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在受害方代理律师退出法庭、受害人离席、被告人被法庭指定律师的情况下,备受关注的原阜阳市颍泉区委书记张治安涉嫌买官卖官、陷害举报人一案在安徽省芜湖市开庭审理。一位参加庭审的知情人士称,本次庭审如同一场闹剧。


法院只发放2张旁听证


昨日上午8点多钟,北京市义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振宇等三名律师作为李国福的诉讼代理人开始步入法庭,王振宇拖着一个内有笔记本电脑的拉杆箱过安检,后被打开来检查,法庭工作人员称电脑需留下,案卷可带进去。但王振宇说:“律师一般不用接受安检,只需要出示证件即可。但是为了配合你们的工作,我还是接受了你们的安检。可是电脑里有我们的材料,不带进去怎么做庭审。”经过协商,工作人员准许了他带电脑进场。


与此同时,李国福之子李登辉正与法庭产生争执:“为什么不让家属进去?”


原来作为受害人李国福家属、和张俊豪家属,虽有多人赶到芜湖,但只获得法院发放的2张旁听证。二十家左右的媒体记者,也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他们也被法院拒之门外。


“白宫书记”几次喊停


8:30庭审开始,此时原阜阳市颖泉区区委书记张治安和原颖泉区人民检察院院长汪成均被带上法庭,汪城神色黯然,身穿标有“繁昌县看守所”的黄色马甲,而张治安则身穿深蓝色便服,须发干净。


法庭上,法官宣布,张治安原先聘请的辩护律师在前一天下午给法院发来传真称,拒绝为张治安进行辩护,法庭只好临时为张治安安排了一个辩护律师。可张治安以对方不了解案情为由拒绝。


稍作休庭后,法官又为张治安安排了第二名辩护律师。此时,张治安又以对方跟自己观点不一致为由,再次拒绝。不过,这次法官没有采纳张治安的意见,并称:“律师有权发表独立见解,这个律师已会见了你十六七次了。”


于是,在强行安排了一位辩护律师给张治安后,法官问张治安要不要申请回避。张治安竟要求公诉人员全部回避,理由是起诉书中对他的起诉都是假的。而汪成并未申请回避。法庭宣布休庭,此时受害人一方突然向法官问到:“你们怎么不问问我们要不要申请回避呢?”


“回避”之争三次休庭


受害人张俊豪随即拿起一份书面材料念了起来,“申请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回避”,理由如下:一、法官对法律的理解低于公诉人员平均水平;二、未审先判,违背了基本的法理。原因是,在十几天前,李国福妻子袁爱平向芜湖市法院提出“张治安对李国福打击报复并致死案”的民事赔偿的诉讼请求,但芜湖市法院以张治安、汪成对李国福之死未构成直接的侵害,因此驳回起诉。


张俊豪申请回避后,法官宣布休庭。10分钟后,再次开庭,法庭宣布驳回诉讼双方申请回避的要求,法律没有规定可以申请整个法院回避,申请理由不成立。此时受害人提出,说申请回避的不是整个法院,而是合议庭的三名法官。双方继续申请复议回避,于是进行了第三次休庭。


没收电脑原告律师“出走”


15分钟后,复议被驳回。法官又请受害人委托代理律师将电脑交出,并称法庭可以提供电脑,也可以提供资料的打印。考虑到电脑里面的资料众多,且是律师们的私人财产,不能轻易被人拿走,于是律师们询问把电脑收上去的法律依据时,法官并没有解释说明,而是吩咐法警强行上前收取电脑。在征求了受害人家属意见后,王振宇律师和受害人家属一同选择退庭。有法官说:“你们爱走就走。”


在王振宇等律师,以及所有受害人均打算退庭时,听到场内一阵喧嚣:“打人了!”原来张俊豪冲着法官质问道:“公开审理不给人旁听,你们法庭不公平公正!”随后冲上来3个法警扭住张俊豪的胳膊将他强行拖了出去,其兄张俊源因闻声赶来也被法警架了出去。据悉,张俊豪患有心脏病,2007-2008年间,还对病情观察了一年。


被拖出法庭后,张俊源拨打110报警,随后一名芜湖市公安局领导进入法庭交涉。


张俊原称,整个上午,法庭对案件并未来得及审理。


没有原告律师的庭审


下午,他带着旁听证,本想继续参加旁听庭,但被一名便衣拦住,称因其上午在法庭上鼓掌而不能再参加旁听。


“上午,当律师提出退庭的时候,我只拍了一次手掌,就引起了法警的注意。”张俊源说。


下午,受害方袁爱平、张俊豪等人,及其代理律师均未出庭。受害人一方,仅有李国福之子李登辉参加了旁听。


李登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在整个庭审过程中,汪成态度比较好,而张治安则全部翻供,拒不承认起诉书上对他的指控。


庭审直到昨晚7:30方才结束。


延伸阅读:


安徽白宫书记案庭审直击:被告西服革履未穿囚服


受关注的阜阳“白宫书记”张治安涉嫌报复陷害、受贿案在芜湖市中院异地公开审理。说是公开审理,但中央和地方约20家媒体记者和前去旁听的阜阳籍公民均被拒法庭之外,而且被害人代理律师气愤地退出了法庭。另据了解,被告张治安是西服革履未穿囚服走上被告席的。张治安提出不同意法院指定的辩护人,合议庭休庭后采纳他的诉求,指定另一名之前曾与他多次见面的律师担任其辩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