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酒店里的真知灼见

小酒店里的真知灼见

程浩

二00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朋友介绍一男士,范姓,四十多岁。方头,阔嘴,身材挺拔,惟鼻梁稍塌,在本地师范学院教书。此公素喜豪饮,且每饮必醉。知吾亦有此爱好,且为人爽快,非要一见。朋友之谊,推辞不过,遂唤来相见。

吾数年前善饮。但如今市井之上早不以饮酒为乐,亲朋好友相逢,皆酌量即止,故酒量大减。听朋友如此介绍,吾亦奈何不得。自任东家,又约一警察朋友,一共四人,择避静之处一小店,店家亦是我之故交,酒菜任由之捡善者尽管上来。四人落座,菜已渐次上齐。恰逢周末,诸事皆无。但见四人神态轻松,兴致甚高。未举杯之前,吾自忖今日当以醉为谢。

数杯酒下肚,范君面庞微微渗汗,见其推盏宽衣,呼店主来为其换大杯,自酌自饮又二杯。先是对吾好一阵夸奖,曰吾天庭开阔,光亮异常,有异人之相。今又如此豪爽,待朋友推心置腹,如逢乱世,必成一方诸侯。吾赶紧呵止于他!曰吾脑门之光,皆为饮酒过量出汗所至。敝人才疏学浅,孤陋寡闻,且生于荒薜之村野,今得居于此闹市,并与诸位朋友相交已是万幸。

范君一阵胡吹之后,说到自己的生世,便长吁短叹。自言其1988年在省城上大学三年级时,已是校学生会副主席,主修政治教育,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及当代共产主义之发展颇有心得。校刊上常有文章发表,与某教授合著之大作还上过省报头版。省府已将其作为后备干部重点培养,彼自认为飞黄腾达指日可待。没曾想到翻过年去,京城突发学生聚会,史称“六·四事件”。此公不知天高地厚,竟于本校串联一帮青涩狂徒,聚众上街,公开扬言政府下台,未几竟遭政府严厉斥责。时值大学毕业前夕,经此一击,范君仕途竟是冰火两重天了。后被发沛来此教书至今凡二十年矣。

听罢范君一番叹息,吾笑曰:“范先生自称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当代社会主义发展颇有研究,又称课余曾研习相面测字之术,为何未能预测中国政局之大势?”

范君又是一阵叹息曰:“只怪当时之时局混顿不清,吾辈年少,不知政治之复杂深奥。又加学校对吾之大力拔擢,心浮气燥,从政之心甚切。其实吾等远非操弄政治之人,不过一义气小生罢了。”

吾观范君其人如此好饮,且言谈开朗,行为大度,做一至交之朋友确实不差。遂起与其就政治话题多谈几句之意。又曰:

“范先生主修政治教育,又在高校执教已有二十余载,肯定对当前政治形势不乏真知灼见。现国家改革开放三十年有余,对此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二十年前,欧洲奉行社会主义之各国纷纷弃之而效法资本主义,如今看来成也是斯,败也是斯,不知范先生对此有何高见?”

没想到吾话刚说毕,范君竟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起来。

“江兄好兴致,此言正中我之爱好。我遍观业内从事政治教育之同行,对此皆无中肯之研究,不过骗吃骗喝,行尸走肉而已。对此一关乎国家命运,党的命运之大事,少有人作深刻之剖析。口中只说坚持之坚持,信仰又信仰,其实早已把马列之理论与吾党开国先贤之教导弃之于脑后。值此改革开放三十年之际,各种问题纷纷暴露,操作过程中之偏差亦不在少数,但改革之大方向无疑应当坚持下去。”

范君说罢再饮一杯,以掌抚面,又脱下外衣置于一旁,正色道:“吾之人生虽失败于政治,但吾为人憨直,至今仍乐此不疲。吾集二十多年研究社会主义之心得,又对当代资本主义发展潜心研究多年。到数年之前仍然十分困惑,直至去年才恍然大悟。原来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并不矛盾,也许多年以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将会殊途同归。”

吾听罢范君之言大惊!忙为其再酌酒一杯,曰:“愿闻其详!”


范君把我视为可交之人。是时正值酒酣耳热,便也不推辞,移了移坐下靠椅,又侃侃而谈起来。

“资本主义发展之初,其非人道之掠夺与压迫乃人类贪财之天性所至也,如此惨烈的压迫与剥削,必然激起人类求生存求平等之激烈反抗,于是有了共产主义产生。然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只不过研究了当时的资本主义社会,于是判断资本主义制度在对全社会大多数普通人如此非人道的压迫和剥削之下,必将走向灭亡,这是肯定无疑的。而共产主义者以拯救世界大多数人为口号,唤起民众,推翻资本主义建立新制度,此一口号对广大贫穷之人颇有吸引力。越是贫困之国家,吸引力越大,所以社会主义并没有如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家所预言,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首先实现,而是在贫困的俄国与中国自主实现了。然在过去数十年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尖锐对立之时代,资本主义鉴于社会主义运动在全球风起云涌,惶惶然之中也从社会主义制度中借鉴了国家发展必须以改善全社会大多数人的生活条件为首要任务这一合理成分。认识到资本主义在发展之初对工人的压迫、剥削是绝对错误的。”

范君又言:“而当代奉行社会主义之各国,在致富大多数人的治国方针之下,却没有做到尊重全社会大多数人的基本权利,动员全社会大多数人的聪明才智。以理想代替现实,以强行推动代替自然法则,事事越俎代疱,所以社会发展经过最初的繁荣之后也逐渐陷入困境。其实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社会形态只要解决了以上两个问题,以致富大多数人为目标,尊重大多数人的权利,调动大多数人的劳动热情为手段,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最终走向殊途同归只是时间问题。”

听到此时吾大以为然。深感范君虽身居陋室却以天下安危为已任,不愧为政治理论研究之大家矣。多年来,吾亦深受此问题之困扰,百思不得其解。百多年来,马克思列宁主义一直为现代共产党人奉为理论经典,然数十年来之现实为何与理论出现巨大之背离?欧洲所有奉行社会主义之国家无一例外地选择放弃社会主义?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后,各资本主义国家在一定程度上借鉴了社会主义造福人民的思想,对社会福利给予了最大关注。经济发展生机勃勃,如北欧国家的高福利政策,几乎就是一种在资本主义名义之下的社会主义制度。这不是正好印证了范君的理论吗?

范君又道:“当今中国走和谐发展之道路,实行以人为本的建设方针并借鉴资本主义民主法制社会的优点来改造自己的社会形态是十分正确的;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如今也在搞医改,也在以更大的精力为全社会广大人民创造安宁富足的社会环境努力。而且压迫和剥削早已在资本主义国家消失。这就是两种制度走向统一之象征。”

范君说毕,只顾饮酒吃菜。其他两位对此毫无兴趣,正聊着泡妞之事。吾已经被范君一席话惊得目瞪口呆,思想早已离开了这间小酒肆。如此高深的理论,范君是如何思得其中真蒂?范君青年时代即饱读诗书,得志甚早。如果没有1989年所受之意外打击,如今四十多岁的范君,就是一位脑满肠肥、操弄民意的高官,什么马克列宁主义,什么共产主义信仰,什么社会发展的真蒂全部不在他的考虑之中。然范君是个性情中人,仕途虽然不顺,但在学术上却契而不舍,终于有了自己的发现。可怜的是,范君穷二十年研究之真知灼见却无人给予重视,也无人能够相信,眼前只有我这一个可有可无的忠实听众。吾感叹人间埋没了多少饱学之仕,又叹环境扼杀了多少经纬之才。

两瓶酒已经见了底。范君喝酒不用人劝,自酌自饮,其他二位则乐得轻松。吾只顾听范君神侃,早已把喝酒之事弃之于脑后。此时的范君酒喝得爽快,话说得痛快,已经靠在椅子上鼾声大作。



本文内容于 11/21/2009 8:39:32 AM 被江程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