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与你同行] 一起桑巴吧

黄杨树 收藏 9 180
导读:[原创•与你同行] 一起桑巴舞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1_20_3218_10303218.jpg[/img] 绝大多数人只是活在平静的绝望中。 某个兄长,昨天电话里对我说“这日子太安静,恨不得来场什么战争。” 那天晚上,她从外滩一路走着,清冷就这样从天上笼罩下来,好像烟花不是火,是冰,五颜六色的冰折射着光。 这个世界,多么平静,平静得好似死水。 奥巴马访华先到上海,然后故宫, 每次看报

[原创•与你同行] 一起桑巴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绝大多数人只是活在平静的绝望中。


某个兄长,昨天电话里对我说“这日子太安静,恨不得来场什么战争。”


那天晚上,她从外滩一路走着,清冷就这样从天上笼罩下来,好像烟花不是火,是冰,五颜六色的冰折射着光。


这个世界,多么平静,平静得好似死水。


奥巴马访华先到上海,然后故宫, 每次看报纸看电视,总有一种隔世的感觉。传媒机器是怎么运作的,高层的真相,每件那些普通人没有亲历的事情的原委,照片上的人们的悲伤痛苦,明星的马不停蹄,透过层层雾霭才达到我的眼睛。


哪一天我的眼睛累了,我可以拒绝一切。


你的《樱桃的滋味》我或许一辈子也不会看了。


大家都在准备着去美国吗,红星闪闪放光彩,红星 硬优 胸怀…… 十分钟前,打电话,开始唱“红星闪闪放光彩, 红星灿灿……后面是什么?”两个女孩子同时唱起来“红星灿灿暖胸怀”。

你还记得吗?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老师怎么跟你讲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历史?记得操场上那个单杠上时常有个孩子像蝙蝠一样倒挂着,一直到流鼻血?


你还记得吗?


你还是否执意要把市场上买来的鸡蛋孵出小鸡来?


你还是否依然坚信,一切正确的美丽的法则,相信好人有好报相信白雪公主是一个爱情故事,而不会演变成恐怖的恋尸癖的成人童话


你还怎么怎么,这种句型,我知道,是违反ETS语法规则的。


所以,我打这个字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你,你还好么?


第二人称的运用,是一种非常不可靠的文学任性。托尔斯泰曾写过通篇第二人称的小说


那是俄罗斯文学的黄金年代。


然后白银然后黑铁,大师和玛格丽特,你还记得么?


哦,我不是问你,我是在问自己。


我还记得骑地板刷的玛格丽特么?


我还能记起自己在黑暗里幻想自己能够像玛格丽特那样飞翔么?


飞翔的梦,做了千秋万代,仍然没有停歇。


崎骏、艾伦派克。


吕克贝松的大海,其实也是飞翔。


一切的幻想,都是飞翔。


以飞翔为始,以着陆为终。


当然,讲到这里,《阿飞正传》自然冒了出来。


那个老是戴墨镜的人,据说我在复旦的时候,他开始戴墨镜。


眼镜摘下来,衣服脱下来,人海云云。


电影比我认为的要伟大,也比我希望的猥琐。


《阿郎的故事》,周润发在结尾的时候才肆意显露他的英雄本质。


罗大佑的《你的样子》被我这个“音盲”一遍遍的听。八十年代唯一留下的,只是童年时蜗牛与黄鹂鸟,据说90恋曲在八十年代末已经被万口传唱,但我还在幼儿园。


“ 回忆是沙,把很多事掩埋了,那些感动的片刻,你还认不认得。”


刘若英在歌里提到《东爱》里的莉香,这个被人叫做奶茶的女孩子也从陈昇那里走出来,开始唱一些很受欢迎的歌。隔壁的女孩子终于开始说刘若英的坏话,说,她最近都在唱什么歌啊。


她有一盘《我的美丽与哀愁》的卡带。那个时候的刘若英,好像是只在轻愁薄雾中出现的女子。现在,她开始有些像个结婚狂。


有个初中同学,在高三的时候,对我说:我觉得我现在就是顶点了,我不可能还有什么进步。以后该怎么办呢?


问我:为什么每个人都要结婚、生孩子?真无聊真是单调,可不可以不结婚,不要孩子?


我说“每个人都要生下来,都要死。那岂不是也很单调无聊?”


她说“不一样的。那是生理的。结婚生孩子,是可以避免的。”


我说“那么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学,出国,考研,工作,也无聊,也可以避免,你为什么不避免?”


新东方的阅读老师在最后几分钟说“你现在的生活就是一根鸡肋”


鸡肋,鸡肋。曹操拿它做过比喻的吧。


啊,我想起来了,是杨修。


你的样子:


不明白的是为何你情愿,让风尘刻划你的样子。


你的脸上是否长了痘痘,你的白发是否又多了几根?


你在哪里沉默,在哪里发呆?这个星球不停地转啊转,贴住大地好好地安睡。


让明天的阳光洒进你的窗户,看一看脚上是不是粘了灰尘。


蓝天,白云,此岸,彼岸,现实,虚拟,都是有着这样的。


? avalon,英雄沉睡在北欧。那里是我想象最终的地方。


冰岛渔夫,一个法国流行小说家写的杰作,他写完这部小说之后,估计他们家祖坟上就冒了清烟。好像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一鸣之后, 就该收声。


押井守的片子,最推崇的是《人狼》。


在两眼看不清任何东西的时候,就发现周围的人群是那么遥远,没有热量。


这城市,再怎么繁华,都让我有着一种不安:未来的城市,会是《攻壳机动队》里那幅景象:都是中文的招牌,看得分明的是一个标语 “检举者将被奖励……”。


日本的导演,这么疯狂的运用中文,是怎么回事?


反正我只知道,在那部电影里看到中文,好像看到妖怪一样恐怖。


1984,这部书有谁没有看过?


高中的图书馆,成排的《东方小故事》,可是不知为什么,竟然有一本1984。


动物庄园没有看过,中英文对照的那个版本,真不错啊。可是就是觉得不舒服。


奥威尔说他的童年,在一个可怕的寄宿制学校度过。


原来,原来,天下的多愁善感的悲观,都是在寄宿制学校的压迫下培养出来的吧。


《死亡诗社》,《在轮下》,芥川龙之介,甚至老陀。


总是那么相似,轮回,反复,咀嚼,排泄。


无所谓悲观,无所结徨,只是说话而已。


用中文,充满歧义地说话。


《人狼》里,伏像野兽一样地长嚎。那个童话故事,也以急迫的追问结了尾。


看得我好难受。


你有没有站在屋顶向全世界咆哮?


我没有,我没有,我只是个女孩儿,我对着一只乌龟讲述老陀的白夜, 我对着一朵花回忆风吹过原野的样子。


急迫的追问,不停地问:为什么,为什么?!给我一个答案,给我一个解释。


然后那个迫切的提问者就疯了。


写下墓志铭,然后就可以安然睡下。总算有一样事情是自己做的,这个坟墓是人选的。


所以向来对自杀的人感兴趣。


但是,有人从教学楼跳下来了。有个女生发现男朋友有了别的女朋友,从教学楼跳下死了。我对这样的人,没有兴趣。


因为,这种死亡,是那么平庸。


平庸的势力是那么强大,这让你倒在它的怀抱里显得轻而易举。


倒下去吧,倒下去吧,在每天你深夜回家的时候,是否无限的倦意就这样在你耳边温柔地诱惑你?


那么就倒下去吧,不过,倒也要倒得帅一点哦,像刘青云在《色情男女》里面自杀的那一场景。


尔东升或许是个最像你我的导演,不停地在思索着什么,但是永远也达不到大师的高度。


可是可以打动我。


《新不了情》,那种电影一眼可以看穿某些不足,但是不会忍心去挑错。


你忍心么?那市井生活的不易与人生的喜怒哀愁,聚散离合,华语的电影,总是打动你最柔软的地方。


向往的是元曲的繁华时代,或许还有许多风尘女子哭着葬柳三变的传说。


我相信啊,我宁愿相信。


一起桑巴,恰恰吧。


周末愉快哦


呵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la isla bonita: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rgMdZsrgmWE


本文内容于 2009-11-20 11:18:04 被黄杨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