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帝国·恶魔启示录 第一部 喋血辽东 第四节 不死僵尸(1)

wjxmcx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2.html[/size][/URL]  终于到了树海。   这里是树海边缘的一个小镇,站在这小镇唯一的客栈门口,已可望见无边的树海。   小镇上只有十几户人家,在弥漫的瘴气中,度着艰辛的岁月,他们唯一珍贵之物,就是口水井。   曾几何时这里有着百户人家,现在都搬个干干净净,自从‘树海’的食人族开始到外面来活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2.html


终于到了树海。

这里是树海边缘的一个小镇,站在这小镇唯一的客栈门口,已可望见无边的树海。

小镇上只有十几户人家,在弥漫的瘴气中,度着艰辛的岁月,他们唯一珍贵之物,就是口水井。

曾几何时这里有着百户人家,现在都搬个干干净净,自从‘树海’的食人族开始到外面来活动,附近的人,搬之不迭;取道的人,不惜绕远道过。

当然有些自视甚高,胆色过人的武林豪杰,不愿改道而行,或是一些赶路的人,以及不知情的人,仍会打从此路经过,不过还是马不停蹄,不敢向树海里望上一望,仿佛望上一眼也会有大祸临头似的。

尽管这样,仍然有胆大的在这里开了一个酒家,打着破烂的酒旗,在北风中、雪花中,像一个巍巍颤颤、满头白花花的老翁在招招摇摇。

过客都会在这小客店中打酒壮胆、小息提神及充饥解渴,以打足精神,也有想进入树海寻宝的会先在这里买好水,因为树海里面的水是不能喝的。

这使得客栈里的酒和水比金子还贵。

这家小野店,叫做“茂林客栈”。

这日风大、雪大,卖酒的老头儿看着呼啸的北风、阴黯的天色,一面拨着算盘,发出空洞的“得得”之声,忽听伙计在门口大嚷道:“老板,有客人来了,又有客人来了。”

老板一怔,心道今年的来客倒特别早,出门一看,只见风雪之中,走来了两个青年,没有座骑,衣着单薄,但在风雪之中,两人飘飘若仙,毫不费力,已到了店前。老板不禁张大了口,因为此地荒僻,向无人烟,常有食人族出没,一般很少人单独出入,有些商队有着上百人尚不敢出外,而今这两个年轻人,不过二十几岁,竟穿着这样单薄的衣服就敢来这里出门,老板倒是向未见过。

其中一位带刀的青年笑道:“老板,有没有吃的,先来一盘酱牛肉?”

老板如梦初醒,招呼上座后,关切地道:“二位客官,是路过还是寻宝?”

带刀青年的笑道:“我们找人。”

另一位青年:“进树海里找。”

老板呵着气道:“两位客官不嫌老板吩叨,老板要相告二位,树海里死了好多人哇——”

带刀青年:“我俩知道,不过没关系。”

老板看看这两位青年,显然是贵家子弟,显然有些武艺,可是又不放心,于是道:“不瞒两位,树海里面有食人族。进去的人很少有出来过?”

另一位青年笑道:“这我们也知道?”

老板喃喃道:“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老板知道这两人铁了心要进去,也不再嚼舌,酒菜都送了上去。

带刀青年轻声问:“龙天,你真的决定不带雪儿、莹姐她们一起来吗?”

原来这两位青年正是龙天与纳兰飘雪。

龙天:“就如我老爸说的,他们已经被高官糜烂生活腐化了,带他们来,连一天都活不下去,还得连累我们。”

纳兰飘雪:“我们又何尝不是呢?”

龙天:“我们不一样,在经历过黑死帝国那次暗杀行动后,什么样的恶劣环境我都可以忍受。实在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那些食人族和食人树就是我们的食物。”

俩人正在说着。

忽然不知何时,店门已经站住了两人。

一男一女的两位中年人,看似一对夫妻。

老板及两个伙计,都吓了一跳,老板几以为自己老眼昏花了,竟没看见这两人是如何走进来的,当下趋前笑迎道:“二位客官,请坐,请坐。老朽老眼昏花没看见二位大驾?”

那老板一问,夫妇俩都没有说话,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点了茶,那右边的中年男子微笑道:“来两壶好酒。”

老板大叫道:“阿笨,阿福,上酒!”

忽然门帘又无风自荡,四名灰衣老僧,双掌合十,鱼贯而入,在他们身后跟着十余名青年和尚在一张大桌子旁坐下,不说一句话。

那老板、阿笨,阿福正错愕问,只听又是一阵急蹄声,马急止,几乎在马止长鸣之际,两名老道羽衣高冠,背悬长剑,身后同样跟着十余名小道士,飘然而入,一入店门,见到四僧,长长一揖,四僧也连忙合什,表回礼。

这时候,店内又走入了一人,这人一身锦衣,态度雍容,叫一壶酒,迳自斟饮;这时店外老远就响起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的,既不快,也不慢,声音没有减弱,也绝不增强,慢慢走到店门,“飓”一声掀起了布帘,走了进来,在龙天他们的对面坐下,也是一言不发,自斟自饮。

那老板、阿福及阿笨,几时看过在这样一个活见鬼的冬夜里,竟来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客人,心中正大呼诧异的时候,又有四名头陀,忽然闪入,来势之疾,无可形容,眼看四人就要撞上一面大桌,老板正叫得一声,那四人却不知怎的,突然变得好端端的各占一席,那老板才吁了一口气,只觉今晚真是邪门。

在这之后,客店内又来了四个金衣壮汉,六个武林豪客,又相继走入客店之中,一时之间,老板和阿福、阿笨三人,忙得不可开交,而这后来的十人,谈笑之间十分无拘无束,虽仍似各怀心事。

这时店内的位置,已完全坐满了,忽又一阵喧哗,店外人声嘈杂,阿笨几时见过这种阵仗,不禁苦笑道:“我的妈呀。”阿福走前去跟老板说:“老板,今日生意过后,您老可就发大发了,记得多赏给阿福几个钱啦。”

老板用手轻拍着阿福的头,催促而忧心地道:“去,去,去,快去干活儿,我看这些人员怕都不是常客,得罪了只怕店都砸了,到时候在你工钱里扣。”

说着时,门外的人已走近店门,两名带刀侍卫首先掀起布帘,一个打扮得一身华贵绸服的少年公子迈了进来。这公子样子十分俊朗,浓眉里日,脸若冠王,衣着却十分随便,神态间自具一种贵气,身分无疑十分尊贵。

这位公子走进来时,吩咐手下道:“你们在外面呆着,不要打扰店家做生意。”

“是,公子。”

公子径直朝着店内走去,突然停步在龙天旁边的桌子,对着龙天点头笑了笑。

龙天也笑笑回礼。

但在此之后,那位公子没有再看任何人,仿佛除了龙天之外,其他人都是空气一般。

纳兰飘雪好奇得问:“你们认识啊。”

龙天微笑道:“是亲戚。”

纳兰飘雪怔了怔,笑道:“你又来了一个亲戚。”

“天哥。”一声清脆女声在他背后响起,

龙天转头一看,只见一女子正在凝视着他,面上露出春花般的笑容

“琳琳,你怎么怎么赶来了?”龙天奇道

凯瑟琳脸蛋微红:“我是来帮你的。”

龙天正想告诉她这里很危险,快点回去的时候,突然间看见两名巨大的执戈肃立的武士站在凯瑟琳的身后,目光却如鹰一般瞪着龙天。

龙天愣了愣问道:“这两位是。”

未等凯瑟琳开口,一个卷须虬髯,头戴金冠的红袍老人从凯瑟琳身后走出冷冷笑道:“这是俩个是我们家的家丁。”

“你们好啊,家丁。”龙天微笑着拍了拍两个凶神般武士的肩膀,

红袍老人盯着龙天看了半晌,问凯瑟琳:“他就是你所说的天哥?”

凯瑟琳抿嘴而笑,在他耳畔轻轻说了几句话。

她一面说,红袍人一面点头,目光却不住在龙天身上打转,他面上虽然开始露出笑容,但目中却有种慑人的威严。

龙天也含笑回望着他,心里也开心起来,他觉得这老人看来绝不会是个坏人。

就在这时,四柄金戈闪电般向他刺了过来。

四柄金戈,两上两下,戈长几达两丈,执戈的武士力道足以开碑裂石,长戈刺出,如毒蛇出穴。

一个人在毫无防备之下想躲开这一偷袭,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流血的惨剧,显然必将发生,但坐在周围喝酒的那些个人,却连看也没往这边看一眼。

似乎无论什么事,都不能令这几人动心。

只有凯瑟琳的眼睛却睁得大大的,她看见那四柄金戈,几乎已到了龙天身上,龙天却连一点反应也没有,她目中不禁露出了惊惶之色,苗条的身子也像是站不稳了:“克涅夫先生,你要干什么?快点住手”

只听“铮”的两声,金铁交鸣。

龙天还是没有动,也没有回头,但不知是怎么回事,那四柄金戈,竟被他挟在肋下。

四个金甲武士都撞到一起,手已麻得抬不起来了。

两旁喝酒的这才开始来打量龙天,目中才露出惊讶之色,那克涅夫已拊掌大笑道:“好功夫,果然是好功夫!小姐果然没有看错。”

龙天淡淡道:“但在下却看错了,在下实未看出阁下也会暗算别人。”

克涅夫:“我只想试下你是不是有资格保护小姐。”

龙天道:“万一我如躲不过你这一试呢?”

克涅夫笑道:“那你只好自认倒霉。”

龙天叹了口气,苦笑了一下,问凯瑟琳:“这位杀人当饭吃的红袍鬼是?”

凯瑟琳:“他是我们家的小管家之一克涅夫。”

龙天:“这么说的意思是你们家还有几个大管家?”

凯瑟琳不好意思道:“我说了我父亲是个小贵族,有几个管家也是挺正常的。”

龙天苦笑:“有机会我倒真想去你家看看小贵族是怎么个小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