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八回 花开花谢荣枯皆有定 春华秋实运通赖自强 第十八回(5)世事难料

bjunqing2008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十八回(5)世事难料 常建军又道;“过去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我多是这样处理的:就是把卖出去的产品回购一部分回来,然后再给买不到货的朋友适当分分。这样做满足是满足不了,但只要这样努力去做了,朋友们满足不满足都会理解。在产品供不应求的情况下,要想都达到大家都满意是不可能的;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八回(5)世事难料


常建军又道;“过去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我多是这样处理的:就是把卖出去的产品回购一部分回来,然后再给买不到货的朋友适当分分。这样做满足是满足不了,但只要这样努力去做了,朋友们满足不满足都会理解。在产品供不应求的情况下,要想都达到大家都满意是不可能的;不过,再有生意去找朋友们合作也就不那么尴尬了!”

接着,他又进一步分析道;“对现在的具体销售情况我有了解。直接用户拿走了七千吨,有三千吨是经销商拿走的。我觉得经销商这块大有文章可做,他们要货为的就是销售赚钱,卖给谁都是卖,从中回购一点卖给没有拿到货的朋友,这总是可以办到的。直接用户这方面,因为数量较大,协商回购一点也是可能的,原则上不让他们吃亏就是了。

大家都是朋友,有什么不可以商量的,回购不多还回购不少吗?另外,既然鱼粉销售形势这样好,等三四月份的禁捕期过后,我们可抓住时机再多进一点;这次拿货少的朋友下次再多给点不就解了吗?现在就可以对外公开宣传许这个愿。这样来做来既能显示出我们重友情,又能为今后销售工作的开展铺铺路子。你们三位看我这馊主意成不成?值不值得云涛兄请客?”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又故态复萌地开起了玩笑。

听常建军由来由去地讲了一通,杜民生和葛通二人连声叫好!

柳云涛沉吟道;“在我来找你之前,我也想到了这一层,只是没有你想的这么细,这么具体。只是这‘小曲好唱口难开’呀!怎么向朋友们张这个嘴呢?这白纸黑字的合同都签过了,等人拿着汇票来港口提货,再给人家扣下点,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本来徐文杰、霍虎臣、狄良友这几位朋友就有些小看法;特别是霍虎臣,因为他这次货拿得少些,还一直在嘟嘟着不满意呢!”

常建军道:“这事可不能好面子,只有多给得到货的朋友们磕头作揖了;就得硬着头皮上,再没有别的好办法了!”葛忠啧啧叹道:“原来是光怕销不出去砸了锅,没想到今天竟弄成了这样的结局。真是世事难料!”

杜民生道:“要是这样来办,那我们就分分工吧!黄全胜和徐文杰那里我去做工作;卢朝忠、霍虎臣、狄良友三位就得柳总自己去磕头了,我又和他们不熟!”一听杜民生主动表态,柳云涛欣然道:“那好吧,咱们哥俩分分工,尽量争取多回购一点,丑媳妇不能怕见公婆呀!”

“山重水复疑云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经常建军这么一点拨,一片云彩漫散。常建军叫道:“中午这顿客看来就得让云涛兄破费了,哈哈!”引得杜、柳、葛三人一齐大笑起来。

柳云涛笑道:“你这快赶上净坛使者猪八戒先生了,净想着吃!现在时间还早着呢,你着的哪门子急呀!快好好休息休息吧!我还得到货场去看看,说不定济南霍虎臣的车就要到了!”说着就要起身向外走。

常建军扬起蒲扇大的右手做了招呼的姿式,说道:“你老兄不要着急走,正好你们老哥仨都在,有个事情我得跟你们交代清楚。按照银行的规矩,我们通过银行开信用证购货,提货办手续之前要交钱赎单;因为咱们公司暂时没钱给人家,我又不想再去麻烦罗总,便自作主张用我们外贸公司的名义担保借单才把提货手续给办了下来。

咱们要讲诚信,货款回收后尽快给银行打过去,进一批打一批,别让银行的朋友为难。这样做对我们自己也有好处,款回得快利息也会少算一点。这个事情你们可千万不要忘了。若是搞砸了,我回去后就得去跳长江了!”

葛忠拍着胸脯说道:“这个事情你就交给我办好了。我保证进一批汇一批。等把银行的钱给打足了,剩下的不就全是我们自己的了吗!”

正说话间,狄良友打来电话说霍虎臣已经带车到了,现在正在公司里,要柳云涛马上过去。柳云涛赶忙起身说道:“这就要到了该挣命的时候了,咱们快走吧,让建军老弟好好养养神吧!说不定中午一高兴又得喝高了!”杜、柳、葛三人一同从宾馆退了出来。


霍虎臣是自己驾车前来的,开的还是自己那辆半旧的黑色皇冠。柳云涛、杜民生、葛忠三人匆匆忙忙来到宏大饲料公司办公室,刚一照面狄良友就交代说:“霍老弟这次带了十辆大‘黄河’过来,我得赶快安排给他找人装车去。你们先聊吧!”说完就推开房门急匆匆地下楼去了。

葛忠和霍虎臣是初见面,两个人个头相若,眉眼也依稀相似;杜民生看在眼里。便打趣道:“我怎么看着你们二位象亲哥俩似的,越看越有点象!”霍虎臣搂着葛忠的肩膀站在一起,比了比说道:“杜总好眼力!还真是差不多!至少我们可以做表兄弟吧!”引得在场的阮丽、耿若花、毕云英等人一阵轻笑。

葛忠连忙招呼道:“霍总,坐!坐下说话!”又招呼阮丽道:“给霍总上茶!”

阮丽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到近前,闪着两只小虎眼调皮地说道:“我们早已经给霍总沏过茶了,再换杯热茶吧!”

柳云涛见大家一见如故,心里十分高兴,笑道:“霍老弟真是兵贵神速啊,今天让你来抢了个‘状元’!”霍虎臣应道:“客户现在都在等米下锅,早点把货提回去,大家就安心了!”说着又得意地笑了笑。

柳云涛想着货源纷争的事情,思量着对霍虎臣如何下说词。沉吟了片刻,鼓足勇气说道:“你老弟经常和我翻捣陈年旧帐,今天我给你个报‘一箭之仇’的机会怎么样?”霍虎臣警惕地看了柳云涛一眼,问道:“您老兄又想在我身上搞什么鬼名堂?是不是------?”

柳云涛讪讪地笑道:“你紧张什么!我不过想请你给我帮个小忙而已!何景林现在上来帮我们发货了,正在货场侯着你呢!可我现在是快性子老婆没裤穿,手头一点机动货源也没有了;你老弟能不能帮我们给他调兑点啊?不然的话,我这个‘蜡’算是坐大了!”

霍虎臣一听,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幸灾乐祸地说道:“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您一下子进了一万吨鱼粉,就给了我这么一耳朵眼,还想在我这儿抠索,不行,不行,不行!”

杜民生帮腔道:“唉!我们哥几个现在也是光急得转磨想不出好办法,只有向您这样的老朋友开刀了!柳总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宁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好多朋友在前期促销过程中帮忙做了好多工作,现在都张着手上来要货,不抹糊抹糊说不过去呀!”

霍虎臣嘻嘻笑道:“你们真是阎王爷不嫌鬼瘦!我这儿满打满算就一千吨货,要多了我可不干!我自己个儿这里还打发不过来呢!”他言语之间虽然开了个劈口,却仍然严守着自己的防线。

柳云涛如获大赦地庆幸道:“我们哪里敢多要,这已经是对兄弟你不住了。最多二百吨,一百吨也成。我们也不能让你白出‘血’,适当加点价,一吨加上百,佣金照提。景林再卖时让他自己定价;我们在自己的货价里再给他考虑份佣金。就这么两凑合吧!”

又道:“我们做完这单鱼粉后很快就要安排做下一单,这次让你吃了亏,下次再给你补上,你看怎样?”他这样又打又拉地讲,近乎于脱了裤子就和,说得霍虎臣心里直想笑。

霍虎臣低头想了想,一脸无奈地断然说道:“那好吧!看在大家都是朋友的份上,就留二百吨给景林!景林过去也帮过我,今天我也不能见死不救!不过,这事也挺让我坐蜡的;我这一千吨都是名花有主的,回去再慢慢地和朋友们去漱牙吧。也不必挑明和景林讲了!”

又道:“今天我带了三百吨的钱来,先把发票给我开出来吧,下午好走货!”说着,拉开桌上放着的手包,,从中把银行汇票拿了出来。

柳云涛接过汇票顺手就递给了葛忠。吩咐道:“快,快把霍总的提货手续给办了。”又连声道:“谢谢兄弟的大力支持,谢谢!”

霍虎臣诮道:“也谢谢老兄给了我一个报‘一箭之仇’的机会!”引得大家一阵哄笑。

杜民生关切地问道:“霍总带来的货车现在到了吗?等会儿安排开车的师傅们一起吃顿便饭吧!”霍虎臣道:“我是开小车来的,大车会慢些,估计这阵子也差不多到了。”又辞道:“吃饭就不要开这种先例了,都是客户自己押车来的,让他们自理吧。再说人也太多,有二十多个人呢!”

老朋友相聚不能慢待。柳云涛和杜民生在宾馆安排了个雅座餐厅,请霍虎臣、何景林、狄良友等人一起吃了顿便饭。葛忠、常建军、毕云英、阮丽、耿若花、靳连峰等人也出席相陪。午饭过后,常建军要取道天津回武汉,便带着狄良友赠送的一大包大海蟹和大对虾自己打理安排去了。由于忙着安排给霍虎臣装运鱼粉,杜民生、柳云涛、葛忠等也没有安排相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