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八回 花开花谢荣枯皆有定 春华秋实运通赖自强 第十八回(4)众口铄金

bjunqing2008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八回(4)众口铄金


一晃三天过去,时间进入了公元二零零二年元月十二日。在狄良友的精心设计和配合下,湖北惠达鱼粉饲料有限公司在天津新港临时组建的销售队伍已经顺利编组完成;海关的通关报关手续已顺利告峻;钻隙泊岸的运载鱼粉的远洋货轮已开始下货。在预定的货位上,印有红太阳标识的塑料编制袋包装的鱼粉越积越多。一切工作都在按照预定的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各地的反馈信息纷至沓来:

千岛湖水产养殖公司的林中华打来电话,说他那里运输鱼粉的货轮已经启航,届时他要偕黄全胜一起前来提货。

卢朝忠已联系到由秦皇岛港返程的货轮,不日就要到达;并说他已和高邮的范文东、洪泽湖的彭志文、太湖的江永祥约好,近日一齐北上。

徐文杰也在郑州发来信息,要杜民生提前给预定好发运鱼粉的火车车皮,他会提前过来办理发运手续。近在济南的霍虎臣已经率领汽车运输车队向天津新港出发了。

独自在公司支撑局面的郑玉萍也屡屡来电话催问,说预先联系过的客户纷纷找上门来吵着闹着要到港口来提货。就连海港宾馆的经理也赶着上来凑热闹,说他有亲戚搞养殖、求他买点鱼粉,价格高低好商量,只要给货就成!——销售形势一片大好!

令人烦恼的事情也接踵而至:先期而至的何景林首先发难,问到底能够给他多少货?说下面的客户他早就已经联系好了;并再三强调说这次若是一毛不拔,今后的销售工作就很难开展了!

大连的随全立、石家庄的乔向阳、北京的马晓明等人知道鱼粉已经到港,都吵着闹着要带车上来提货!信息已经扩散,很快就炸了营,山西的朋友、内蒙的朋友、宁夏的朋友、陕西的朋友,都是些老朋友,纷纷打电话来向柳云涛要鱼粉!

一听说一万吨鱼粉即将告罄,都指责说柳云涛不够朋友;说他现在的眼中只看到钱了,把老朋友没有放在心上,把朋友的情份都给丢光了!众口铄金,一时间把柳云涛搞得焦头烂额,惶恐无处!

面对纷纷扰扰的混乱局面,柳云涛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又好笑又可恼:好笑的是,自己的手中本来掌握着上万吨鱼粉,俨然一位家资巨万的大富翁;可转眼之间把这上万吨鱼粉一出手,只落得两手空空,又成了一个家无“隔夜粮”的穷光蛋!

可恼的是,之所以落得这样一种被动挨打受人指责的凄惨下场,完全是由于自己一手造成的!——假如自己一出马就对鱼粉销售持有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假如自己从一开始不是急功近利贪多求快;假如自己不是杞人忧天地常怀着后顾之忧;假如自己不是在太湖的江永祥先生面前打肿脸充胖子;假如自己------今天怎么会陷入十面埋伏、四面楚歌的境地呢!

这种看似成功者的烦恼,其实和失败者的烦恼并无二致!就这上万吨鱼粉销售业务的本身来讲,只要将其全部销售出去,及时地把货币回笼,把该赚的钱安安全全地揣进自己的腰包,这就应该属算是最大的成功!然而从更长远的发展角度去看,若是因此把生意场上的朋友都得罪净了,那还有什么成功可言?

“泰山不让壤,是以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是以成其深!”一个在生意场上打拼的人,如果失去了朋友的友爱和扶助,那他还会有什么发展前途!黄金有价情谊无价,又将朋友们多年来的友谊置于何方?柳云涛陷入了极度的懊恼之中!

往事如睹:回想起自己从商十几年来,那一步事业的成功能够离得开朋友的帮助和支持?自己七年前进口的一单鱼粉,由于赶上各口岸进货量过剩,市场饱和,一下子手中砸下了两千多吨,还不是靠着朋友找朋友打散头,一点一点地塞了出去!

朋友之间初期的商业合作可能是利益驱动的因素占的多了一些,或者说这种合作的促成完全在于利益的驱动。可是人毕竟是一种感情动物,久而久之,人与人的感情加深了,自然而然就成了好朋友。

在这样的朋友中合作做生意,虽然大家主要追求的还是如何多赚些钱;而雪中送炭、两肋插刀的事情也并不鲜见!“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凡是有良知的人都是懂得知恩图报的。就自己与朋友之间的感情和友谊而言,这次若是让老朋友们如同打麻将一样个个都不开“和”,怕的是于情于理均难于相合!柳云涛在朋友们的一片责难声中觉得自己似是犯了一个莫大的错误,愧悔的象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坐卧难宁!

看着因遭受朋友的责难而陷入感情重围的柳云涛愁眉不展的样子,一向爱幸灾乐祸的常建军却一反常态地扮演起救苦救难的观世音来。

常建军是前天上午九点和报关员毕云英、靳连峰一同乘飞机由武汉飞到天津来的。可是他一直拖到下午五点才磨磨蹭蹭地赶到港口。杜民生、柳云涛、葛忠等人早就知道他和毕云英、靳连峰三人上午九点就已出了天津机场,本来是等着他来吃中饭并为他接风的;可左等右等就是见不到他的人影;打电话他又关机,搞得大家都是一头雾水。

有朋友暗自猜测可能是路上遇到了交通事故,都为他捏着一把冷汗。可等他下午来到港口一问,才知道他竟忙中偷闲,与同来的报关员毕云英和靳连峰一对金童玉女,一齐去了天津古文化街的“天后宫”给妈祖娘娘上香去了。

事情的真相一经暴光,大家都纷纷向他提抗议。他却振振有词地辩解说:“我是去找妈祖娘娘上香替你们祈祷去了,你们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若不然的话,没有妈祖的保佑,你们的销售工作会进行的这么顺利?”问他为什么要关机时,他又诡称在庙里乱打电话会亵渎神灵,引得大家一片哗然!

第二天上午,常建军和小毕在狄良友的引荐下,找到报关行很快就把通关手续给办好了。办好通关手续之后,他又摆出一付功臣自居的摸样,大言不惭地要吃要喝,要杜民生、柳云涛、葛忠摆酒为他庆功,又混水摸鱼地搅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波’。

结果晚上喝酒时让大家集中力量打了个‘歼灭战’,灌得一塌糊涂。可到了他还是肉烂嘴不烂,口口声声叫阵说大家的酒喝的不江湖,若是一对一的喝,他对谁也不会输!在葛忠等人的照料下,他迷迷糊糊睡了一整夜又半个上午,直到次日上午十点多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第三天早晨一上班,柳云涛领着何景林和他带来的三个小伙子去了货场,去安排货场卸货的事情。他知道常建军昨夜醉酒,明天一早又要走,把货场上看货的事情交代好之后,便来到宾馆看望他。

柳云涛一步迈进门坎,见到常建军正自喋喋不休地数落着杜民生和葛忠,和二人捣着后帐,便笑侃道:“建军老弟精明一世,不想也有被‘圈在高粱地里’出不来的时候,昨晚上的酒喝的美不美?”

杜民生和葛忠正在围着常建军打嘴仗,见到柳云涛进门放的这一炮,一齐跟着哄笑起来。常建军反唇相讥道:“什么事也少不了你这个狗头军师,亏得咱们还是半个老乡!”

四个人在房间里开着玩笑说了会儿闲话,柳云涛便一古脑儿地自己的一肚子苦水全部倾倒了出来。见到柳云涛愁眉难展的样子,常建军笑道:“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您现在还来看我的西洋景,怎么样?体会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了吧!”

又道;“我这个人就是心软,不是个见死不救的主儿。要解决您当前面临的危难我有好办法。只要您中午再好好请请我,我就给您出个金点子!”

杜民生,葛忠见他故弄玄虚的样子,似信非信地用眼睛瞧着他,在注意听他的下文。心里却都在想:“卖出去的货就如泼出去的水,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可想?”

柳云涛知道自己这位小老乡肚子里有些鬼点子,便笑道;“你这是要搞有偿服务啊!请客没有问题,大不了陪你醉一回!”接着,他把语气一转,故做严肃地说道:“我这回过来看你,也正是想要找你付教讨教,你说来我们哥仨听听!”

常建军改容说道:“我这可不是在开玩笑。昨天晚上吃饭时我就听你们大家叨叨这件事情,当时我就入了心。可一折腾起来光顾了喝酒胡闹了,也没得机会好好讨论讨论。在生意场上打拼,很难避免会遇到类似的事情,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现在的生意靠得就是朋友们的相互扶持,离开了朋友,生意还找谁去做去!所以我说这件事情并不是件小事情;也不是云涛兄一个人的事情,是关系到我们公司兴旺发达的大事,要慎重对待!”

杜民生问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大家伙都能理解,可又有什么好办法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