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四卷 大印度洋 第三十四章节 旋涡(四)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7 19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第52山地步兵旅、第53山地步兵旅、第55山地步兵旅、第56高原步兵旅,仅仅四个旅的兵力,就横扫了整个藏南地区,并从东西两个方向捅进了印度境内,这简直就是对于印度国防能力的一种赤裸裸的打脸,活着也可以说成是中国军队对所谓‘大印度主义’的蔑视。

其实纳兰平初在指挥四个旅的兵力在中线、东线分别开始扫荡的时候,他也没有想到所谓印军的防御会是这样的不堪,以至于部队的进展大大超过了他的预期。

在东线的第55山地步兵旅、第56高原步兵旅是分别战斗的,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个旅之间并没有密切的联系,或者说是一种各自为阵样的战斗。不过也这是这样相互之间并没有太多密切合作的战斗对于印军来说才真正是噩梦。

这倒是难怪,毕竟中国军队一惯的作风就是各军、师、旅甚至团、营、连之间都有攀比之风,比什么?比吃肉、比啃骨头;比硬仗、比狠仗;比缴获、比俘获;你打击溃仗,我就打歼灭仗,总之比的这一切简直就是让印度人听到都心惊胆颤。

不过回头而看,看看中国军队内的那些部队荣誉称号,什么‘猛虎扑羊团’、什么‘大功团’、什么‘勇猛顽强英雄连’、什么‘攻如猛虎连’、什么‘铁拳团’、什么‘能攻善守英雄营’、什么‘穿插英雄营’光是听到这些番号,就足以让人知道这些英雄部队是些什么样的主儿了。尽管这四个旅都没有这样杀气腾腾的番号,但却更是让部队的士气为之而高涨。

为什么?没有太多的为什么,只因为中国军队内,所谓的荣誉称号都是真刀真枪拼出来的,靠硬仗,恶仗给杀出来的,有战功就有光荣称号,没有战功,那就对不起了。说不定赶上整编、裁军,那就等着被削减了。也正如如此,碰上一场大仗,哪个部队不嗷嗷叫着往前冲。从旅长到下面的基层军官,再到老兵新兵,几乎所有的指战员都想着给自己的部队争光。

在南线地区的作战中,第55山地步兵旅、第56高原步兵旅几乎是在争战功,从展开对长蛇样拉开在狭窄地带的印军防御部队的攻击开始,这两个旅完全是将自己的切割作战发扬的淋漓尽致。两个旅在开始攻击的时候,还算保持着攻击队形,可是随着印军的溃乱和崩溃,两旅官兵都几乎是以一种各自为伍样的方式在向着敌人的纵深猛打猛冲。

连、排、班,甚至两三个中国官兵都敢向着印军发起攻击,整个山南地区呈一字长蛇样拖开的印军部队完全的陷入在混乱之中,指挥官们失去了对自己部队的掌握,尤其是在下察隅镇到瓦弄这一线,几乎所有的印军部队在猛烈的攻击下都陷入在崩溃之中。

中国军队的迫击炮火直接轰击了物资集散地,使得整个东线印军的补给甚至是吃饭都出了问题,这样下去,仗还怎么打。糟糕的是,后面的部队尚且还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儿,随着大批溃军的到来,才知道前面的防御已经崩溃了。更悲剧的是,此时赶羊样紧跟着而来的中国军队转眼也冲到了跟前。而迂回包抄的部分中国部队此时又出现在瓦弄以南的门巩,这等于是掐断了印军南撤的道路,从而形成了关门打狗之势。

而在达旺地区,情况则是更糟糕,这个中国地图上,只是处于西藏南部的一个小黑点完全俨然成了1962年战争的翻版。位于西藏和不丹东部附近的达旺是南藏门隅地区重要的政治、宗教中心。地势为北高南低,平均海拔2900米,有大片的丛林和灌木。面积约五平方公里,达旺河在镇子的南面流过。由达旺向东南可以到达申隔宗、德让宗和邦迪拉,这里只有一条公路直通印度的边境城市-提斯浦尔,可就是在这里,印军的覆灭简直成了灾难。

达旺以北的前沿阵地早就在中国边境部队的守备之中,而达旺河以南地区有印军一个廓尔喀联队的防御,从西山口和邦迪拉,这一线的地势险要难攻易守,白雪皑皑的高山峻岭完全是天然屏障。之所以印军以一个廓尔喀联队防御此处,是因为这里距离印度的边境城市-提斯浦尔太近了。作为中国军队的老对手-印军第4军的司令部便设立在提斯浦尔。该军下属的第2山地师驻守在丁然、第5山地师防御在邦迪拉、第21山地师控制在兰契,不可谓兵力不雄厚,可是令国际观察家们大跌眼镜的是,第4军的崩溃简直就是神话一般。

不可思议?一个山地军的崩溃被形容为神话,可事实就是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在第55山地步兵旅的攻击下,最先垮了的部队不是别人,正是廓尔喀联队。

随即作为前置部署而控制在兰契的第21山地师也遭到了打击。美联社的新闻记者是这样形容的:“漫山遍野的溃兵在夺路而逃,公路上到处都是印度军人丢弃的装备和物资,一些车辆甚至被推翻在路边,没有人驾驭的军马、军驴在道路两边乱窜。不时的还有一两声爆炸。这更是使得公路的情况变得糟糕,很快,小股的中国士兵们出现了,显然他们对溃散的印度军队并不感兴趣,这些三三两两看起来同样是溃散样的中国人就直接奔向了西山口。这是一场典型的小刀切黄油样的分割战,而那些到处逃窜的印度军人就是可怜的受害者。”

第4军的糟糕形状被没有被东部军区司令部所意识到,因为很快中国人就退兵了,在完成了对达旺、瓦弄以南的印度军队的攻击之后,中国军队又如同1962年那样,主动的退兵了,很难让人想象,这是为什么。至少在没有弄清现状之前,印度军队压根不敢再次越过边界线,因为谁都不知道中国人在想些什么。

不过很快,东部军区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因为第52山地步兵旅、第53山地步兵旅、第55山地步兵旅、第56高原步兵旅,四个旅的番号很快都出现了中线-也就是亚东县这个楔入到不丹、锡金、印度之间的盲肠样的地带。

位于西藏自治区南部,喜玛拉雅山脉中段南麓的亚东县,东面是不丹,这里的传统习惯边境线长140公里,而南面则就是中国、不丹、印度三国相交的吉普马镇雪山,西面则就是印度锡金邦,这段边境线长150公里,北面则是与岗巴、康马两县接壤。可以说地理位置十分显要,对于中国来说,这个距离日喀则地区行署驻地日喀则市309公里,距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474公里的地区不仅仅是西南边疆的前哨,而且还是一个重要的军事要塞。

从乃堆拉山口、里普拉克山口、什普奇山口都可以进入锡金邦境内,可以说亚东县对于锡金方向的威胁是极大的,现在中国军队以四个旅展开在这个方向,谁都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只是让印度军队感到愕然的是,第55山地步兵旅、第56高原步兵旅刚刚分别攻击了达旺、瓦弄一线的第4军等部队,现在又突然出现在锡金地区。

其实自从墨脱公路和川藏铁路线分别修通之后,西藏地区的交通状况已经好多了,对于中国军队来说,快速调动并不是什么难事儿,只不过印度军方高层一直以一种常态的目光来看待中印两国、两军之间的力量对比,这怎么能够不吃亏。

而对于中国军队来说,让第55山地步兵旅、第56高原步兵旅从藏南地区撤出,将兵锋转向,则是更有一层意思,毕竟第13集团军、第14集团军很快将从东线发起进攻,往提斯普尔-迪斯布尔一线推进,故而第55山地步兵旅、第56高原步兵旅在这个方向继续推进已经没有太多的价值了。而且达旺、瓦弄一线的道路还是很糟糕,两个旅在之前的作战中,所有的重武器根本没有携带,120毫米迫击炮已经是最为有力的支援武器了。

考虑到这几重因素,山南集群下令第55山地步兵旅、第56高原步兵旅停止继续进攻,而是迅速转向亚东一线,迅速的越过的边境,配合之前已经从塔克逊一线进入的第52山地步兵旅、第53山地步兵旅往甘托克一线推进。

某种意义上来说,锡金邦的作战并不在于军事意义,而在于其所具有的政治意义,因为无论是对于攻占西里古里,切割东印,还是给予锡金复国势力以政治上的支持,攻取甘托克都是极其必要的,但不管怎么样,在锡金邦境内,印军还是有一定的作战力量的,第33军就部署在大吉岭、西里古里、卡普赖尔一线,主要也就是锡金方向,第17山地师部署在甘托克、第20山地师部署在杰尔拜古里、第27山地师则是葛伦堡,第1军的第33装甲师也被部署在这一线,所以对于纳兰平初指挥的山南集群来说,甘托克会战都是一场恶战。

战斗的打响是在凌晨3点,这个时间段刚好是人们最为瞌睡的时间点儿,而且印军的哨兵也会由于昏昏欲睡而显得松懈许多。本来如果按照战役的突然性,纳兰并不打算在这个时间发起攻击的,而是选择在印军认为最不可能发起进攻的中午时分。

然而兵者诡道也,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才是最能被把握的,正是这样,在白天接连的做出试探之后,纳兰摆出了一个虚势,随即便是在次日凌晨发起了甘托克之战。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