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中国人

独孤大虾 收藏 32 72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又是一个领土大国,还是一个历史大国。这个事实有一


个麻烦,那就是"中国"的定义不清,连带着"中国人"的定义也不是很清。本文


提出一个思路:将现今的中国和历史的中国分开来分析。




没有任何一个其他的国家,留下象中国这样丰富的史料等我们去阅读;也没有


任何一个其他国家的历史,象中国历史(自商周以后)这样脉络清晰又旁系芜


杂。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又是一个领土大国,还是一个历史大国。这在世界


上确实独一无二。领土超过或接近中国的国家,如俄罗斯、加拿大、美国、巴


西、澳大利亚,其开国的历史都太短,最久不过数百年。历史比中国更悠久或


相当的各文明古国,如今又多成了小国寡民,——除了印度,面积虽然名列世


界第七,却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印度文化曾经深刻地影响过中国,但是近几


百年来,尤其沦为英殖民地以后,它的影响力已大为衰弱,远远落在了中国的


后面。








难以界定的"中国"




中国既大,好还是不好;所谓"大中国情结",对还是不对,本文不作讨论。我


讲的只是一个事实。这个事实有一个麻烦,那就是对"中国"的定义不清,连带


着"中国人"的定义也不是很清。台湾出过一本书:《淡水河边谈历史——你,


是中国人吗?》(刘学铫著)。可见是不是中国人,谁是中国人,值得专门写书


来讨论。他的结论是,中国的众多民族,应该统称为"中华民族";凡具有这种


文化类型的一群人,都是中国人。




但问题才刚刚开始。众多民族,到底有多少民族?按照中国大陆的统计,是五


十六个民族。这是有名称的民族,还要加上"未识别民族"及"中国籍的外国人"。


既然是"中国籍",那就不是"外国人";既然是"外国人",那就不是中国人,即


使你有了"中国籍"。"凡具有这种文化类型的一群人",——哪种文化类型?藏


族文化与汉族文化,就根本不是一种文化类型。入了外国籍的"海外华人",属


于中国主体的汉族文化类型的,是否还算中国人?新加坡人算不算中国人?推


来推去仍是一笔糊涂账。




有一个既方便,又符合国际惯例的方法。以现时国境线为界划分是否为中国,


以国籍判断是否为中国人。当然这还会有些小麻烦,如有争议的领土,如国籍


不明者的身份,还有双重国籍者。中国大陆不承认双重国籍,但同为"一个中


国"的台湾却承认,这种人算不算中国人?港澳回归之前和之后,持非中国护


照的当地居民算不算中国人?这些小麻烦,许多其他的国家也可能有,本文也


不拟多加讨论。




我要说的是,现今的"中国",与历史上的"中国",不是一回事。这个道理可能


过于简单,因为任何一个现存的国家,都与历史上的这个国家不是一回事。不


过在中国,有些简单的道理往往会被弄得很复杂,尤其事关"中国"本身。"中


国"的定义不清,主要一个原因是,将两个"中国"混为一谈。




举一个例子。满族是现今中国的一个少数民族,而以前它却不是中国的。蒙古


族原本也不是中国人,后来成为中国的少数民族,再后来一部分(外蒙)独立


了出去,多数还留在现今的中国。因为都是"中国人",于是历史就叙述不清了。


蒙古军队灭金与南宋,清兵入关攻打明朝,都成了"中国人打中国人",都是"内


战"。更别说抗击匈奴、抗辽和抗金了。照这个逻辑,除了倭寇扰边及一些小


规模的局部纷争,中国在鸦片战争以前,从来没有遭受过外国的侵略。




这样一个可笑的结论,史学家们大多采取回避的态度。说那些是侵略战争,不


利于"各兄弟民族之间的团结";说它们不是侵略战争,显然违背史实。只好要


么不说,要么这里这样说那里那样说,要么含含糊糊地说。总之越说越复杂,


越说越让人糊涂。




我先提出两个"中国"的概念。一个是现今的中国,即现今边界所规定划分、由


众多民族组成的"大中国";一个是历史的中国,即政治、地理意义上不断演变


着的"中国",也可以称作"小中国"。这里,"小"与"大"不是指的国土面积,而


是指文化内涵与历史背景的相对容量。单就面积而言,"小中国"可能比"大中


国"还大,如清朝时代的中国,就比现在的中国大得多。但清代鼎盛时的巨大


版图,只对当时的中国有意义,既不能将其作为"中国从来就这么大"的历史依


据,更不能因此断言"中国以后永远有这么大"。在历史的坐标上,"小中国"是


一个变量,"大中国"是我们在"现今"这个刻度上的一个定量。如果将来组成中


国的领土和民族发生了变化,那时候的"大中国",就应该是变化以后的那个定


量。好在人们永远只能生活在"现今"。




"大中国"的历史,包括组成现今中国的每一个地区、每一个民族的历史,当然


也包括"小中国"的历史。"小中国"的历史,则主要记叙"中国"这一政治地理、


概念的延革。具体来说,汉族史、满族史、蒙古族史、西藏史、台湾史、新疆


史等等,都在"大中国"的历史范围之中。而"小中国"只记载西藏、台湾、新疆、


满蒙各自为中国一部分的时候的历史,它们并入中国之前的历史,不属于中国


历史的一部分。越南(古称安南)曾属于中国,因而那一段越南史应该载入中


国历史;它脱离中国后的历史,也不再属于中国。




厘清了两个"中国"的不同定义,我们在讨论历史的时候,就可以把"小"字去掉


了。至于"大中国",既然是中国发展到今天的结果,我们不妨先将它放到一边


作为参照。








中国最早只是一个模糊的地理概念




谁都知道,从古到今,没有任何一个朝代的正式国名称作"中国"。但谁也无法


否认,"中国"作为国家,从古到今实实在在地存在着。那么,"中国"这个词的


最早含义是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才用来作为国家名称?




到目前为止,我们所能够见到的最早由实物记载的"中国"一词,是1963年


陕西宝鸡县贾村出土的一口西周时代的"何尊"上的铭文:"惟武王既克大邑商,


则廷告于上天曰:余其宅兹中国,自之辟民。"这个最早出现的"中国",并不


特指一个政权或国家;甚至连"国"这个词的含义,也不是今天意义上的国家。


《诗经·大雅》曰:"惠此中国,以绥四方;惠此京师,以绥四国。"将"中国"


与"四方"相对,"京师"与"四国"相对。可见"中国"与"四国",那时都只是一个


模糊的地理概念。




人类历史上,家庭和国家都有一个从起源、发展到成型的过程。这个过程,也


会在相应的文字含义的演变中反映出来。汉字"国"与"国家"相近的含义最初有


三:一是指"邦国",二是指"国都",三是指"封地"。这里面,以封地为基本含


义,其他都是从这一含义中生发出来的。有封地才有邦国,有邦国才有国都。


领受封地的诸侯,即为各邦国之主;诸侯居住及政权所在地,即为国都。《周


礼·注》:"大曰邦,小曰国。"可见西周初年的"中国",不会是一个范围很大的


区域,基本上指"京师一带",也就是中央王朝所在地及周边不大的一块领地。




春秋、战国时代,"中国"的地域有所扩大,不仅包括周室(东西两都),还泛


指中原一带的各诸侯国,如春秋时的晋、郑、宋、卫,战国时的韩、赵、魏、


鲁、宋等。相对于这个"中国",其他东南西北四方则称为"夷蛮戎狄"。这时已


有许多文献予以记载。如《礼记·王制篇》:"中国夷狄,五方之民,皆有姓也,


不可推移。……中国、夷蛮戎狄,皆有安居。"又如《春秋·公羊传》:"曷为不


言楚子执乎?不与夷狄之执中国也。"




那么,在诸侯群雄中,谁是"中国"之外的夷狄?一,齐国。东方民族为"夷",


齐国是最东边的国家。《史记·齐太公世家》记载:周武王初平天下,"封师上


于齐营秋",而"莱侯来伐,与之争营丘……,莱人,夷也"。齐之邑地,是与


夷人争来的;后又不断吞灭东方各国,统括大片夷地成为强国。二,楚国。《史


记·楚世家》:"熊渠曰:我蛮夷,不与中国之号谥。"三,吴国。《史记·吴太伯


世家》:"自太伯作吴,五世而武王克殷,封其后为二:其一虞,在中国;其一


吴,在夷蛮。"四,越国。《韩非子·孤愤》:"夫越虽国富兵强,中国之主皆知


无益于己也。"五,秦国。秦本是西方一个附庸小国,直至东周始列为诸侯。


《史记·齐太公世家》:"秦穆公辟远,不与中国会盟。"六,燕国。燕国是最北


边的诸侯国,一直为北方民族融合的中心。七,中山。中山位于燕、赵交接处,


是白狄遗种鲜虞人建立的一个小国,后为赵国所灭。




要说明的是,"中国"与"夷狄"的划分是模糊的、大约的。严格地说,不能完全


以各诸侯国的领地作为区分界限。第一,各国的边界、面积甚至存亡都在不断


发生变化;第二,"中国"本来就不是一个政治地理概念,而是"中原黄河流域


一带"的自然地理概念,诸侯国则是政治地理概念;第三,有些国家跨越"中国"、


"夷狄"两地,如齐、鲁、燕,甚至晋(赵)等国。赵国为"三家分晋"后形成,


其地有一半是狄人的疆域,所以有"胡服骑射"、"邯郸学步"这样的成语故事,


从中不难窥见"中国"与"夷狄"之间"华服美仪"的文化差异。象这种情况,可以


各国政治文化的重心所在地来大致归附,即如今日之土耳其、埃及、俄罗斯等


跨洲国家。




有人认为,中国在"中国"这个词出现之前就有了,不过那时候不叫"中国",叫


"华"或"夏",或合称"华夏"。夏是商、周以前的一个王朝,用它来称呼以前的


中国也未尝不可。夏、商、周等朝的各封建诸侯国,可以并称为"诸夏",这样


就突破了模糊地理概念的"中国"的限制。主意是好主意,可惜行不通。我们来


看看典籍对"华夏"一词的解释。《书·疏》:"夏,大也。故大国曰夏。华夏谓中


国也。"《左传·疏》:"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说


文解字》训"夏"字:"中国之人也。"既然,"华夏"一词的出现远在"中国"之后,


而且其词义还得由"中国"一词来定义,那还不如直接就说"中国"。




秦:侵略者建立的中国




从三皇五帝到夏、商、周各朝,可不可以算作一个正式的国家?以史籍和文物


来看,三皇五帝尚属"史前时代",或曰"传说时代",也就是并非信史。中原各


地只有部落,这只是国家的雏形,不是国家。夏商两代,勉强可以称为"王朝",


天子可以号天下、会诸侯。这时的"诸侯",其实也还是部落领袖。各部落"会"


在一起,有点象"联合酋长国",不过仍是各自为政。周朝是政权形式由部落向


国家过渡的时期。周朝初建时,有"国"一千几百个,这些"国"显然仍是部落,


或曰城邦,而非国家。整个西周的国家秩序,建立在封建制度与宗法制度上,


带有明显的部落遗风。其王朝形式,有点象"联邦制",只是中央政权的权力更


小和更不稳定,基本上只具有象征意义。开始还能号令诸侯,不久又回归到各


自为政。部落之间的相互征伐,弱肉强食,到春秋时,"国"减至十分之一,剩


下一百几十个。大者为公国、侯国、王国,小者仍为部落、城邦,杂然相存。


周室是名义上的"朝廷",即"中央政权",其实也只是一个位尊势弱、保持中立


的小王国。各国有自己的君主、领土、政府、军队、外交、文字、货币、财政、


纪年,即使是象征性的巡狩、聘问、朝觐,也几乎全废。《春秋》载二百四十


二年间,诸侯朝聘齐、晋、楚者共三十三次,朝周仅有三次。诸侯们都是势利


眼,只认霸主,不认"天子"。这样的局面,固然可以孔子指斥的"礼崩乐坏"来


解释;而究其根底,还是因为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正式的国家。到战国时代


七雄倒是都成了正式的国家。史书上称"齐国人"、"楚国人"、"赵国人"、"燕


国人"……,独不见什么"周国人"。"周室"只是诸侯的附庸,到了末期向秦国


投降的时候,仅有邑三十六,人口三万。周制"九夫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


丘,四丘为甸,四甸为县,四县为都",周室统辖的区域竟远不足一个县,——


除了这块狭小的王畿之地,有"中央"而无地方,有"天子"而无子民,这算什么


国家?周朝虽逾八百年,断代上却划为西周、春秋、战国三个时代,而不是统


称作"有周一代",不是没有道理的。




公元前二百余年,西方的秦国发兵相继灭掉周室和诸侯列国,建立秦朝,史称


"统一中国"。什么叫"统一中国"?秦国并不在"中国"的地理范围之内,秦国吞


并的六国,大多也不属于或不全属于"中国"的范围。这个说法是含混不清的。


准确地说法应当是"建立中国"。此说甚不好听,却是事实。"中国"成为一个正


式的国家,而不再是一个模糊的、笼统的地理概念,实应从秦朝开始。自此,


整个大秦帝国的版图,都被称作"中国"。




秦朝建立的"中国",不但统辖了原来狭小的地理"中国",还囊括了周边几乎所


有的原诸侯国。秦朝作为国家的"中国",是"小中国"的起点,其历史是无法往


秦以前追溯的;但它同时也是"大中国"的起点,作为一个国家的来源,它可以


往以前任意遥远的时代追溯。这以后的"大中国",覆盖了五帝三朝的活动领域,


所以夏、商、周都被算为"中国历史上的王朝",三皇五帝也成了"中国远古时


代的传说"。只有区分了大小两个"中国"的概念,历史才能够说得通和说得清。




这个最初的中国,是秦国发动大规模侵略战争建立的。可以说,没有侵略战争


就没有"新中国"。秦灭六国之后,又北逐匈奴,南定闽越,加上其他如建立中


央集权,改封建为郡县,使书同文、车同轨等政治、文化措施,扩大和确定了


中国的疆域。从这时候开始,再叫"中国"是"中原黄河流域一带"就不对了。中


国的疆域,基本上应以秦朝的疆域来划分。凡秦朝的版图之内,都叫中国。对


于侵略者和征服者的秦国而言,它入主中原,建立了莫大的功业;对于占中国


绝大多数面积和人口的其他各国而言,当然也包括原地理意义上的整个"中国"


的人民,都当了"亡国奴"。说得不好听一点,做"中国人"的代价就是当亡国奴。


本来你我都是好端端的齐国人、楚国人、赵国人……,忽然一下一场血腥的大


屠杀,大伙儿都得当"秦国人",这不是亡国奴是什么?




我们今天称中国的主体民族为"汉族",称中国语文为"汉语"、"汉字",海外称


中国城为"唐人街",都是借用历史上两个强盛朝代的国名。但中国在国际上公


认的正式国名却是"秦"——"China"(秦"Chin"加专指阴性的后缀"a")。《汉书·西


域传·注》:"(西域)谓中国人为秦人,习故言也。"这个称呼又由西域传至欧


洲。秦朝仅十五年而亡,但"秦人"历两千多年咱们还在做。如今谁还记得,你


是楚国人还是齐国人还是韩国人的后代?只知道我们都是中国人。而国际上则


依然"习故言",称我们为"秦人"。








汉:中国主体民族的形成期




汉代继承了秦的政治遗产,会前朝各国文化、血统于一炉而形成汉族。以后,


中国又在对外族的相互征伐中,依次融入匈奴、鲜卑、契丹、女真等民族的血


统。史家一般都认为,中华民族不应以血缘划分,而以文化脉络为依据。这是


对的,虽然仍有些问题会纠缠不清,毕竟建立了一个大体上清晰的坐标系。什


么是"中国人"?你加入进来,接受中国文化,你就是中国人。这之前,或者你


又退出去了,你就不是中国人。而"加入"的方式,无非是我征服了你,或者你


征服了我。




西汉王朝从秦朝的版图起步,在汉宣帝时扩展到全盛时期,领土包括今日的北


朝鲜,越南的绝大部;但今日的青海,西藏,台湾,海南,内蒙的绝大部,甘


肃、四川、云南的一部分,尚未纳入中国的版图。今日新疆一带,是西汉王朝


与匈奴争夺的势力范围,称"西域",有小国数十个,宣帝时始设"都护府",将


其归为中国的藩属,不算中国本土;中国政府除了不让它们被匈奴收买以形成


对汉的威胁,基本上不能行使行政权力。两汉凡四百一十年,西汉设都护府六


十五年,东汉班超出使三十年(其中二十一年忙着重新征服),其余三百多年


中国对西域完全不能控制。一些史书将西域纳入汉朝的版图是讲不过去的。




中国的第一个心腹大患是北方的匈奴,长城便是明证。但长城最初并不是专门


用来对付匈奴的。作为防御外国入侵的一种手段,先秦各诸侯国之间也修建过


长城。目前可以推断的最早的一段长城(当时叫方城),是春秋时在现今河南


省境内,全长近一百公里,大致为南北走向。战国时代,楚长城绵延在秦楚、


楚韩、楚魏边境;齐长城则修建在齐国的南方,显然是为了防御南来之敌;魏


长城也基本是南北走向,以抵挡秦国;秦长城主要用来防御西戎与匈奴;赵长


城有一小段约不到八十公里建在南边以防御魏国;燕长城也有约一百公里在南


边以防赵国;赵、燕二国另有绝大部分的长城修建在北方对付匈奴。"匈奴"


最早正式见于中国史籍是战国赵孝成王初年,赵国大将李牧镇守北方,屯兵于


代郡雁门一带以防匈奴。秦统一(建立)中国后,一方面大肆补修长城以御匈


奴,一方面又"自毁长城"以夷灭原先各国的分界。秦朝覆灭的直接原因的之一,


便是修长城修得走火入魔,激发民变,旧的各国贵族势力乘机而起。




汉王朝接手中国,与匈奴开始了漫长、反复的打交道过程。其中包括征战、和


亲、屯防、通市、休战、再战……直至呼韩邪单于"归藩",入朝迎娶汉室宫女


王昭君为止,前后凡一百七十年。归藩也就是俯首称臣,成为中国的附庸,或


曰"保护国",但并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单于的地位在诸侯王之上。归藩的也仅


是靠近中国的部分,即所谓"南匈奴";漠北的北匈奴与中国反而渐行渐远,连


附庸关系都谈不上。匈奴建立的是游牧军事政权,故其疆域模糊不定,大约在


今内外蒙古及俄罗斯的部分一带活动。南匈奴入塞后与汉人杂居,不断内迁和


汉化;北匈奴则在东汉时为汉将与南(匈奴)单于联军击溃,一部分西迁,一


部分(十万余户)加入鲜卑,一部分留在漠北,五世纪初被柔然吞并。内迁南


匈奴的后人,分别在公元304年—329年,先后在山西和陕西建立汉—前


赵政权,及407年—431年在陕西一带建立夏政权。这些政权被消灭以后,


"匈奴"的名字在南北朝后期逐渐消失。现今的典籍称匈奴为"中国北方古代民


族",是因其大部分最终融入中国,甚至融入汉族。但匈奴作为历史上的一个


地域名或国家名,并不属于中国。




东汉盛时版图略有变化,云南全境及缅甸之一部成为中国领土,但辽东及朝鲜


都有土地丧失。东汉末年,中国出现了大分裂,进入三国时代。三国政权,都


可以说是"中国政权"。但一般应以魏为正朔。第一,汉禅让于魏;第二,魏禅


让于晋,而晋终于灭蜀汉与东吴复统一中国;第三,魏国面积最大;第四,魏


占中原,即古之"中国";第五,魏国是主流文化所在地。所以三国又与晋连称


"魏晋"。三国是英雄辈出的时代,"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然而这三个家伙恰恰是"分裂中国"的罪魁祸首。今天的中国人大多痛恨分裂祖


国,古代可不一定。诸葛亮是历史上有名的一位良臣贤相,他的最大功劳竟是


顺应天下大势分裂中国,——"功盖三分国"(杜甫赞颂诸葛亮的诗句)!








五胡乱华:侵略者加入中国




晋统一中国后,基本上维持了汉代的版图。但仅仅十一年便有"八王之乱",进


而引发"五胡乱中华",前后建立十六个政权,史称"十六国",中国又进入约三


百年的长期分裂状态。"五胡"就是对汉人而言的异族,而"汉人"最初就是"汉


朝时的中国人",也就是前面所讲的"秦人",本身由诸多民族融合而成。如果


说一个中国边缘的民族历经秦汉三国约五百年的时光,都还没有融合成"汉人"


的话,那么也就可以称之为"外国人"。当然它们"加入进来并接受中国文化"之


后,就可以叫中国人了,但"乱中华"之初还不能这样叫。




"五胡"是匈奴人,氐人,鲜卑人慕容氏、段氏、宇文氏及拓拔氏四大部族,匈


奴别支羯人,羌人。"十六国"是匈奴人建立的前赵、北凉、夏,羯人建立的后


赵,鲜卑人建立的前燕、后燕、南燕、西秦、南凉,氐人建立的成汉(史称前


蜀)、前秦、后凉,羌人建立的后秦,汉人建立的前凉、西凉、北燕。另外还


有不包括在"十六国"中的西燕、辽西、代(后称魏)、仇池、魏、后蜀等政权。




五胡中最早称帝者之一的是匈奴人刘渊,国号汉,建都平阳,后更名为赵,建


都长安,史称"前赵"。他原为晋朝大都督,封汉光侯,后被匈奴部众推为大单


于,从此独立。因居中国既久,深谙汉学,并从汉姓刘,称帝时竟以汉高祖刘


邦的传人自居。但匈奴对于中国而言毕竟是外来人,你又先成了匈奴的单于,


所以应当算是一个外来政权。比方抗日战争胜利前已有大量日本移民进入中国


东北,如果他们共推一个做过中国官员、深谙中国文化的日本人为移民首领,


他再在日本关东军武力支持下自称为"大清国皇帝",或"中国大总统",咱们会


接受他的政府为中国政府吗?就让真正的中国人,真正的"大清皇帝"出面来


干,咱们不都是说他是"伪满政府"吗!




当时的"中国政府",即司马氏的晋王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坏的朝代之一。但是


再坏的朝代也是中国政府。永嘉五年(公元309年),刘"汉"的匈奴兵攻陷


东京洛阳,纵兵大掠,宫庙官府焚烧殆尽,死三万人,将尸体堆积在洛水之北,


以为京观,史称"永嘉之祸"。至西京长安也沦陷,琅邪王司马睿即位江左建业,


西晋亡而东晋开始。大批中原贵族百姓流亡江东,造成一次民族大迁徙。这一


段历史,与八年抗战初期,日军攻陷北、南两京,在南京大屠杀,大批达官贵


人与平民百姓追随国民政府向西逃难的情景,极为相似。




东晋王朝好容易守住了上游以长江为界,中下游过江北不远为界的南中国。但


中国大片沦丧的北方国土却无力收复,只得任由一个个外来政权割据、相互征


伐和轮番执政。留在中原的百姓都做了亡国奴,但他们却保住了汉代以来的中


国文化。而入主和入住中原的各个外来民族,也积极进行着民族同化活动。到


南北朝结束时,匈奴、羯人不见了;西北、关中、河北各地的氐族大都融入汉


族;居住在内地的羌人也大多同化于汉族。最积极主动同化的外来民族是鲜卑


人,其拓拔氏建立的北魏王朝,在孝文帝时下令全国实行汉化,所有的鲜卑人


都必须改为汉姓(他自己就改拓拔为元),三十岁以下的人都不准说鲜卑语而


只能说汉语,致使这一有千余年历史的古老民族消失在中原。而被同化以后的


外来民族,终于也都成了实实在在的中国人。隋朝的建立者杨坚,唐朝的建立


者李渊、李世民父子,都是汉化的鲜卑人,没有人再怀疑他们的王朝不是中国


政府。




如果没有这一系列的民族同化过程,如果这种民族同化不是中国的"原住民"


同化了外来民族,而是反过来为外来民族所"异化",那么中国在分裂了近三百


年之后是否还能统一,是否能统一得这样浑然一体,甚至是否还能继续叫中国,


都颇值得怀疑。




做了亡国奴就去同化征服者,美其名曰"文化征服",没有办法的办法。美国


种观念:打不过人家,就加入人家。而中国人的理论与实践则是:打不过人家,


就汉化人家,再把人家算作自己人。秦灭六国,五胡乱华,金灭北宋,蒙古征


服中国,清朝入关……无不如此。




盛极而衰的唐王朝




公元539年,隋文帝杨坚灭陈而结束长期分裂的局面。中国复归于统一,与


分裂前汉代的领土比较,今日的云南,缅甸、朝鲜原属中国的部分,辽宁的绝


大部分,从中国划分出去了;惟海南岛正式纳入中国版图,设珠崖郡。至盛唐


时,今日辽宁的几乎全部,及南北朝鲜的约各一半又并入中国,整个渤海及黄


海都成为中国的内海。除此而外,这个"第二盛世"的中国,大致形状和疆域,


仍与秦、汉相去不远。




与秦汉时的匈奴一样,隋唐时北方也兴起一个强大的游牧民族突厥。唐朝与东、


西突厥时战时和,前后也有一百多年。在其降附唐朝或被唐朝所灭时,有些史


学家便认为是"纳入了中国的版图",唐兵"越葱岭伊犁河直达咸海",于是那一


带也就成了"唐代的疆域"。这种说法是不对的。突厥无论是作为民族还是作为


国家,从来就不曾彻底归服过中国,其活动的地域也未能被中国控制。东突厥


为回纥所灭,而回纥乃代东突厥成为中国北方的强敌。在今新疆一带的西突厥,


中国一度征服,册立可汗,设立"安西都护府",这也只是象征性的和暂时的"藩


属"。其兴败存亡,实在是不想管,也管不了。西突厥后来命运如何,中国史


书上都不甚了了,因为唐朝自己多事以后,与其关系几乎完全中断。如果说,


唐朝军队一度取得胜利的所到之处,便是中国领土,那么清朝时英国远征军打


败了西藏,就可称西藏为"英国的领土"了。如果说某国对另一国俯首称臣,某


国便是另一国的一部分,那么宋金和议之后,南宋也就成了"金朝的一部分"


了。




中国历史上,对周边民族的关系永远都没有讲清楚过。一个原因固然是民族的


变迁较为复杂,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这种对"臣服"的理解有问题。似乎"一朝为


臣,终身为子",你向我称臣,你也就永远是我的啦。这种糊涂观念,至今仍


为大多数的史学家们所认同。殊不知"臣服"只是暂时的,是政治、外交上的一


种妥协和退让,是一种策略。谁拿它真当回事,就无法对历史自圆其说。




唐末天下分崩离析,中国又进入分裂时期,也就是五代十国。五代是叙述历史


的主线,十国是割据各地的政权。就国祚而言,十国中最短的也比五代中最长


的王朝要长出一倍。但值得一说的恰恰是五代,而非十国。五代政权都建立在


中原,亦即中国政治文化的中心;五代的嬗递,对后来中国的格局影响甚大。


尤其应该谈到的是五代的第三代——后晋。




后晋仅存在了十一年,历二世而亡。但它的第一任皇帝石敬瑭,却干了留下千


古骂名的一件事:割让云燕十六州与契丹,从而敞开了中国的门户,给后代的


中国政府留下了无穷的隐患。割让土地的目的是搬兵,以助自己灭后唐而称帝,


相约事成之后以父礼事契丹皇帝耶律德光。他的部将刘知远进谏:"称臣足矣,


何必称父;赠以金帛可以,何必割地。"石敬瑭不听他的,坚持割地称父。云


燕十六州包括今北京,及河北、山西一带,面积与人口皆超过契丹本土。契丹


得此土地后势力大增,一度挥军南下,攻破汴梁,北返后改国号为辽。




宋:复国抑或亡国




宋太祖赵匡胤再一次统一中国,结束了残唐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分裂。这时的中


国,已远不复汉、唐时的模样,版图大大缩水:失去了"云燕十六州",那外面


的今日朝鲜、辽宁也就都失去了;宁夏,甘肃的大部也丢了,建立了一个西夏


王朝;云南没收回来,贵州的一部分反而丢了;越南也脱离中国而独立。越南


从公元前111年至公元939年,属于中国领土逾千余年。中国历代王朝多


注重北方,以北方尤其中原一带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而相对忽略南方。


民族融合过程也以北方较为积极主动,南边则反而保留有大量的少数民族和文


化。千余年中,中国人也曾力图使红河一带的居民汉化,没有成功。但越南毕


竟受中国文化的濡染很深,在以后的岁月中,它跟中国的交道还有得打。




宋朝是一个经营得有声有色,然而命运凄苦的朝代。它一经建立,首先必须面


对一个北方强敌,那就是辽国。辽算不算中国(一部分)?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史学家们多是躲躲闪闪含含糊糊,即便现在仍是如此。又是"汉族的狭义种族


观念"、"中原的狭义区域观念"呀,又是"广义的中华民族"、"广义的中国"呀。


算和不算,都理由既不充分,结论也很麻烦。其实以"大小"中国来界定,就十


分准确和清晰。辽朝的主要疆域后来都被纳入"大中国"的版图,所以《辽史》


应与宋史并列,为中国的正史之一。但"小中国"是没法把它包括进去的。这不


是什么"汉族中心观念"的问题,完全是承系历史的脉络,因果不能颠倒。残唐


五代有三个王朝(后唐、后晋、后汉)是沙陀人建立的,谁都认为它们是正统


的"中国政府"。而辽国不是中国,理由有:一,辽的建国者及主要民族契丹,


与匈奴一样,是在中国之外形成的,即使一度臣服于唐王朝,也基本上保持了


独立,并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二,辽国虽然赚了中国的云燕地区,但它全盛时


的辽阔疆域,绝大部与中国和中国文化没有什么关系;三,辽如果想当"中国",


耶律德光南下灭后晋时赖下死活不走就得了,偏偏只呆了三个月就北返,还叹


道:"吾不料中国人难治如此!"可见他自己都不把自己当中国人,也不想当中


国人;四,辽与中国历代王朝只有空间上的并列性,而没有时间上的承接性;


五,金朝灭辽后,一部分契丹人随辽室残余西迁至中亚,建立西辽,历五主八


十一年,如果辽是中国,岂不是说"中国人"跑到中亚一带立国八十年?甚为不


通。




无论如何,宋、辽是两个国家,绝非一个国家中的两个政权。但辽国确实又已


经埋下了"成为中国一部分"的一支伏笔,那就是割让出去的云燕地区。大量汉


人融入契丹社会,不断进行着民族同化,到辽朝灭亡时,关内的契丹人几乎全


部汉化,成了"中国人"。仅从这一点看,汉奸石敬瑭卖国,未见得不是一件好


事。




在今东北一带崛起的女真人,曾臣服于辽朝,不料后来倒成了辽的掘墓者。女


真完颜氏建立金朝,联宋灭辽,继而灭北宋,入主中原,形成与南宋王朝对峙


的局面。金国与辽朝都是胡汉混合型的文化政治,《金史》也与《辽史》一样,


被列为中国的正史。但对于中国而言,金国与辽国却有本质的不同。辽只是"屡


犯边关",并未侵占多少领土,云燕地区是它应请帮忙"挣"来的,不算强抢强


占得之不义。金则凭武力侵占大片领土,陷京虏帝,制造"靖康之耻",扶持伪


政权,种种行径非常恶劣,是地地道道的侵略者。南宋偏安一隅,北方沦陷;


金国继承了辽朝的疆域,又占据了中原,地域广大,远非南宋可比。




金朝算不算中国(一部分)?如同辽朝一样,它也只能算"大中国"历史上的一


个王朝,绝非中国。如果占有大片中国领土就可以算中国,那它占了辽国的全


部疆域,面积比占着中国的更大,岂不可以说"金国也就是辽国"?如果占有中


原即传统地理意义上的"中国"和中国首都就算中国,那么日本侵华时,占领中


国的领土面积远远超过日本本土,其中包括中国政治文化经济中心、首都和古


都、大部分重要大城市,岂不可以说"日本也就是中国"?我以为准确的说法应


该是:金朝是历史上由女真人建立的一个强大的国家,曾消灭辽国,侵占中国


的半壁河山,灭亡后留在中国的女真人及前辽的契丹人几乎全部汉化,合流为


中国人。




沦陷后中原一带的中国人,实实在在是做了亡国奴。当然中国人这不是第一次,


也不是最后一次做亡国奴。中国人历来就有这个本事,在做亡国奴期间去同化


征服者、统治者。美其名曰"文化征服",也算是没有办法的一种办法,好在还


算成功。美国有一种观念是:打不过人家,就加入人家。而中国人的理论与实


践则是:打不过人家,就汉化人家,再把人家算作自己人。你把我的领土吃掉,


好,咱们慢慢来,我早晚得把你的整个民族都吃掉,然后说你也是中国人。从


秦灭六国,到五胡乱华,到金灭北宋,到蒙古征服中国全境,到清朝入关,无


一不是如此。日本也差一点成了"中国人",如果它打赢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