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网友看历史:谈谈淮海战役

圣旨 收藏 4 921
导读:  此作者Mantein 应是台人,此文非严肃的学术论文,然以一台人做事后诸葛之眼,有此大论,亦非易事。在脱离以永垂不朽视角看解放军首长们那一幕幕天才般的指挥,并避开以掩盖无能的諉过的国军官僚视角,以一个吊儿郎当的平民身份和军事迷的眼睛来看这场神圣又关键的战役,确实有点意思。在此转贴,以供消閒。   徐蚌会战总论 by manstein   前言   1948年底,中共在5个月内发动4场大型攻势,完全击碎了国民党的5大支柱---沈阳.北平.徐州.武汉.西安---防御系统,在5个月内,歼国民党军160万

此作者Mantein 应是台人,此文非严肃的学术论文,然以一台人做事后诸葛之眼,有此大论,亦非易事。在脱离以永垂不朽视角看解放军首长们那一幕幕天才般的指挥,并避开以掩盖无能的諉过的国军官僚视角,以一个吊儿郎当的平民身份和军事迷的眼睛来看这场神圣又关键的战役,确实有点意思。在此转贴,以供消閒。

徐蚌会战总论 by manstein

前言

1948年底,中共在5个月内发动4场大型攻势,完全击碎了国民党的5大支柱---沈阳.北平.徐州.武汉.西安---防御系统,在5个月内,歼国民党军160万;在战略决战失败后,国民党面临大失血的困境---在内战的前2年又3个月,国民党军连伤带亡兼被俘总共损失264万人,永久丧失之兵力,即被俘跟阵亡总数也不过约 200万-----在精锐尽失的情况下,不但元气无法恢复,且再也无力阻止共军渡江或和谈,而败退台湾成了必然的结局。

徐州这场会战,共军击溃了国民党最大的1根支柱---徐州剿总---至此,大军直压而下,进抵长江,南京立成一线,再无纵深可守,在国民党看来,是决定性会战---大陆认为3场都很重要,笔者以为沈辽才是决定性会战。

前奏

1948年7月共军在睢杞会战中歼灭75军重创25军后,随即攻陷兖州.曲阜一线,至此,山东除青岛外只剩济南犹未失,共军华东野战军(华野,后3野)决定对济南发动最后一击,由于济南只有第2绥区的10万部队,战力不强,共军将44%的兵力用于攻坚,而以主力埋伏于鲁南、鲁西南阻塞我军北上增援。 1948.9.16共军展开总攻,4日后84C军长吴化文(西北系)宣布"起义",大大动摇了守军作战意识,9.24济南失而徐州以2.13.16A组成的解围军,并未也不敢深入山东共区,见济南已失,立回原防,双方为下场的徐州决战而准备。

战略计划

共军提出初步计划如下(http://www.i918.cn):华野以主力强行突破徐州东部之线,击碎7A后,进取淮安,诱徐州之我军出援,再击溃一部,然后回师夺取海州。华野以一部在攻击发起时,对徐州西面我军各军团进行牵制,再威胁徐路交通,以使主力进击容易,中原野战军(中野,后2野)则以主力牵制武汉华中剿总所部,避免其增援徐州。而徐州方面,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真的徐州首脑,盖徐州剿总司令刘峙,乃著名"福将"也,共军以“猪头”称之)则见共军攻势在即,唯我徐州主力在济南之战中未有大损,又侦得共军在鲁南整补待命,决心先手攻击,以4个军团强袭共军整补区,打乱其会战准备,伺机歼其一部,此案获得同意后,杜乃于10.14下令出击,但当15日大军要动时,杜被紧急调往东北,应付沈辽危局,坐镇葫芦岛解锦州之围;当天黄昏,锦州即失矣---而刘"福将"无力亦无胆执行攻势,16.2.13.7各军团乃展开于郑州至徐东一线达420公里之正面上,当沈辽陷入不利时,南京方面亦见徐州情况不利,而数十万人马展开400公里而不动亦不对头,乃决定研究会战计划,整个计划以"守江必守淮"为基本,提出2个方案:

A.、收缩兵力,将东起海州西至郑州的兵力,沿徐蚌路布署,再调武汉至少1个A东进,以5个A展开待敌攻击进行决战----猪头!一条常山死蛇,岂有拒敌之理乎

B、仍收缩兵力,但将主力极中淮河沿线,徐州以少数兵力固守,仍待敌攻击,待敌攻击钝挫后再行反击----缺点是徐州兵力太少,不利长期固守,但可保主力不失并争取时间,相当好,讨论10日后,才决定采A案,并于11月3日下令之,次日更派参谋总长顾祝同前往徐州督师后撤,后撤计画大概如下(http://www.i918.cn):郑州、开封主力直奔淮河之线,而开封以东各军集中由徐州向南转移,徐州以西只留40C于郑州,55C181D于砀山驻守,撤退开始日为11.6---郑州已于10月底开始撤退,16A退走没多久共军即攻取之。

双方兵力

共军方面:

华野1.2.3.4.6.7.8.9.10.11.12.13纵.渤海.鲁中南.两广纵,特种兵纵,

每纵3D,约40万

中野1.2.3.4.6.9.11纵,22旅,加3个地方旅,约20万,几乎没有火炮

国军方面:

2A:5C(45.46.200D).70C(32.96.139D).72C(34.232D).74C(51.57.58D).12C112D.

55C181D,骑1旅(B)

7A:25C(40.108D).63C(152.186D).64C(156.159D).100C(44.63D)

13A:8C(42.170.237D).9C(3.166.253D).40C39D

16A:41C(122.124D).47C(125.127D).99C(92.99D)

3绥区(PA):77C(37.132D).59C(38.180D)

4PA:55C(29.74D).68C(81.119.143D)

9PALLLL:44C(150.162D)

12A:18C(11.118.49D).10C(114.18.75D).14C(85.10.216D).85C(23.110D)

蚌埠:96C(141.212D)

宿迁:107C(261.260D)

津浦护路司令部:12C238D.40C148D.交警2.9.16.7.18总队

郑州12PA:40C(106.268D)与6警备团---10月底被歼

剿总直辖单位约30团(R)---含蚌埠方面

保安团16,尚有盐警若干与暂编旅4

后调至者:54C(8.198.J57D).39C(103.147D)

估计共720000人,火炮(师炮兵以上)约1000门,坦克200辆。

按国防部编战史在这段时,采访众多老兵,根据其回忆推算:当时各单位兵力,由于2、13、7、12A整补较足,每师约8-9000人,16A与其它单位则较少,约 6-7000人,最少者为148、238D,其中148D按记录只2营耳,故每师兵力以8000人计,则为53.6万人,加上各军.军团特别任务团,约 60万人,再加剿总直辖军40000.交警.盐警.238.148D.保安团.暂编旅.警备团等亦估计约略超过700000。另共军号称60万胜80万者,盖苏中---即淮安与长江北岸淮河南岸间的江苏---有1PA,共有4C9D,与若干保安团,约9-10万人,算入大约相等。

磨擦

共军方面两大野战军会合协同作战,初期各自为战,11月底后成立总前委指挥一切,成员有:邓小平(中野政委)、刘伯承(中野司令,后元帅)、陈毅(华野司令兼政委.后元帅.外长)、粟裕(华野副司令.副政委,后大将)、谭震林(华野山东兵团政委,后大将),由邓小平负责总协调者的角色---盖不以部队多少. 装备如何,而以"党"内地位为决定者,乃落实党指挥枪也,是故无磨擦。

国军方面很明确的知道,若共军合流,光靠徐州兵力不足应付,必须抽调武汉大军,唯武汉乃桂系大将白崇禧座镇,抽之必困难,于是在妙算阶段---10月底---就有意将两大剿总合一,由白"狐狸"负责指挥,一方面可将武汉大军完整的捆上战车,运用较零活,一方面也是大家都对"福将"太没信心,白亦看出此点,又见徐州大军展开太广,不易改变,于是拒绝之

会战

华野于11月6日下达攻击令,全部40万大军展开推进,同日,我军开始撤退,第一个问题出在海州,要放弃海州,将那一带35000部队(内有6个保安团) 跟难民.眷属.官员全部转往徐州,这根本就是个不可能任务---带那么多有的没的家伙,怎么走得快!---而7A集中新安镇一带(今叫新沂)奉命掩护 9PA撤退,9PA至11.6黄昏先头才到新安镇,共军已逼近矣!第2个问题在7A身上,其西退要过大运河,河上只有1个桥,整个7A连那些难民不下15 万众---9PA跟7A会师后,其部转交7A指挥---1座桥无论如何不够,7A司令黄百韬乃久经阵战之辈---以堂堂杂牌之身,得配"青天白日",亦可自由进出总统府,实乃"打"出来的---此时一反常态,既不先将手上4C先渡几个过去,亦不选徒涉点,亦不架浮桥---虽剿总同意派工兵架桥,但并未来, 且就算来了,多搭两条桥,又有何仿---11.5.6二日,就在没有行动中过去,待9PA到齐,连难民不下15万人摆成一列渡河,可好玩了黄接掌44C指挥权后,立即命63C南下,由窑湾自行渡河,主力则沿原路渡河,而9PA司令部,则领先快速直奔徐州此时第3个问题发生在徐州,11.8上午,驻徐州东北贾汪的3PA(西北系,早已被渗透)主力(59C一部,77C132D、37D110R)约25000人宣布:"起义"

由于共军在11月6日半夜全面攻击,各地均发现共军"主力"---方法很简单,如果我是3纵9师师长,我更改团番号,原25、26、27R改成25、22、 19R,当面之敌会在短时间(数小时至1.2日)以为他当面有敌人3个师,因为这3个团会让人以为是3个师的先头团---故刘"福将"乃将各A全面集中徐州---13A由徐东集中徐州;2A由砀山退徐州;已走到蒙城的16A主力(99C已先至蚌埠)先至宿州,再退徐南---而3PA一叛,徐东空虚,3PA 当面共军乃直插而下,成功切断7A西退之路共军以每天行军70-80KM速度成功追及7A,经过一场混战,将100C44D与南方孤立的63C吃掉,而于 11.9完成合围7A于碾庄附近,随即以4.6.8.913(这13纵就是现在在福建的31军)与特(炮)纵展开围歼,并以7、10、11、12、2、勃海、鲁中南各纵对徐州进行牵制与阻援7A各军只有100C与25C跟嫡系能扯上点关系,还不是太深,故装备并不算顶尖,却依托村庄工事,顽强抵抗,反复争夺,至11月22日完全瓦解,当夜黄百韬自杀,7A被全歼。

在徐州方面,杜聿铭于11.11赶回徐州,立刻提出二案

A、 以7A坚守碾庄10日,以2.16A向西南扫荡,与12A会师---他判断中野可能在那一带,再解12A之围。

B、立即以13.2A向东攻击前进解围,这也是国防部命令最后采取B案,11.13开始解围攻势,连打10日,至碾庄以西约30KM处,就再也无法前进,因共军拼死抵抗,援军使终不过大许家一线在其它方面,共军收拾了砀山的181D与宿州148.238D.交2.16总队,撤底切断了徐州30万大军的退路,并歼灭了向徐州撤退的107C有鉴于7A被围,宿州已失,国民党方面作出以下补救:

由武汉抽调精锐12A火速东进,另将4PA改成8A,9PA改成6A(辖99.9639.54C),由蚌埠北进,会师宿州,唯8A意图保存实力,6A兵力未到齐---39.54才刚运到上海,还未全运至蚌埠---故行动迟缓,偏偏12A坚决执行命令,强力向宿州挺进,中野即顷全力,在蒙城往宿州方向上设下口袋,11月26日将之合围,12月6日发动总攻,12月15日全歼12A。12A以18C为主力,此军是陈诚土木系之本---何谓土木?十一为土,十八为木,陈第一个主官的位子是11师师长,后11D扩充为18C,是其起家老本---为五大主力之一,12A亦为国民党3大主力军团之一---2A有 5C.74C,12A有18C,9A有N1,N6C---在过去2年,18C跟共军屡次交手,共军使终吃不掉18C,因18C军长胡琏用兵很"皮",敢进敢退,屡屡专断独行,不完全遵照命令---要知道何时该抗命,完全遵命者,必非名将---但因此不给其升12A司令,而只当副司令,此战之前,他又去上海治病,12A司令黄维则是以完全遵命而著名,故被共军诱歼;当其由南平集强渡襘水时,就发现共军7个纵队开始向他合围---收拢袋子---此时东南方未见共军,18C军长杨伯涛建议独断专行,立即转移,时离6A先头师只50KM,强行军1日即可,唯其犹上报南京请求批准,自凌晨延宕至午后,未见回音,才行转移,走不多久天就黑了,当晚,共军完全合围,12A司令部于双堆集---后胡琏赶回指挥亦告无效,盖他去治病前即跟其心腹军师长表示:不能被围,果然一围就完至于东南是否真没共军?是的,因18C骑兵团往该方向搜索,很轻易的跟6A取得联络,故没被歼。

至此,徐州已完全孤立,7A被歼后,杜强力向南猛攻,连攻1周进展甚微,始终无法冲至宿州,杜乃前往南京,取得共识:趁共军华野专注徐南,中野围歼12A之际,全军向西转移,经永城.阜阳前往淮河;并约定:转移就不能半路上攻击,12.1徐州放弃至12.2晚,徐州30万人马已至永城,共军则发动追击,每天至少前进 70KM,双方距离不远,12.3南京却又来电,命徐州集团转西为南,由北向南攻击解12A之围,杜不敢抗命,乃变换方向,前进约20KM后即被堵死,全军被围在河南永城陈官庄地区,补给全靠空投,完全不够---12A亦同---共军长围至1.6发起总攻,1.10全歼2.13.16A,杜聿铭被俘、黄维亦被俘;但胡琏逃出---2A司令丘清泉自杀(CCK即为纪念他),13A司令李弥(对,就是异域孤军那位)与16A司令孙元良(1937时88D师长, 谢晋元的长官;他的儿子后来演了电影,叫"秦汉")则突出,至此结束。

动员

在会战中,我军常被优势共军围歼,因之长久以来,常有人称共军是"人海战术",这不完全对,为何不完全对?共军被称为人海原因有三:

1.每次进攻,必然集中大量兵力,可能是防守方2倍以上,对一点进行连续打击

2.共军部队好象永远打不光

3.共军民夫支持前方之多,就像蚂蚁般杀不光

但这些原因都是我方自己造成的,何也?先看第一条,在军事上, 以多打少是常理,在总兵力不如对方时,如何调整兵力分配,使决战面有优势兵力,是每个将领都该"必修"的,而共军所用者也跟史上诸名将用者一样:行军共军平均一天行都在50KM以上,一般是70KM左右,笔者看过的最高记录是125KM,且行完立即投入作战,这完全不符任何教范,但是是完全合理的在战略上,急行军往往可制敌机先,在会战场形成兵力优势---即使总兵力较少---并造成奇袭之效---同一个单位,前天才跟我后卫打了一场,怎么今天跑我前面去了?!---而当情况紧急时,兵力转用也较迅速,故共军在主攻点上往往可集中优势兵力在战术上要尽量避免急行军,因战场距离太小,易为敌发现,行军中若受伏击得不偿失或曰:你是在为共军解套,孙子兵法云……很抱歉,笔者研究军事13年,兵法没一本念完过,但是,拿皇帝就是这么玩,二次大战的老德也一样, 所以反驳不成立---拿皇帝的士兵有云:皇帝真特别,他是用我们的脚来打胜仗。第二条,共军在会战中伤亡很重,约在20万上下,但共军使终维持足额,这并不是代表共军就地抓兵,而是,俘虏兵国民党军每次被歼后,总有很多俘虏,这些兵,共军采愿者留下,低级军官跟不愿留的就地遣送,而愿者只需一天教育就可投入战场,一天!共军以土改者自居,其标准教育模式就是:开个大会,欢迎"各位弟兄解放了",然后讲军纪---什么三大纪律八大要求---重点在倒苦水 ---国民党士兵多是被抓来的农民,要他们回忆在家乡地主如何欺压,配以指责国民党多黑,根本不管他们死活,地主是跟国民党站在一起的----这些兵自然每个都痛哭流涕,将对地主.长官的不爽完全转移到国民党头上,此时再教育他们:共产党是土改先锋,共区人民都有地了,以煽动起农民的"顽固.保守的小农意识"---这是马克斯的话,他很看不起农民的,而靠农民搞共产党?他想都没想过-----两者一结合,自然将共产党当解放者,而将怒气出到国民党头上。一般这个步骤要几天,但打仗一切从简,所有训话全免了,直接倒苦水,倒完那人也就差不多是"7路半"了,这些人直接补入前线,所以共军就是打不光。

最后是民夫问题,共军号称动员600万民夫,没错!但他没说清的是:这不是一次动员,就在前方蹲2-3个月通常这些民夫的角色是运输---粮食.弹药.伤患 ---通常各部队会长期配置一些,但这些人占600万中可能还不到5%,其它的都是"人流"何谓人流?民夫出勤自备干粮,通常出发前各乡、村党委会根据上头来的动员令,跟他们打过招呼---要去那边,运什么,大概要几天---通常是准备20-30日干粮,然后出发,送完就回来,可会战打了2个多月!对!东村送完换西村,西村送完换南村,大家各摊一个月,不就搞定了,也就是说路上大约始终有200万人在跑,像输送带一般,持续不断,所以,通常每人只出一次勤,而壕沟战亦同,前方是部队,后方是大量动员民夫或当地人民,大家一起动手,施工纵深可能是20KM以上---不是由前向后一道道挖,是10道一起开工 ---这就足以在1天搞个大概3天彻底围死,且共军的壕沟战并非死守一道,10几20道中,可能只有5道有重兵防御---也没人知道是那几道---当突破开始,共军会按兵不动,直到突破到他的主防御线前才突然逆袭,同时利用交通壕将部队反向推进,对突破单位的侧面跟后方发起突击,然后,就是一片乱打,国民党又给堵回去,更重要的是,他一打完就变换主阵地,下次突围,面对的主抵抗线又会不同共产党,之所以能作到这种地步,重点还是在土改中取得大多数农民的心,因此,利用农民报恩的心理,要兵有兵,要粮有粮,要人有人,这也是国民党屡剿不下的主因以上三点,实在找不到支持"裹胁人民搞人海战术"的指责之有力证据。

检讨

共军得民心,动员600万人次民夫,支持前线,可见其掌握人心程度,且其作战富有弹性,计画边打边改,一线指挥官亦有独断能力,而高层亦不摇制,不同部队配合颇佳其之所以能成功围死国军者,战壕进迫之成功也,凡对任何运动之敌,以大兵力四面压上,配合民夫,作大纵深配制---数十KM---同时开挖,组成纵深20KM以上的连续波浪式壕沟,并在横向壕沟间挖大量纵向交通壕,使之进退转用兵力都十分容易,且不够密度的炮轰,对此完全没有影响,是故封锁国民党任何突围企图进攻时,则亦依靠进迫作业---因其火力较若,不容易强攻---将数百上千条壕沟,利用黑夜向进攻之敌延深---以对1个团的攻击为例---至敌60M处停止,在天快亮时,进行短促炮火轰击,突击部队立即冲出壕沟,边冲刺边投大量手榴弹,进行掩护,爆炸一停,就冲进国军阵地---60M要多久就跑完?---进行拼刺刀,对掩体则以敢死队抱炸药包进行爆破,连续冲进,一举突破该部。

相对的,国军除民心尽失外,将领不敢独断专行与行动迟缓实乃致命败笔,以致前线单位虽然奋战不输共军,然却无法弥补战略上的失败。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