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二十章:奸细土老二

金蝉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URL] 这几天,国民党军的炮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战事的吃紧,根据地乱成了一锅粥。有准备转移的,有不停开会的,还有起哄闹事的。一时间,阴风四起,敌特分子蠢蠢欲动,情形危机又严峻,桃花的民兵队像绷紧了的弦一刻都不敢松懈。大批的物资兵工厂的机器需要掩埋,烟台还有源源不断的物资运过来,押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这几天,国民党军的炮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战事的吃紧,根据地乱成了一锅粥。有准备转移的,有不停开会的,还有起哄闹事的。一时间,阴风四起,敌特分子蠢蠢欲动,情形危机又严峻,桃花的民兵队像绷紧了的弦一刻都不敢松懈。大批的物资兵工厂的机器需要掩埋,烟台还有源源不断的物资运过来,押运、看守、警戒都是民兵的工作,掩埋则是党团员和一些信得过的积极分子来做,一切都在秘密的进行中。

民兵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秘密监视地主、富农,还有他们的家属,不准他们随便走动,到处乱说乱看。受监视的还有那些曾经当过日伪军、旧时的警察,也包括他们的亲属。

有一天夜里,要秘密掩埋的物资很重要,除了要掩埋一批布匹外,还有三辆汽车、两门大炮,上级规定掩埋的纪律是:不打火、不出声,加强警戒,尽量缩小知情的人范围。

桃花是负责这次掩埋的主要负责人。在掩埋现场,桃花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桃花心中一惊,拉过来一看,果真是山花。桃花惊出了一身冷汗,桃花将山花悄悄拉到一边,桃花问:“你怎么来了?”

山花说:“是二楞头叫我来的。二楞头说今晚的人手不够,临时叫我到你们这边来帮忙。”

桃花感到事情的严重,她对饱学简单地交待了几句。回头对山花说:“走。我们去看看去!”

山花原本是派去监视一个叫土老二的人,土老二这个人,当过几年旧时的警察,日本鬼子投降后就一直闲赋在家,虽没有什么恶行或血债,可人品太差,总想得小便宜捞外快,是属于心术不正的那种人。

山花见又要监视土老二,心里有抵触,因为在监视土老二的许多日子里,山花从没看到土老二晚上外出过,像所有的正常人家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没看出有什么疑点来。

桃花带山花来到土老二的家,土老二家黑着灯,没一丝声息。桃花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她们围着土老二的房子看了一圈,也没看出什么来。桃花还是有些不放心,就决定去拍土老二家的门,看看土老二到底在家没有。桃花拍了很久的门,初时屋里没有一丝声息,后来才有一女声应对,问了一声:“谁呀?”

女声还满心不愿意的嘟哝:“深更半夜的……”

听声音桃花知道是土老二的老婆,土老二的老婆开门看是桃花,吃了一惊,土老二的老婆急忙掩饰说:“原来是队长啊。”

桃花不理她的茬,桃花问:“老二呢?”

土老二的老婆说:“睡着咧。”

桃花说:“叫他起来,我有点事问他。”

土老二的老婆支支吾吾,神色有些慌张,身子却紧紧的堵着门,生怕桃花她们冲进门去。

桃花向山花使了个眼色,山花一把推开土老二的老婆,持枪在土老二的家搜了一遍,没看到土老二的影子。问土老二的老婆也问不出什么,桃花在土老二家的柜子后面,发现一个地道口,地道直通墙外的柴草垛。

情况严重,桃花思索了一下,对山花说:“走!”

她们撤离了土老二家,土老二的家在村外,有一条路直通后山,后山又是掩埋物资最多的地方,那天晚上的三辆汽车、两门大炮,就是在后山掩埋。桃花和山花就埋伏在通往后山的路口处,静静的等待土老二的出现。

临近半夜,一片杂乱的脚步声,伴着一大团黑影走过来。桃花知道这是完成掩埋任务的所有干部群众。干部群众过去了约半小时,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了,这个瘦小的身影趴趴瞧瞧、探头探脑,像是踮着脚尖走路,竟一点声音也没有。桃花看身影就知道此人正是土老二,桃花低吼一声:“站住!”

土老二一惊,像是在原地跳了一下后,回身就跑。

桃花说:“再跑一枪打死你!”

桃花的枪法谁都知道,指鼻子绝不打眼睛。

土老二迟疑地停住了脚步,不敢再跑,桃花亲眼看见土老二悄悄地向路边草丛中丢了一样东西……

桃花用枪指着土老二的脑袋,站到土老二身后。山花迅速的搜了土老二的身,没发现武器。桃花在土老二丢东西的路边草丛中,找了一下,就找到了一个小本子,把它装进口袋里,押着土老二一起回了民兵队部。

民兵队部亮起了灯,桃花连夜审问土老二。

桃花问:“深更半夜干什么去了?”

土老二狡猾地笑,说:“我家的猫不咬老鼠跑了,我找猫去了。”

桃花说:“你家的猫半夜能跑后山?”

土老二急忙改口说:“不,我说错了,是、是我家的狗。”

桃花说:“想清楚,你到后山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土老二说:“就是找狗去了。”

桃花问:“真的找狗去了?”

土老二还想狡辩。”

桃花掏出在路边草丛找到的那个本子,本子黝黑、粗糙,是发黄的草纸做的。本子上有图,图上有划杠的、有划圈的、还有打叉的地方,桃花知道这决不是一个普通的本子。

桃花不问了。桃花在一心一意在研究本子。

土老二看到桃花在看本子,表情一下凝固了,脸上开始有汗冒出来,大滴大滴地往下淌。

过了好一会儿,桃花抬起头,一声不吭地看着土老二擦汗,土老二的样子很狼狈,眼睛四处乱转,四肢好像很多余。

桃花抖抖本子,忽然问土老二:“这是干啥用的?!”

土老二佯装不知,问:“什么?”

桃花知道土老二狡猾,明装糊涂。

桃花再细看本子,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图是后山地形的俯视图,所有画圈、打杠、打叉的地方,都是军民掩埋物资的地方。不同的是,画圈,是掩埋布匹等生活物资的地方;打杠,是刚刚埋下三辆汽车的地方;打叉,是所有武器掩埋的地点。

桃花非常气愤,桃花扬扬本子,说:“我问你是这个!”

土老二说:“那不是我的。”

“叫你嘴踩!”山花扬起枪托要揍土老二。

桃花摆手制止。

桃花问:“不想说,是吧?”

土老二嘴特硬,土老二说:“不是不想说,我真没有什么说。”

桃花说:“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是给谁干的,谁让你这样干的。这个本子是干什么用的,你清楚,我也清楚,交代出来,从宽处理,顽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条。”

土老二还是不语。

……

天亮了,桃花一无所获,土老二什么也没说。姜区长和孟石匠走进来。孟石匠看到一夜未睡的女儿有些心痛,孟石匠孟指导员对山花说:“你们先下去休息吧。”

桃花将本子给了姜区长和孟指导员,姜区长接过来和孟指导员看了,愤怒一下写在了脸上。桃花、山花就走出民兵队部,审讯在继续的进行。

桃花一觉醒来,天近中午。

审问土老二的事情,终于有了进展。土老二交代是一个叫“老实人”的人给他下的指令。土老二交代,有天晚上,听到敲门声,土老二开门就拾到了一张纸条,纸条就是让他搜集物资情报,国军来了论功行赏,干,有人掩护,不干、告发,杀他全家!

桃花问:“老实人是谁?”

姜区长说:“土老二说不出,可能是他真没谋过面。”

桃花说:“那个掩护他的人呢?”

姜区长说:“他也说不出。”

桃花说:“土老二知道的绝不止这些,看来他还是隐瞒了一些什么,审问不能停顿,还得加大力度。”

姜区长说:“正好县公安局的张科长明天到咱区上来,他是反特英雄,明天让他来审讯一定能撬开土老二的嘴。”

桃花刚想再说些什么,二楞头走了过来。

二楞头将姜区长叫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