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病床前解聘张在元,错在哪里?

大大的小小马甲 收藏 32 6336
导读:  作者:刘长锋       近日,网贴曝武汉大学知名教授张在元病危遭校方解聘。校方派员到他病床前宣布:终止其与武汉大学的聘用合同,停止提供医疗费和住房。对此,武大宣传部回应称,按照聘用合同约定,张在元的医疗费用应由个人支付,建议其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有关劳动争议问题。(《广州日报》11月17日)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这是典型的中国哲学。按照我们的传统思维看来,这样做显然是不人道的,至少是过河拆桥,往往被作为忘恩负义的典型拿来说事。当然,我们并不是说,我们不需要一颗感恩的心,恰恰

作者:刘长锋


近日,网贴曝武汉大学知名教授张在元病危遭校方解聘。校方派员到他病床前宣布:终止其与武汉大学的聘用合同,停止提供医疗费和住房。对此,武大宣传部回应称,按照聘用合同约定,张在元的医疗费用应由个人支付,建议其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有关劳动争议问题。(《广州日报》11月17日)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这是典型的中国哲学。按照我们的传统思维看来,这样做显然是不人道的,至少是过河拆桥,往往被作为忘恩负义的典型拿来说事。当然,我们并不是说,我们不需要一颗感恩的心,恰恰相反,我认为在我们这个社会,最缺乏的正是感恩的心。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这个国家糟蹋起纳税人的钱来,少有人心疼的,很少有人对我们背后默默无闻的纳税人抱有一颗感恩的心。


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款桑拿沐足、公款包二奶买别墅,这些浮在面上的事儿,说说谁都愤怒。但毫无疑问,“一日为官、终身享受”的“铁饭碗”,却鲜有人能拿出来当回事认真想想。我不妨稍带不恭地作出一个推测:假如事态不是现在这般,而是张教授的病情不能得到好转,长期这样在病床上下去。根据武大的资料显示,仅从06年到现在,已经为张教授支付相关费用多达85万元。如果病情不能好转,如此下去,这个无底洞让武大无限期地填下去,即使武大有这个能力,我估计说风凉话的人照样不在少数。因为我们看问题大多只看面上的东西,而很少从根本上去认真思考。


根据武大和张教授的协议,在协议生效期间,武大的责任已经尽到,而且除此之外,另外垫付了68.6万余元,帮助其解决困难,如此说武大毫无人情味,是过河拆桥,显然有些太过苛刻。毕竟武大是所高校,而不是养老院。再退一步,如果武大真的有不妥的地方,自觉心虚,又怎会向张教授提出让其通过法律途径坚决问题的建议?这难道不是自找麻烦自讨苦吃嘛。


养老是社会问题,不是教育问题。如果武大一揽子把这事大包大揽下来,首先就违背了基本的契约精神,这对我们本来就散漫自由的规则建设就是一种倒逼,让我们与严格的制度建设背道而驰。而且其次,如果一旦武大大包大揽,那么,此风一开,进一步助长了“一管到底”的先河,那么,更多的年高体弱的老教授,会不会让早已负债累累的大部分国内高校更加雪上加霜,陷于纠缠不清的债务纠纷而无力去静下心来办教育?这些都是未知数。


当然,我们并不是说就这样把张教授丢在一边,不闻不问。在我们看来,张教授的无论是业绩还是人品,都值得我们尊重,更值得我们去关心。但是这问题的解决必须从国家和政府提供的社会福利和保障的范畴内去寻找解决的途径和具体办法,而不是无限期地把一个无底洞就这样丢给武大。国家和政府健全社会保障体系,让所有人老有所依、老有所养,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责骂武大不见得就是关心张教授,责骂武大同样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如果我们不去从社会保障体系建设上去着眼,而是盯着有限的教育经费,一味地指责武大,则只怕张教授的问题不但不能得到妥善解决,而且不能藉此推动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只怕张教授本人也只能是白白成了“牺牲品”。

4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