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没有解答“钱学森问题”的勇气?

海之zi 收藏 1 33
导读:10月31日,大师钱学森溘然长逝,走完了他人生的98个春秋。   悲哀的并不是大师离去,而是大师成为了这个时代的绝响。当陈寅恪从我们的生活中和记忆中消失,我们把季羡林、任继愈称为了大师。可是,当季羡林、任继愈、贝时璋、钱学森这些大师又一个个远去,还有谁堪称大师?      大师们走一个少一个。很快,大师作为一个“珍稀物种”就要绝迹了。      不禁想起了鲁迅在钱学森的母校北师大附中的一篇讲话:《未有天才之前》。先生说:“不但产生天才难,单是有培养天才的泥土也难。我想,天才大半是天赋的;独有这

10月31日,大师钱学森溘然长逝,走完了他人生的98个春秋


悲哀的并不是大师离去,而是大师成为了这个时代的绝响。当陈寅恪从我们的生活中和记忆中消失,我们把季羡林、任继愈称为了大师。可是,当季羡林、任继愈、贝时璋、钱学森这些大师又一个个远去,还有谁堪称大师?


大师们走一个少一个。很快,大师作为一个“珍稀物种”就要绝迹了。


不禁想起了鲁迅钱学森的母校北师大附中的一篇讲话:《未有天才之前》。先生说:“不但产生天才难,单是有培养天才的泥土也难。我想,天才大半是天赋的;独有这培养天才的泥土,似乎大家都可以做。做土的功效,比要求天才还切近;否则,纵有成千成百的天才,也因为没有泥土,不能发达,要像一碟子绿豆芽。”我们曾经有适于天才生长的泥土,所以,西南联大培养的诺贝尔奖得主,北师大附中也培养的钱学森。然而,1949年以后,泥土都变成了尘土,天才都变成了绿豆芽。


钱学森走了,带着巨大的遗憾。这位毕业于加州理工学院的巨人,将他一辈子的聪明才智都奉献给了祖国,可是,直到他闭上双眼,都没有看到自己的祖国有一所像加州理工的大学。当他躺在病床上看到《参考消息》上一篇关于加州理工的文章,提出了著名的“钱学森问题”:“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


钱学森多次跟温家宝总理提出了这个问题。可是,他一直没有得到答案。现在,伟人已去,他需要的不是络绎不绝的领导人前来悼念、献上花圈,而是这个体制拿出勇气来回答他的问题。


对于这样的勇气,我很是悲观。


我的书取名为“读大学,究竟读什么”,很多人都说这个题目很土,可是,我至今敝帚自珍。我仍然没有想到比这更好的书名,因为,摆在当今中国几千万大学生面前的,摆在中国高等教育体制面前的,没有比这更紧迫的问题了。这几年来,我每到一所高校做讲座,都要反复强调书中开门见山谈到的观点:大学不只是学技术的地方!大学之所以是大学,在于它能给人创造性、批判性的思维能力!可惜,我的奔走呼号无异于螳臂当车,丝毫不能影响到任何一所大学的办学方针。


“钱学森”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关键在于我们的领导人、我们的体制(不仅是教育体制)能不能拿出勇气来回答。我们只要看一下钱学森的母校加州理工学院是怎么办学的,自然就知道答案了。


加州理工学院只有大约2000名学生。如果是在中国,因为大学排行榜是以规模取胜的,加州理工肯定进入不了前100名。可是,这所历史并不悠久的大学却有31人获得了32次诺贝尔奖。加州理工学院的生师比高达1:3,30%的班级不到l0人,63%的班级不到20人,93%的班级不到50人。师生之间可以充分地讨论与接触,增进学术思想的交流。同时,所有本科生都由教授亲自授课,就连一年级的新生都有可能参加教授的研究项目,为培养拔尖人才打下良好的基础。


不需要了解更多,看了上面这段短短的文字,就知道人家为什么可以培养出钱学森了。那么,我们的教育体制究竟该怎么办?“钱学森问题”的答案究竟在哪里?我姑且列出以下几条,但愿能够抛砖引玉。


第一,让教授来治理大学,而不是让政客来统治大学。取消政治公共课。学术只服从于真理,不服从于政治。


第二,停止大学扩招。就算要扩招,也等师资、图书馆藏书量、实验室设备等等软硬件设施都跟上来了以后才继续。扩招的基本前提是:平均每个大学生享有的教育资源不能减少!


第三,尽可能小班上课。保证学生在课堂上能够与教师充分地互动交流。


第四,彻底根除功利的、工程化的教育思维。不能单纯以论文的数量作为学术评判的标准。中国目前的学术论文99.99%是纯粹的垃圾。


第五,严厉打击学术不端。一切剽窃他人成果、伪造实验数据的行为都要遭到严惩。不具有创新性、原创性的论文一律不予发表。


第六,用通识教育取代专才教育。专业划分不能太细,撤销高尔夫管理之类的垃圾专业。必修的专业课不能太多,主要的学分应该让学生去选修完成。


第七,对大学教师既要严厉,又要宽容。所谓严厉,就是说不让任何不学无术的学术投机分子有可趁之机。所谓宽容,是指我们的体制不能太急功近利,要让学者可以静下心来做研究,而不是一年必须发表多少论文、拉来多少项目。


第八,对学生也既要严厉,又要宽容。所谓严厉,是指让那些整天打麻将、玩游戏、睡懒觉、跟女朋友同居、考试靠舞弊的大学生无法拿到学位。所谓宽容,是指要能包容学生各种稀奇古怪的创意和思想,要鼓励创新。至少,要允许他们逃课。学生花钱来上学,自然有权选择他的老师。他喜欢哪个老师,就去选他的课,不喜欢的话就逃得远远的。这是天赋的人权!


如果我们的体制能够拿出勇气做到以上8点,我敢保证,中国不说一年出一个钱学森,至少每10年可以出一个钱学森。如果以上各条都不去做,那么,100000000年也出不了一个钱学森。


愿钱老安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