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部队之浴火重生 外传 第六章:子弹的意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5.html


“乒……”一声巨响在持枪的人群中炸开,顿时所有人都傻眼了,本能的把目光都投射到生源处。一个之前拿着枪假装自己是悍匪的学员在万众瞩目中看着自己还冒着青烟的枪管,脚下一颗刚从枪里跳出来的蛋壳还在翻滚着。

“咦!他枪里有颗空包弹。”旁边一名学员好奇的感叹在寂静的人群中显得格外有吸引力。艾国看着那人指向天的枪管和就要扣下去的手指,余光迅速扫了一下这时正躲在一边偷着冷笑的陈教官不觉得眼皮狂跳!谁知一句“别开枪”刚吼出一个音符就被新一轮的枪声给掩盖了,顿感无力回天的艾国双手一挥抱住附近几个也打算对天放枪玩的学员,并示意石祥他们也尽量制止。在四个人的奋力下,附近一小圈人总算是拉着枪栓退下了那枚空包弹。

等枪声稍停,兴奋过度的人群才听见旁边有人在鼓掌。陈教官冷笑着鼓掌走到一群瞬间面如死灰的学员前,板起脸大吼道:“集合!”

慌乱的人群像无头苍蝇一样来回穿梭着,大多人因为慌乱忘记了自己一直站在正确的队列位置上,窜了几步后又回头找自己原先的位置。等队伍重新战好的时候,陈教官走到一枚落在学员脚边的弹壳钱弯腰捡起来,用拇指和食指夹着平举到学员们的面前冷冷的说:“谁知道这黄铜制造的东西是什么?”

队伍里有人大声的回答:“空包弹的弹壳!”

陈教官迈着流星大步走到那个回话的学员面前,依旧大声的说:“你懂的不少啊,还知道空包弹!把你的枪给我!”没等学员把枪交出来,陈教官一把抓过枪,打开枪栓后看着空荡荡的枪膛说:“那你的空包弹呢?”

学员羞愧的低下头不说话了,陈教官把枪塞回他的手上后昂头大声问:“谁告诉我你们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石祥憋足了劲干嚎道:“报告教官:是枪!”

陈教官大步流星的走道石祥面前,冷冷的说:“你也懂不少呵!比那玩意好,还知道报告!把你枪交给我。”

石祥自己拉开枪栓,把枪平递出去两寸。这个动作让陈教官眼前一亮,这是队列中交验枪支的动作,新训连没有教过。当陈教官看着空的枪膛伸手抓枪的时候特地留意了石祥的交枪动作,左手护木右手枪托和双臂标准90度弯曲让陈教官很满意,可是用力之下却没能把石祥手里的枪拿过来。

“怎么?不打算给我?!”陈教官介乎命令的口气道。

石祥不卑不亢地说:“报告教官!按规定武器发给我暂时保管,我是不能随便在保管时间把枪给别人的;如果你拿去枪装上实弹做违法的事情是要我背黑锅的。”

陈教官暴怒的扬起胳膊道:“你个欠……”本被激怒的陈教官在巴掌要扇到石祥脸上的时候猛的刹住了,虽说石祥说出了交枪后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却说的没有半点错误。陈教官意识到石祥正确的引用了武器保管条例后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的学员说:“你总是让我很意外啊!既然你连规定都能搬出来,那你的空包弹呢?”

石祥打开上身制服离心脏最远的一个口袋,掏出那枚空包弹说:“报告教官!弹药保存完整。”

陈教官摊开手说:“这个能交给我吧!”看着石祥把子弹交到手里后走出队列,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说:“还有谁能把空包弹叫出来的?交到我这来之后到队列右面重新集合。”

石祥第一个走出队列,小跑着直接站到了队列右侧的一个位置上。艾国等人也是小跑着走出队列,把子弹交给陈教官后站到了石祥的身边;大多过石祥和艾国他们身边的学员都会轻声说句谢谢,因为如果不是他们两个人说不定都止不住好奇心跟着搂火了。

陈教官手里抓着个空的56冲弹夹,收到一枚学员交来的空包弹就把它压进弹夹,嘴里默默的数着压进弹夹子弹的数量。最后数到29的时候停住了,看着已经没有人走出的队列楞了一下后大声的问了一句:“没有了么?可就欠一发就刚好装一个弹夹了……真的没有么?”

面对许久没有回音的队列,陈教官冷笑着把弹夹压入自己的枪里。短暂的沉默后,陈教官突然举枪对着碧蓝的天空扣动扳机,一撸到底的清脆的枪声在四周回荡着。随手把枪放到一边的木桌子上说:“听!你们是不是也想这样过瘾一下?在你们眼里手里的铁块真的是武器么?你们压根不知道什么是武器,枪在你们手里也就是个沉重的大号玩具。你们日后都是警界的强劲后浪,都是将要面对一般警察所无法应对场面的人物啊!可是我很难想象你们是这样一群缺乏观察能力和思维单一得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难倒躲在某个掩体后面用颤抖的声音对着对讲机要支援?如果你们和匪徒面对面的遭遇没有掩体和对讲机,更没有什么狗屁支援的时候怎么办?向匪徒投降么?”陈教官从桌子上拾起一只54式手枪说:“你们只能靠自己,靠自己手上的武器和匪徒死磕到底!但是可怜啊!你们武器里的子弹都给你们浪费了,除了扔过去砸死匪徒外没有任何办法!遇到正常的匪徒会直接开枪搞死你们逃跑去继续祸害社会;不正常的匪徒……会逼你跪在他面前,让你观赏他继续犯罪的场面,然后在你最痛苦的时候杀死你!”

看到队列中低下去的脑袋越来越多,陈教官缓和些语气说:“我当然愿意相信你们在日后的学习和锻炼中会成长为真正的人民卫士,在这里只是给大家敲敲警钟。你们从跨入警校的大门开始就不在是谁的乖儿子,谁的乖孙子!你们是和我们这些当兵的一样,是在人民需要保护的时候出现的盾牌。不一样的是我们当兵的是保护整个国家不被侵略,你们保护的是一方百姓的平安!大道理有你们的政工部门给你们说,我就说个简单的:你们每一个人都是,也必须是一颗在需要的时候能打响的子弹。”

沉寂了许久,陈教官淡淡的说:“我给你们扯这些个咸淡做什么!不说了,下面开始教学射击动作……”

学员们打靶只用最稳定的卧姿,就连农村的土娃子也能在十分钟内学会的动作就不用说这一群子的大学生了。陈教官看着一群迫不及待要打靶的学员,也懒得按规定再让他们练习瞄靶,直接就把子弹分了下去。那些个之前交出空包弹的学员惊喜的领到了双份的弹药,看着手里那二十枚暗黄的子弹一个个心里都美滋滋的。

靶位只有十二个,一个满编制班的数量。学员们按照队列的先后顺序分批跨上靶位,在陈教官的监督下开始打靶。

由于是第一次打靶,加上大多数人之前范了小错误,所以很多人打的很慢,争取打出好成绩取悦教官。可是陈教官并不在意他们的成绩,一心想着快点结束军训回部队迎接新兵的事情。再说了,在所有真正的士兵眼里,学生军训打靶那都是走个过场带玩耍的性质,没有经过系统的培训能打出好成绩都是天方夜谭。

就在轮到艾国他们组打靶的时候出妖精了!第一个十发打完换靶纸的时候,靶场的工作人员跑着送来了两张靶纸;还拉着陈教官在一边神秘的说着什么,两个人背着所有的学员讲话的时候还时不时的回头神秘的看两眼。

等工作人员离开后,陈教官拿着两张靶纸走到趴在靶位上的学员身后大声的喊道:“枪留在靶位上,所有人起立!”等十二个人都站起来后,陈教官走到艾国面前仔细的用目光扫描着艾国的全身上下说:“你以前打过靶?”

艾国立正昂首道:“报告教官!没有。”

陈教官递过靶纸说:“那你解释下你的满环是怎么打出来的?”就在靶纸展开的瞬间所有人都楞住了,人形胸环靶上十环的白色实心区已经布满了子弹穿透留下的洞眼,密集到已经有一块都被打烂了。

艾国也有些惊喜自己所有的子弹都大中了目标,挠着头说:“我就是照着教官说的瞄准方法瞄准的,本想所有的子弹都从十的那个零里面穿透的,可还是有几发偏差了。”一句自谦的话说掉一圈下巴,陈教官不可置信的说:“怎么会有这种事情!”一直喜欢和艾国比个高低的石祥开口道:“蒙神呢!就算你视力好道能看见靶子上的数字也不可能所有子弹穿透一个点,要知道子弹发射时都是有偏差的。”

陈教官看着石祥,愣了一下说:“你说他能看见靶子上的数字?”说完不可置信的站到靶位上睁大眼睛望向刚摆好的新靶子,可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看见靶子上的数字。自言自语的说:“我不信,你必须证明给我看!”说完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抽出香烟里的锡箔纸说:“我会到靶子边的时候在这张纸上写一个字母后贴上去,当我回来的时候你告诉我写的什么。”

艾国抓着后脑勺,皱着眉头说:“嗯!可以!”

当陈教官小跑到靶子边写字后往靶纸上贴锡箔纸的时候艾国轻笑了一声,石祥问他教官写了什么的时候艾国只是摇着头没说话。石祥鄙视的说:“验证了你是吹牛吧!怎么可能看的见!以后不行别吹牛,这回你丢人丢大发了。”

当陈教官小跑着回来的时候,艾国皱着眉头说:“教官你在玩我么?”

“说!我写的什么?”陈教官逼迫性地口气问道。

艾国叹着气说:“我看不见。您不是说写字母的么?”

“啊!哈哈!~你终于承认看不见了。别说写字母,就是纸涂黑了你该看不见的还是看不见。”石祥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谁知陈教官眯着眼睛看着靶子的方向,舔了两下嘴唇说:“我信你能看得见了!视力真好。”

“哎!教官,他不说看不见么?你怎么还信他?”是想不解的说。陈教官看着靶子的方向,手里用力的搓着一个弹壳说:“我在纸上写的不是字母,就是我看不见四个字。”转念一想有什么不对劲后又开口道:“精确射击光靠视力好是远远不够的,你还有十发子弹,我要再看一遍你是怎么打的。对了,还有你!石祥,你也上靶位,你小子居然打出个97环。”

所有学员都抱着枪在后面观望,看着石祥和艾国两人趴到靶位上后陈教官找了个望远镜后又匍匐着卧到两人中间,都在心里盘算着这一轮谁能打得更好。

“子弹上膛……一号第一枪……开火!”陈教官的口令下达后才半秒钟艾国就扣下了扳机,子弹直直的穿透了靶心。陈教官仔细的观察了艾国的射击时身体细节,发现了很多暗藏的职业枪手才有的技巧。不可置信的看着正专心调整姿态的艾国,等他把目光回到把纸上时双眼中闪现着些许寒光。一连十枪,陈教官口令时而喊得缓慢,时而喊得急促,可是都没能影响到艾国稳定的发挥。诚实的望远镜让他看见了一张和之前靶纸差不多的景象,之前贴上去的锡箔纸也早在第3枪就被打得碎烂飘飞。

石祥的十枪打的也很精彩,总环数高达98却让陈教官觉得和艾国那十枪的状态差距太大。照说两个人的成绩都是连一部分个老兵都有些难以企及的,可却在他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印象。艾国在简单的十枪中表现出的娴熟技巧让他感觉有些惊讶,更惊讶的是心理承受能力;因为大多学员第一次打靶都会很激动,过度的兴奋导致精神力透支,在射击的时候哪怕打得再慢身体也会不停的颤抖。然而艾国在整个射击过程中气定神闲到了可以随意志支配地延缓呼吸速度的程度,不仅身体没有颤抖,反而利用延长呼吸步骤做到了身体的短暂绝对平衡。恰好每一枪都是在这种短暂到只有几分之一秒的绝对平衡时击发的,这简单的一套技巧都是需要大量的实战经验和严酷的训练才能发挥出来的。何况还有一系列的其他精确射击技巧夹在在其中,大多都是言语难以描述的复杂手段。陈教官心里不停的假设着艾国表现的各种根源因素,可是很难找到一丝负面的信息。

还有个石祥,虽然没有艾国那样成熟的心理素质和熟练的技巧,但就凭这出色的身体机能协调能力和优异的判断力楞是打出了不俗的成绩。两个绝对的菜鸟表现出久经战阵的老兵素质,让陈教官这个刚升上来的一级士官感觉到了强烈的压迫感。短暂的时间里他甚至把整个军训期间关于这两人的细节串联起来回想了一遍,这才意识到眼前的俩个人在所有训练和考核中的表现都是近乎完美的。只是他一直看不起这些个只需要走个军训过场的学员,所以没有发现罢了……

意识到这些,陈教官不由得叹了口气,心想:如果今年的新兵里能有这种素质的就发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