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归国博士孙爱武现象折射出的中国特色



我们听说过北大学子陆步轩被迫卖肉的故事,也听说过复旦学子顾澄勇主动下海卖蛋的传说,但是南开大学本科毕业美国密歇根大学博士后且曾在世界顶尖学术杂志《Science》上发表论文的孙爱国,却因归国“找不到”工作而“被迫”在农贸市场摆地摊,就太耸人听闻了。孙爱武的学术能力和水平受到了业内的绝对肯定,美国顶尖学术杂志甚至主动向他约稿。可是他归国后怎么样了呢?他想找的工作没有,他想要的待遇没人给,于是便宁肯摆地摊也不愿干其他跌份的事。如今老婆回娘家,三个孩子中一个不满周岁的被未成年人保护中心收容,而他自己每天靠煮土豆、红薯充饥。这是为什么?中国到底怎么了?


孙爱武的遭遇被媒体曝光后,他在美国的同学向国内披露了他的一些信息,说他有些心理病,希望国内的同胞能够伸出援手帮帮他。那么孙爱武博士到底有什么心理疾病呢?据反映是被迫害妄想症,被迫害妄想症患者常常处于恐惧状态,感觉被人议论、诬陷,遭人暗算,甚至财产被劫,被人强奸等。也就是说孙爱武博士在美国时就有担心被人迫害的妄想,比如时刻提防着被人下药。其实这种病本来不是很严重,被迫害妄想既是妄想症的一种,也属于强迫症的范围,无论妄想症还是强迫症在普通人群中都极为常见,而我们大陆的中国人更是多得不得了,当然具体原因有心人会不点自明。有人可能觉得孙爱武博士的性格太偏执,事实上大凡有才能的人,其性情基本上都是偏执的,否则他们很难做出常人难以做出的成就。至于国庆清街孙爱武博士被派出所收容时查出的开放性结核病,应该是归国后在街头流浪时感染的。


下面我们再回头看看孙爱国博士为何没有找到工作?有人说他有求太高,居然提出独自带领课题且具有一流的试验条件,而且年薪要求在8万到13万美元以上。这些条件真的太高吗?根本不高,以孙爱武的水平,他绝对值这个价,而且还要比欧美市场便宜了很多。百草止水就要问一下,为何没人敢答应这个条件?第一,国内能满足这样工作条件的很少,除了少数的国家研究机构。这是因为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就发展的是劳动密集型的低成本低技术含量的产业,至于高技术方面中国一直习惯于剽窃和仿制,所以中国能够独立创新的高技术行业很少,因而高技术行业的基础研究就更加没人重视。既然这样的岗位非常少,孙爱国博士想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自然就非常困难。第二,国内官僚主义氛围沉重,权力至上主义导致对知识分子的高度蔑视和压抑。从中央到地方,所有的主管老板很少主动去了解人才市场,更不会主动了解每个人才的水平和履历。而是把人才招进来后,先让他们下基层去“锻炼”,而不是立即安排他们从事与专业知识相关的工作,然后再依据这个人才的驯服程度来决定他的去留安排。这样的“锻炼”和“驯服”是十足的奴化和浪费,真正的人才往往对此非常反感和头疼,于是很多人往往就会在“锻炼”中没有被驯服而永远留在了基层。第三,正如广大工人阶级一直被当成是廉价劳动力被使用一样,中国的知识分子也一直被看成是廉价人才被役使,除了通过所谓基层“锻炼”驯服知识分子外,就是给他们严重低于国际市场价的薪水,也正因为这样中国的人才才会大量外流,中国的知识产业才会发展严重迟缓!


有人还说,孙爱武博士太清高,为何就抱着本专业不放?为何就不能从事其他工作?可是正如孙爱武所说,他搞了20年的专业知识,他不搞这个搞什么?他不想放弃自己心爱的专业,也不想从事自己根本就不懂的行业,为此他宁愿摆地摊。孙爱武自信以他在塑料方面的专利以及多年来在化学方面的研究,已经是业内的科学家级别,这足以使用人单位主动向他伸出橄榄枝,无需费心去找。这种观点严重违背中国国情,他显然不明白,在大陆做官的是老大,商人是老二,而知识分子链老三都排不上。即便你再有才,又有谁会主动向你求贤?从孙爱武身上,我依稀看到了中国旧日知识分子的影子,他们有才却清高自傲,不愿意在权贵面前低眉顺眼屈膝下跪,也不愿意为了生存而从事与自己知识相悖的行业,甚至当流浪街头的悲惨被舆论曝光后也拒绝接受别人的帮助和同情。这种精神在过去被称为气节和风骨,而现在却被称为精神病和不识时务,时代颠倒如斯真的让你无法分清到底谁是谁非。


从孙爱武的遭遇,百草止水想到了不久前刚刚跳楼身亡的浙江大学归国博士后涂序新。这位2002年清华毕业生,美国西北大学工程系博士,并留校任教做了两年博士后,5月份到浙江大学建工学院工作的32岁讲师,在今年9月份的一个清晨从自己住的11层楼上纵身跃下,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年轻的生命。是什么原因让他抛开了同为留美归国博士却在国内正在待业的妻子和正在熟睡的3岁孩子?与孙博士不同的是,涂博士在朋友眼里是热情宽厚开朗的人,可为何归国短短4个月就想不开而选择腾空离世?原来,涂博士与浙大在合同中并未约定具体教职,他本以为凭自己的在美国的博士后资历在浙大怎么也会副教授或教授,没想到最后仅仅是个讲师。同样还出乎意料的是,并未如自己事先想的那样回国就有科研项目可做,而是先回浙江金华老家休息了一段时间,等到正式返校后成了讲师和2009年本科新生的班主任。然而更让焦虑的是,水平丝毫不遂于他的同为留美博士的妻子居然找不到工作,3岁孩子上幼儿园的费用居然比上大学还贵,杭州的房价之高居然能掏空他未来20年的积蓄。这一切都是他在美国时想不到的,要知道同样和他差不多的同学和同事,在美国已经差不多有房有车了。就这样,实在想不开的涂博士,断然走上了不归路。唉……


看着这一个个的高材生沦落到无法再沦落的地步,看着这些归国博士们失望绝望的事迹,我们不仅想问,中国到底怎么了?如果你根本就不需要人才,又何必每年大学大规模扩招?你培养那么多高材生岂不是浪费?浪费了家长们的一生的血汗,浪费了中国青年的青春,更浪费了国家下大力气普及的高等教育。如果中国用不了那么多人才,又何必亮出招牌向海外学子高呼“归国,归国,归国……”你不知道他们在国外即便混得再差居然也比国内强上许多?如果中国不尊重人才,又何必一个劲地高呼“教育!科研!人才!”当官僚左右一切,当知识分子的人格肝脑涂地,当人才的价格尚抵不上房子的1平方米的价钱,你高举着“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招牌岂不羞愧?人才无用武之地,知识分子的不到尊重,中国拿什么发展高科技?拿什么发展知识经济?难道中国就永远给发达国家生产鞋、沫子、内衣和裤子?难道中国就永远只能剽窃人家的知识产权成为臭名昭著的仿造和仿制之国?这样的国家,即便GDP再高,他能算是崛起振兴?能算是发达和强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