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侣奇缘 第一部 人间正道是沧桑 14、遇险

天上人間A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URL] 十四、遇险 女人和猫最大的共同点:好奇心极强——清远语录一四 ---------------------------------------------------------------------------------- 夏末的昆仑,有着自己独特而冷峻的风光,远处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


十四、遇险

女人和猫最大的共同点:好奇心极强——清远语录一四

----------------------------------------------------------------------------------

夏末的昆仑,有着自己独特而冷峻的风光,远处的高山之巅堆着亘古万年的积雪,近处沟壑纵横,山势嶙峋,奇石当空,水随山转。

邓清远众人站立在一处高耸的断崖下,看着从九天而降的瀑布在前面的碧潭中跌碎成万千如雪水珠,阳光下折射出一道绚丽的彩虹横在碧潭之上。

“果然气势不凡,天地造化无穷啊!”邓清远感叹不已:“这瀑布的气势远比呼延王的那些破骑兵厉害多了,声势夺人。”

斯兰迷上的和邓清远斗嘴,听了他的话,瘪嘴倒:“吹吧你!呼延王的还是破骑兵?那你们中原的就是垃圾渣滓兵,纸糊的都不如,风一吹就散。”

除斯兰外,几个中原人脸上一红,话不好听,可说的却是事实,新唐朝廷的那些兵确实太差,要不也不会被草原骑兵连年抢掠骚扰,连保境安民的能力都没有,被人家象赶鸭子一样赶的鸡飞狗跳人仰马翻,无数的边疆百姓被草原人掳掠为奴隶,弄的偌大的边疆几个道荒无人烟,几成鬼域。

那位五岳剑派的飞仙兄苍白无比的脸上也浮起了淡淡的红晕,咳嗽两下引起众人注意后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基本进入了昆仑山区,暂时不用担心呼延王和天青寺的那些家伙了,不过接下来怎么走?”

其余几人一听,面面相觑,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是呀,逃进这昆仑后干什么?邓清远是想躲避姚书逸的追杀,和老家伙来昆仑,可现在老家伙不知所踪,他对昆仑是两眼一摸瞎,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至于去抢所谓的瑶池至宝,还有自知之明,没那本事,还是不去凑热闹的好。至于岭南三怪,脑袋本就有些短路,虽然闹闹嚷嚷的要来拿那至宝,可也不知道那东西长什么样,在那呀?至于斯兰,现在是俘虏身份,没有发言的余地。

“这个……”邓清远低头思量片刻,岭南三怪脑袋秀逗,跟他们一起,绝对没好事,至于那变态暴力女,更是需要躲避三舍,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散伙的好。

打定主意,邓清远抬头道:“飞仙兄,你暂时也安全了,这三位兄台是要来争夺瑶池至宝的,我看不如咱们就此分道扬镳如何?”

“这可不行!”钱七十张开大喉咙急急道:“四弟,咱们兄弟一见如故,怎么能轻易分开呢?和我们一起,等找到瑶池至宝,要是四份就无所谓,要三份的话,哥哥我就不要了,把那劳什子东西让给你……”

邓清远顿时无语,这钱七十脑袋虽然不够用,可有些缺心眼,才认识不到一天,就这么推心置腹的,看来天生是被人欺骗的料,无奈之下,只得弱弱的低声道:“小子没那么大的福缘,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人好……另外,能不能不要叫我四弟。”

“好的,四弟,”钱七十非常认真的回答。

沉默寡言的钱百也用很诚挚的眼神看着邓清远:“四弟……如果只有一份,咱三兄弟就让给你,谁叫你是最小的呢?不照顾你照顾谁?”

“我靠!好像那东西在那里、什么模样都不知道?还有不下十万的各门各派修炼高手在虎视眈眈,这三活宝兄还真把那瑶池至宝当成自家养的肥猪了?想怎么杀就怎么杀啊!”邓清远被愣的直翻白眼,无奈之下,只得紧紧闭口,蹲地上数蚂蚁玩。

“在下五岳剑派的柳风,以后麻烦邓兄弟不要叫我飞仙兄了,”邓清远口中的飞仙兄踌躇一阵,这才开口道:“既然几位都没有什么预定的目标可去,不如和鄙人一起如何?这昆仑平素就妖魔猛兽出没无常,现在又那么多心怀叵测的修炼人士,大家一起走安全些……”

“想我们给你当保镖就直接说嘛!用的着那么拐弯抹角的!”斯兰一瘪嘴:“你们这些名门正派的弟子就是虚伪,给你当保镖没问题,给我把穴道解开。”

“就是就是,”邓清远鸡啄米一般点头称是:“有这暴力蛮女保护你,想来没什么问题,鄙人就不打扰你们了,两位,再见。”

说罢,邓清远站起来就想开溜,却被眼明手快的斯兰一把抓住袖子,脱身不得:“臭小贼,想得美你——别想丢开我,想不负责任啊?我又不认识这柳风,万一他一路上起了什么歹心怎么办?”

“我说……我说你这蛮子小娘皮怎么这么缠人?我看是人家柳风兄弟要担心你起了歹心才对!”邓清远大叫起来:“我对你负什么狗屁的责任?小爷又没XXOO你,再乱说我真把你XXOO了,再始乱终弃。”

“看来是这蛮女对咱们的四弟起了歹心!”钱七十严肃的总结道。

“是极!是极!看来这蛮女比咱们四弟强悍的多,可怜的四弟……”钱百和钱八十连连点头。

被斯兰象牛皮糖一样粘上,邓清远只能叹息遇人不淑,这暴力变态小娘皮太强悍了,只得让柳风解了她的穴道,和斯兰约法三章之后,几人一路向昆仑山深处进发。

几人一路向上,随着高度的不断增加,树木也渐渐稀疏起来,脚下的野花小草少了不少,露出地面灰色的泥土和尖锐的岩石,温度渐渐降低,吹在身上的风带着刺骨的冰冷罡气。

邓清远走了一阵,突然想到什么,对柳风问道:“柳兄,这昆仑长有数千里,宽也过千里,如此之大,你那些五岳剑派的人在何处?咱们总不能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吧。”

柳风也皱了皱眉头道:“若没有受伤,我还可以驾驭法宝凌空而飞,听师父说这瑶池至宝都在西王母峰附近出现。”

“那你知道西王母峰在那吗?”

“我……我不知道,以前从没来过昆仑。”柳风不好意思的道。

“不是吧?这昆仑大小山峰上万,大的山峰也有数百,如何去去找?”邓清远觉得自己脑袋上冒出数根黑线,还挂了个拳头大的汗珠在上面。

“笨蛋!”斯兰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邓清远:“土包子,没见识……”

“蛮子小娘皮!”邓清远不甘示弱的反驳:“你知道西王母峰在那?”

斯兰昂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山上这么多人来抢宝贝,咱们找找,跟在其他人身后不就得了,说你笨,还不承认。”

众人恍然大悟,邓清远也彼有些不好意思,只得涨红了脸,埋头走前面,可惜走了两个多时辰,连个鬼影都没见到。

“怎么回事?走这么久,别说人了,连只鸟都没见着!”邓清远大发牢骚。

“那休息下吧,等下继续找。”柳风也无可奈何。

“快看!天上有人在飞呢!”钱七十高声叫了起来。

几人连忙站起来,沿着钱七十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在碧蓝的天空下,一道人影如飞鸟一般从东边飞过来,脚下踏着不知是何物的法宝,散发着淡红色的光芒。

“真厉害!”邓清远羡慕的口水直流:“要是小爷我也能在天上飞多好啊,就不用甩火腿这么辛苦咯!”

“翱翔于九天之上也不是什么难事……”柳风见邓清远一脸的猪哥模样,好心解说道:“只要有个还算过得去的法宝,再加上不算太垃圾的修炼法门,就可以离地飞行了。”

“那你怎么不飞啊?你好歹是五岳剑派的弟子,难道你们剑派的修炼法门连垃圾都不如?”邓清远扭头看着柳风,。

柳风老脸一红,有些恼怒的道:“我师门的修炼法门自然是玄门正宗,神奇无比的……只不过我受伤不轻,而且法宝也被那天青寺的贼秃给毁了,有心无力……。”

几个人羡慕的看着那个踏着淡红法宝的人从头顶上飞了过去,向西北方向的一座山峰飞过去,都赶紧起身,看准方向赶路。

突然前方十外的树林飞起一道青灰色的光芒,直奔刚才从他们头顶上飞过的那个踏淡红色法宝的人,事发突然,那人显然被偷袭之下有些反应迟钝,为片刻的失神付出了惨重代价。邓清远几人只见天空中突然爆开一朵惨烈的血花,那个踏着淡红色法宝的人发出一声惨叫,如石头一般从空中一头栽了下去。

几人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在他们眼中牛皮哄哄能飞天的牛人,就这么被打了下去,看情况是凶多吉少。

“这……看来能飞也没多了不起……”邓清远目瞪口呆的道。

“还是安步当车,走路稳当些,这么高掉下来,连骨头都摔成渣了。”钱七十有些害怕的道。

斯兰却满脸的兴奋:“过去看看,说不定还能打探些消息。”说罢,也不等其他人同意,施展轻身功夫就冲了出去,几人无奈,邓清远尤其冒火,这小娘皮简直唯恐天下不乱,人家那么牛叉,一下就把天上的飞人给打了下来,实力绝对不差,收拾自己几人跟捏死几只蚂蚁差不多。再说了,江湖上最忌讳乱看别人的秘密,很容易招来杀身之祸,看了不该看的事,多半得被灭口。可那小娘皮已经冲了出去,又不能丢下不管,只得跟在后面向小树林赶去。

片刻之后,几个人终于赶到小树林外,斯兰正猫身躲在一堆隐藏在灌木丛的石块后面,兴趣盎然的看着前方,邓清远也虽然气愤斯兰不知轻重,不过也好奇的很,赶忙蹑手蹑脚的来到斯兰身边,顺着她目光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前方百丈开外,站立着几个身着灰衣的人,由于距离太远,看不清面孔,在他们身前十几步外,一个鲜血淋漓的人正用左手肘支撑着身体斜躺在地上,右手捏着把散发着淡红色光芒的长剑。

“咦?这不是那个从天上掉下来的人么?”邓清远惊叹道:“这么高掉下来都没摔成肉饼,真够牛叉的。”

躺地上的牛叉人显然非常气愤,正对偷袭他的几个灰衣人喝骂不休:“……无耻宵小,只敢偷袭……今日栽你们手里算我倒霉……有种就报上名头,我天罡剑派自会为我复仇, 天下虽大定无你等容身之地……”

邓清远惊异不已:“天罡剑派什么来头?这牛叉兄这么大口气?”

斯兰和柳风用看怪物的眼神直直瞪着邓清远半晌,柳风脸上神情红了又白,循环几次之后,才低声道:“邓兄莫非对江湖修炼门派典故一无所知?”

“说实话,我……我以前就是个走江湖算卦的,整天就算计着弄几个小钱穿衣吃饭,还要养活我那不知所谓的老不死师傅,那些修炼高人神秘莫测,在市井百姓、凡夫走卒嘴里面都是仙佛之类,说的神乎其神,虚虚实实的,我确实没什么见识……难道市井传说是真的?”邓清远红着脸解释。

“原来如此……”斯兰和柳风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邓清远的眼神有些怪异,也有些轻视。

邓清远满心的郁闷,在此之前,对那些修炼门派的唯一见识就是在姚书逸家,那两个被红菱打的灰头土脸的剑仙,心里面暗道,你们两个还不是不入流的修炼者,那个天罡剑派的够牛叉吧?还不是被人象打大雁一样弄了下来,丢掉小命也是分分秒秒的事,有什么了不起的!

钱百和钱八十钱七十一起用手重重的在邓清远的肩膀上拍了下,钱七十低声道:“四弟不用担心,有三个哥哥在,迟早一天带携着你步入大罗金仙之列。”

“切——”斯兰、柳风、邓清远一起向岭南三怪丢了个大大的白眼。

那几个灰衣人听了天罡剑派门下的话,有些踌躇起来,显然是惧怕了对方门派的实力,片刻之后,灰衣人人领头的显然是下了决心,前走几步,阴测测的道:“天罡剑派又怎么样?要在往常,我岐山门自然不敢招惹你,不过现在么?嘿嘿……临死之前,你还是多多担心你们剑派的安危吧。”

柳风这人素质倒还不错,知道邓清远对江湖门派是两眼一抹黑,边看那边的情形边给邓清远解说:“天罡剑派是当今江湖的第一大派,高手云集,派中修炼法门高深……只不过最近几十年实力有所下降,影响力不如从前……这岐山门是个小派,没什么实力,据说是个自行修炼到地仙的高人三百年前所创,天罡剑派随便就能灭了几十个这样的小门小派,这些人吃错药了?敢杀天罡剑派的人……”

躺地上的人听了对方的话,艰难的冷哼两声:“原来是岐山门的小人……你们就等着被灭派吧……想要道爷的命,看你手段够不够!”

说罢,那人将剑紧紧横在胸前,嘴里面念念有词:“……化虚为实,,内结金丹,抱实还虚,雷霆外发……道化混沌,混沌生一,一生太极……三生万物……一剑化万剑!咄!飞剑决!”

随着那人话音刚落,手中的淡红色宝剑散发出强烈的光芒,宛如朝阳初升一般,刺激的几人眼睛都睁不开,强烈的剑气扑面而来,刮的面颊生疼。岐山门的几人也大为意外,没料到遇上天罡门一不知名弟子都如此扎手,竟然拼尽全身真元,用形神俱灭的代价发出如此威力的招数,数千年大派,果然小觑不得。几个灰衣人一边手忙脚乱的后退,一边祭起各自的法宝挡在身前,脸上都苍白无比,冒出细密的汗珠。

几个灰衣人刚把法宝祭出,后退不到五步远,躺地上的天罡弟子全身发出淡金色的光芒,瞬间化作虚无,淡红色宝剑光芒越发的强烈,片刻之间在剑身周围凝聚起数十道淡红色透明的光剑,围绕着宝剑旋转一圈后化作飞火流星,向几个灰衣人猛扑过去。虽是剑气所化光剑,却隐隐带着雷霆之势,发出金铁之声。

数十道光剑转眼间就扑到灰衣人面前,三个功力较低的灰衣人距离较近,挡在身前的法宝立即被强烈的剑气击为粉碎,三人也被穿身而过的光剑斩为数十段,迸发出大团的血雾。其余的灰衣人大惊失色,面如死灰,眼睁睁的看着光剑铺面而来,一阵金铁之声后,几人的法宝立即破碎,眼看就要丧生于光剑之下。

突然间在几个灰衣人身后站出两个全身笼罩在黑衣之下的人影,那两个人影手中捏着一个长圆形的东西,在冒出一道火光之后,圆形东西被烧成灰烬,那几人附近的空间彷佛扭曲起来,空气也怪异的扭动起来。

正当邓清远几人疑惑不解的当口,光剑已经飞到了最后几个灰衣人身前,却猛然撞上了一道看不见的墙壁,迸发出耀眼的火星发出刺耳的金铁破碎之声,在灰衣人前突兀的出现了一道淡淡青色的气幕,将数十把光剑抵挡在外,在火星飞溅和刺耳声响中,光剑破碎成细小的光点,消散在空气里。

“这是什么术法?”柳风和斯兰也惊讶起来,两人均大惑不解,从没听说过那个门派有如此怪异的护身法术。

全身笼罩在黑衣下的两人见挡住了飞剑,也松了口气,走到面色苍白的灰衣人前面,低声和灰衣人说了几句,其中一个黑衣人拿着一把奇异的木杖,比划几下之后,空气开始怪异的扭动起来,片刻之后,一个淡黑色的身影从空气中浮现。

淡黑色的身影在空气中挣扎不休,好像异常痛苦的样子,邓清远有些不解,边上的柳风却倒吸一口凉气道:“好恶毒的手段!杀人之后,连魂魄都不放过!不过这手段似乎不是我们所知的任何邪法,这恶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空气中挣扎的黑雾越发的虚弱,挣扎的力度也小了不少,渐渐的向黑衣人的木杖靠近过去,眼看就要被黑衣人得手,黑雾猛的挣扎几下之后,向还悬浮在空中摇摇欲坠的淡红色宝剑飞去。

淡红色宝剑吸收黑雾之后,剑身上迸发出一道寒光,“嗖”的一声向天上飞串而上,片刻之后,从天上飞落而下,在邓清远等人目瞪口呆之下,“铮——”一声插在邓清远身边的石头之上。

“这………”邓清远鬼使神差的伸手将宝剑拔了出来,那宝剑异常的锋利,从石头中拔出竟然毫不费力。

几个灰衣人和两个黑衣人也看准了宝剑落下的方向,正向这边走过来。

几个人被这突然的变故弄的有些手足无措,面面相觑之下,都呆住了。邓清远猛然回过神来,高声尖叫起来:“不得了啊——快散人!他妈的,看个热闹都要人命,好奇害死人啊!什么世道……”

几人这才回过神来,百丈开外的几个煞星正赶过来呢!毫无疑问是要杀人灭口的,立即全都像惊了的兔子一样跳起来,使出吃奶的劲向来时的方向飞奔而去。钱百和钱八十边跑边从随身的袋子内掏出几个道符,咬破舌尖,吐出几口血在上,丢到身后,那道符落地之后,立即化作深黑色的浓雾,从落地处弥漫开去,转眼间就笼罩了百丈方圆,还不断的向周围扩散开去。

邓清远到底是被老家伙的坑蒙拐骗熏陶出来的,脑袋转的快,立即想到对方定是要杀人灭口为主,倒不是要非抢手中的剑不可,所以边跑边高叫:“大家分开跑……跑掉一个就能把消息传出去……分开跑!”

其余几人被邓清远一提醒,立即回过神来,随即各自选了个方向奔逃而去,追赶的几人被钱百和钱八十弄的黑雾惊了一下,怕有什么古怪,不敢轻易进入,纷纷用起术法腾空而起。

一个黑衣人拿出一把镶嵌着青色宝石的木杖,念叨几句之后,一阵狂风猛然平地而起,从西边狂野的吹过树林,一些脆弱的树木被狂风轻易的折断。那阵狂风恰恰吹过树林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同时将已经笼罩数百丈方圆的黑雾吹的干干净净。

飞在空中的几人立即发现了已经分成三路逃跑的邓清远等人,乘着他们被黑雾阻挡的片刻时间,居然已经逃出三四百丈之外,稍微迟疑下,两个黑衣人分开,一个向拿着淡红色宝剑的邓清远追去,一个向柳风追去,几个灰衣人则向岭南三怪追去。

邓清远仗着被老家伙胡乱弄出的变态身体,在山石树木之间像猴子一样蹦跳着飞速狂奔,转眼间便逃出很远,正当他以为逃出生天的时候,猛的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呻吟,好像是斯兰。连忙转头一看,果然是那蛮女,跟在自己身后奔跑,一个没站稳,重重的摔在石头之上。

“蛮女小娘皮,你不知道换个方向跑啊?好死不死的跟着小爷!”邓清远气的七窍冒烟,半空之上,追赶他的黑衣人正快速的赶过来,黑色的身影在视线内逐渐的放大。

邓清远咬咬牙,转身回去,将斯兰扔到肩膀上,继续逃命,斯兰痛的满眼泪水,一双芊芊玉手紧紧的抱住邓清远的脖子,带着哭腔道:“呜呜……我见那人追过来了,心里害怕……就摔倒了……好痛啊……呜呜……”

“你自己怎么不独自找条路跑啊?跟在我后面,这下大家都跑不掉了!”邓清远异常郁闷,没好气的边跑边埋怨斯兰。

斯兰被邓清远埋怨,身上痛的厉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好痛……哇哇……人家害怕……不敢一个人跑……呜呜……我不想死,我怕痛……别丢下我一个人……”

邓清远越发的郁闷,心里面暗自嘀咕,死蛮女,你怎么不去跟在柳风身后?老子被你折磨的半死不活的帐还没和你算呢。

邓清远背了个人,逃跑难得速度顿时慢了不少,到底是在地上跑的比不过别人在天上飞,很快被黑衣人追了上来。

斯兰边哭边回头去看,片刻之后惊叫起来:“妈妈呀……那个黑衣恶人追上来了……小贼快跑啊……呜呜……我不要死……我不要被他收了魂魄……我害怕!哇——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