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


“糟糕,二号射手射击!”史密斯见一击不中,心下大急:这两架直升机上的敌兵虽然未必能发现他们,但必然已经知道他们的大致位置,那四挺机枪每秒钟四五百发大口径子弹,足以将这一小片林子犁一遍了。数米外的二号火箭筒射手随即开始瞄准,准备射击。

不过,还没等他把火箭弹发射出去,罕见而又壮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飞在后方的那架直升机尾部突然爆起一团鲜艳的火球,接着这架飞机就陷入了失控状态,开始拖着浓浓的黑烟旋转着下坠。在高速旋转中,这架飞机相当“幸运”地与飞在前面的那架撞了个满怀,也许是机上油料或是弹药被引爆了,两架飞机在一声巨响中同时变成了一团火球,然后迅速在空中解体,无数的机身碎片和人体残骸拖着将灭未灭的余烬坠向地面,就像是革命之前人们节日里放的烟花一样。不过现在,烟花也已经早就没有人放了。

史密斯看到火球后面一道长长的烟柱,稍微愣了一下,接着就长吁一口气:“风灵!”苏灵、黑大牙等人也旋即反应过来,立即招呼众人聚拢一处,向那条烟柱的尽头全速跑去。幸运的是,虽然那次不准确的射击暴露了他们的存在并遭到了火力覆盖,但是全体队员中居然只有一个人被打断了半条腿,可见运气也不是完全不站在他们这一边的。

随后的事就简单容易多了:史密斯等人很快循着火箭弹尾迹在那个无名小村附近的树林里发现了尹风灵等人,这一队人是最早找到这里的。尹风灵说:小村庄中间似乎出了什么事,房屋好像都被毁了,而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东亚国特工和空降兵们则大批猬集在那里。他们估计这里就是传送舱降落的落点,于是发动了一次突击,但是那两架直升机不合时宜地运来了二十来号统计局直属的精锐空降兵,结果迫使他们不得不丢下好几具尸体狼狈地退进了森林里。以尹风灵的脾气,吃了亏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于是带了几个人伺机袭击东亚国直升机,结果却在无意中帮了史密斯他们一个大忙。

史密斯闻言,与苏灵等议论半天,人人都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传送舱九成九是在村里着陆;忧的是里面的人员、机密设备一旦被东亚国军方获得,那么后果将是极其可怕的。不过尹风灵说,她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有直升机离开这里,而村外散落的被割断伞绳的降落伞则说明里面的人大多数是伞降下去的,因此他们很可能还根本没有带走什么东西。

众人听了这话,心中稍稍宽慰。不过就算如此,现在的情况也是万分危急,于是他们稍作准备,将一些实在不能行动的重伤员安置在安全的地方后,悄悄地摸近了无名小村。

出乎史密斯等人意料的是,在他们到达村子附近后,通过望远镜发现村子附近居然只有一两个游动哨在来回转悠,除此之外别无他人,与想象中的戒备森严、水泄不通纵使不算天壤之别,也是相去甚远。尹风灵也奇道:“怎么只剩这几个人了?难道是有埋伏?我们被发现了?”

“就算被发现了也得上。”史密斯忿忿道,“这次就叫‘救我所必救’,就算明知是油锅,也得闭着眼睛往前面趟。”其他人也明白,这次行动有着极大的重要性,而重要的关键就在于那两个很可能落在村里的传送舱。于是大家只好硬着头皮冲出树林,分头向村子发动了强袭。

不过现实再次给他们开了个玩笑——村外的敌兵居然真的就只有这么几个,而且毫无防备,只来得及开了几枪就被迅速干掉了。唯一的麻烦来自于一个躲在牛棚里的狙击手,此人乘乱打穿了一名队员的太阳穴,当时别人还以为他是被东亚国巡逻兵打死的,并没有想到还会另有其人。可惜这位不知道见好就收,居然又打穿了另一个队员的脖子,结果终于被发现,接着被一枚手雷了结残生。

村里有一些空降兵闻声跑了出来,不过很快就被击退了回去,不过白白送掉几条性命罢了。接着史密斯就带着大家冲了进去,没想到眼前的景象,着实将他震惊了一番。

村子中央的那些土木结构房屋已经全部倒塌了——这很正常,如果传送舱从高处落下,杀伤力不亚于一枚巨型航空炸弹。但关键是,虽然废墟上围了一群人,但人群中间却不是那可乐罐似外形的传送舱,而是——一个巨大的裂缝!

众人见此情景,立时蒙了——这是怎么回事?虽说传送舱确实很有些分量,但是那毕竟不是陨石,不至于在地上砸这么个大坑吧?再说了,那坑也不像是环形山状的陨石坑,而更像是一个……裂缝。边缘棱角分明,就像是鸡蛋壳上敲开的小洞一样。

算了,不管怎么说,凡是有东亚国军队出现那就意味着这绝不是什么好事,至少对于他们来说是如此。也用不着谁来下令,众人就相当自觉地向这群围在大坑附近的敌人发动了进攻。

接下来的战斗并不困难,甚至可以说毫无悬念。这些敌人似乎正忙于做什么事情,居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且还挤在一起。结果大部分人都被突然飞到的手榴弹和枪榴弹的破片撂倒了,剩下的试图依托村子中央的房屋废墟迟滞他们的行动,不过黑大牙迅速地带着人在他们来得及隐蔽之前就冲了上去,一阵近距离的交火后,这些人的抵抗就基本崩溃了。倒是还有几个人,看出来大势不妙,居然拿出手雷甚至成型炸药块往那个洞里猛扔。尹风灵一看,完全肯定了那个洞里有名堂,于是连忙让游击队员们朝着那些企图炸洞的人集中射击,使得这些人只来得及丢下数枚手雷就全部趴下了,没能对这个坑洞造成多大破坏。

在扫清地面的敌人后,史密斯又一次清点人数。还好,居然伤亡不到二十人,看来这次突袭是成功的。这时用绷带包扎住半边脸的苏灵从那个裂缝似的大坑旁跑了过来:“史密斯,史密斯,喂,下面有人的声音!是第二批人员!”

“人的声音?”史密斯突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了,是暗河,天坑!”

天坑和暗河都是云贵高原喀斯特地貌的特殊产物。云贵高原在古生代是特提斯海的海底,上亿年的海相沉积使得高原上留下了厚厚的石灰岩层。而亚热带地区季风从印度洋带来的丰厚的降水又使得这里相当湿润,水分在地下大量聚积。由于石灰岩遇水后变成溶于水的氢氧化钙,所以地下水逐渐在这崇山峻岭之下掏出了无数大小不一的空间,形成了大量暗河、暗湖。有些暗河、暗湖水流枯竭后停止发育,就成了溶洞;而有些水流充足,不断发育,逐渐把地表挖通,形成了一个个露天的大坑,这就是天坑。这回齐艾博士搞的第二次超时空传送过于巧合,正好把传送舱传到了这个无名山村上方落下。碰巧这村子下面的暗河已经发育得相当成熟,即将成为天坑,因此地表石灰岩层只剩下了薄薄一层,结果在数吨重的传送舱撞击下,直接塌陷了下去。幸好博士设计的传送舱无论是强化外壳还是减震系统都非常出色,所以里面还有人活着。想来那些东亚国部队也不知道到底这里有什么,只是前往贵阳前线的侦察机或是运输直升机偶然经过时发现了地表的巨大异常,于是赶来一探究竟。

史密斯听说下面有人,赶紧跑到洞口边向下一望。不料下面黑漆漆的不见光亮,什么也看不见。只能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人在拼命大喊。双方扯着嗓子喊了一阵,下面的联盟军人总算知道了上面来的是自己人,而上面的抵抗军人员也搞清楚了下面的状况:昨晚两个传送舱在掉下去之后,直接落入了暗河。由于水的浮力抵消了大部分重量,所以两个传送舱都被暗河冲出去上百米,然后在一个拐弯处一齐撞上了一处巨石密布的石灰岩浅滩,才算是停了下来。但是这次碰撞造成了传送舱的严重损伤,特别是二号舱,出口被撞变形,幸好一号舱里的人出来用大号电锯强行在二号舱舱壁上锯开了个大洞,才使得里面的乘员幸免于被憋死的厄运。

不过他们的霉运才刚开始。就在众人整理物资,准备设法离开这条暗河时,上面突然来了一大群人。他们开始还以为是抵抗军派来接应的人,报出了自己的身份,结果引来了东亚国空降兵的进攻。不过这条暗河的河道里石笋、钟乳密布,空间广大,而坑洞太深,敌军只能缒绳而下,一次来不了太多人。他们取出传送舱里载运的武器,组织了多次抵抗,把下来的十几号东亚国士兵全部干掉了,不过自己也有很大伤亡。而史密斯来时看到的那两架直升机,想必就是东亚国军队运送的援军了。

史密斯等人弄清情况后,不禁更加焦急——东亚国军队既然已经知道这下面有什么,那么当他们发现这些空降兵和特工全军覆没后,为了防止抵抗军得到物资与技术人员,只怕百分之百会派出空军进行轰炸。而这种岩洞只要挨上一发重型航弹,里面的人和装备就永远也出不来了。史密斯估算了一下最近的东亚国机场到这里的距离以及敌机的最快速度,无奈地发现自己只剩下十五分钟了!于是他让尹风灵去寻找足够粗的绳索准备吊运装备,自己则与黑大牙和其他几个胆大的人一起,在腰间绑上东亚国士兵遗弃的绳子,准备下去看看情况再说。

为了方便史密斯等人安全下来,下面的那名联盟军官点燃了一根照明烟火棒,绿色的火光照亮了洞里的一大块地方,史密斯这才发现,想要安全落地还是有些难度的:这条暗河的河水相当湍急,黑色的急流占据了溶洞的大部分空间,两边可以立足的“河岸”只有区区几米宽而已,而且满是利剑似的尖锐石笋,有一棵特别大的上面居然还穿着一具东亚国空降兵的尸体,鲜血把下半截石笋都染红了大半。

为了史密斯的安全起见,黑大牙决定自己首先下去,他从小就在山里蹦跶,体质、身手俱为一流。为了方便攀援,他像只长臂猿一样抠住石壁,一步步向下爬,身形敏捷无比,看得史密斯大为折服。不过到洞底五六米的地方,石壁开始向两侧大角度弯曲,无法攀爬,黑大牙只能放手吊在空中,让上面的人放他下去。

史密斯忙让其余数人抓紧绳索,一寸一寸地缓缓放下,突然,他发现黑大牙脚下的暗河里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白色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