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八章 第一次分裂与叛逃(3)

一道行人我最穷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URL] 有人问:“崔祥明会不会突然动手?” 郑松林冷冷一笑:“汉奸卖国贼,人人得而诛之。崔祥明利欲熏心,见利忘义,反复小人,什么坏事干不出来?” 满洲国挺进师营地里,程国瑞也在策划,他说:“刘俊臣土包子一个,建功立业还得是靠英雄豪杰。今天晚上,我要设下巧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有人问:“崔祥明会不会突然动手?”


郑松林冷冷一笑:“汉奸卖国贼,人人得而诛之。崔祥明利欲熏心,见利忘义,反复小人,什么坏事干不出来?”


满洲国挺进师营地里,程国瑞也在策划,他说:“刘俊臣土包子一个,建功立业还得是靠英雄豪杰。今天晚上,我要设下巧计。崔祥明自己送上门来,我正好夺他的枪,灭他的人!”程国瑞命令:“今天黑夜,我要轻施巧计,弟兄们打点好精神!”


快到黑下的时候,崔祥明做贼一样,躲躲闪闪向伪满洲国挺进师营地走去。崔祥明询问手下:“郑松林没察觉老子的行动吧?”手下说:“郑白面儿那边儿好像还蒙在鼓里。”崔祥明甚为得意,大笑:“姥娘的,过了河就是惠民,就归罗景良管了。罗大脑袋还做梦呢,寻思老子明天就领着一个团的兵力,给他去壮门面啦。岂不知嘛,老子已经归顺了日本了。明天老子去跟罗大脑袋会师,顺手吃掉他的队伍。”手下纷纷说:“总指挥真有一套。”有人说:“总指挥何止有一套,总指挥有连环套!”这个马屁拍的有水平,可惜挨拍的马没水平。崔祥明不懂什么连环套。他把这句话听成了棉花套。结果马屁高手被就地活埋了。


有一套的崔祥明来到伪满洲国营地。程国瑞出来迎接,搞了个阔气的大排场。崔祥明到底是土包子,没见过大阵仗,此刻美得晕头转向,都不知道迈哪条腿了。程国瑞见面头一句话就说:“崔兄,我程某定会保举你当旅长。”崔祥明差点儿摔倒,忙说:“有劳程兄。事成之后,俺不会白着你。俺给你个大家闺秀当妻做妾。”程国瑞虽作足了样子,要假装礼贤下士,但这家伙骨子里轻浮愚笨,对眼前这个他瞧不起的崔粪筐,不由自主地带出几分不屑。程国瑞咳了两声,说:“老兄说笑,就你?绿林里射响箭的,还能结识大家闺秀?说下大天来我也不信。”


崔祥明故作神秘:“回凤舞家族,知道不?” 两人走进屋内,落座。程国瑞说:“别唬人。回凤舞家族,你能结识?回凤舞家族,在明朝,跟常遇春大将军结儿女亲家。在清朝,乾隆皇帝亲访同饮,特赐千顷牌。在晚清,娶大太监李连英的闺女。在今世,混的不老强了,也还有个少爷在七十四师当将军。你老弟不过是个弄兵潢池的社鼠城狐,能结识回凤舞家族?”大太监能有闺女?有,这还是真事,史书上也这么说。


崔祥明的学问跟刘俊臣席篾儿上边儿席篾儿下边儿,他也没听明白程国瑞的转文。崔祥明眨巴眨巴眼,问:“嘛叫弄兵…的,俺听不懂。不过俺真有个回凤舞家族的小姐在手上。俺这次特地带上她。俺不敢自己痴心妄想享用,早就想当见面礼给你。”


油灯被风吹得半明不灭,照得人们脸上明暗变幻。回颖正在救国军一个营地鼓动士兵,她说:“崔祥明此次是叛逃!崔祥明正在河对岸,与满州挺进师的汉奸程国瑞谈判。弟兄们,咱们怎么办?”一个士兵气急了,把帽子望地上一摔,说:“俺参加救国军是想抗日救国,俺不想当汉奸!他姥娘的崔粪筐把咱们骗了!”另个士兵说:“这两天大家都猜到不对,果不其然!咱受骗了!”


回颖刺破中指,用鲜血写下一个‘走’字,一甩头发,说:“我不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是个女流,我不愿当汉奸。你们是堂堂男子汉,你们谁愿当汉奸谁当,我是不想当,我回乐陵!回家!”士兵们激动了:“俺们不能不如个女的,立刻回乐陵!回家!”回颖一反往日的矜持、娇羞,猛地跳上桌子,眼中泪光莹莹。她说:“走!回家!找亲人去。告诉他们咱们是被骗走的!亲人会原谅咱们的!”士兵们喊:“走!回家!找亲人去!”


伪满洲国挺进师营地里,程国瑞与崔祥明还在商议。程国瑞问:“如何身不动、膀不摇弄死郑松林?”崔祥明说:“先不说这个,先说多咱给俺加委吧。”程国瑞烟瘾犯了,忍不住哈欠连天,涕泪横流,丑态百出,哪还有闲心想这些?这工夫,光想着躺下过会儿鸦片瘾。参谋长暗示他该动手了。程国瑞顾不得了,说:“倒灶!在这节骨眼儿上犯烟瘾了。天塌下来,也不管了,先整点儿白面儿!”


忽然枪声大作,静寂的黑夜倾刻间杀气冲天。程国瑞、崔祥明都脸色大变,不安起来。程国瑞举杯的双手震颤不已,厉声说:“崔祥明你两面三刀!你的队伍设下埋伏要抓我?”崔祥明火冒三丈,把桌子掀翻了,骂道:“我没有啊。是你个孙子要害你爷爷我?你对你爷爷的队伍下手了?你个该死千遭的兔崽子!”


救国军营地里的回颖等人也听到了枪声。回颖警觉地侧耳倾听,喊道:“枪声!”一个战士跳起来,骂道:“是崔祥明、程国瑞动手了?”回颖猛地挥手:“走!” 众人迅捷地从门窗跳出去,迅速地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伪满挺进师营地,耳边的枪声越来越密集,不由人不心跳加快。程国瑞、崔祥明同时惊叫:“是郑松林动手了?”


这节骨眼儿上,郑松林也不得其解:“是谁打枪?”郑松林的手下也茫然若失:“谁开枪?”


王芳庭回回营从天而降,深夜奇袭。夜战极其惨烈。王芳庭像疯了的狮子杀入满州挺进师。与此同时,其部下张画天直捣郑松林营地。


四处是激烈的枪声,火光冲天而起。还没等程、崔两人明白过来,头戴白色礼拜帽的王芳庭一马当先闯入屋内。程国瑞的特务团简直像面团儿,一听见枪响,就立刻树倒猢狲散了。


月光下,火光依旧,尸首狼藉遍地。王芳庭察看战场。张画天策马赶来,大声报告:“报告旅长!战斗大获全胜!”王芳庭外号“王小个子”,个儿小,就掐着腰站在马背上,指着五花大绑的崔祥明向士兵训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