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军中地共谍

gp02ma 收藏 0 249
导读:1940 年,国际风云变幻莫测,为我战略侦察员对革命事业作出更大贡献提供了良好时机。这年,中西功取得了“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顾问的名义,为自己出入大本营、陆海军部、兴亚院等日本中枢机构叩开了方便之门。中西功又设法控制了名为“满铁”主办实由军部操纵的“支那抗战力量调查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是搜集战略情报,加以分析研究,提出决策方案供日本统治当局采纳的高级参谋机构。   同年,中西功以合法的政治身份在上海和东京同近卫首相秘书尾崎秀实进行了三次密谈,相互了解到许多第一手资料。其中273 有:关于军部搞垮阿部、米内

1940 年,国际风云变幻莫测,为我战略侦察员对革命事业作出更大贡献提供了良好时机。这年,中西功取得了“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顾问的名义,为自己出入大本营、陆海军部、兴亚院等日本中枢机构叩开了方便之门。中西功又设法控制了名为“满铁”主办实由军部操纵的“支那抗战力量调查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是搜集战略情报,加以分析研究,提出决策方案供日本统治当局采纳的高级参谋机构。

同年,中西功以合法的政治身份在上海和东京同近卫首相秘书尾崎秀实进行了三次密谈,相互了解到许多第一手资料。其中273 有:关于军部搞垮阿部、米内两内阁,扶持近卫第二次登台组阁以推行“新政运动”加强政治法西斯化的内幕;关于制定“基本国策纲要”即日本新的世界扩张战略的阴谋;关于制定“时局处理纲要”即力图解脱中国战场的重负以实施“南进政策”的策划;关于日本工业原料和战备物资匮乏的情况;关于缔结日、德、意三国同盟在日、德之间的斗争情况;关于压蒋未遂而向“对支战争长期化”的转变;关于进军印支(越南)和插手泰越国境纠纷以渔利的内幕;关于日本统治核心正在酝酿新的世界战略的分析和判断等。

西里龙夫和中西功与南京、上海的中国同志共同努力,这一年还取得了以下重要材料:

1940 年日本对中国战场继续玩弄两手策略,其目的仍是力争“结束中国事变”。诱降一手,由“总军”(日人对“大日本皇军支那派遣军司令部”的简称)派代表在香港多次同蒋介石代表宋子良、钱永铭等进行密谈,并一度策划日、蒋、汪在长沙或宜昌会面(未实现)。同时,以局部进攻,轰炸重庆,断蒋外援(进攻越北、桂南)作为配合,实行诱逼兼施。扶汪一手,经青岛三方会谈、“国府还都”、“调整日汪邦交”,到承认汪伪“中央政府”。至11 月,因拉蒋无望,日本御前会议③通过了“中国事变处理纲要”,确定了“对华长期作战”和“以战养战”的总方针。

此外,还有以下重要材料:关于汪伪“国民政府”成立前后重要会议以及要员配备情况,关于日军将对新四军进行春季“大扫荡”的预告,关于沦陷区渝方军、政、特要员纷纷投敌的情况,关于占领区米荒、伪币贬值和日伪加强统治的情况,关于日本高级特务机关的分布及其任务和活动的情况等。

四、一字千钧,“联德、攻美、防苏”

1941 年,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为参加重新瓜分世界,由蠢蠢欲动而进入积极行动的新阶段。为此,它依照御前会议先后决定的“适应世界形势演变的时局处理纲要”和“中国事变处理纲要”,加紧国内法西斯统治和力图结束侵华战争,以便为它顺利地向南方推进创造条件。在这样紧迫的政治环境中,日本法西斯警察和特务机关大大加强了它为了肃清其后方而厉行的监视、检察、镇压的行动。但是,即使在这样十分艰险条件下,中西功、西里龙夫依然利用合法地位努力工作,不断取得重大的成就。

l 月间。中西功得悉日本插手泰、越边境纠纷企图在泰国建立南进前哨基地。这时,因英美坚决援蒋并力挫日本南进,2、3 月间,日本不顾希特勒一再催促日本攻苏而开始实行由“联德、攻苏、防美”战略向“联德、攻美、防苏”战略转变。为实施这一世界战略大转变,日本派出外相松冈洋右去苏联、特使野村吉三郎海军大将去美国,分头进行阴谋活动,军部则加紧作南进部署。至5、6 月,日本最高核心得知德国必将攻苏,这时,在军部,内阁、天皇之间秘密展开了“南进还是北进”的大辩论。结论是:“乘机南进,取得东南亚战略物资后,再回头北攻苏联”。为此,它通过了“关于促进南方施策的方案”,“不惜对美英一战”的总方针。

希特勒德国进攻苏联的准确日期被佐尔格和尾崎秀实侦知,报告了莫斯科。7、8 月,德国大军压境,苏联面临着被德、日东西夹击的危险。这时,延安曾两次来电询问:“日本北进、南进的动向如何?”中西功和西里龙夫坚定地回答说,根据他们所掌握的材料,日本确实已经没有国力分身北攻,佐尔格、尾崎秀实的报告和中西功、西里龙夫的证实,如前所述,使得当时国际反法西斯阵营的主力苏联首脑部门,抽调东线大批兵力,支援西线的保卫和反攻。

8 月,日本为了施放军事烟幕,大肆宣扬“关特演”(即关东军特别大演习),但暗地里却严令关东军司令官不得向苏军挑衅,并密令新闻界不得刊登刺激苏联的文章。其目的是表面上依照德、日、意三国军事同盟与德国遥相呼应,实际上却一边“威慑苏联”,一边在我国“满洲”调集日本、朝鲜、台湾的兵力进行实战编训,准备南进向美英作战。这时,中西功借口去“满洲”出差,来到当时日本备战中心的大连,亲自看到了伪满各地日军兵运繁忙,公共建筑住满兵员以及积极进行登陆作战演习等情况,并搜集到了南进部队编制表。

9 月,日海军遵照大本营和内阁联席会议决定,提出“帝国国策实施要领”即南进具体行动时间表,经御前会议批准执行。10 月中旬,被日本特务机关苦心搜寻多年的尾崎秀实和佐尔格先后被捕。以东条英机(当时为陆相)为代表的日本法西斯军阀,借口尾崎秀实是近卫文麿首相的秘书而把近卫软禁于贵族医院,由东条本人登台组成战争内阁,自任首相、陆相、内相兼总管警察、特务。

尾崎秀实被捕后,中西功和西里龙夫的处境更加危险了。但他们坚信革命战友能以生命保证他们的安全,因而岿然不动,坚持积极工作。11 月,中西功觉察到虽然尾崎秀实可能已经被捕,但革命任务需要,他仍然冒着极大危险以合法身分去东京,亲自了解日本“南攻北防”国策的执行情况和具体部署,作为正确判断国际形势发展的依据。

11 月中下旬,中西功从“满铁”绝密通报上看到了南进部队兵力编成表和各路司令的名单,同时,得到了南京“总军”正在召开高级将领紧急会议的消息,于是他向组织上提出了论据充足的日军将在最近三个星期内的一个星期天爆发“大东亚战争”的预报。果然,在第二个星期天的拂晓,日军偷袭了美国夏威夷珍珠港。太平洋战争开始了。

这一年,中西功和西里龙夫还在上海和南京党的隐蔽斗争组织领导下,同中国同志一道,搜集到了以下许多重要情况:

在步步南进的1941 年,日本对中国战场的方针是:1、战略封锁,攻占我国东南沿海从宁波到北海的口岸兼秘密监视美英海军活动;2、正面作战,进攻豫南、赣北、晋南和长沙,逼迫蒋军;3、巩固占领区,对华北进行“强化治安”,对苏北进行“大扫荡”,用大兵力歼击作战。以上亦是配合南进。

此外还有:关于华中、华北日军兵力及其调遣情况;关于占领区经济危机,汪精卫访日求援、日本贷给3 亿日元,实际上是以缴获蒋军的武器折价支付的情况;关于蒋军高级将领投敌和阎锡山策划投日的情况;关于日攻美后日本13 军成立“对策本部”以接收上海租界的情况等。

1941 年4 月,“满铁”为适应“总军”加强搜集情报的需要,在中西功负责的特别调查室下,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查班,专门负责搜集蒋军、中共、上海租界上层的情报材料。中西功趁机把我们的人介绍进去担任班长,并安插了若干我党地下工作人员。因此,我们不但能左右这个班的活动,并且可以开出合法的敌占区通行证,经过浙赣线去西南,经过津浦线去西安,为我建立交通线提供方便。我们掌握这个班直至1942 年4 月不能再利用为止。

五、活动在搜索、追捕的阴影下

1942 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转折的一年。反法西斯阵营由被动的防御阶段开始向主动的反攻阶段转变。斯大林格勒大会战是这个转折的主要标志。

珍珠港事件后,日本在不到半年时间内,攻占了香港、菲律宾、277 泰国、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荷属东印度的帝汶、苏门答腊、爪哇以及瓜达尔卡纳尔岛等东南亚和西南太平洋的广大区域。但好景不长,5、6 月间,日军在珊瑚海和中途岛攻击战中大败,受到了重大的挫折,攻势被遏制,往后即逐渐走向下坡路了。

进入1942 年,西里龙夫和中西功仍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同中国同志一道坚持工作岗位。在敌人秘密搜索和追捕的严重情况下,半年中仍取得了以下重大的收获:

关于关东军留守兵力和对苏戒备情况;关于太平洋战争爆发四个月来日本舰船损失的统计;关于日军接收租界后13 军、兴亚院华中联络部、汪伪“国民政府”之间的矛盾和斗争;关于日本政界强烈希望在占领新加坡后即与美英谈判停战,但法西斯军阀一意孤行的内斗;关于法西斯军阀中一部分冒险势力欲在开冻以前从哈巴罗夫斯克(伯力)沼泽地带进攻苏联,但因力不从心未能实现的报告:关于海战剧烈进行,日本国内粮食来源断绝、口粮分配锐减、人民集体自杀时有所闻的报告;关于第三期清乡将在澄、锡、虞修筑三百公里竹篱笆,在苏杭公路设置铁丝网,以后又要将清乡扩大到浙、苏、沪占领区全部的报告;关于华北第五次“治安强化”将动用大量日军的报告;关于日本为支援南进侵略在华中敌占区搜刮物资掠夺金融的策划;关于美机轰炸日本造成的损失以及13 军等进攻浙东国民党第三战区其目的在于摧毁美国在玉山的战略轰炸机基地的报告。此外,还有中西功对日本南进的分析报告,认为日军占领爪哇后再无力向前推进,日本对战局难以持久支持。

六、生死置之度外,功业水垂千古

1941 年冬,即尾崎秀实被捕后不久,中西功收到了以“白川次郎”的化名从东京发来的电报,内容是“向西去”。这个暗号的意思是劝告中西功“从速撤走”。1942 年3 月,有人告诉中西功,关东军宪兵司令部向上海日军司令部提出了“秘密逮捕,送来审讯”的要求。往后,中西功察觉到有日本特务秘密监视和检查的迹象。被捕的危险到来了,有同志劝告中西功设法撤退。但中西功始终认为日本在这场大战中不能持久,他还想回来继续为中国和日本的革命事业竭尽全力,所以迟迟下不了决心。直到5 月间,日驻沪13 军发动了对浙赣沿线作战,中西功设法取得了“从军调查员”的资格,打算到达浙赣线后相机出走,前往后方根据地。中西功认为这样走法可以为以后回来设下伏笔。不幸,中西功到了杭州后,突然被东京直接派来的日本警视厅特高课特务诱捕并解往东京。

1942 年6 月16 日和中西功同一时间被捕的,还有南京的西里龙夫和北平的尾崎庄太郎以及“北支派遣军司令部”情报科长白井行幸。

中西功、西里龙夫等被解到东京日本特务总部后,受到了残酷的折磨。可是他们坚贞不屈,昂然屹立在法西斯恶魔面前。

在阴森森的秘密法庭上,中西功、西里龙夫等日本革命志士,视死如归,理直气壮,铿锵有力地陈述着自己的信念和意志:

我们信仰共产主义是为着实现日本人民和全人类的自由、平等和幸福。目前的任务是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促使日本在侵华战场和太平洋战争中失败,保卫世界反法西斯阵营主力苏联,实现世界和平和中日和平。

“我们直接参加中国革命斗争的行列,是因为现代的日本遭受着法西斯军国主义的残酷统治,日本的革命活动受到严厉镇压而无法进行。在这种情形下,直接援助中国共产党并促使日本侵华失败,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们认为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使中日人民均深受其害。制止日本侵华战争,能使中日人民从毁灭性的灾难中解脱出来。实现中279 日和平和中日人民世代友好,这是两国人民的莫大幸福和根本利益之所在。

“我们绝不同于帝国主义的侦探。从来没有考虑过什么个人的得失,什么好处和报酬。相反,当组织上遇到经济困难时,我们即以自己的积蓄倾囊支援。

“我们清楚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我们明白自己所从事的秘密革命工作的危险性,我们知道随时有被捕和被杀的可能。但是,为了革命事业,我们时刻准备牺牲一切而心甘情愿。”

在几十次审讯中,中西功和西里龙夫等日本革命志士昂首挺胸,侃侃而言。不止一次吓得日本法西斯法官窘促地打断他们的发言,慌慌张张宣告:“此处不是宣扬共产主义的讲坛,今日闭庭。”

最后,日本法西斯法庭对西里龙夫和中西功一案哀叹说:“彼等不怕牺牲,积极努力,用巧妙之手段,长期进行侦察活动,其于帝国圣业,国家安全,大东亚战争以及友邦胜负,为害之大,令人战栗”。“被告西里龙夫、中西功沟通敌国,罪恶极大,已无保存价值,判处极刑。”在这之前,因西里龙夫、中西功一案而被捕的白井行幸等革命志士,有的病死狱中,有的被解送北海道强制苦役折磨,英勇牺牲。

翌年,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战败投降。西里龙夫、中西功、尾崎庄太郎由盟军释放政治犯时出狱。出狱后,他们继续从事革命活动。中西功于1973年因患胃癌逝世,终年62岁,遗留有《在中国革命风暴中》等著作。西里龙夫于1982年曾以中国人民老朋友的身份被邀请来华访问,1987年因病逝世,终年80岁,遗留有《在革命的上海》等著作。

斯人已逝,功垂千古。西里龙夫和中西功以及其他日本革命志士对中国革命和抗日战争的重大贡献,对中日和平和中日友好所作的卓越斗争,对世界反法西斯斗争所进行的忘我奋斗,将永远牢记在中国人民和世界革命人民的心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