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亲历(34)深入敌后,无功而返我们却很高兴

浪子虚名 收藏 76 99497

排长把地图收了:“你带你的小组在前方搜索,找好位置,把副班长那个小组换到后方警戒,行动吧”。

“是!”我低声应到。

我带着第一小组,交替掩护,迅速的接近了支马简易公路与支龙公路的交接部。通过仔细观察发现,支龙公路在交接部呈南北走向,向前观察视线比较开阔;支那简易公路向东延伸,两侧都是高地,道路蜿蜒,不到百米便没入在山丘的结合部,于是决定在支那简易公路的北侧高地寻找隐蔽地点。

我们在高地的突出部发现了一截U形立射战壕,进入之后,发现这个位置居高临下,便于观察,射界开阔,同时可以控制支马与支龙两条公路。经过仔细搜索,确认周边“没有情况”之后,我们向排长他们发出了跟进的信号。

“嗯,这个位置不错!”排长进入战壕之后对我说道。

“要不要把大家分散一点隐蔽?”我向排长请示。

“把副班长那个小组放在后面,隐蔽起来,负责对后面的警戒就行了,两个小组在战壕里,前后左右照看点。”

“是!”我把两个小组的两个战士带到左右两侧进行布置,布置之后又到副班长小组隐蔽的位置看了看,觉得没有什么漏洞之后返回到战壕中间的位置,排长靠前趴在掩体上,举着望远镜,左左右右的观察着。

“好静啊!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趴靠在排长旁边,我对排长说道。

“白天,估计越军不敢明目张胆的行动。”排长回应。

“我们就在这里?等?”看看排长没有反应,我又追了一句:“等到什么时候?”

“看情况吧,最好是能够接应到那些(失踪的)人。”排长扭过头看了我一眼。看见我正盯着他,赶紧别过脸,向前方观察。

“我们的任务是寻找那些失踪人员,还是接应那些失踪人员?”我从侧面盯着排长。

“差不多吧。”排长不置可否。

“差很远吧?‘寻找’是要我们主动行动;‘接应’,就这样趴在这里也说得过去。上级的意图是什么呢?”我问。

排长想了想:“不大明确,只交代我们见机行动,如果主动去寻找,你看—这些曾经的阵地……”顺着排长指示的方向看出去,阵地前方残留的灌木枝周围,乱七八糟的挂了许许多多弦已拉出的手榴弹,有的比较隐蔽,有的就赤裸裸的悬吊在灌木枝丫处。

“看样子这些‘土地雷’是昨晚负责防守那些步兵们的杰作,挂了(手榴弹)怎么不收呢?”我摇摇头。

“嗯,”排长点了点头:“昨晚步兵们回撤很乱啊!38S团掩护大部队后撤的几个连队都被越军打散了,有些烈士的遗体都来不及抢回来,好惨!搞得王副师长在爱店指挥后撤时拼命骂娘!谁跟他说话,他就骂谁!”

趴在一边的佟(得志)这时插了一句:“听说有的烈士的头颅都被越南鬼子割下来了。”

“你看见的?”我驳了佟(得志)一句。

“我听我老乡说的,他告诉我,步兵连为了抢回烈士的遗体,就往回打,打回去抢烈士,抬回来好几个烈士的遗体没有头(颅)了!”佟(得志)解释。

“越南鬼子割人头干什么!报仇?还是什么?”我转脸问排长。

“恐怕是凭人头邀功请赏……越南鬼子很残忍的,XXX的!”排长骂了一句后接着说:“昨天晚上王副师长就打算要我们侦察连全都拉上来、打过去,解救被越军包围在防守阵地上来不及后撤的步兵连队。”

“怎么又没拉上来呢?”我问。

“后来步兵分散突围,阵地丢了,人大部分撤回来了,也就没有派我们连行动了,没想到还有我们的人没跑出来。”排长一边说一边直摇头。

“如果在这里接应不到那些失踪的人怎么办?我们还要向前去么?”我心里开始七上八下的扑腾起来。

“现在支龙公路上的桥梁已经被破坏,没法向前去了;支马公路方向情况不明,到现在也没有发现有我方人员从这个方向过来,要么这条路已经不通,要么这条路已经没有我们的人;战场上到处都是地雷、手榴弹,如果行动中被炸了,我们恐怕要抬着人往回跑,如果与越军遭遇,麻烦就大了。”

我已经听出排长的意思是不想深入行动了,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些。长长的叹了口气:“看他们(失踪人员)的运气了!”

排长没接我的话题,依旧神情紧张的盯着前方。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眼睛盯着前方。

沉默了很久……大家都不说话,都在看着前方,都在希望公路的那一头突然出现我方人员的身影。

我们希望的情形没有出现。

临近中午,排长看了看表,转脸对我说:“撤回去!”

“不等了?”我问了一句。

“不能等了,再等下去,回去的路就封了。”排长一边说,一边把望远镜收起,放回盒里。

“那--我带第一小组和副班长的小组交替掩护断后,你先离开吧,排长。”我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时针指向11点过5分。

排长示意第二小组首先撤离,而后低声对我说:“回去我会向上级汇报这次行动的情况,如果有人问我们深入的情况,就说走到这里,桥梁已经被炸毁了,无法渡河继续前进。”

我点了点头“明白!”

排长带着第二小组沿着大路撤去。我与副班长两个小组交替掩护着,迅速离开。很快的,我们返回了爱店我方一侧。

在爱店,师部的一个干部不知去向,还有一个在等我们,正在与先一步到达的排长交谈。排长见我们到来,招手叫我过去后对我说:“没事了,我们要接应的人回来了。XX的,那么早回来了也没有人通知我们一声,叫我们撤回!”

“从哪里?那条路回来的?”我很奇怪。

“鬼知道!反正不是我们去的这条路!算他们运气好,没有遇到越南鬼子!”排长说这话时有些心有余悸。

“人回来了,虽然不是我们找到的,总算任务圆满完成,应该高兴,对吧?”

“是应该高兴,就是他们不通知我们,太马大哈了!”排长没好气地说。

“我们跑到里面(越南境内),又没有人知道我们在什么具体位置,谁敢越境行动啊,我们没事就是命大嘞!排长,哎!我们坐的车呢?”我发现头晚我们乘坐的东风卡车已经不见了。

“没车了,其他单位用车,我们走回峙浪(连部)去!”排长转身对那师里部的干部:“没事,我们走了。”

我如释重负,举起冲锋枪向上伸了伸:“弟兄们!走! 回峙浪!”这时我看见全班弟兄的脸上都是兴奋轻松的表情。

我们沿着公路向峙浪走去,沿途仍然有许多我们师的各个兵种在向后方行进。正在走着,公路右侧有人在大声叫着我的名字,应声看去,隔着一片水田的小路上是38S团2营炮连的队伍在向后撤,在一匹骡子驮着迫击炮旁边有人向我挥舞着军帽,仔细一看,是和自己同年同一个公社同一个知青点入伍的老乡干(佑)。顿时把我高兴坏了:“干(佑)!我看见你们打班岗了!打得那么激烈!一营的(任)建国(指另一个同年同一个公社同一个知青点入伍的老乡)没事吧?” 隔着水田我大喊大叫起来。

“我们团这些(77年入伍的)老乡都没事!没有人牺牲,负伤的也很少!你转告其他老乡,我们都没事!”干(佑)朝我大喊。

“我会马上写信给家里!我会叫我家里人去你们家!去建国家!转告大家都平安回国了!”我朝干(佑)大喊。

“我们回去再说!回去一定要见面!见面再说!”干(佑)说完这几句,跟随着连队翻过山坡向后方走去了。

“看样子你们江西兵很狡猾!一个牺牲的都没有,连负伤的都很少。”副班长在身后笑嘻嘻的对我说。

“人家都说江西‘牛’、广东‘蛇’,蛇比牛更狡猾,你们广东兵更狡猾!”我回了副班长一句。

班里的弟兄听到我与副班长抬杠,都笑了。大个(刘)问:“江西兵是牛,广东兵是蛇,那么河南兵是什么?”

“是地瓜!”解(正芹)插话,大家哄的笑了起来。

“那我们山东兵是什么?”单(汝成)问了一句。

“山东棒子!谁都知道呀!还用问?”佟(得志)推了单(汝成)一把,大家又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一路轻松的回到峙浪,到了连部的驻地,发现连队的人员已经离开,只剩下副指导员还有7班、9班在原地等候,见到我们返回,副指导员对我们说:“师部已经向后方撤了,叫你们副班长,到那边屋子里去领班用帐篷。”

副班长去领帐篷的空当,我对排长说:“完了!完了!没完没了!没完没了!”

“什么‘完了’?什么‘没完没了’?”排长问我。

“我们现在不能回去后方了!”我说。

“为什么?”排长有些不解。

“如果回后方,有老百姓的屋子可以借住,班用帐篷用不上的。现在叫我们领帐篷,就是要在原地留下,要不,用帐篷干什么?”我说。

“真的哦!”排长恍然大悟:“唔,我等下问问副指导员……”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原来浪子叔叔也是江西人啊。。。我是南昌的。。我家世代都是从军的。。。我外公以前是国军参谋驻军在原南昌向塘飞机场。

我爷爷和父亲一直驻扎在甘肃酒泉基地。后来转业随父亲定居在南昌至今。。。。

浪子叔叔向你致敬...你们永远在人民心中是最可爱的人。。

看到这里我有一个感想,楼主天生就是做一个侦察兵的料!机灵又勇敢,智勇双全!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5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maikewoer 在第4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maikewoer 在第46楼的发言:
......

对于那场战争 国际舆论是负面报道的 到目前为止 也是很敏感话题 我国现还没有强大到无敌地步 还需要全球国家的理解与支持 退一万步讲 只要不挑起太大争论能波及到 我国提出的口号——和平崛起 那一切都是好解决的 对于那场战争 公道自在人心 凡是我族击败外族的民族英雄(你们就是英雄)就是正面的形象 请老兄等待 我国不可能永远回避关系到民族千秋的问题 势必要在历史环节上 要有所交代的 不才坚信 国家会正面的肯定这场战争 正面肯定 英雄的你与无数个英雄的他 他 他。。。。。。

至于老兄的最后一段话 “还是我们。。。???” 不才明白你想要表达的意思 简单的讲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 我族在上 外族在下 凡是强者 必然要高高在上 这个强者也会出于自身目的 来正解这段历史的

完全赞同这种观点。

我们是中国军人,自然以维护中国国家利益为己任,以国家意志为意志,何来“侵略”、“非正义”之说?!

有些人可能屁股坐错了地方,忘记了自己是中国人,对我们当年的征战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实在不应该!

强烈请求楼主将文章全部发上来,满足大家的愿望!!!

军人以服从为天职 维护国家利益最大化 是军队存在的必要条件 一些道貌岸然的人 出自各种维护自身利益的理由 假借正义的名义 丑化国家 丑化军队 甚至于发展到 对参与那场战争的军人个体发起人身攻击 在我国近代历史上 受尽了外族强压给我们的侮辱 抗战胜利 朝鲜战争胜利 对印战争胜利 对前苏联边境胜利 以至对越反击战胜利 哪一场击败外族的胜利 不让国人为之欣喜 为之心潮澎湃 民族气节悠然而升 历史由强者来编写的 历史前进的车轮必然会对那场战争有个正面交代的 爱国者的鲜血不会白流的 所有在历史上 抗击外族 为国捐躯的爱国者 都是铁血铮铮 顶天立地的民族英雄 原地立定 立正 敬礼!!!

 以下是引用浪子虚名 在第1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愿当小兵 在第4楼的发言:
老兵叔叔,战后阎维文他们去128师慰问的时候你在不在?我爸爸当时就在那,驻地老乡整天抬着猪去慰问前线归来将士

我在,还和李双江一起合影过,克里木也来过。

在后面的文里,我还会写来我们连队体验生活的总政文工团女演员被我们‘恶搞“的殠事。那女演员的来头很大的--吊吊大家的胃口---只要当过兵,基本都知道那女兵爸爸的来头。。可是她被我们“恶搞”得提前结束在我们连队的“生活体验”。。

什么时候把这段恶搞发出来?望眼欲穿那~~~~

做个记号,到此一游~

那个,我要是你带头的,一定打你黑枪~~~~这家伙心太活了,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丫~~

 以下是引用浪子虚名 在第1楼的发言:

排长把地图收了:“你带你的小组在前方搜索,找好位置,把副班长那个小组换到后方警戒,行动吧”。

“是!”我低声应到。

我带着第一小组,交替掩护,迅速的接近了支马简易公路与支龙公路的交接部。通过仔细观察发现,支龙公路在交接部呈南北走向,向前观察视线比较开阔;支那简易公路向东延伸,两侧都是高地,道路蜿蜒,不到百米便没入在山丘的结合部,于是决定在支那简易公路的北侧高地寻找隐蔽地点。

我们在高地的突出部发现了一截U形立......


7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