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战友 第五章 雪夜围歼美军 第三节 血战美军H营

yuanhui19871208 收藏 0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



晚上18:00整,炮兵连长看着手腕上的表,一挥手:“开炮!”一发发迫击炮弹滑进炮筒,炮兵阵地在后座力的震得抖动着,激起阵阵雪雾,一发发炮弹在暮色中挟着火红炽热的气流,尖利地呼啸着向美军的阵地飞过去。

轰轰轰……美军阵地上腾起了橘红色的火球和漫天的雪花。立刻有美军士兵被炸得身首异处,残肢乱飞。运啤酒的卡车被炸得燃起大火,那些烤火鸡和啤酒也被炮弹的爆炸力撕碎了。

大卫少校先是一惊,凭着良好的作战素质很快就镇定下来,大声命令:“战士们,快到战斗岗位!”他下完命令后,就急忙奔向机枪阵地。其他受惊的美军士兵抱着啤酒和烤火鸡往掩体里跑。H营的感恩节成了丧宴。

少校把着机枪大声喊道:“阿兵哥,不要乱跑,进入自己的战斗岗位,迎战来犯的敌人。”本来他作为这个营的指挥官,是应该站在指挥岗位上的,但此时整个阵地都处于志愿军的炮火打击范围里,不管在那里都是一样危险,随时可能被炮弹轰掉脑袋。他只有身先士卒,把住机枪,准备随时迎击攻上来的中共军。

坦克兵在慌乱中急忙奔向M24霞飞坦克,一个坦克兵刚爬上坦克,一发105MM炮弹就在炮塔上炸开了,把坦克兵撕得粉碎。其他的能开动的坦克都急欲找志愿军的炮兵阵地进行反击,但开始都是盲目射击,因为坦克兵还不知道志愿军的炮兵在什么位置。

爬进机枪阵地少校大卫见炮弹不停地从头顶上飞过来,却不见中共军从正面冲上来,已是心急如焚,气急败坏。他把机枪推给旁边的机枪射手,跑向临时指挥帐篷。上尉约瑟夫正拨着电话机,大声向空军请求支援,电话另一头是狂欢的声音。上尉见少校进来了,急忙把电话递给少校。

少校大卫挥挥手,没有接电话,因为他知道空军是不可能在晚上支援他们的。他狠狠地骂了一句:“这群狗杂种,我们在这冰天雪地里打仗,他们倒好,在大后方大吃大喝的,抱着日本娘们,睡在温暖的被窝里,不知道我们已被中共军包围了,难到让我们被中共军痛宰吗?”

轰,一发炮弹在帐篷附近爆炸了,泥土和硝烟被冲击波卷着飞进帐篷里面,电话线也被炸断了,少校大卫和上尉约瑟夫急忙跑出帐篷。

团长举着望远镜望着对面浓烟滚滚的美军阵地,高兴地说:“用美国制造的迫击炮打他们美国鬼子,够他们美国鬼子喝一壶了。”

与此同时,远方也响起了隆隆的炮声。钟文生举着望远镜望着美军阵地:“第二次战役打响了,其他的兄弟部队也发起进攻了。”

屠彪一副必胜的信心:“我们把这些美国鬼子一锅煮了。”

曹仲春说:“连长,你叫炮兵省些炮弹吧,让俺们冲上去撸了美国鬼子,不然,都让炮弹给炸死了,俺们怎么抓鬼子立功。”

屠彪瞪了他一眼:“胡扯,你以为这些炮弹就能把美国鬼子烤成烧鸡吗?我们如果现在就冲上去是往鬼子的枪口上撞。你曹蛮子可给我听好了,等会儿找准美军的机枪阵地打,用手榴弹玩命招呼,把美军机枪解决了,我们的战士才能顺利冲锋,拿下这块阵地。”

“是,保证完成任务!”

屠彪把着手中的冲锋枪,仔细听着炮弹呼啸的声音:“老钟,听声音,开炮声稀落了很多,怕是要吹响冲锋号了。”

钟文生握紧手中的冲锋枪看着老战友:“嗯,早就等不急了。”

炮击了十分钟后,冲锋号就响起来了。曹仲春念了一句:“俺就盼着你司号员吹冲锋号。”抱着手中的步枪第一个跃出战壕,向美军阵地冲去,其他的战士也纷纷跃出战壕,向美军阵地冲上去。

屠彪对机枪手吼道:“机枪手,跟上!火力掩护。”

万达明喊着丘大为:“大为,抱着机枪冲锋,咱给你上子弹。”“嗯。”丘大为抱着机枪跃出雪沟拼命往前冲。这次他是说什么也要抓个鬼子立功,不能再丢人了。

美军士兵见一群黑压压的反穿着棉衣的士兵从村庄前面的原野上冲上来时,第一反应就是遭遇上了中共军,中了中共军的埋伏。美军阵地上的轻重机枪立刻响起来,密集子弹暴风骤雨般扫向冲上来的志愿军。

有好几名志愿军中弹倒下了,受伤的就发出惨烈的叫声,但这并没有阻止其他战士继续冲锋。战士中立刻有人大喊:“卫生员,卫生员,快,快,我的战友受伤了。”

曹仲春冲在最前面,他不断利用地形来躲避射来的子弹,隐藏高大的身体。志愿军后面的60迫击炮也不断给冲锋的志愿军做火力支援,新一连后面的机枪掩护火力也跟上来,压制美军的机枪活力。

新一连的战士刚爬出雪沟,冲向美军阵地,埋伏在其他方向的四个连队的战士从四个方向呐喊着冲向美军阵地。

美军没有料到志愿军早已把他们像包粽子一般包围起来了,看着从各个方向冲来的中共军,机枪手一时间竟慌了,不知道往那个方向射击。

九连埋伏在村庄北面的山头,山头离村庄有300米,从山头往下冲是居高临下。九连连长曾强带着全连的战士借着从上往下的重力势能,像洪水一般冲向美军阵地,靠近美军阵地50米时,手榴弹像飞蝗一样扔向美军的外围阵地,外围阵地上的美军被密集的手榴弹炸翻了。

少校大卫见高射机枪手慌了神的样子,一把将他从车上拉下来:“狗杂种,忘记了怎么开枪吗?”他迅速爬上卡车,把着重机枪,扭转枪口,向九连冲上来的方向的扫射。12.7mm高射机枪弹穿透力极强,九连冲锋的战士立刻被扫到了一大片,被子弹击中的九连战士胸脯上炸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

但前方的战士毫无畏惧继续冲锋,来不及看一眼旁边倒下的战友,后面的卫生员立刻奔向受伤的战士,给受伤的战士包扎伤口。

九连连长曾强看见跑在自己前方的一排长被高射机枪弹炸飞了半条胳膊时,终于发现了美军阵地中央一个军官把着高射机枪在疯狂扫射。又一个战士在曾强旁边倒下了,曾强像疯子一般,红着眼睛,端着冲锋枪扫射着:“操,把他娘的那挺重机枪炸了。”

他刚吼完,轰,美军的一挺重机枪就被炸上了天。“不是那挺,我是要你们把他娘的那个美国军官炸了。”

美军虽然遭到志愿军预先的炮击,但这炮击并没有严重削弱他们的战斗力,是伤皮不伤筋骨。美军的火力依然很强。5个连队的战士冲到离美军环形阵地外围50米时,美军重新组织兵力,把5个连队冲锋队伍压制在环形阵地外沿50米处,使志愿军不能再前进一步。

此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飞来支援的美机看不清地面的情况,只是例行飞过,给阵地里面的美军一个安慰,但招来美军无尽的谩骂:“狗杂种,去死吧,你们这些空军狗杂种 ……”

借着照明弹的亮光,美军机枪不停地喷着火焰,好像有打不完的子弹似的,不断地向志愿军藏身的位置扫射过来。只要志愿军战士稍微露出个头,就有一排密集的子弹扫射过来。

屠彪和钟文生伏在一个土坎后面,屠彪看着头上炽热的子弹不停地飞过,恶狠狠地骂道:“他娘的,老子打了十多年,都没有见过像美国鬼子这么猛火力,打了两个小时,都没有夺下鬼子的一片阵地。”

钟文生擦着脸上的汗水:“老屠,莫不是我们就被鬼子压制在这里了。”

屠彪咬着牙:“没那么容易,一定要把围死的鬼子一锅端了。”

这时,支援连队的迫击炮又响起来了,但迫击炮的爆炸声很零落,无法对环形阵地里面的美军造成很大的杀伤。

志愿军五个连攻打美军的半个营,在人数上是占了很大的优势,但两军的火力对比不是在一个层次上,虽然在攻击前志愿军炮兵已对美军阵地进行了火炮轰炸,但并没有对环形里面的美军造成致命打击。美军在少校大卫的指挥下,在前沿阵地濒临丢失的危险境地下,重新组织兵力,把志愿军压制在环形阵地的外围,不得不承认美军的战斗精神同样不可以藐视,美军军官出色的战术同样令人钦佩。

无垠的夜空点缀着杂乱无序的星辰,星星眨着眼看着下面杂乱飘飞的片片雪花。此时,攻守双方的处境都十分恶劣。志愿军趴在一尺厚的积雪里,枪口一致指向美军的环形阵地。寒冷使他们睡意全无。战士们为了保暖,都几个人紧紧靠在一起,或者往自己的身上盖枯草和树枝。美军的帐篷如同虚设,在这高度紧张的战斗环境下,没有一个美军愿意冒着死的危险,猫在帐篷下面躲避漫天的风雪。几乎每一个美军士兵都高度紧张地坚守在战斗岗位,恐惧地等待着中共军随时而来的猛烈的攻击。暴露在夜空里的每一个人的身上都覆盖了一层半寸厚的积雪,鼻孔外由于气流的进出都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眉毛上也沾着冰晶。此时,敌对双方谁都不好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