果,历史总是留下诸多的无奈和遗憾,国民政府需要联合日本人对付共产党,美国人需要日本来维护自己在东亚的利益,国共两党都需要从“长远”战略角度看待“争夺国家控制权”的问题,于是眼前惩处日本的这个小问题相较大局已经不值一提遂干脆搁浅不问……

相比于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对法西斯德国纳粹分子审判的迅速、公正与彻底,为了实现控制亚洲的战略,在美国在庇护下,东京大审判历经冗长而繁琐的过程,日本天皇首先避免惩处,最后多数战犯也逃脱严惩,即便没有被当即绞刑处死的,最后也被暗暗里全部释放掉——这就是对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发动侵略战争、滥杀无辜”不痛不痒的最终惩罚……

战后,美国一度邀请国民政府派遣一支五万人的军队前往日本协助盟军占领日本本土,并指定要装备精良取得卓越战绩的中国缅甸远征军去日本,但蒋介石忙于内战已将远征军全部派往东北,根本没有多余兵力,最后决定派一支一万多人整编师来象征性占领日本,然而就是这支象征性的“中国驻日占领军”,最后时刻也被蒋介石私自挪用于攻打共产党的解放区,在保证“得手之后再派往日本”后,这支本已整装待发运往日本的占领军再也没有从战场上回来……

占领日本本土的计划遂全盘泡汤,而此时,中国驻日占领军在日本所需的营房、仓库、港口、车场以及游乐场所等设施已全部准备就绪……

中国军队就如此失去了一次占领日本本土的机会,没有了中国军队的直接威慑,更没有战后苛刻严厉的经济制裁和巨额赔偿,甩开了沉重经济包袱的日本很快走上了高速崛起的新轨道……

作为民族自尊和自信相当强烈、民族性格狠辣多变的国家,战后的日本真如中国人一厢情愿悔过自新了吗?日军战俘又是如何看待我们中国人的仁慈的呢?“中国是胆怯和懦弱的,他们连惩罚日本人的勇气和胆量都没有……”

这就是绝大多数日军俘虏回国后的真实面貌,这就是中国人善待他们后期望来的结果……

纵观整个二战,日本率先发动侵华战争,就是德国投降后,日本还不屈服整个盟军的军事压力依然挣扎狂嚣着准备本土决战,作为最后一个投降而且本土还未被攻占的国家,日本可以说是不失体面地“主动”结束了战事……

从九一八事变算起,中国打了十四年,是二战中坚持抵抗时间最久也是付出伤亡最大的国家,中国最终成功地拖住了日本,为世界的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巨大贡献和民族牺牲。

但对于数量庞大的在华日军,中国也仅仅做到了“拖住”的层次,如果非要说中华民族在抗日战争中取得了一场彻底胜利的话,那或许可以用一个词概括中国八年艰苦抗战换来的结果:

惨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